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九章 因由,复仇,想法

    并不高深的一些东西,含行十二正经之气、血巡行,十八动作,经络理论,慢一些也不过三月之功,急一些,甚至可一日而下……B面女娲一家,凡女年十二,便始学夭生功,想来两个世界之间,那种信息隧穿效应产生的神秘联系之下,这个世界的女娲一家人,也应该是一样的学习之法——于是,夭生功的失传,就值得玩味了:

    定是遭遇了什么突发事件导致新生的女娲年不足十二,且未曾来得及教育,甚至于是托孤一般的传承下所学,便一家人遭遇了不测,只有一女留世!也唯有如此,故才能够解释一些其中的根由!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呢?

    烛光昏惑,牌位染上了烛光,随着烛焰的跳跃一明一暗,就像是呼吸一般……一呼一吸,一吐一吞,一明一暗,充满一种韵律感。

    是什么呢?祂沉吟、揣测,心头隐约有了一个大略的想法。祂记得小的时候买过一些《世界未解之谜》的书,书中记载过明朝时期,发生在首都的,神秘的“天火”事件,1626年的时候,五月份左右,突然天降火球,烧了整个京城,伤了两万多人。整个夜里,天空都是红色的,火球降下之后,引力一时消失,所有的人都飞了起来,落下后,浑身一丝不挂。如此反常的现象,或……是人为吧?1626年,距今接近四百年,若是依照古时候女子结婚、生子的年龄来说,那么!

    这——或许就是一次纯粹的报复事件!

    起因:女娲的女儿失踪,被追踪到京城,由于某些原因(或许是只能确定在京城,却找不到,于是决定恐吓。或许,是确定了死亡,进行报复)。但不论如何,结果都是一致的,京城重地,被降下来一片天火。

    过程:先降下天火,死伤无数,天为之赤。后复使用了大威力的术法——女娲一族若是要拼命,或者有其他神族存在,这并不难。

    人被卷上天空,赤条条的落地。

    结果:神秘的天启天火事件,成了一个未解之谜。

    时间上,基本是吻合的!

    于是,这个事件,就是可能的!

    “缘由,可大致知道?”风尘开口,问了一句。陈璧君道:“不很清楚,只是听祖辈说,是还不及学,母亲就病逝了。说是当时正住在京城,突然遇到了天火,然后……”

    “女娲一族会病逝?笑话!”风尘嗤笑,说道:“只怕,那天火,就是女娲一族的人降下来的吧?即便不是女娲一族,也是其附属的族群之一。失去夭生功的那一代女娲的父亲一家,嘿嘿……当时怕也是官宦人家,并且职权不小。那家人十有八九,就是女娲一族的仇人,就是瘟疫里走一圈,女娲也不会生病……”

    什么“病逝”明显就是撒谎了——就明朝那些士大夫、东林党,风尘是半点儿都不相信他们的节操的。

    像是“欺男霸女”这种事情用脚趾头想,都能想的到。极有可能是官宦人家买卖女子的时候不小心招惹了女娲一族。

    又因为某些原因,避过了女娲一族的搜查……所以,故事就有了另外一个发展方向:女娲实际上还有其他人,但梅雪的姥姥的姥姥的姥姥……的姥姥,实际上就是女娲一族的“失踪人口”,实在找不到,那就报复之后,带着伤心,再生一个。于是,极有可能,真正的纯血的女娲一族,还是存在的。

    陈璧君摇头,说道:“是不是如此,说来说去,又有什么意义呢?一代又一代,到了我这一代,已经是新社会,红旗下了。我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就连小雪的妈妈都没有告诉,她们娘俩根本不知道……我想着,这包袱太沉重了,到我这里做一个了断正好。”陈璧君平静的说,这一包袱,她已经不想子女继续背负,为此甚至于利用自身的身份优势,利用政策,对当初的那一户地方豪族进行了毁灭式的报复——也就是牌位之上的第一个女娲所谓的“父亲”的一家,自明以来,堂皇显赫,号称诗书传家,实则是江南大地主,一方豪强的一个宗族势力,一直到了清朝民国,也都显赫的一家人。被陈璧君弄的烟消云散,那已经不是妻离子散,而是在陈璧君的关照下,直接绝了根!

    是真正意义上的断子绝孙——

    陈璧君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没人能够羞辱她的智商!而且女娲一族的基因,也决定了她们的后代,不可能是傻白甜,是花痴女,是花瓶。实际上她们一直都知道敌人是谁,祸根是谁。

    只是之前的一代又一代,或者无力,或者想着落叶归根,认祖归宗,负重前行之下,已经远去的仇,就不怎么重要了。

    但,陈璧君不一样。她已经决定放弃“认祖归宗”这件事了,她只是想要做一个最后的了结……

    那家人,那一个显赫的大户人家,被打散,就连八九十岁的老太爷都没有放过,批斗、牛棚、下乡,各种明的、暗的手段之下,无一善终。一家男、女,包括旁亲受尽了折磨、屈辱而死——陈璧君说着这些的时候,很是平静。这样毁宗灭族,彻底从血脉上毁灭一族人的手段,她说起来,毫无情绪。那一种冷,就是旁观者,也是没有的!谁想,积累了世代的恩仇消散了,又过了几十年,在陈璧君垂垂老矣,已经没有多少年好活的时候,她的外孙女竟然意外的学会了夭生功。

    夙愿得偿……于是便可以告慰列祖列宗!这才是真正的放下……陈璧君上了香,说道:“仇寇族灭,夭生功也寻回了,你们可以安息了。”

    然后,又让梅雪前去上香,拜了一拜。

    完了之后,陈璧君便对风尘、韩莎和梅雪说:“昆仑有眼下三千丈。”顿了一下,才解释道:“这是先祖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说是我们本应生活的地方。若是有能力,你们可以去寻找一下,能够认祖归宗,却是最好的。”风尘暗道:“怕是即便寻到了,这个祖也不是好认的。毕竟基因已经参合了太多、太多的东西……”风尘道:“正好,我也有心去昆仑山上转一转,等有了功夫看看吧。”

    陈璧君道:“那就拜托你了。”

    昆仑山。

    那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地方。

    即便是现代,保暖技术发达,也是一件高危的事情。稍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

    但这些对于风尘而言,却又是等闲的。一如雪崩一样,或许对凡人来说,就是一场灾难,但对于章叶提娜,对于任红梅,夭彩霞等人而言,那不过就是一个有趣的游戏,故意高声弄出雪崩来,看一场轰轰烈烈的动静罢了。这其中的差距,几乎可以说,就是凡人和神之间的差距。对于神而言,祝融、共工撞倒不周山,就和普通人打架把椅子撞倒一样,根本不是一个事儿。

    但对凡人,却是毁天灭地的天灾地劫,是会要命的,是不可抗拒的。

    韩莎道:“结婚旅游就昆仑山了。到时候让莎燕一起,万一见着了神族呢。”她心里头转着古怪的念头,和风尘芯片沟通:“妥妥的让神族纳头便拜!”

    “也不知道咱们世界的神族是不是也分成了五族,还是什么样的……”韩莎发了一句,一会儿又一句,充斥着各种奇妙、有趣的想法。譬如让风莎燕异化出女娲的人首蛇身来,统领神族,那场面简直太帅了——变成人首蛇身之后,绝对是比人形更加厉害的。这一点通过计算、推演所得的结果看,毫无疑问。不论是从生命力上、爆发力上,还是从阵法的使用上来说,都不在一个档次!

    只是这样一来,也不是没有缺点: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体型的原因,不方便在人世间行走;次一个因为身体的比重增加,思考、领悟方面的悟杏却无形的会降低,大脑的比重下降。

    简言之——这是万般无奈之下,进化的一个终点。

    只有保持人形,才能保持进化。

    但……对于风尘而言,这似乎又没什么。谁让风尘现如今,是天鬼-风莎燕-风尘三位一体的呢?祂并不缺大脑。

    “人首蛇身……似乎也不错。”风尘和韩莎私聊,说道:“以后省了买裤子钱了,鞋也不用买了。”

    “勤俭持家我最棒!”

    韩莎发了一个“下蛋公鸡、公鸡下蛋”的三维表情。

    风尘:“……”

    梅雪说道:“姥姥,我知道了。昆仑山的眼,应该不难找吧?”陈璧君摇头,说道:“你姥爷和你爷爷凭着关系托人,找了几十年,都没有找到。你说好不好找?这事啊,其实是看运气的……心里头存个想法就好,不用特意去寻找。军区执行任务的时候顺道找,可比你们方便多了。”陈璧君拉着梅雪的手,拍了拍梅雪的手背,说:“好了,我们出去吧。小雪你给小风他们布置一下客房……”

    “知道了,姥姥……”

    门,吱呀一声关闭。

    重新上了锁。

    天空月朗星稀,月亮是浊黄的,光线很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