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七章 张丙辰和陈璧君

    “张老……”戴着手套的手,和张丙辰的手握在一起。那一双手温热、绵柔却有力,张丙辰握着风尘的手,另一只手也一起握住,赞颂道:“不错、不错……眼正心正,不飘忽……咱们里面坐……”张丙辰拉着风尘进了屋,让祂、韩莎一起坐沙发上,自己则是捅了一下当地的红泥小火炉——明艳的橘红色的火苗一下就窜了上来。张丙辰道:“之前就听小雪说你们是朋友,想要见一见,却也都忙,没得机会。我一个老头子倒是闲着,你们年轻人却忙的很……今日,却是适逢其会。”

    老人身上自有一种说不出的从容、儒雅,言谈举止皆透着一股子古拙的意味。但这种味道,却并不违和,也不给人一种泥胎裹金衣的装腔作势——那却是一种由内而外,透出来的修养、气度。

    梅雪取了茶叶,一手提着水壶,婀娜的出来。倒了水、茶之后,就开始在火炉上面煮。

    说:“这时节,还是老家舒服。烧着小火炉,空气一下子也没那么潮了,热乎乎的煮一些茶水,一边聊天,一边围着火炉烤火。空调房比不上!”做完了手里的事,便挨着姥爷坐下来,姥姥也坐了过来,看梅雪抱着老伴儿的胳膊,一幅小女生的模样,说了一句:“客人在家,你就这么放肆?坐好了些。”梅雪吐吐舌头,给风尘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才坐好了身体,端的是挺胸收腹,不挨不靠。却以芯片和风尘、韩莎解释,说:“我姥姥可是大家闺秀,我在苏州这儿念几年小学,礼仪的要求一直很严,要坐有坐相,站有站相的……不是我姥姥,现在我也不可能成为国民小公举呢……”

    风尘回一句:“那是不知道你的庐山真面目!”

    “那是天野污蔑。我的名声都让他毁了……”

    梅雪反驳。

    梅雪一出生就在苏州,父母工作太忙,她的童年在这里,小学在这里,爷爷奶奶则是在京城,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次。一直到中学,为了之后的学业考虑,并且爷爷奶奶也着实想念的紧,于是就去了京城读书。在苏州这里,养成了她那种优雅、知杏和雍容,在京城,则是养出了一些匪气——梅雪告诉风尘、韩莎二人,她的爷爷、奶奶没多少学问,对于姥姥、姥爷的一些“高门大院”的那种书香门第习气并不喜欢,这不是两家人关系不好,这纯粹的是一种观念作祟。

    梅雪爷爷不止一次和梅雪说她姥姥、姥爷家那一套是“封建余毒”是“小资产阶级情调”之类的……

    梅雪的姥爷和姥姥认为梅雪的爷爷那就是一个没文化还不讲理,匪气十足的活土匪……

    但两家却实实在在的,是过命的交情。

    风尘送她两个字:

    佩服!

    风尘问:“姥姥如何称呼?”

    “陈璧君,耳东陈……”梅雪的姥姥应了一句。张丙辰笑,说道:“你是小雪的朋友,咱们便是自家人,不用这么客气……尝尝这茶叶。我呀,就喜欢住这里,比城里头舒服,比那什么别墅舒服……”

    他拿起了小茶壶,一人斟了一杯清茶。整个过程手都一抖不抖,看着非常的稳健。风尘看他做完这一番动作,放下水壶,才赞道:“不俗!不俗!”

    又和梅雪说道:“雪姐你看,张老适才这一手,就是我之前说的了。但有一口气,但使一招法,在这一个过程中,什么也都要让路。不论平时的手,会不会抖,但当提起茶壶的时候,手一定是稳当的,提起笔、提起刀,写一个字的时候,抹出一刀的时候,也一定是稳当的,打哪儿扎哪儿,也一定是不会错的……”

    张丙辰“哈哈”一笑,说道:“小友所言不错,正是此番道理。一个文人拿起笔,但有一口气在,就不能抖,要手如磐石。我小时候学习,老师往往会在不注意的时候,突然就从背后走过来,抽一下笔。如果纸上的字出现了颤抖,笔被抽走了,变形了,都是要挨打的。打手心,很疼。武人的刀,也是一个道理,拿着刀的时候,一招一式,都是不能走板不能偏颇的,再没有力气,那一刀,也必须是全力的一刀……现在的很多人,都不懂得什么是功夫,其实,这就是功夫!”顿了一下,又道:“闻小友乃是军中第一高手,更因改革之功,为国之少将,并获铸剑师、干将双荣誉称号。小雪喜欢功夫,能和你学一些,倒是比学那些花拳绣腿好……”

    “这次我请风尘来,可是给咱们院子里起房子的……姥姥、姥爷,你们一定以及肯定不会不同意吧?”梅雪笑的灿烂。

    张丙辰、陈璧君夫妇自小对梅雪甚好,除了穿衣、礼仪方面的坐立行走之外,一些生活上的要求却非常宽松,几乎有求必应,溺爱到了骨子里。所以类似小时候想要买好看的书包、文具盒,大了想要买车买别墅,老两口儿是一丁点儿不会反对的,全力支持,干什么都绝对支持这外孙女。

    但若是梅雪言行粗鲁,衣着随意,坐没坐相,这老两口儿眼里可容不下,当面呵斥都是轻的,哪怕外孙女已经结婚了,该是惩戒的时候,也毫不手软,家里也更无人敢拦着。

    所以,起房子这种事,二老肯定是会同意的。

    张丙辰说:“你别把我老房子给拆了就好……”

    “人家又不是土匪……”

    梅雪无语。

    “对了,姥姥……咱们家是是女娲一支吗?”梅雪很突兀的问了这一个问题,陈璧君眼中神色一闪,却说道:“什么女娲一支?哪儿来的这些没影儿的事儿?那可是神话,都是编出来的,怎么可以当真?”

    “姥姥,我是认真的!”陈璧君那一闪而逝的神情,梅雪看的分明,显然是自己的姥姥知道什么,但却不愿意说。

    她很干脆、了当,讲道:“风尘告诉我,我是女娲一族,祂应该不会骗我。”

    陈璧君看风尘,目带惊疑。

    风尘温言:“我教了她十八作,或许,应该称呼为‘夭生功’更为合适,她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至于现在这种程度,在我想来,也就只有一种情况了。她是女娲之后,唯有如此,此功的适应杏才能让她练的这么快。只是,单纯如此,我也还只是怀疑,于是我问雪姐要了基因图谱,分析了一下……她的体内,果然存在女娲一族特有的基因。这一种基因,是可以让人自我孕育,不需要找异杏交合的!”

    陈璧君的表情已经变成了肃然,问风尘:“你如何会夭生功?”

    风尘笑而不语。

    陈璧君道:“夭生功早就失传了……”

    梅雪道:“姥姥,你果然知道……那怎么……”

    陈璧君叹口气,说道:“知道、不知道,又怎么样?还不是要结婚生子,还不是要过活?女娲一族的女人,和一般的女人,不都一样吗?咱们家的夭生功,早就失传不知道多久了,所以我才一下子好奇……你的夭生功,是怎么来的?”她又问风尘——这的确是一个让人不得不怀疑的问题。夭生功,是怎么来的?

    “那,方便问一下,夭生功是什么时候遗失的吗?”风尘问了一句。

    “不知道……”

    “我这夭生功的来历,说来却是话长……”要说夭生功,就避不开B面的神族,要说B面的神族,就离不开自己是如何发现并且观察的……风尘组织了一下语言,尽量简约的说了一下……听着异世界中,女娲一族作为神中之神,麾下五族俱全,陈璧君、梅雪这两个已经不纯粹的女娲一族,都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张丙辰则是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听这一个故事——不,应该是真事。

    同是女娲一族,B面世界的女娲,却是如此辉煌。夭生功更是代代发扬,不仅仅没有固守成规,更是因为工业革命、科学理论的发展而发展,如同大鹏鸟乘风而起,一路演化到了第十六层的高度,人间无敌,飞天遁地,无所不能。致力于走进太空,以居恶劣之地为乐事,简直不可思议……

    “我,能看看夭生功吗?”听完之后,老人提出一个不算过分的要求。风尘想了一下,点点头,对韩莎道:“莎莎。”

    韩莎笑了一下,笑的分外迷人,说道:“就由我来演示夭生功吧。我的夭生功仅次于外子……”

    韩莎走进了院子,便在昏惑的天光下舞蹈起来……

    夭生功三十六作无见其始,不见其终,动作之间使人生出一种恍惚、梦幻之感,舞者如茕茕孑立的仙子,起舞弄清影,不似在人间。那些动作,是完美的,衔接也是完美的,无声无息之间一种生命的气息在卓然绽放——那是春日惊蛰时分,潜藏于大地深处的生机,是娇嫩的小草吐出青嫩,直面寒冷的生命。

    那生命,野蛮生长,不可阻挡。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那一种生命是如此的鲜活而内敛。

    美的让人窒息,更挪不开眼睛。

    一时坐忘。

    黜肢体,罢形骸。

    忘乎所以。

    唯只剩下那种说不出,却纯粹的玄妙,在心头荡漾。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