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六章 胜负

    才与风尘舞了一轮自是不过瘾的,只是梅雪、俞钱儿明知不是对手,又怎么会跟她玩儿呢?于是,韩莎就将目标又放在了风尘身上:“风尘,这一次你不许用阵,不许用力,只许用刀、用技……”不将风尘限制的只用刀、技二者,是没得打的。风尘哭笑不得,说道:“你这太狠了,合着你是什么都可以用吧?”

    韩莎扬起光洁、细腻的下巴,说道:“这样才公平!对了,还有一点,你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包括衣服在内,只要被我碰到了,就算输……”

    梅雪拍手道:“这个好……俞钱儿,咱们给他俩腾地方。这么比试,还真的别出心裁。”

    韩莎道:“认真点儿,这可是对你的考验。”

    “是把人放火上烤,验一下生熟吧?”

    风尘拿刀站好。

    无形的力场自韩莎的身上散开,韩莎骤的进步、抽刀。蕴含了力场的玄妙,这一刀的轨迹简约、迅速、玄妙,如有神助。无形的力场,在风尘的感官中,却是有形的,成一直径一丈许的球形,刀延伸出了力场之外,人在力场之内,就在接近风尘的时候,刀锋之上却骤然亮起一道明艳的闪电。

    刀锋雪亮,反射了莹白的灯光,一下晃眼,闪电刺目。这一刀霹雳看似细小,只是一线,但却可怕!

    风尘自不会让自己的刀去接触这一刀!

    退——退一步,避开刀锋!

    进——右前偏右七十度,抽刀出鞘,一抹寒芒。

    这一刀没有雷电,却快如惊雷。

    但刀一落,韩莎却已闪开,刀锋劈入力场之中,因为刀的侵入,刀锋上竟然密密麻麻的缠绕了一层电弧,呱呱跳跃,声音如同荷塘里一大群蟾蜍在高声的求偶,蛙声一片。那电流更是毫无保留的通过风尘手中的刀,传递到了风尘的身上,激荡的身上也蔓延起了电弧的光华,像是水波一般荡漾。

    风尘的身体,在荡漾中变得虚幻,透着几分不真实。但祂却并不受这细碎的电流的影响,刀划过了力场后,电流就消失了。

    紧跟着,祂的刀,就和韩莎的刀刹那间接触了一下。就听“蹭”的一声短促的刀身相错,二人竟然是在瞬间拿出了自己的全部手段权衡、变化,所有的劲道、变化,对于对方的力量感知、权重变化,剑法的因势利导,都在这一瞬间完成。两柄长刀黏连在一起划出了一条修长、优雅的弧线,如盛开的花朵。旋即再一分,二人皆是无碍……风尘晃了一下刀,刀归于鞘,忽然连鞘挥击。

    一抹乌光划出了翘曲的如同薯片一般的轨迹……

    韩莎退步、游走,凝神针对这一刀!

    刚才的一触即分实际上她是输了的——只是风尘特意相让,现在刀收进了刀鞘,这才是技艺发挥到了巅峰的一刀。

    韩莎退的快,但衬衫最上面的一粒纽扣却被剑鞘一扫,“砰”的一下崩掉了。风尘的这一招所有的速度都集中于了短短的三厘米,剑尖的三厘米。祂在这三厘米之内,发挥出了极快、极骇人的速度、稳定,但祂整体的动作,却像是云一样温柔……简直就像是天边的云,云在天边,看着飘来飘去,很是缓慢。当倘若看地面上掠过的云的影子,你才会知道云的速度有多快……

    这一刀是水,是云——云水剑。

    韩莎的锁骨一下显了出来,颈下更是一凉一松,似乎挣脱了某种束缚一般。

    风尘看着她,笑的灿烂,说道:“胜负已分!”

    “分你个大猪蹄子……你陪我衬衫!”韩莎哼一声,直接用刀鞘敲风尘的头。只是虽然气恼,但毕竟是自己家的宝宝,舍不得下狠手,发出了“空空”声。风尘忙安抚,说:“一道扣子,咱们再缝上就好了。要是想买新的,咱们就买新的……反正咱家的钱都你拿着,我也不花钱……”

    “呦呦,原来还是妻管严……”梅雪取笑,俞钱儿则是去换衣的隔扇找了一下,找出了一个针线盒子。

    风尘感觉神奇,惊讶道:“你这里怎么还准备了针线盒子?”

    “针线盒子”这种东西,别说是工作场所了,就是一般人家也很少有准备的。

    韩莎玩味道:“这,应该是为了防止爆衫吧?”在俞钱儿的胸前打量了一眼,故意大声的嘀咕:“看着也不是很大啊……”

    俞钱儿羞的脸红,遮掩道:“快把扣子缝上去吧。”针线盒子塞给了韩莎,塞进了手里,却想要堵住她的嘴。

    韩莎“呵呵”一笑,就把盒子顺手塞给了风尘。

    “行,你坐下吧……”风尘轻轻捏了一下韩莎的耳垂,让她坐下来。配了一下颜色,就取出针线,穿针引线,也不见风尘有什么动作,那崩落的纽扣就自己飞到了衬衫上,趴在上面死活不下来。风尘照着其它的纽扣一样的针法,缝出了结实的“十”字形状。整个过程只是用了不到二十秒的时间……这手工的熟练程度,却是令人咋舌。梅雪更是问:“莎莎,你这是怎么调教的?就这熟练程度,明显不是一朝一夕的啊……而且做饭还那么好。你简直要幸福死了……”

    这是烹饪、缝纫的相关技能点都点满了吧?尤其是风尘的学识还辣么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间知道装乖卖萌,还听话!

    绝对是只存在于理论上的、想象中的理想的伴侣模版。

    “也没有啦……祂很厉害的,都是学一遍就会了。这些都是天赋,是吧!”韩莎得意,搂住了风尘的胳膊。

    “故事里的事,说是也是不是也是,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风尘说。

    “……”

    “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这就出发吧!”梅雪看了一下时间,便说出来。俞钱儿说道:“我送你们。”

    韩莎拿着风尘的衣服,很是仔细的帮着风尘将衣服穿好,戴上了手套,又把口罩戴上之后,这才自己穿衣服。一边穿,还一边和梅雪说:“雪姐,这老公呢,该宠还是要宠的。我穿好了,咱们这就走?”梅雪“嗯”一声,说道:“我已经叫了网约车,一会儿就过来了。咱们直接去我那里!”

    她说完,也把口罩戴上了。毕竟是名人,口罩对她而言已经是一种习惯了,倒是和天气冷热的关系不太大。

    俞钱儿便一路将三人送出了俱乐部,陪着三人等车,风尘道:“俞钱儿,你别跟我们一起等了。车来还要一会儿。你这里帮我们安排一下住的地方,我们……大概要待一个月左右,课程什么的,你就看着安排吧。”

    俞钱儿点头,说道:“我也不忙,没事儿的。等你们从苏州回来,咱们好好玩玩儿,上一次你来上海,时间短,也没怎么好好游玩儿。”

    风尘、韩莎对视一眼。

    “行,听你的。”

    一辆白色的越野轿车行驶过来,梅雪便挥一下手,车就停过来。三人上车,梅雪拉着韩莎做到了后面,却让风尘一个人独自坐在前面的副驾驶位置。司机是一个西装革履,穿的挺清凉的年轻男子,车上开着暖风,并不很冷。风尘、韩莎不说话,梅雪则是不时的用苏州话问东问西,和男子聊。这男子原来是在一家证券公司上班,现在却已经赋闲于家,主要是以网约车生意为主——算是很自由的工作。赚的钱顺手就投资了,算是一位经济独立自主的年轻人。

    已有了一个三岁大小的女儿,目前由妈妈带。眼看着,就已经是要上幼儿园的年纪了,一家人花钱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一路走,一路说……梅雪戴着口罩,说的又是苏州的方言,所以一路上年轻男子也不知道和他说话的是谁。

    只是感觉梅雪很会聊天——实际上,是很会有效的聊天。男子家庭、事业、关系上的许多信息,不知不觉,就被梅雪自然的问了一个底儿掉。车直接开到了郊区,距离太湖不算远的地方,梅雪告诉风尘、韩莎,她家的老房子就在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院子。说:“我就打算把新房放在院子里。”

    从车上下来,已经是傍晚。走了二十分钟左右,梅雪就带着三人进了院子。梅雪高声道:“姥爷,看看是谁回来了……”

    “小雪回来了?”一身材不高,却敦实的老妇人从房里出来。身上穿着一身运动服,很是简单。

    “快进家……这两位是?”老妇人留意到风尘、韩莎,问了一句。

    “这两个是我朋友。这是风尘,这是韩莎,是两口子!”梅雪介绍了一下,风尘、韩莎二人也都摘了口罩,让老妇人认识。老妇人怪异了一下,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引三人去里面坐。梅雪的姥爷正从里面出来,“来客人了?风尘……小雪,去把咱们家的好茶拿出来。早听闻风尘之名,今日却有幸一见!”

    梅雪的姥爷一身仿军装样式的青布衣服,头上还戴着一顶同色的帽子,面色黄褐,犹如鸡皮一般,沟壑纵横。

    但一双眼睛却分外的明亮有神,有一种分外的犀利。

    他道:“老夫张丙辰!”

    他看着风尘的眼睛,伸出手。

    不以风尘之发式、容颜为异;

    不以风尘之衣着、形貌为异。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