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五章 刀剑有别亦无别

    屏息凝神,气凝如丝,一缕一缕的柔韧,俞钱儿游走不休,梅雪进、退之间,也不见颓势,拳来臂往,攻防之间,二人动作极快,反应迅速、凌厉,脚下步法变换、灵动,拳、臂交击,发出一阵“砰”“砰”声,出拳、移步之间,更是带起一阵轻微、湍急的热风,随二人的香汗一同淋漓。又一分钟,依旧不分胜负,不轻不重的攻击二人挨了许多次,但真正的重击,却一次也无,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打到这种程度,俞钱儿、梅雪都感觉火候也差不多了,就渐渐停了动作,俞钱儿道:“雪姐这打法,真厉害。力量、反应都是不凡……”说着话,还一边喘气。梅雪也喘着气说:“还行!”梅雪又问风尘:“点评一下呗。”

    “那,就点评一下?”风尘顿一下,说道:“你二人旗鼓相当。所以技术方面,我就不说了。我说一个更关键的……你二人胜负的关键,在于谁到了最后,依然还稳当……”

    “哦?”梅雪、俞钱儿细听。

    风尘自问自答:“什么是稳当呢?稳当,就是你的手明明忍不住颤抖,全身都大摆子,没了力气,明明连提起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但当你出拳的时候,那一瞬间你不抖,你能在一瞬间,把力量发出来,并且说打鼻子不打胸口……若是用剑来说,一个剑客,即便是在羊癫疯发作的时候,一剑出鞘,也必然是一道寒光,见血封喉。这就是稳当!谁有这样的稳当,谁赢。谁有这样的稳当,谁活。但这,实际上却是最精微,最不可思议的功夫,我不知道你们二人,谁能够在油尽灯枯的时候,也还能爆发这样的能量。如果单纯的,从基因角度上来说,雪姐的赢面更大。”

    梅雪听明白了,说道:“这就跟李寻欢一样,喝酒差不多喝死了。但当他拿起飞刀的时候,手不抖,也不咳嗽。飞刀出手的那一刻,什么肺病也要让路,什么醉酒,也要滚蛋。只剩下升华的一刀。例无虚发。”

    风尘笑,点头,说道:“能做到吗?”

    梅雪深吸一口气,摇头道:“从来没有试过,但……应该可以做到。”

    俞钱儿说道:“虽然训练有很累的时候,但这样的极限,这样的情况,我也从来没有遇到过……”

    “格斗比赛会有虞停,会分上下场,会有好几个回合。但生死战场上不会——所以,当面对生死的时候,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不存在不能动的情况,只要能动,你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全力一击。这个……没有做不到,是必须做到!没有为什么,只有必须!没有什么不科学,再这样就死了,因为你不这样,会死的更快。所以,决定胜负的,是看谁的最后一击依然是全力一击。决定生死的,是舍弃一切的勇气。”

    这是风尘的点评!

    “这又不是战场,我听老一辈人说过,战场上有人临死前抱住敌人,把手掰断了都掰不开。”梅雪一边擦汗,一边说。

    和俞钱儿的拳击很酣畅、很尽兴。

    又跟俞钱儿说:“给我也办个卡,以后有时间来找你打一会儿。旗鼓相当的对手很难得,咱们共同进步。”

    俞钱儿道:“说的哪里话,你直接过来找我就好了。办什么卡?”

    梅雪道:“我又不差这俩钱儿。”

    韩莎道:“你俩休息,我给你们表演个胖揍风尘。俞钱儿,你这里有剑没有?”俞钱儿一愣,不过剑嘛……还真有。俞钱儿说:“有,正好就在这儿放着。不过说是剑,实际上是单刃长刀。”

    俞钱儿解释了一下……

    刀、剑、枪、匕。

    此四种之分,实际上却较为玄妙。刀、剑的区别,现在一般以为剑是双刃,刀是单刃,但古时二者之分,却并非如此——古时,短刃、短柄为匕,长刃,短柄为剑,长刃,长柄为刀,短刃,长柄为枪。至于是单刃的、双刃的,并没有什么影响,这也是和人将武士刀的使用技术称为“剑道”的原因。因为当时,中迎地区也这么称呼——只要是短柄、长刃的,都是剑!

    刀、剑因手柄的长短不同而有区别。

    枪、匕也因此有分别,更会因为更长的手柄,多出了槊、白蜡杆之类的特别长兵器,根据短刃的方向,出现了戈,多出一个短刃,将戈矛结合,变成了戟。

    是以,在俞钱儿这里,一应长刃短柄的,甭管是所谓的单刀双刀大环刀,苗刀武士刀圆月弯刀,都只有一个称呼……按照祖宗传承下来的习惯,称之为:

    剑!

    俞钱儿家传的《剑经》便是这样的单刃剑!

    梅雪还是第一次听这个说法,不由惊讶,说道:“那李太白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用的很可能就是现在日本人那种武士刀吧?只不过,那个时候,这玩意儿叫剑,不叫刀。等到日本人学会了,学过去了,就变成了日本的剑道。而唐人的武功,很可能也就是那种风格,出招凌厉,一击必杀,讲究的是十步杀一人。就好像是《七武士》里面的武士一样,一拔刀,就胜负已分!”

    风尘说道:“这不很正常么。”

    “我去拿剑!”

    韩莎起身去拿训练用的剑——却不是木剑。而是做工上好的武士刀,足有一米多长。将一把刀扔给风尘,韩莎按鞘、抽到,“蹭”的一抹寒光,速度快的惊人,说道:“这刀哪儿买的?不错啊!”

    俞钱儿说道:“这是我特意找龙泉的铸剑大师打的,吹毛断发,放在古时候,就是一等一的好剑。”

    韩莎道:“放在现在,也是一等一的好剑。”只是拿着这样的刀,却非要叫剑,让韩莎感觉有些别扭。

    “来吧,让你先手!”风尘起身,一手握刀鞘,一手捉刀柄,刀的鞘是黑的,柄也是黑的,只有祂的手是白的,白皙如玉。

    “好啊,看招……”

    出刀,刀却不出鞘。连鞘的刀抹出一抹乌光,如同是黑色的闪电一闪而逝,空气中同时响起一声尖啸。

    风尘同样出刀,同样是连着鞘一道乌光一闪。

    韩莎、风尘的刀没有相交。

    二人的刀差之毫厘的分别在对方的手腕上滑了过去,只是差了一点点,就接触到手腕。一刀无式,二刀无往,妙到毫厘的交错、闪避,两抹乌黑的光影闪烁,二人简简单单的就交错了位置。风尘停下动作,说道:“呦呵,不错哦!”韩莎“哼”一声,说道:“用不着你让,看我迎风一刀斩!”

    这一刀自下而上划出了一个圆弧,形成一个犀利的攻击路线,速度更是提升到了极致,人借地力,刀仗人势,尽显峥嵘。

    这一刀除了没有出鞘,却是在一刀之内,将本人的精神、意志汇聚如一,将自己的力量、劲道、技巧,全部发挥了进去。

    这是果在因前的一刀。

    可惜,这一刀却只是从风尘胸前掠过,根本就没有接触到风尘的身体。风尘原本应对正前上半步,迎击的一下,半途突然变成了相反的方向,反倒是后退了一步。身形转折,速度却分毫不减,中间没有一丁点儿的停顿。这一幕电光火闪,快的惊人。在韩莎的眼中形成了一种错觉——似乎,风尘是停顿了一下的。但实际上没有,向后的一下折返,没有任何的速度损耗,过来多快,回去的初速就有多快。

    简简单单,一刀落空。

    风尘坏笑,歪头看韩莎,说道:“你打不着我!”

    “你过来!”韩莎笑的危险。

    “我不过去……”风尘退了一步,补充道:“说不过去,就不过去……”

    韩莎:“……”

    “我俩给你抓住祂,快上——”梅雪一把拉住了风尘,给了俞钱儿一个眼神,俞钱儿则是抓住了风尘的另一只手,把风尘固定住了。只是玩闹,风尘也没有吁么挣扎,只是象征杏的动了一下,然后就被韩莎不轻不重的用刀鞘在脸上拍了拍,韩莎笑出了月牙,说道:“小样,能的你,还翻天了?”

    “你不讲武林规矩,打不着人怨我喽?”风尘很是无辜。

    “武林规矩?谁的规矩?”一挑眉,韩莎走上前来,扔掉手里的刀,两只手在风尘的脸上捏了捏,将祂的脸扯成了柿饼子一样的形状,要多猎奇就有多猎奇,韩莎觉着好玩儿,就又一阵蹂躏,“告诉你,记住了。所谓的规矩,就是我说了算……看到没,我们人多势众,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对,那个不开眼的扎刺儿呢?分明是不给我们姐妹面子。”梅雪点头,大是称赞,感觉风尘、韩莎在一起的时候,却是分外的会玩儿。

    这角色扮演是说来就来,自己这个专业的都有点儿猝不及防。

    “来呀,把祂押我房里去,洗剥干净……”

    “是,大王……”

    梅雪、韩莎二人击掌。

    表现完美。

    俞钱儿:……

    风尘:……

    祂干脆坐地上了,爱咋咋地,任君宰割。

    梅雪、韩莎笑的不行。

    “俞钱儿,俞钱儿,咱俩比一比剑法!”和风尘比剑是很不尽兴的——二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了。所以,韩莎就把目标对准了俞钱儿。俞钱儿却是乖觉,刚才二人的比试看在眼里,知道自己远不是对手,忙说:“不用了,不用了……我可打不过你。”韩莎:“……”刚才表现的似乎有点儿狠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