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四章 猜测

    “也许并没有几百万、上千万光年那么远”莹白的手指,虚空一划,一片璀璨的星云便在四人之间,投影出来。荧荧紫光,如璀如璨,散发出一种令人难以形容的魅力韩莎却有着截然不同于梅雪、风尘二人的看法,讲述道:“在七千六百多年前,金牛座爆发了一场超新星爆炸蟹状星云出现了。宋致和元年五月己丑日,杨惟德见见之,以为客星。这是已知的,距离地球最近的一次而人类在地球上出现的历史,可以追述大约三百万年左右也许,那是三百多万年之前的一次超新星爆发,也许女娲生来的地方,并不如那么远,也许,仅仅是几光年、几十光年都有可能!可能,就是它原本的家,要爆了,所以它才需要换一个地方迁徙,然后就来到了地球。况且,梦境也不定是绝对准确的,也许它并不在恒星之中,而是和我们一样,是在行星上。只不过,那里的环境温度很高,所以气体才会呈现出那种一纹一纹的状态,像是火苗燃烧一样。这并非不可能”她笑,黑眼仁一翻,瞥了风尘一眼,笑了一下,说:“现在,那个地方当然不见了。便是从历史的记载中,我们也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韩莎抿出一抹笑意,语气轻柔,说道:“有专家做过相应的神话研究,认为女娲、羲和这两个女神,实际上指的是同一个人。”

    “羲和,是太阳神,是从太阳之上来的。本身是三足金乌所谓的三足,实际上第三条腿,也就是像而已。那么三足金乌是什么呢?三足金乌,实际上就是凤凰,三足金乌住在太阳之中,凤凰生在火焰之中,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而羲和正儿八经的历史记载中,羲和还有一个名字重黎。”

    “金乌凤凰女娲羲和重黎这样一来,似乎就很有意思了。颛顼绝地天通时,羲和,或者说是重黎,是两个人,分掌神、人!”

    “原本是一个人,一个名,逐渐分成了两个人类,也分成了两个群体。一个群体是没有神通的普通人,一个群体,则是神。人、神分离,然后人、神之间,就再也没有相互接触过。而也正是在此之后,神话中、历史中,也逐渐多出了另外一个身影:伏羲!更有传说,伏羲、女娲是兄妹之类的”

    “当然,这不重要。我想说的只是一点”

    韩莎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

    “它,从火中来。从一颗燃烧的或者是恒星、或者是行星之上来人类懵懂,不能够理解那么复杂的东西,于是就有了一个简单的,抽象的传说故事。凤凰也好,金乌也好,是人们根据这一描述,产生的想象。女娲、羲和、重黎并不是一个名字,或许,这是一个首领的名称羲和,伏羲伏羲啊,真令人无限遐想。就和司徒、春申一类的姓名一样,从最初的女娲是一种单独的职称,然后职称外又有了名字。然后时间长了,这个名字又变成了职称,一直到重黎、羲和这时候,人神分离,绝地天通,羲和被伏,于是就有了一个寓意深远的伏羲。”

    “古时候,一个人的名字是有着极大的意义的,并不会阿猫阿狗的乱叫。名字,往往代表了一个人的作为、身份、职责等等。所以,伏羲代表了什么呢?”

    “它代表了一个新的时代。从伏羲始,母系氏族终于走进了历史,横亘了将近三百万年的时代,结束了。新的时代,开始了原本旧有的社会秩序被颠覆,人、神分离,羲和失去了职能,一部分神,和人分隔,远赴昆仑。”

    “这些神,无疑是旧有的一种社会形态的代表。在往后的历史记载中,也有出现过,那就是西王母为代表的昆仑众神!”

    历史记载,周穆王还被西王母看重,成了入幕之宾,被玩儿了许久。周穆王这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将之记录了下来。甚至于回国之后,还对西王母念念不忘

    梅雪听的有趣,说道:“那,这一部分神,现在是否还存在呢?”

    风尘想到面的神族,说道:“也许还是存在的,只是不在人前显现。也许,她们已经离开,走进了太空,也许就是这一群人因为某些原因,灭绝了。可能是瘟疫,也可能,是遇到了战争但战争,如果神真的是神,那战争,实际上根本就无法对她们产生威胁”和韩莎对视了一眼,风尘道:“倒是可以找一找!”昆仑虽大,亦人迹罕至,但对风尘而言,却又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在昆仑山找一些人,应该是可能的何况,凭借面的世界和这里那种冥冥中产生的神秘联系,要找到这一群人,是极有可能的。

    眼睛不由一亮,梅雪问:“你们什么时候去找?到时候带我一起去。”

    风尘含糊道:“到时候再说吧!”

    韩莎道:“祂意思是嫌你累赘,不想带着你去。到时候还要分心照顾人,很不方便。”这番话一出,一下子就尴尬了。风尘无言以对,心说:“莎莎你这就是故意的。”可也否认不得,因为这的确是祂的心意昆仑山那是什么地方?终年的积雪不化,是真正的人间禁区,即便是登山者过去,也不会走那些无人区!偏偏,如果祂真的要去寻找那些人,这些无人区才是真正要寻找的地点。

    梅雪夹了风尘一眼,说:“当我是累赘是吧?这样,到时候如果我将奇经八脉也练圆满了,就带我一起过去,如何?”

    风尘道:“那我们明天就动身。”

    “敢!”

    梅雪虎脸、呲牙。

    风尘“嘿嘿”一笑,说:“不敢不敢。”又和俞钱儿说:“这些暂不要说出去。你就当是故事听就好了。俞钱儿,你跟雪姐试试手,她境界比你高,经验没你丰富,你们俩有的打,也更能印证一些东西。”

    俞钱儿忙道:“那就麻烦雪姐了。”她站起身来,像是刚才的话题,她根本就插不上话别说是她了,梅雪也插不上。

    二人简直沦为了听众,只能听风尘、韩莎二人说。

    那种感觉简直了

    心里却忍不住想:“以后找老公,也一定要找学识和自己差不多的。好赖不会有这种插不上话的尴尬,看人俩能说一块儿,我听都不怎么能听懂。”这么一想,心里头一下子就莫名轻松了一大块,似乎放下了什么。梅雪却是将她的神色变化看了一个正着,笑而不语,做出了一个拳击的手势,说道:“俞钱儿,我虽然业余,可也是练过的。咱俩对上,谁也没啥大的优势,就我先动手了”

    话音一落,俞钱儿便小心,却不防梅雪来了一个怪招,竟是拳皇系列中,温妮莎的拳击技巧。

    这或许应算作是一种拳击的升华由拳击为基础,结合了人物的特杏而设计。同样是拳击,却弥补了女杏力量的不足,加强了灵活、迅速方面的优势,敏捷过人。姿势别扭不说,攻击的部位也是全身上下,梅雪本就会拳击,也琢磨过温妮莎的格斗,用起来竟然是毫无违和感。

    但对于俞钱儿来说,防御起来就太别扭了。进攻进攻也别扭,梅雪除了进攻之外,身形都矮的厉害,整个人将头部的高度控制在俞钱儿腹部的高度,让她根本无法发力,即便是一拳打上去,也软绵绵的。

    没有力量的拳头就没有灵魂!

    而梅雪进攻的时候,更是下至小腿上到面门,令人防不胜防,灵活的腰肢就像是一条蟒蛇一般,稍微一兴奋,无论是发力、防御还是进攻意识,都变得惊人。偏生每一拳打的还那么的寸幸亏俞钱儿是专业的,换个稍微业余一点儿的都招架不下来。梅雪一边打,一边“呀”“呀”的怪叫,虎脸、呲牙,发出类似于动物恐吓人的声音这同样也给俞钱儿制造了困扰。

    如果是张天野在这里一定会作死嘲讽一句:这分明就是疯狗陈的套路,就光是叫声都能吓得人胆虚

    人的胆气一虚,就发不出力量,打人无力,自然也就没有了威胁。这很科学,但这却很不好看。

    但梅雪咋咋呼呼的,却很喜欢这种风格。

    一惊一乍的吓唬人。

    二人攻防有序,相互不住的变换角色。时不时的挨上一下无关紧要的拳头,但所有的重拳,却都被对方化解了俞钱儿是在动作中,切切实实的体会到了风尘、韩莎刚才说的东西,防御要守中,为什么要守中,一些因为平日里的错误训练而导致的习惯,也在不断的被打击中,纠正了过来。格挡始终在内线,进攻始终在内线,一应在中

    出拳不出对方之臂,拳出,一定要在对方手臂内侧,这样一来,一是对方不能用这只手臂攻击你,二来是可以阻止对方的步伐没错,这一招是在手上的,但效果,却到了脚上。可以阻止一个人的走位、步伐。

    二人打足了一分钟,都已身上见汗。但俞钱儿和风尘学习过四种简单的呼吸法,梅雪则是练的三十六作,或许叫夭生功。

    一分钟,也就是出出汗,根本就没有摸到二人的极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