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三章 女娲一梦几遐思

    心有此疑,风尘试讨道:“雪姐,你能把你的基因发来,让我看看吗?”梅雪疑问:“基因?”却也未多想,便透过芯片,发给了风尘。对于电子计算机而言,这无疑是一股庞大的信息,但对于生物芯片来说,这些信息,却又不是很大。它是一种超脱了语言、文字、图像、声色、形状的表达方式。风尘沉心进去,察其细微,以天鬼之能,仅是用了数十秒,就将梅雪的基因解析完毕!

    梅雪的基因中多出了一种自孕的隐杏因子,但一激活,便可自我孕育。其它的,多出来的一些奇异之处,却变得支离破碎……删繁就简,将之组合在一起,却是一段完整、完美的基因序列。

    代表着脏腑功能、经络系统、五感六觉等诸多方面。

    只是……可惜!

    因为“繁衍”方式的原因,完美已经变得不完美,就像是一根金条被人不断的参入沙子,最后掺杂的金子都难以看到了,反倒是成了一根沙捏的条。风尘吸了一口气,摇头道:“可惜了……雪姐,怎么说你的祖上呢。可能,你的祖上出了一个被爱情冲昏头的,要么也可能,是被人强迫的,但不论如何,可惜了……”

    梅雪奇怪这一个“可惜”,皱眉问道:“这什么就可惜了?”

    风尘道:“女娲的传说,你一定听过吧?”

    梅雪没好气道:“这个谁没听过?”

    风尘玩味的一笑,指着梅雪,说道:“你是女娲之后……别问,先听我说。女娲,这是世间的第一个人,凡人皆由之点化而出,天上飞的,地上跑的,被她一点化,就变成了人。而女娲本身,孕育后代,是不需要和异杏结合的。从某种方面来说,女娲虽然蕴含了女杏的身体特征,但却并不是女杏,而是一种独立的人。她们可以通过某种方式,让自我进行有育,这种能力是一般人所不具备的……但,你的某一代先祖,却打破了这一规则,不论什么原因,她生下了一个杂交的后代,基因中多出了‘人’的一些东西。随着时间推移,原本的自我孕育的能力,就变成了隐杏的,但却依然保留,只是原本女娲一族的许多特异,却都消失了。就譬如有一点,女娲一族,更容易爆发出超乎人想象的能量!”听风尘说到这里,梅雪倒是吃惊,说道:“这,你也是从基因上看出来的?”

    风尘看梅雪,说:“看来你是有相关的经历!”

    梅雪点头,说道:“是,我小时候胆子并不大,尤其是小学的时候。一紧张,手劲儿就特别大,因为一开始胆小,就有男同学吓唬我,我当时并没有失去理智,只是因为紧张,后退了一下,后面的桌子就撞断了一条腿,那桌子腿可粗呢。后来,我发现我只要稍微紧张,无论是跑步、跳远各种运动,以及五感,都变得非常强大敏锐。照着你这么一说,这应该就是女娲留下来的基因了吧!”

    “我也只是确认一下……”风尘深吸一口气,说道:“毕竟,你的十八作练的太快了。天野这个先天真人都不如你,就我所知,这种速度,就只有女娲一族和我可以。我,是因为这本来就是我的。女娲一族,则是源于女娲一族的禀赋……”

    “原来如此。”

    至于是如何知道女娲一族的存在的,风尘没有说,梅雪也没有问。梅雪思索了一下,问:“那,我以后会变成人首蛇身?”

    她这么一说,听的几个人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人首蛇身的梅雪的造型。风尘摇头,说道:“不会,想要异化,承担的风险巨大。所以,等你什么时候老态龙钟,知道自己要死了的时候,再这么做吧。也许运气好,变成了女娲的形态,还能够再活个几百年上千年也说不定。毕竟那是高于人的一种形态。”

    俞钱儿插言,道:“这不是神话吗?”

    风尘道:“神话也都是有依据的。而且,有一些神话,是否只是神话,谁也说不好。我刚才侍弄地、水、火、风,是否也是神话呢?”

    那岂止是神话?

    那已是神。

    操弄水、火、土、雷,行于虚空,如在平地。这里面哪一样又是一个“凡人”可以做到的呢?

    梅雪压下心中的震惊,道:“多出几百上千年的寿命,那感情好。”

    韩莎靠着风尘,将头枕在风尘的胳膊上,以芯片和风尘交流。道:“虽不知是哪一个女娲,但的确是女娲……倒是挺有趣的。两个世界的女娲,竟然是一种截然不同的命运……”

    风尘心中一动,又问了梅雪一个问题:“雪姐,你是否做过这样一个梦?”说着,就将一幕梦境发给了梅雪:

    那是一片紫色的世界,或者明艳、或者暗沉,紫色就像是燃烧的火焰,其中的一应景致都一晕一晕的动荡,像是置于水波之下。光看那世界的颜色,就让人如同置身于火焰之中,在燃烧……一抹飞鸟的虚影掠过,如水墨的虚幻。但那却并不是虚幻,那飞鸟展开翅膀,长长的尾羽画出烟尘一样的流线,袅袅散开。

    落下之后却化作一婉约的女子,但却只能见到背影。她就置身于这一片紫色当中,脚下是一截断桥。

    这一片世界充满了静怡,仿佛永恒。女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知道多久……

    ……

    这一幕梦境,是b面苏阮的一个梦境。

    不知道蕴含了怎样的奥秘。

    但自从去过昆仑之后,几乎每次都会做同样的梦,化身为断桥之上的人。只不过,苏阮的梦境,因为记忆的原因,却遗忘了前后,只剩下一个人孑然的在桥上站立,不知道想什么,更不知道眷顾什么。但风尘得到的梦境,却显然是更加完整的——不仅仅有完整的前因,还有完整的后续……祂在这一个梦境中,“回忆”到了女子飘飘的飞起,或者说,是自己从一片紫色中飞起,化作一只飞鸟,拖着长长的尾羽飞起,冲向天空的方向。虽然天空、大地看起来是一样的——这个世界似乎也没有大地。

    那断桥也是不知道如何来的,紫气缭绕中,无分上下,但祂通过梦境,却神奇的知道自己是在朝着天空飞。

    天地一色……

    那飞鸟浴火,在紫色的火焰中飞行……是火焰,因为飞出了紫色后,头顶是一片漆黑。那紫色在飞鸟的身后,探出了长长的日珥,就像是飘带一般……

    那,竟然是一颗恒星!

    飞鸟飞入了寂静的太空之中,最后眷顾了一下身后的紫色形体,毅然决然的投身于虚空,朝着极远处飞走……

    下一幕,飞鸟就到了一颗水蓝色的星球。

    地球……

    这,是终点吗?

    或许是。

    或许不是——但这里只能是终点,因为它已经再没有迁徙的力量。它重新化成了一个女子,一片原始的大地之上,植被覆盖,头顶的天空蔚蓝。她一身白衣,立在一株巨大的树木的顶端,一动不动,凝视虚空……于是结束。

    这一个梦或许是在述说什么。

    梅雪看了这一个梦境之后,身体却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颤抖,为何心里发堵,更是忍不住想要流泪,她不伤心,但是更深处的,源自于一种身体的本能,却伤心的想哭,不能自己。但,她的确不曾见过这一个梦——但为何,这一个梦,却为什么会让她这么的……不能自己!

    那一股突如其来的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但梅雪的眼中,却已经噙满泪水。她说:“我没做过这个梦,很奇怪……”

    “这个梦,和女娲一族有关,或许说的是某些事情……”风尘道:“单纯梦境,应该是说一个紫色的恒星中的生命,离开了恒星、星系,迁徙到了地球。至于迁徙的原因,或许,是因为恒星的寿命已经到了吧!只是,她为何没有迁徙到太阳,或者是银河的核心,而是来到了地球呢?”

    “那,是凤凰吧?凤凰浴火……可凤凰,跟女娲……”

    “凤凰,就是女娲。女娲,就是凤凰。故有‘凤里希’一称。它是天地间的百鸟之王,凤凰无雌雄……”

    “合着,我还是搁浅在地球上的外星生命的后裔,呵……”

    梅雪自嘲……

    刚才心中那种突然涌现的情绪,如同幻觉。

    “一个紫色的恒星……它是用了多长时间横跨了虚空的?在这一过程中,它又是如何生存的?”

    而且,那跨越的距离,还是从一个星系到另外一个星系的距离。

    它,是怎么做到的?

    这一点风尘一直都想不明白,梦境中飞行的过程,也是亘古、寂静,一切都似乎静止的一样。

    “这一点你都说不清楚,我怎么知道?星系和星系之间的距离,怎么也要按照百万光年来说。”

    一切都是未知的——这一个不依靠任何的外部设备,只是依靠本身,横渡虚空的凤凰,究竟是利用了怎样的技术手段?又是如何发现的地球呢?唯一确定的一点,就是它,代表的应该是一个超级文明,数百万乃至于上千万光年的距离的迁徙,对它们而言,有一定的危险度,但这个危险度,也不过相当于人类穿越沙漠无人区或者原始森林。不会比这个难度来的更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