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一章 权、术、势、法四重境界

    这太欺负人了!“干脆把我绑起来打吧!”风尘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坐直了身体,顺手在韩莎的臀瓣上拍了一把。韩莎谎做不知,眨眨眼,萌声道:“可是,捆起来人家也没自信诶。要不……”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建议道:“找个落地沙袋,然后把人捆沙袋上,这样即便想跑,也跑不了那么快……”

    “这主意不错。一会儿打坏了你可不能心疼。”梅雪玩味的笑,眼角的一抹不怀好意从风尘的身上掠过。

    “那捆不住怎么说?”风尘挑衅了一句,说道:“别的还不敢说,这逃脱术我可是大师级别的,一应束缚,就和玩儿的一样。”祂这一手逃脱术,可是直接躺经验躺来的……那b面的苏阮为了练习一手的逃脱术,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头,被吊起来打了不止一次。本身的技艺,却绝对是炉火纯青的!怎么说呢?脱扣来的比捆人打结还要快,那速度、效率简直超出人的想象。

    而风尘本人更已千变万化,至于魄之极,致虚极而守静无上,漏尽神通,至于每一个神经的末梢。明虚、实之道,变化由心。绳索一落身上,只需一虚一变,绳索便会落在空处,直接一秃噜落在地上……

    韩莎搂住风尘的脖子,撒娇:“你这是作弊,作弊是不对的。”

    风尘:……

    梅雪、俞钱儿不由莞尔,觉着有趣。

    俞钱儿道:“那咱们就走吧,我正好想要好好和风哥请教一下……”四人离开了火锅店,回到龙腾俱乐部。俞钱儿引人进了以前的仓库——现在则是改成了一间私人杏质的,不对外开放的练功房。柔和的灯光下,墙壁、地面都包裹了一层隔音材料,地面铺着一层泡沫地板,脱下鞋,站在地上,满脚的温柔。因为是冬季的原因,南方又没有暖气,练功房又是以前的仓库,经年不见阳光,显得很是阴冷。俞钱儿拿出遥控器,打开了空调,一股暖流就吹了进来,温度明显上升……

    “俱乐部的人多了,外面练功不方便。我就把以前的仓库改成练功房了。在这里自己练功也方便一些,就咱们四个,没人打搅的……”俞钱儿脱掉了自己的小西装、衬衫,露出里面黑色的紧身背心。

    紧身背心很是窄小,只裹住胸部,然后进了隔断换下了裙子,便穿着一条紧身的运动裤出来。

    “里面有衣服,你们也换一下吧……”俞钱儿提醒了一句。

    梅雪摇头,说道:“不用刻意换,把外套脱了就行了。”她脱掉了外套,剩下一身白色衬衫,丝毫不妨碍动作。

    韩莎则是帮着风尘将身上的貂裘脱掉,内里也就剩下一件紧身的衬衫,透过衬衫,隐约还能看到里面内衣的轮廓。韩莎也脱的剩下衬衫,说道:“来,俞钱儿,咱们俩先过几手,让我看看你的水平。”俞钱儿则是用眼神询问风尘,见风尘点头,这才道:“那,行吧。你先来……”

    二人彼此站开,面对面站好。梅雪临时充当裁判,喊了一声:“开始。”韩莎上手便是一个小跳步,刺拳正面试探,然后是一个下勾拳,一下摆拳,就破开了俞钱儿的防御。韩莎破开防御之后,就停手,说道:“俞钱儿,你认真点儿。”

    俞钱儿则是惊讶,回味了一下刚才被韩莎破防打进来的电光火山,失声道:“高手!”

    韩莎笑,眼中也带着笑意,说道:“当然是高手了。防御不能死防,所谓久守必失,你要在防御的过程中,有进攻的意识,要整体思维……我刚才刺拳试探你,用的是右拳,这个时候你需要相应的,以你的左臂进行格挡,右臂进行反击。机会,是打出来的,你刚才的防御既没有步法,也没有反击,是失败的防御。”虽然如此,但相比上一次韩莎还是含沙的时候所见的那个俞钱儿,却厉害了数筹!这几年,俞钱儿是进步的,并没有吃老本,也没有迎地踏步。

    这从俞钱儿的呼吸、步法、防御的力度上都能看出来。

    只是……耽搁了。

    她的身边,无有一个可以论道的,水平相当的伴侣。对于一个拳击手而言,水平的高低和自己的陪练息息相关!这就像是一个聪明人,跟一群二傻子呆久了,脑子也会生锈一样的道理……俞钱儿不是风尘,拳,到底还是打出来的。韩莎看着俞钱儿,说道:“这一次我防你攻……来!”

    “好!”

    俞钱儿含胸拔背,脚下轻轻的移动,寻机进攻。她盯着韩莎,却并不是在看韩莎的眼睛,她的目光是宽泛的,同时注意着韩莎的全身每一处,却又似乎并未注意任意一处。忽的进步,含力一拳,这一拳来的突然、有力,韩莎却是举臂一格挡,另一条手臂同时运动,从面门迎去!

    这一拳不重,却很妙……防御、反击,瞬间完成。那一种妙到巅峰的动作就像是羚羊挂角一般无迹可寻。

    俞钱儿撤步一退,韩莎刚才格挡的一只手已经变成了勾拳,俞钱儿不能抵挡,只是一退再退。

    韩莎得势不饶人,一步一步的紧逼。若非是手下留情,俞钱儿根本连后退的机会都没有。此时俞钱儿心中,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笑傲江湖》里面的独孤九剑,料敌先机,攻敌必救,韩莎的拳头简直就是拳击领域的独孤九剑。一招一式,让人避无可避,不得不退守防御,但这样一退,先手却丢的干干净净。

    俞钱儿毫无还手之力……

    韩莎问:“怎么样?”

    俞钱儿深吸一口气,说道:“厉害,我连一招都接不下来。”

    韩莎点头,说道:“接不下来,就对了。我这一拳,只是一拳,却是势的一拳。世间万法,其境有四——能权者,一拳一剑,一言一行,皆可权之,犹如杠杆之权重,彼方变化,尽可同步察之,应对。因势利导,顺势而为,这是权。权之上,还有术,会权,能变,术者权之变……但势却不同,能聚众术,得其一,可以为势。势上有法,势之用也。这四个境界,你可以理解为四拳……能从权之一拳,衍术之一拳,以术之一拳,衍势之一拳,以势之一拳,衍法之一拳。就像是古龙的《三少爷的剑》里面的燕十三,夺命十三剑只有十三剑,但他却衍出了第十四、第十五剑……”

    俞钱儿沉思,过了片刻,才是说道:“那我达到了怎样的程度?”

    韩莎道:“你权也不曾做到位。”

    “来!”韩莎突然招呼风尘,风尘走到中间,韩莎说道:“祂的境界,就是法。也是当今世上,唯一一个达到了法的境界的人。我跟祂玩儿,往往一招都打不过,就算是耍赖,也赢不了。”又和风尘说:“记住了,只许躲。手背后面,乖!”说到这里,自己都忍不住笑,简直就是哄小孩子的语气。

    韩莎近了一步,走出的一步竟在瞬息之间变作踢击,上扬的腿法迅猛,犹如闸刀一样呼啸,带着一股一往无前,朝着风尘就踢。

    风尘见势便退,脚下走直线,身体划出弧线,玄之又玄的避过了韩莎的踢打。韩莎在一秒之内踢出了足足七脚,脚面、膝盖、大腿、腓肠肌、脚跟、脚掌、脚趾、脚缘……每一个部位都变成了攻击的利器,呼啸而过,却都落了空处。一步落下,韩莎的动作忽然一慢,脸色一变,匆忙后退。指着风尘叫道:“卑鄙,无耻……说好的不动手呢?”

    风尘眨眼,一脸的无辜:“我没动手啊……”

    别说是手了,脚也就是用来走步的,唯一动的不过就是虚空凝点,体内凝聚了一个简单的阵法罢了。

    却正是这一简单的阵法,使得韩莎一步落下,就像是突然踩进了烂泥陷坑里面一样,举步维艰,一下子就失去了进攻的“优势”。

    这一阵法当真是信手拈来,随意而为。阵法的功能,也是应时应景,体现出了风尘在阵上面越来越高妙的手法和造诣。身内之阵,身外之阵相结合,竟是产生了如此玄妙的变化。让人如入泥淖的陷、困,一下子就瓦解了韩莎凌厉的攻击。梅雪眼睛一亮,阵法的模样她看不到,但这个思路却很不错……

    梅雪说:“哎,小弟啊,可不是姐不帮你。就等着跪搓板儿吧。”

    风尘道:“还有没有天理了?”

    “天理?让你看看什么是天理!”一道细碎的闪电由虚无而生,瞬间绽放,分出了密密麻麻的一片,像是网兜一般罩住了风尘,一阵闪烁。空气中都充斥着一股刺鼻的金属臭味,韩莎拍手,说道:“看看,世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善恶到头终有报,看看你头上这一片雷,啊……”

    韩莎突然叫了一声,被细碎的闪电组成的网兜中的人影消失、出现,韩莎直接就被风尘拦腰抱住,照着屁股拍了几下……

    “还敢不敢了?”

    韩莎楚楚可怜,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样,满是被吓坏了的表情,说道:“不敢了不敢了,救命啊,家暴了……家……爆了……哎哟,你再打我一下试试?啊……”风尘从善如流——屁股的手感非常好,韩莎的这个要求不难满足。韩莎气急败坏:“你完了,我告诉你,你完蛋了,真的……雪姐救命啊……”

    “叫!叫!叫破了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趁着手感于,连忙又拍了两巴掌。

    机会难得。

    且摸且珍惜。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