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九章 这样显得专业

    似抖开了屏的孔雀,韩莎的一颦一笑以及每一个动作、细节都尽显完美,将自身的气质、形神俱都体现,气质高雅、雍容,简直妙不可言。与之一比,俞钱儿却被瞬秒成渣,像极了自卑的灰姑娘!这一番全面碾压、胜出,韩莎不禁一笑,收了神通,说道:“早听外子说俞钱儿小姐精明能干,是难得的女强人,今日一见,果然不凡。能和俞钱儿小姐认识,是我的荣幸呢……”

    她口称“外子”这一古韵深厚,现如今几乎没有人用的称谓,却没有任何的违和感,就像是本应如此一般的自然。

    俞钱儿说道:“韩女士你坐,我给你们倒茶。”

    俞钱儿取出茶具泡了茶……

    约莫是七十多度的清冽山泉水冲进了茶叶之中,将满壶的碧绿浸透,压了盖子后,稍一摇晃,就一人倒了一小杯。嫩黄透彻的茶水并不烫,反倒是温热的。俞钱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尝一尝,上好的铁观音。”

    “不错……”梅雪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茶的味道很正。

    风尘、韩莎也尝了尝味道。

    俞钱儿说:“风哥你们过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要是知道风哥你过来,而且还有梅雪,我肯定提前过去接你们的。而且……”看了一下韩莎,说:“结婚了都不说一声,这也太不够朋友了。”

    风尘道:“婚礼还没办呢。要请人,怎么也要办婚礼的时候才行。”

    俞钱儿问:“那什么时候?”

    梅雪也道:“这个你可要提前说,要不我有安排的话,就去不了了。”

    “明年三月三……”

    “三月三?”

    风尘一笑,似想到了什么好玩儿的,说:“是啊,我跟内子商量了一下,又推算了日子,明年农历三月三是一个好日子。别人结婚或许不会合适,但我们俩,却刚好……没有哪一天,是比那一天更加合适的了。到时候我提前一个一个的接你们过去。”转头来又说:“俱乐部越来越热闹了。”俞钱儿“嗯”一声,说道:“你人虽然没来过一次,但咱们俱乐部可是名声在外的,许多人都慕名过来学习。一些拍动作戏的外国拳手、明星也都来过这里……不过硬实力上,还是跟欧美没法比!”

    这一个“没法比”最直观的体现,就体现在教练的水平上,器械倒是比重不怎么大。尤其是“防御反击”的躲闪、还击的训练,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当对手一拳打来的时候,若是对手左拳攻击,则向左缩头闪避,一下子就闪到了对手身体的外线……

    正确的方式,却恰恰相反,这一下格挡是要抬手,但却不是往外侧闪,同时低头,低头却不是为了闪,而是为了让自己的摆拳变得更加有力,格挡的同时,就要发力,使用摆拳或者勾拳进行还击——如果闪到外侧的话,摆动作玩儿当然可以防御反击,但在实战中,那就是扯淡。

    必须是从手臂的内圈去格挡,然后还击的!

    必须要守“中”!

    要保证自己动作之间的协调,力量的爆发、连续,保证自己的打击力度,就要守住中。而在格挡住对方左右任意一侧的攻击,欺身而上的时候,是不用担心另外一侧的摆拳的——因为只要格挡住,并且欺身而上,对方的另一只拳头根本发挥不出多少的力量。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样的拳头依然有很大的杀伤力,但对于拳击手而言,这就是挠痒痒!倘若是两个普通人,那就更是如此了——当一条胳膊被挡开,或者被拖拽的时候,另一条手臂以及双腿都是很难发挥出力量的,打在身上,连淤青都打不出来。所以在国外的职业拳击赛上可以看到很经典的一幕:

    防御方弓着身体,用小臂格挡,但他们却努力守住自己的中,始终处于正对对手,处于对手双拳之间的状态。

    没有人会往对方的侧面躲——但打击方却希望将对手打出去。

    于是,就出现了极为有趣的一幕:

    防御的一方、进攻的一方就像是两只顶角的山羊一样执拗,谁也不愿意错开。进攻方尝试破开防御的办法,也都是以刺拳、摆拳勾引,以下勾拳为破防的重要手段。只要从中间将对方的防御打开,基本上就意味着一个回合的结束——如果可以用手抓、拽、拖、拉,那打起来就会更有趣。

    风尘向外瞥了一眼,说道:“你看那一组教学,他们是认真的吗?花里胡哨的,就那种躲闪办法,没用!”

    俞钱儿也看了一眼,说道:“但那时专业动作,我们不这么教,就显得不专业。”

    风尘无语……

    俞钱儿这话说的也有道理,这毕竟是一门生意:偏偏现在的许多人,本身是什么都不懂,却偏偏以为自己很明白,你不这么教,他会找来一堆的东西认为你业余。会一边百度,一边看病,还说医生这药开的不对,病诊断的也不对……既然都是这么有本事的人了,那又何必找医生,找教练呢?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讲道理讲不清楚,喜欢抬杠,喜欢胡搅蛮缠,做生意当然是能避免就避免……反正“您老人家说的都对”,把顾客们当上帝就好了,他们爱怎么样怎么样。

    韩莎觉着好笑,灵动的目光盈盈一转,问:“那你不怕他们出去找人打架砸招牌啊?”说完,便取出自己的小包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化妆盒,打开之后,里面却躺着一个小小的生物芯片,“这个是给你的礼物。试试看!”

    俞钱儿道:“生物芯片?”

    “生物芯”已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东西,俞钱儿却是在新闻上看过。

    韩莎道:“试一下,试一下……里面有特别送给你的东西。”这一片生物芯比一般的生物芯片多储存、记录了一些信息。包含了风尘、韩莎二人各种游戏之作的武功秘籍,什么金庸的、古龙的、黄易的,包括了一些动漫、游戏里面的技能,可谓是应有尽有!俞钱儿将生物芯装在了自己的锁骨附近,然后这些信息就涌了出来,让她瞬息明悟。俞钱儿惊讶道:“这些、这些都是……”

    风尘道:“这些都是……里面的东西,你可以随便教人,开馆收徒。对我而言,这些不过是游戏之作,聊表歉意。”

    梅雪好奇,问:“都有什么秘籍?”

    俞钱儿有了生物芯,于是自然而然的也知道了如何用生物芯来表达,一串的秘籍名称就都给梅雪看了一下。梅雪一下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这些秘籍并不包含阵的应用,都只能算是凡品,可以强身健体,具备杀伐能力,但却没有所谓的“内力”,没有擒龙控鹤,念力,缩地成寸,空中滑行,火焰刀之类的神奇技艺。在淘宝上,这一类不包含阵的,和另一类包含了阵的——价格相差也达到了好几十倍,但在梅雪看来却是物有所值的!甚至,是便宜的不要不要的!已经掌握了简单的阵的梅雪,当然明白这些凡品的意义所在——

    筑基!

    梅雪笑,说:“这算是清仓大甩卖吗?”

    “都一来还没吃过饭吧?”俞钱儿问了一句,然后就领着三人去吃饭。四人去了隔壁的火锅店,俞钱儿直接占据了一个包厢,须臾的功夫,各种荤素就上了齐全,火锅也点上了。俞钱儿看风尘,说:“我真的忍不住了,风哥你这一身打扮是怎么回事呀?”

    “没怎么回事儿,媳妇儿给买的,穿着也好看,就穿着了……你也不需要执着于相,男、女之名未有。”

    俞钱儿的母亲乃六觉之徒,故而风尘的这句话她是能够听得懂一个大概的。笑了一下,说是:“咱们吃饭,这又不是讨论禅机!”

    风尘“嗯”一声,说道:“那就不说这些吧。”

    通红的汤锅已烧开,锅底滚滚沸腾。

    肉、菜下锅……风尘则是做了一个“饭来张口”的,韩莎却不让祂动筷,直接就提祂夹涮一番,喂进了嘴里。过了一阵,风尘才无语道:“看来再过几年,我就要忘记怎么拿筷子了。”韩莎笑道:“就是要你忘了怎么拿筷子,到时候吃饭都离不开我,穿衣服也离不开我的时候,我就放心了。”她若无旁人的秀恩爱,梅雪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说:“弟妹啊,这男人不能惯,不然有你后悔的。”

    韩莎涮了一卷羊肉,带着汤汤水水塞进风尘嘴里,说道:“祂敢,我咬死祂!张嘴。”一口肉还没吃完,一块豆腐就又塞进了嘴里,堵的风尘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梅雪看的好笑,拍着桌子说道:“这哪儿是用饭呢,这是用刑啊……你们继续,哈哈……我要把这一幕照下来……”

    一段半立体的画面直接截取下来,然后分别给风尘、韩莎发了一份儿,让他们二人自己欣赏欣赏。

    “满意不满意?”梅雪笑。

    风尘终于腾开口,说道:“这是要谋杀亲夫了,正好这幅图留个证据。到时候就可以证明这个恶毒的女人是如何害我的!”

    韩莎噗嗤一笑,嗔道:“肯定不会噎死你……”

    “看吧,早有婴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