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七章 冤有头,债有主,因果报应谁敢阻?

    一推门,便听的一声带着电子音色的童声:“我是一只小鸭子咿呀咿呀哟……”一只电动小黄鸭就迈着步挪到了门口,转成了一句:“欢迎光临!”入目的是一圈沙发,地上铺着白色的地砖,一圈茶几,墙上一片白,什么都没有。但茶几上却放着一个小机器人。干净、整洁、简约,梅雪道:“进来。”

    引五人入内,张天野顺手抓起了那只小黄鸭,从头到屁股的研究了一下,说道:“我说你哪儿来的这么多稀奇古怪?”

    “是不是很别致新颖?”梅雪颇是自鸣得意。又从张天野手里把自己的小黄鸭抢下来,“你别想谋害我的黄将军……”风尘、韩莎不由的笑。安落也是笑。一行六人便在沙发上坐下来,正好坐了一圈。才坐下不久,就有一个姑娘端了六杯茶水进来,梅雪介绍:“这可是上好的龙井,够意思吧?”风尘示意姬夷吾,“尝一尝看!”姬夷吾便端起杯,小品了一口,扬眉道:“这就是茶?”

    入口绵、柔,回味甘、爽……这是一种极为奇妙的体验。尤其是让人的心头清爽,一扫沉闷,使人有一种空坐溪畔忘山中,潺潺岁月如水流的禅意和美妙。

    姬夷吾又品了一口,道:“好茶。”

    遂,又有瓜子、果脯、核桃等零嘴送进来。那核桃看颜色就很实在,并不是市面上常见的纸皮核桃,一捏就破。送吃食的姑娘很贴心的连同钳子一并送了来——上核桃不给钳子,简直就是“拒客”,意思不就是不想让客人吃嘛!只是,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需要用核桃钳子的——

    包括梅雪在内,两根手指一捏,“啪”的一声,核桃直接就裂开了。看样子就和捏花生壳差不多,毫无难度。

    常人吃核桃必要的“钳子”只是单纯的成为了一种多余的装饰品。

    拿起核桃,张开钳子,捏一下,再收拾果肉……果断的太复杂了,哪儿有直接抓起核桃轻轻一捏来的痛快。张天野抓起一个核桃,在手里抛了抛,挑衅风尘:“怎么样?就这个核桃,你能不能攥在手心里攥碎?”说完,就把核桃一扔,朝着风尘扔过去。风尘随手一捞,核桃就在手里了。问张天野:“攥碎?”

    张天野道:“对。”

    风尘不说话,只是脱了一只手套,将手前伸,核桃攥于手心之中,然后用力。祂的手上由白皙而青红,二色同作,只是顷刻,就听的“咔嚓”声响,风尘的手逐渐的捏成了拳头,手更随着这个动作变成了赤铁之色,最终成了玄铁色。

    核桃……似乎被祂捏没了。

    祂的拳捏的是如此的紧,紧到拳头的内部似乎根本容不下多余的空间。

    手一松,已是白皙。

    一块硬邦邦的,极其的薄,镶嵌出手指印形状的核桃就落在桌子上,并且还没有摔碎。原来核桃连同果肉和果壳一起被挤压,只能够通过手指的缝隙空间存身,这才变成了这种形状——但风尘的手指缝隙却足够的紧密,以至于不能够挤压出来。挤压的压力,让它变成了这种形状。

    风尘白皙的手上自然的汇聚成水滴形状的油满指满手心,从桌子上拿起纸巾轻轻一擦,就都被吸走了。

    风尘问:“如何?”

    张天野无语,半晌才竖起大拇指,说道:“够狠,是不是给你一个铅球你都能抓出洞来球也能捏烂?”

    “没试过……不知道……”

    说话便重新戴上了手套。

    “张嘴……”韩莎不喜欢核桃,但却不妨碍她喜欢捏核桃。捏出来的果肉去了衣服,只剩下奶白色的,如同脑子一样的核桃仁儿。她剥的很干净,很整齐。一颗核桃必须要左半脑和右半脑连在一起,必须要所有的衣服都剥干净,只剩下奶白色,并且还不能够有一丁点儿的缺损,那才是完整的——她一边看风尘攥核桃,一边剥出了这么一件艺术品,然后就放进了风尘的嘴里,进行销毁。

    然后,就又拿起了一颗核桃,咔吧一下打开壳子,开始剥果肉。梅雪说道:“这是什么力气啊,太吓人了……力气和身材,完全不相配!”

    风尘笑,说道:“完美身材。”

    梅雪道:“姬总,以后你就这儿工作了。我这儿房间多,你可以直接住这里,想要外出租房也可以……我和天野商量过,助手什么的,就不单独配备了。你可以直接使唤我工作室的人。咱们说到底,是一家。他们平时也没什么事,而且未来……”未来,已经没有明星什么事儿了,所以她总要给自己的手下谋求一些活路——风行就是一个极好的选择!又和风尘说:“你那个上海的工作室,也并一并?没必要单独立那里!”风尘说:“当时也是为了避税,这次去给你盖房,也顺带脚把这个问题解决一下……实话说,拖欠了龙腾不少的教学,正好去一次杏还清一下。”

    张天野道:“佩服佩服……龙腾你还记得啊?不过不是兄弟说你,像你这样已经有了媳妇的,就不应该再去勾引人家纯情少女了,那是犯罪!”

    韩莎很配合的看向风尘,满是警惕,起哄道:“是不是这样?”

    风尘道:“没影儿的事儿。我和俞钱儿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本来嘛,人家也没要求什么,就让我挂个名儿,是我自己嘴欠,提出每年去教上一个星期左右露露脸的,结果一次也没去。怎么也要把承诺兑现一下……再说了,当初也答应了六觉师太,若是俞钱儿有悟杏,有资质,就尽量指点一下……”

    “别说了,解释就等于掩饰……”张天野唯恐天下不乱。

    说笑着,时间便不觉过去……

    夕阳西下。

    姬夷吾就留在了工作室,决定在这里住下来。张天野、安落和梅雪一起回去,风尘、韩莎一起回基地。

    小白以一种肉眼能见的速度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消瘦”了下来,但相较于普通人,却依然是魁梧的。

    已是半个月,生活平静、乏味但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意趣。他独身一人,也没有家室,于是就住在了学校的教职工宿舍,平日里上课,白日闲暇,也照顾一下体育,时不时的教学生们一些锻炼方法。但这一个时代,却又如何会这样的安静下去呢?这才过了半个月,这一个中午才下学,就听的外面一阵哭丧一样的喇叭声,一阵抢天抢地的哭声,对这种婚丧嫁娶的事情他没兴趣,于是也未在意。一直到了下午,才听一些住在外面的教师和学生说,这才知道既不是结婚,也不是下葬!

    而是浸猪笼——被浸的,是镇子上一个年轻的寡妇,名字好像叫玉莲。而事情的原委,就是昨天在井便打水的时候,一个年轻男子见她力气小帮了一把……但这一幕,却被玉莲的婆婆看见了。

    于是,一个叫玉莲的女人,就这么没了……人已经死了。或许如果他也喜欢看热闹,人就不会死。

    但他不爱看热闹,尤其是这种热闹。

    第二天,有学生看见了林道士和他的两个徒弟去了那死去的玉莲的婆婆家。小白听了皱眉,然后和学生说:“我出去一趟!”便出了门,打听了一下林道士的所在,直接大步流星的过去。

    “站住,你来做什么?抢生意啊?”西瓜头和汉奸头一个称心一个如意,却一点儿也不称心如意,分外的看小白不顺眼。见是小白过来,立马拦住。

    小白看也不进去,提高了声音:“林师傅在?”

    “小先生……”

    林姓道人一身道袍,从里面走出来。小白看他一眼,声音冷漠,问:“天地因果,这家的事,你不能接。作孽多端,这个镇子已经完了。你若要强行出头,说不得,我也就要强行出头了。人,活着的时候,得不到公道。死了你也不让她公道。你怨气缠身我不管,但公道,我要管……你帮这家人,我就帮那鬼,咱们就看谁的道行高吧。这因果,你一个人扛不住,你要架梁子,就看这玉龙镇的人够不够死了!”

    林师傅皱眉,一个字一个字的质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白也一个字一个字的回应:“你不管,就是冤有头,债有主——该死的人死了,玉龙镇还是玉龙镇。你若管,冤无头,债无主,但债,终究是要还的!”

    于是,整个镇子都会随之完蛋。

    没有人可以活着……

    无辜?

    那时候已经无所谓无辜了。

    “厉鬼害人!我辈——”

    “那厉鬼是怎么来的?”小白打断了林师傅的话,最后说了一句:“言尽于此,莫怪我言之不预也。里面的人听着,厉鬼索命,尔等洗干净脖子等着吧。你们应该庆幸,昨日我未曾出来看热闹,不然你们昨日就死了,哈哈哈……十年磨一剑,霜雪未曾试。今日把示君,可有不平事?”小白一甩手,衣袖掠风,发出哗啦一声大响。正如他言,昨日若见,这些日昨日便已经死了。

    但现在,这些人他却不能动手来杀——厉鬼的怨气需要消散,冤有头,债有主,唯有偿还完因果,戾气才能消散。

    血债,只有血偿——

    十年磨一剑,霜雪未曾试。

    今日把示君,可有不平事?

    小白仰起头望天……

    我在。

    谁能干涉这一因果?

    我见。

    善恶当有报。

    不平。

    我有一剑。

    尔等可能受?

    谁能知他此时心胸中那如岩浆一般沸腾的情绪?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燃烧?就像是一团火,但却冰冷的没有温度。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