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五章 火焰刀,不坏真罡

    一个轻巧的跃步后小跳,张天野幽怨的看姬夷吾,“我不是gay!”姬夷吾一本正经,做出惊讶之状,道:“这么巧?我也不是。”张天野无语、无语的,心说:“原来你是这样的管子”却是以前管子在阴神状态,二人所聊,也都是工作、规划,并无生活上的交流。配合上对待历史的古板印象,怎么也不会想到诸子之中,这一个“子”竟然这么有趣!

    其实诸子百家中,每一个“子”也都有自己有趣的一面的。即便是以古板著称的孔子,也会跟自己的弟子卖萌,刷一刷小孩子脾气等等这就和现在人们所说,美丽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一样。

    那总是一种吸引人的东西!

    “你这是吃了几惊?”风尘看张天野这模样,不禁好笑。张天野道:“我大吃一惊就够了,你还想让我吃几惊?鸡总,今天正好风尘在”风尘一听这话,就感觉里面有东西。果然,就听张天野续道:“咱们正好品尝一下现代美食文化。之前一直是阴神状态,嘴巴都淡出鸟了吧?”

    姬夷吾看风尘——风尘、风莎燕、天鬼实属一人,风尘、风莎燕做饭这一点姬夷吾是知道的。

    张天野拍着胸脯说:“相信我,吃过祂的美食,你会颠覆对食物的印象。就连国内最顶尖的大厨都比不了喂,风尘同志,今儿怎么也得上点儿硬菜吧?”风尘心中一动,说:“其实是你嘴馋吧?”顿了一下,说道:“不过,还真的有一道硬菜。不过超市买不到那么好的食材,我通知莎莎过来一起”便用芯片联系了韩莎,等了十多分钟之后,风尘嘴角便勾起一丝笑意

    韩莎来了,祂能够感知到。下一刻,笑意还未散,韩莎就显出了身形。她的身上穿了一件朴素、简约的宝蓝色布裙,里面则是一件修身的白色长款连衣裙,形成了两层的结构,脚上是一双平底的蓝色布鞋。

    韩莎和风尘一样的不喜欢皮鞋,总感觉太亮、太浮,不及布料的那种柔和内敛,符合二人的审美。

    韩莎戴着一双鱼肚白一样颜色的手套,手套上细腻的花纹只有于光芒反射的瞬间可以看到,并且随着动作、位置的变化,那些花纹就像是活的一样游动、变化,如是梦幻泡影一般。其中所蕴含的技艺简直令人叹为观止。韩莎的手上则提着一个大袋子,袋子里装着一大块羊脊背。眨眨眼,韩莎道:“亲爱的,脊背我带来了。铁脊背也一直只是知道,今儿却有机会亲自尝一尝了,真好”

    那脊背一看就是新鲜的,甚至上面还冒着热气。是刚刚屠宰的羊身上的脊背。风尘问:“头和腿呢?”

    “我给人家留着了”韩莎笑的分外明媚,说:“咱们家又没有羊,所以我拿了一个母体走了一趟。去一户散养的人家换的。一家三口,一人送了一枚生物芯片,种好了之后,他们就杀了一头羊,我就拿了脊背。我想着羊头羊腿的咱们也吃不了,就都给他们家留下来了”韩莎说着话,就将羊脊背给了风尘。说是脊背,实际上却包含了除去头、四肢、内脏之外的全部了。

    “行,天野你家没烤箱吧?”风尘问了一句。张天野麻溜道:“我是没有,可隔壁有啊,雪姐又没走!还什么烤箱啊?我知道她家有烧烤架,咱们直接院子里烤,家里吃得劲儿吧?”

    风尘听的都无语了,吐槽道:“梅雪哪儿来的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她家是开杂货铺的吗?什么有用的没用的都有”

    这一点张天野很认同——作为松鼠党的一员,兼职猎奇党,梅雪是有什么好玩意儿,新奇的玩意儿都往家里堆。那些东西简直就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她搜集不到的”。于是一行人就转战而去,直接就去了梅雪家的院子,搬出了一个烧烤架,还有上好的,劈的整整齐齐的松木。这显然就是为了“烧烤”而生的——想要野味烤的香,用什么样的木柴烧火也是一个关键。

    松木、果木之类的香木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韩莎帮着风尘铺好了木头

    风尘就开始处理羊脊背,将之在台案上平铺,手一运劲,一股震荡极远而浑厚的力量就扩散开,一掌拍下,骨肉之间竟发出一阵“啪啪”声响,细密连贯。张天野、梅雪、安落和姬夷吾则是一旁看热闹,这声音听的有些不明所以,问:“这是什么声音?怎么这么怪?”听着就像是什么酥脆的东西断裂了一样。风尘拍击不停,原本骨架支撑的羊排就变得软趴趴的,平铺在地上。

    肋骨、脊柱直接的关节已经错开、断裂,脊柱也变成了一节一节的。在风尘的手法、劲道之下,骨肉分离。

    这是b面世界里军中的一道硬菜。

    硬在做工。

    硬在味道。

    手指在骨头处一划,再一拍,骨头竟然就自己从肉里跳了出来。只是单纯的骨头,光溜溜的没有残留任何的结缔组织,须臾功夫,所有的骨头就都被拍了出来。最为神奇的就是脊柱——脊柱竟然是从脖子的位置,一粒粒的算盘子顶出来,位于中心处的骨髓却留在了羊肉之中。

    这手法,简直就是神乎其技。然后抓料、腌制,风尘用手将酱料、酱油之类的作料抹开,但祂的手上却毫不沾染,一片白皙。

    这简直是逆天的不讲道理在场的女人羡慕,男人也一样的羡慕。张天野心想:“这样多好,以后都不用洗澡了。”

    姬夷吾则想,这应该就是神仙了。凡俗的污秽,不能沾染,万邪不侵。

    “天野,你火焰刀学会了没有?”腌制完毕,风尘问了一句被自己坑的张天野。张天野直接送给祂一个后脑勺:“没有。”

    什么“火焰刀”简直难的一匹,涉及到的原理对他而言确实不难——但真正的要随心所欲的做到,那就太难为人了。以穴为阵点,以经脉为流注,形成阵法,他就连最简单的那个强纠结都没有学会——凝点这一步功夫简直太难、太难了。这是一步从凡俗到超凡的关卡,不过关,只能是凡俗,过了这一关,是超凡火焰雷电,可以随意运用。风尘一笑,对韩莎道:“莎莎,来给这小子演示一下,什么是火焰刀!”

    “看好啊”韩莎走出院子,离的烧烤架还有六七步的距离,便是信手一挥,空气中一抹蓝色的火焰就如虚幻一般划过。

    那蓝色的火焰,从颜色上就能够看出其中的温度,竟然是蓝的近乎虚幻、透明,形状就像是一条完美的弧。

    轻微的和木头挨了一下,木头一下子就燃烧起来。明黄色的火焰和一阵袅袅的青烟就这般升腾了起来。

    “靠,这真是火焰刀啊!”这玩意儿要是落在人的身上,就算钢铁侠也要一瞬间被劈成两半吧?

    看着简直毫无抵抗之力,让人心生绝望。风尘拍拍张天野的肩膀,说道:“凝点继续练,自己个儿努力。”

    张天野深吸一口气,说道:“你们一家人都是变态!”

    “哎,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老夫这里神通众多,你连这么简单的都学不会,那可断一切法,可抵御星辰爆炸的不坏真罡你肯定是学不会了。”

    “这又是什么玩意儿?”张天野听的眼睛一亮:“为什么淘宝上没有?大哥、大爷,我愿意被坑,你快点儿挂上去坑我吧!”如果这算是坑——那一定要让坑来的更加猛烈一些。风尘挂的这些秘籍可都是真的,没有半分掺假的地方。而且这个什么不坏真罡,听着就很牛逼了,不知道

    风尘眨眨眼,无辜道:“老可着你一个人坑,让我的心里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其实则是因为不坏真罡还是一个理论产品,没有经过现实的验证。要销售,怎么也要自己试验过好用不好用才行。另外的一个原因,则是这一门“真罡”涉及到了无限分形,学过高数的看过感觉不难——但要是切实的做到,那估计就只有真正的天才才行了。但这一门“真罡”的威力,也的确是和风尘说的一样,星球炸了,只要开了真罡,都死不了至于炸了之后没有食物没有空气之类的问题

    那时候死了,也不是这真罡的锅。

    这简直就是全世界最强的“乌龟壳”,没有之一。想要打破这样的乌龟壳,暴力破除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能够利用阵法,进行针对、破解。

    一个人如果开着这样的“乌龟壳”横冲直撞,啧啧

    还要什么武功呢?

    谁碰上谁倒霉。

    张天野见猎心喜,死缠烂打。“那你把原理给我说说,让哥们儿解解馋也好啊。”

    风尘道:“原理很简单,原子核的那层膜,就是原理。”

    是够简单的。

    可这说了又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张天野怒:“你个坑货。要不是打不过你,我肯定把你打成猪头再打回来。”梅雪虚空一伸手,地上的一片树叶就飞到了手里,冲张天野挑眉:“小叶子你这不行啊,看哥的手法怎么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