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章 饭间闲聊和饭后的三十光分

    锅、铲翻飞之间,一荤四素四个菜,一甜一酸两个汤,便新鲜出炉。蒸好的米饭,也适时停火,既不软、泡,也不生硬,闻着便有一股甜甜的香味……一样的米,一样的锅,一样的水,一样的火,水放多少,火候把握的程度,都决定了这一股味道的有或者无!但一般情况下,这种香味,是很难做出来的。于大部分人来说,米饭能蒸出甜和香,是一件小概率的运气,但对风尘而言,这却是一种必然!张天野吸了一下鼻子,问风尘:“用不用我帮忙?”风尘无语:“饭都做好了,你才帮忙?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张天野搓一搓自己的手,将五菜两汤端上去,又一人来了一碗米饭。雪白的米,粒粒饱满,不粘黏,香味和腾起的热气混合在一起,缭绕起一阵云雾,将桌面笼罩,如同是人间盛景一般。

    四双筷子一一分发下去。

    张天野无耻道:“来来来,尝一尝哥们儿的手艺。”那语气,就像是饭是他做的一样,安落、梅雪坐下来,梅雪说:“某人的脸皮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张天野道:“我是说哥们儿做的,又没说是我做的……”

    梅雪竖大拇指:“博大精深、博大精深。”

    “必须的……”张天野拱手抱拳,说道:“大家吃好喝好,喝好吃好……”然后坐下来,立马开吃。先挑了一筷子米饭送进嘴里,咀嚼了须臾,便甜香四溢,满口都是米饭的那种香味,口齿生津。一点儿也没有那种寡淡的味道。“哎,都是米饭,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我记得上次啊……对,就是上次,我去下馆子。啧啧,就说啊,有一些怪气事儿,别的地方你们都见不着!”

    梅雪吃了几口,便加快了进食速度,一边问:“怎么着,你倒是说啊!”

    “屁大的一个馆子,统共加起来还没二十个桌子,光服务员就弄了六个,厨师两个,我也饿极了,进去就问有什么,服务员一指墙上的牌子,自己看。我说好嘛,自己看就自己看,我说阳春面来一碗,服务员摇头,没了;我说那刀削面总行吧?刀削面也没了!拉面呢?拉面也没有……当时我心里头那个火儿大啊,差点儿都把人别炸了。要不是当时饿的可以,我真想喷他们一脸……一个面馆儿,厨子在,你跟我说没面了?你让我看牌子自己点,我点了你说没有,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和你说,这种馆子啊我只是在京城见到过,别处没有,别无分号。最后我点到了炸酱面——也就一个炸酱面了,我说你别说炸酱面也没有,这已经是最后一项了。这个倒是有,又是让我去领号儿,又是一阵折腾的,嘿,你们知道花了我多少时间?整整等了四十分钟!嘿,四十分钟啊,当时人可不多。俩厨子,六个服务员,四十分钟,这是什么效率?老母猪推磨都比这个快……”张天野说着都气愤,说:“各地出差,各处的饭店大大小小也都接触过,我就没见过这样儿的。好像我吃饭的是孙子一样!这也就罢了,你说这不玩儿人吗?你就剩一个炸酱面了,还让我照牌子点,我点了,你跟我说没有、没有、没有……不过我要说一句,老板真他妈不是冤大头就是好人,养俩厨子六个服务员。我在别处吃饭就一个厨子一个洗碗工兼职服务员的,人家的馆子不比它大?可人家效率还比它高,高峰的时候我也才等过二十分钟,连半个小时都没等。那给我气的呀!当时我就想,哥们儿还就跟你耗上了,我看看你什么时候倒闭……终于,就在昨天,那家倒霉店终于关门了,值得庆祝!”

    梅雪听的“噗嗤”一笑,说道:“也是,这种浮于人事,磨磨蹭蹭的,其他地方也真出不来。”

    风尘问张天野:“你这都是多少年的老黄历了?”

    “它是我心中永远的痛……”张天野表示:“我的智商受到了羞辱,真的。我要见到那家店的老板,我一定喷死他!”

    “哈哈哈……”梅雪用力拍了三下桌子,说:“那你一定没见过某个明星面馆,里面还配了专门的会计,收银,也是一家苍蝇馆……也就是一群粉丝养活着。一个人的活儿,六七个人干,叫一个热闹……”

    张天野道:“好吧……人傻,钱多,速来吗?”

    安落道:“风哥,你的手套哪儿买的?”

    风尘一边细嚼慢咽,一边说道:“哪儿有的买,自己做的。属于私人订制……刚才你和雪姐也看了是吧?整个手套都是一体编织的,没有任何缝合,天衣无缝。买,是买不到的。它,目前可以说是独一无二……”风尘想一想,说:“要是你们想要,我倒是可以送你们一只小蜘蛛,你们自己定好样子,然后让蜘蛛给你们织……”

    “蜘蛛织的?”梅雪很容易就抓住了重点。安落也问:“是蜘蛛织出来的?”

    风尘点头,说道:“不错。你们可以将它当成是一种生物工具……雪姐你要建造生物住宅,也需要依靠类似的昆虫。”

    梅雪“哦”一声,又问:“那这些蜘蛛要喂什么?”

    风尘道:“肉沫、葡萄糖、蔗糖之类的都可以,不过不食用蔬菜一类的东西。雪姐你可别乱做实验。”

    梅雪道:“我是那样的人吗?”

    张天野用眼神儿表示:

    你是。

    一转眼的功夫,梅雪就又干掉了一碗米饭。然后很苦恼的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感叹一声:“今天算是吃多了。往常我一般都只吃一小碗的……你的蜘蛛随身带着?”风尘当然不会随身带——但的确是想要就有的。生产、制造一只这样的小蜘蛛所消耗的能量,对于整个身体而言不过九牛一毛,和饭后打一个嗝没什么区别。风尘竖起一根手指,与三人说:“看好了啊,蜘蛛这就来了……”

    手指上一个鼓包快速的出现,然后破开了皮肤,一颗米粒一样的卵破开了缝隙。一只黑色的小蜘蛛就从里面钻了出来。

    蜘蛛的躯干就像是芝麻一样大,腿更是纤细。一根丝线掉起来,慢悠悠的空降到了桌面之上。

    “这些剩饭足以让它长大了……”

    另一只也随后落在桌子上。

    然后,就开始通过气味辨别,收拾起桌子上的残羹,扫荡完一只碗,就换一只碗,然后是盘子、小盆等器皿。

    两只蜘蛛的个头也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一直涨到了直径大概接近一厘米的时候才是停下来。

    这已是工作蜘蛛的最佳大小。

    梅雪、安落二人自然不是那种怕昆虫的,将手指一伸,蜘蛛就麻利的爬上了手指头。

    安落问:“风哥,这蜘蛛平日里放哪儿?”

    风尘笑,说道:“哪儿都行。等它们根你们的生物芯片建立了联系,就会变成你们的一个不相连的肢体,随心所欲。”

    “哦……”

    “看什么看?人家女人的话题和你有一毛钱关系?把后事处理了。”风尘踢了张天野一下,让张天野去收拾碗筷、餐桌。梅雪、安落二人则是拉着祂,询问起编织的技巧。张天野收拾完,就打开了客厅的电视机,对风尘说:“这种古老的娱乐方式,你一定已经快要忘记了吧?让你回味一下……”

    电视中,一则广告之后,就继续开始播放新闻。源于习惯的原因,张天野家的电视几乎就没有离开过新闻频道。

    电视中正在播放和生物芯片相关的新闻,是街头采访。受访者是接种了生物芯片的一些人,以及没有接种的人,纷纷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过了一会儿,则是重播了记者随行张父、张母参观的过程。

    视频直接从参观开始,没有之前风尘接人,也没有后来送大家回去的场景。至于为什么没有,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有些话是可以说的,有些话是私下里能说的……但有些东西,注定了只能烂在肚子里。

    张天野坐下来,一边看电视一边说:“怀念这种古老的娱乐方式吧,也许一两年后,就再也看不到了。啧啧,你知道你造了多大的动静?一来一回,那些人身上携带的电子设备全部定格,去的时候停了十多分钟,回来的时候停了十多分钟……我听有同行研究,认为你的基地距离地球应该有三十多光分左右,并且你,已经掌握了一种方法,可以让人进行光速移动,啧啧……”

    风尘无语,这个讨论他倒是没听人说过,便问:“你怎么知道的?我没听人说过啊。”

    张天野“哼哼”一声,说道:“你当然不知道了。你是始作俑者啊。我爸他们回来之后,手机错了半个小时,来去就是眼睛一睁一闭,这事儿怎么说?这是内部研究时候,一些军队里面的科学研究者的猜测。我知道,得益于我有一个好爸爸!”

    风尘问:“那你认为他们说的是不是靠谱?”

    张天野一脸的古怪,说道:“从理论上来说,他们是靠谱的。因为一来一去,明显的是光速,人的一应生理功能,以及电子产品的时间都说明了这一点。但实际上,却扯淡的差出了十万八千里,一群人都被你给骗了。”

    风尘……祂哪儿骗人了?

    说清楚啊魂淡!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