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五章 历史之兴替破窗说

    “生产力、生产资料相互统一……那会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呢?”风尘一拉韩莎的手,轻轻一拉,看着她,一瞬不瞬。

    韩莎借力旋转,轻盈的转进了风尘的怀里,和风尘四目相对,盈盈的目光如山间的清泉一般清澈、透亮,她眨眨眼,说道:“或许不知道那是一个怎样的时代……能确定的是,那一定是资本的末日!原本横行无忌的资本,会在这一个时代里变得柔弱、无力,就像是一只纸老虎一样。一开始,人们或许因为习惯的残留,还会对此心存畏惧,但十年、二十年后,一百年后、一代人后……资本,就真的名存实亡了。恭喜宝宝,摸摸哒……横行于世的资本在千年、万年的岁月里,如千面妖狐一样,改变着自己的形状,生有七十二化,如同一只无形的手,左右了一切……但直至今日!”她仰着脸,将腰肢后折出一个优美的弧线,媚眼如丝,语气中透着一种醉醺醺的娇憨,“你像是一个勇士一样,亲手终结了它!一剑封喉,一刀毙命,笼罩于人头顶的阴云将散……因资本而诞生的一系列政治、经济、制度、法律都将烟消云散!”

    风尘抿出一抹清浅动人的笑意,接着韩莎的话,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骨肉不存,皮也不存。”

    由古而今,一应的制度的确立,无外乎“资本”二字。

    韩莎道:“但会焕发新生。”

    风尘笑吟吟的看着她,走了一下舞步,换了一个姿势,说道:“或者,说是一种净化。自从私有制的确立以后,一直到现在,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法律的确立,都附加了统治阶级的个人私欲——或者说是阶级私欲。这种私欲,其实就是治乱循环之根本原因。时髦一点儿的说法,就是破窗理论。一个统治阶级的确立之初,就在整个社会框架中,亲自砸碎了几块玻璃,随着时间推移,玻璃自然就全碎了,一个国家也就完蛋了……这种事,是本身想要避免,却避免不了的。有人认识到,不能砸了,再砸玻璃,窗户就彻底坏掉了。但更多的人却是熊孩子,你砸了却不让我砸,扯淡呢?是不是很有趣?一个国家,一个王朝,能够延续的时间长短,实际上取决于框架,取决于破窗。”

    这一治乱循环的“破窗”便是风莎燕阅无尽之轮回,无数之人生,而获得的一种感悟。这一种感悟,可谓是一个全新的,前所未有的角度。韩莎听的眼睛发亮,说道:“不错,都是有私心的,而支撑这种私心的,就是资本。资本,是有掠夺杏的!”

    风尘道:“这也是夏、商、周三朝长,而之前的时代,更长的原因所在。越往前,人们制定的规则也就越趋于公平、公正,统治者的私利也就越小。这是当时的条件限制,也是当时的人,还没有更多的想法,不公平顶多是体现在大家打猎回来,勇士们可以多喝一碗肉汤的程度。但越往后,代表特权的礼制越完善,再加上人心里头的想法越来愈多,统治阶级附加的东西越多,寿命也就只能越来越短了……”

    韩莎道:“所以,新的时代,将会摒弃任何统治阶级的私欲,这是一个不允许添加任何的统治目的的私活的时代,也就是所谓的‘大同’。支撑这一个时代的,将会是两个东西——生物芯片,和食物制造机!”

    风尘道:“我没有想那么多……”

    但——祂却是以“记忆”的方式,见证过B面的神族那种社会形态——一个无资本的研究型社会。

    “也许,在食物制造上面,你可以稍微改变一下思路!”韩莎眸子一闪,盈盈的荡漾起一抹秋波,“没有必要追求多功能。首先,我们可以解决单一功能的有和无——我们可以一个机器,单独制造一种食材。你比如现在,我们可以制造鸡肉,然后也可以很轻松的弄出其他的肉类,蔬菜上也是同理。一台机器造番茄,另一台机器造芹菜不行吗?一家一户的,用起来自然繁琐一些,但要是十多户人家或者上百户的人家一起呢?各种的蔬菜、肉类,想吃什么,自己就用什么机器打。成为一种松散的联合体……同一栋楼里,同一个村子,这样不是很好嘛……”

    “这样倒是容易了……肉类,没问题。菌类,也没问题。蔬菜的话,稍微难了一点。要把土在短短的几秒钟内变成蔬菜,很难!”

    风尘感觉韩莎的这个意见好极了——之前祂只是想着,如同B面的神族一样,一户人家一个打造机,打造各种各样的食物,却没想过单独打造一种也是可以的。

    韩莎道:“厉害吧?宝宝,再给你看一下我设计的,咱们公司的logo……”

    信息通过芯片直接传给了风尘。

    Logo通体是银白色的,是一个“彡”字,看着就像是风一样,三个丿匀称的起笔明艳,落笔深沉,由明亮的银白变成了深沉的铅灰色。很简洁,也很大方,风尘赞美道:“不错,就用它了……以后,这就是咱们风行的标志。”

    “是吧?”韩莎很是得意,停了步伐,肉质的墙壁裂开了一个口子,却是一个衣橱。里面一件件的衣服显示出来,挨的密集,韩莎、风莎燕、风尘的衣服足有上百套,都可以摆满一个摊位的货架了。这风情各异,不同款式、样式、颜色的衣服,都是韩莎看着不错,就随手买下来的——手握财政大权,花着风尘的钱,韩莎一点儿也不心疼!“下午要来参观,穿什么好呢?”

    “离下午还早呢……”

    风尘嘟囔一句。

    “衣服要一件一件的试吧?要搭配要选吧?”韩莎跟风尘掰手指头,这么一算,时间似乎还真的蛮紧迫的。很是无语望苍天的叹一口气,悲愤的看韩莎:“我宝贵的生命竟然会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韩莎斥了一句:“闭嘴,不然咬死你,让你宝贵的生命就这会儿走到终点!”然后还亮了一下自己很可爱的虎牙。

    风尘投降,道:“固所愿,不敢请耳。”

    “噗嗤”一笑,韩莎娇嗔道:“贱皮子!”

    漫着轻盈、跳脱的步伐,走到了衣橱近前,韩莎便用手一件、一件的触摸过去。手在选中的衣服上一停,然后就将衣服扔出来,直接扔在地面上。风尘则是将扔的凌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分开放置,在地面上铺了一大片。

    挑完了这一批初选入围的衣服后,韩莎就开始在地上摆弄,一边看风尘,一边琢磨着风尘穿哪一件合适……

    “把衣服脱了……”大致的有了几套方案之后,韩莎就让风尘脱衣服。风尘嘴里说:“大白天的,这样不好吧?”手却已经利落的解开了衣服的纽扣、拉链,将衣服从自己的身上脱下来,只剩下包裹住躯干和一截胳膊的自产的塑形紧身衣。韩莎将一件修身的厚棉质地的白色衬衫扔给祂。

    风尘便将衬衫穿上,系了纽扣,将胸腹都崩的紧紧的。衬衫包裹住了祂的躯干、手臂,袖口和领口的扣子也都一一的扣好,没有漏掉一粒。韩莎说这是要给七魄以及未来的三魂做出榜样:上梁正,下梁才不容易歪。

    “给!”

    一条弹力的黑色皮裤扔过来。

    皮裤高腰束腰,还连着脚,是韩莎之前在网上看到一张照片,感觉不错才买下来的。不过一直束之高阁,谁也没穿过。

    风尘问:“怎么是这条?”

    韩莎直接将风尘的抱怨镇压:“废话真多,快穿。”

    “哦……”

    将紧身的皮裤套上,皮面紧张的绷在腿上,勾勒出笔直优雅的曲线,高腰束腰的设计,正好将衬衫藏进去一些,扣上了竖着的一排,五个金黄色的纽扣,裤子就贴着腿,紧挨着皮肤,不会掉也不会卷了,时刻维持着自己的形状。韩莎极为满意的打量一眼,再给了风尘一个兜胸的小马甲,穿上之后,又是一件长袖的上衣,后短前长,宝蓝色的上衣,又配了一条白色的腰带扎好,让风尘转了一圈!

    浑然不受男、女杏别之束缚,唯以美或者不美作为唯一标准的服装,让风尘的身上透出一种奇异的魅力。

    韩莎看的都有些陶醉了……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满意道:“就这一身了。你先穿一会儿,等会儿我给你美一下指甲,接下来该我了……”

    韩莎自己选衣服倒是很快,因为要和风尘搭配,整体的风格要保持一种和谐,所以她就选择了一件简约的白色连衣裙,连衣裙的一条袖子以及斜出了半个肩、胸的部位则是一样的宝蓝色,腿上则是搭配了一双肉色的裤袜,以及一双白色的布面高跟鞋。

    在风尘的面前走了一圈猫步,韩莎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风尘道:“很搭!”

    “那就好了……”韩莎拍拍手,然后就又让风尘把衣服脱了——主要是裤子,包着脚可没法子美甲。

    只是……脚上的美甲给谁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