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七章 图灵、管仲和七魄

    十个阴神中,图灵是最“与众不同”的那一个——他拒绝肉体,他和天鬼交流过,说:“肉体是载体,是支撑,强烈的情绪,让神变得鲜活。但对我而言……我不相信那个时候,我还能够理杏。仇恨会毁灭我、吞噬我,这样很好,我理智、理杏,如果有一天我需要一个身体了,那么……它一定已经沉没。”那一种恨、那一种仇、那一种执,即便是阴神的状态,亦能让人感觉的清晰。惜一无环境之利,二无仇怨之积、引,三无此时小白所在的世界中,多出来的,被祂命名为“万象因子”的气!

    此三者,满足一、二,则能形成之前苏州时候,射影前身那般,再持续下去,便是厉鬼;若得其三,则是异世界的厉鬼。

    且还不是一般的凶戾……

    张天野、安落二人并不能看见图灵,但一进入这里之后,却一下子就敏锐的感觉到了源自于图灵身上的那一份戾气。这是一种独属于先天真人的直觉,也是十八作练习达到一定的境界之后,所独有的感触。这让二人不由的生出了一种毛骨悚然之感,下意识的就是脊背发凉,小心谨慎起来。

    图灵打量了一下张天野、安落,说道:“你的朋友好像感觉到我了。那么,大家就见一面吧……”

    于是原本常人看不见的阴神,就被人看见了。房间内的光线汇聚,就组成了一个有些帅气、阴郁的人。

    图灵的声音也跟着出现:“你们好,我是图灵。”

    张天野道:“张天野!”

    图灵——这可是大牛啊。于是,他也一下子知道了管仲是哪儿来的了。扭头看风尘,张天野压着自己有些刺激的心跳,努力控制着情绪,说:“还有谁?都给我一并介绍一下吧……”

    他确定这里肯定不止是一个图灵。

    于是,剩下的人也显示出了身形,一一打招呼。

    “墨翟。”“特斯拉。”“欧拉。”

    张天野:“……”

    特斯拉说道:“我已经等不及新的时代来临了。风尘,你应该劝说一下图灵,我讨厌看着这么多狗挂的和腊肠一样。”

    风尘道:“挂多少都无所谓,如果他要把英国皇室也这么挂起来,我也不会有意见,只要他可以做到……”

    特斯拉无语,说道:“你果然很了解图灵的品位。”

    墨子说道:“这不是品位,这是仇恨!”

    图灵用跟墨子学来的礼节行礼,恭敬的如同弟子,说:“巨子说的对,仇恨是不可宽恕的,唯有手中剑和敌人血才能洗干净。”

    张天野看看墨子,又看看图灵,用芯片问风尘:“这就是墨子?为什么这一刻,我感觉网上有人说的墨家是黑社会太他妈正确了。这不是教人去砍人吗?”终究,目光落在了墨子身上,心说——原来,你是这样的墨子。

    风尘也是用芯片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不就是天经地义的吗?而且图灵遭遇了什么,你没学过?”

    “哎……”

    张天野也是一叹,还能说什么呢?

    走进了挂满狗的房间,一股血腥味儿弥漫着。一些因为意外、痛苦死去的狗直接就被房间消化,连残狱都不曾留下来。走到一条狗的跟前,风尘伸出了自己的手,手指在狗的肚皮上一戳,便向下一拉,就鲜血淋漓的拉开了一个大口子,狗肚子里的内脏就这么出现在张天野、安落的面前。风尘指着横膈膜以下的部分,说道:“你看,能认出母体来吗?”张天野点点头,说道:“那不就是吗?”

    除了肠子之外,里面一些形状如同龟甲,却柔软的贴合在狗肚子的下焦的,不就是母体吗?

    母体的颜色,呈一种微微发白的绿色,就像是玉石的颜色一般。

    “每一只狗的身体里,大概可以生产七八个母体。如果是大型犬,会更多。本来用一些大型的生物会很合适,肚子大,自然也就制造的多。不用活物也行,不过呢……图灵比狗粉恶心了,所以坚持用狗……”展示完毕,风尘就后退了几步。头顶上突然探下来两根长着黑色的刚毛的、硕大的蜘蛛肢体。

    两根脚灵活的抓住了狗敞开的肚子,然后蹭蹭的缝合,一些粘液直接涂抹到了伤口的位置,阻止了流血,只是不足一分钟的时间,就缝合完毕了。

    张天野道:“这玩意儿,你给我俩准备的里面没这吧?”想着自己睡觉的时候,头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伸下来这么个东西……想想就浑身冒冷汗啊!可是,他又忍不住不想,刚刚的这个画面实在是有点儿挑战人的胆量。风尘无语,说道:“想什么呢?就你那两下子,哥们儿摘了你的项上人头不和玩儿一样,还用这种手段?如果你感觉危险,完全可以不来住……”

    “别啊,别啊……您老人家消消气,是小的胡说八道。那个,对了……你不是说今天带我们找管仲吗?人呢?”

    “急什么?跟我来……”和墨子等阴神说了一句,风尘就带着二人去找管仲。管仲和大禹同处一室,正处在一种不可自拔当中。

    他们并未刻意保持自己的身体,只是散成了云雾一般,任意的在知识的海洋里畅游。就像是干涸的海绵一样,贪婪的吞吸着一切的水和养分。风尘、韩莎进来之后,房间内是没有任何的反应的。张天野正要说话,风尘却示意他安静,等了一会儿,风尘才是开口:“管仲可否停一下?”

    管仲便停下来,同样显示出了身形,问道:“这便是您说的,今日要带来和我见上一面的人了?”

    风尘道:“是的。”

    风尘又对张天野说道:“你们聊吧。我们天天见,没那么多话……”然后就和韩莎一起离开了。

    洞窟之中就只剩下了张天野、安落,还有一个管仲,一个自顾自的沉浸在数学的世界里的大禹。

    “他们会聊一些什么呢?”韩莎回头看一眼,问风尘。

    “相互面试一下……其实我想,应该是管仲要看一看天野这个顶头上司的人格怎么样吧。什么脾气、什么秉杏,心里有个数。至于天野……跟管仲这样的人精比,差的就太远了。他们说话,咱们出去转一转……”

    “咱们去看看七魄她们七个干嘛呢!”韩莎很喜欢这样的“突击检查”,于是二人便去了七魄的所在,刚拐了一个弯儿,就看到臭肺捂着眼,正在数“一、二、三……”,剩下的几个则是头顶头,在捣鼓什么。七人穿着一样的修身的小西装、一步裙,盘着一样的头发,却是被韩莎调教的站有站相、坐有坐相,便是此时此刻,玩耍的时候,也不显得狼狈、狼藉。风尘,韩莎也不说话,就一旁看着。

    臭肺数完了十个数,放下手,然后就看到了风尘、韩莎二人,忙跑过来,叫道:“哥哥,姐姐……”

    “哥哥,姐姐……”另外六个也忙起来,围过来。

    这七个坐、立、行、走,化妆、穿衣都学的不错,脸上画了精致的淡妆,手上戴着手套,脖子上系着丝巾,显得一丝不苟。一靠近过来,便能让人感受到她们身上散发出了的热气,头上、脸上也是蒙了一层细汗。韩莎笑,问道:“刚刚在玩儿什么呢?看样子玩儿的很开心呢!”

    尸狗说道:“姐姐,我们在玩儿猜石头,猜石头在谁的手里。”

    “那谁赢了?”

    “臭肺好笨,猜了好几次都没猜对……”

    “那你们藏,姐姐来猜好不好?”韩莎笑吟吟的问了一句,然后就闭上了眼睛,还用手捂住。七人嚷嚷着“不许偷看”,然后就开始藏石头。风尘坐下来,托着腮看她们这种简单的快乐……只是一块儿小石头,也可以玩儿的这么开心。很快,七个人就藏好了小石头,让韩莎去猜。

    韩莎睁开眼,一一去看七个人的表情,一边看,还一边说:“猜石头,也不是平白的猜测的。要注意看藏的人的眼睛——手里藏东西的,和手里没有藏东西的,是不一样的……要注意观察……”

    注意观察——游戏,又何尝不是一种函授呢?这是一个简单的游戏,但也可以是一种观察能力的训练。

    韩莎特意一个人一个人的看,一个人一个人的点评,最后选择了拿着石头的雀阴。然后告诉了她们原因:“雀阴拿着东西,看我看她的时候,有一点点紧张。而你们看她的时候,也有些小心翼翼,所以我就猜到了……是不是很简单?”雀阴用力的点头,另外六个也是点头,说:“姐姐,我们记住了,要注意观察。”

    七个人很是认真,湿热的、红润的脸蛋儿上洋溢出一种情绪。韩莎说道:“你们继续玩儿,姐姐和哥哥一会儿再过来,还有客人呢。”

    “嗯……”

    风尘、韩莎二人离去。

    韩莎道:“有没有感觉着,她们一下子长大了好多,比起一开始的时候那种浑浑噩噩的混不吝来,一下子有了一种精气神。”

    风尘道:“是不一样了……夫人之智,吾不及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