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二章 有一种死法是笨死的

    萧十一郎、风四娘之间的互动不仅仅张天野看的津津有味,风尘、韩莎和安落也看的津津有味——这样的主角,身上的确有一种吸引人的,令人着迷的气息。风尘一本正经,说:“这天底下的猪脚有两种,一种是古龙的猪脚,一种是金庸的猪脚。”韩莎问祂:“什么是古龙的猪脚?”

    风尘轻笑曼吟,说道:“古龙的猪脚,是那种可以不帅,但绝对有趣的人。往往让一个女人欲罢不能。不是那种一见钟情,而是被一点一点撩到手里的那种……相反,金庸书里几乎绝大部分都是所谓的一见钟情。一个女的见了猪脚就死心塌地,一下子百死不悔了。例外的也不过是段誉、韦小宝有数的几个——但这几个,也并不是让女人喜欢上自己,只是想方设法的得到对方的肉体罢了。”

    在“爱情”的问题上金庸是很“龙傲天”很套路的。

    没有过程,没有迎因,就像是有某种桃花运光环一样,对女猪脚自动的有吸引力。一切不过都是因为“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护刀队已经进了沈家堡住下。

    在江湖上拥有极大名气的“金针沈家”是用一根一根的金针,用一个个敌对的江湖人的杏命绣出来的锦绣名声。在沈家堡,没有人敢夺刀——你以为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武器,是割鹿刀?其实不然,其实江湖上最可怕的武器,是暗器。比暗器更可怕的,是毒,比毒更毒的,则是人心鬼蜮。但首先,单纯从武器的角度上讲,暗器应该是最毒的——金针很小,所以很毒。

    混江湖之人刀口舔血,但却并不会去送死。人在江湖,其实都是在求活而不是求死,如果是要死,那只是因为已经没有了活路,只有拼命一途!

    金针沈家,在太原城中,就是那定海神针。

    往来的江湖客已经很多了。

    只是为了一看割鹿刀,一看那些有资格拿到割鹿刀的俊杰。这些俊杰无一不是声名赫赫的,譬如连城璧、譬如杨开泰……除了这两位之外,剩下的张天野也记得不很清楚,便随意的用了一些名字,譬如说……风尘。充满了一种个人的恶趣味。张天野却没有来得及见到风尘,因为他见到了另外一个人:

    但他这个设计者,竟然不记得这张脸,或许只是一个“小人物”一个NPC,在这一个世界里他足足投入了七十多万的NPC,谁能够一一记住身份呢?真正自主设计的,也不过就是几个主要角色罢了。

    这是一个不太好看,却也不难看,脸上有两颗雀斑的女孩儿。她很巧不巧的崴了一下脚,正好被张天野扶住了。

    张天野问:“姑娘,你没事儿吧?”

    “这位大哥,谢谢你……”

    “下次小心一点儿。”

    女孩儿取出一袋子钱,说:“你等一下,我给你买一些酒。”便让张天野等着,过了一阵子就提着一壶酒出来,交给了张天野,说:“空口无凭的谢谢,总比不上一壶酒来的实惠。大哥你也莫要跟我客气,总归是好心人越多越好的……”然后灿烂的一笑,就走了。张天野摇晃了一下葫芦,一股浓郁的酒香散了出来。

    张天野喝了一口,嘀咕道:“这酒的味道还真不错诶……”晃晃悠悠的打听了一些消息,各种的江湖客的名字、身份装进了脑子里,一路回到了客栈。

    但第二天,张天野却并没有淤醒来。

    他直接出现在了游戏外……

    看见了风尘、韩莎、安落三人,一脸的懵逼状,问:“我怎么死的?”然后又问风尘:“你怎么来了?”

    风尘摇摇头,说道:“我就是过来看看某个人是怎么笨死的。你怎么死的自己不知道?真服了你了,死的不明不白……”

    “中毒?我什么时候中的毒,我怎么不知道?”张天野惊讶。

    风尘三人无语。

    “你把当天的情况过一遍……”

    然后,依然一脸懵逼。

    风尘叹了口气,和安落说道:“哎,你家这口子,不是天真,是无邪啊。”而后就对不明所以的张天野说:“你扶了人家小姑娘,还喝了酒,就没想到点儿什么?”张天野轴了半天,也没想明白。风尘不想搭理他了,说:“安落,看到没。你一点儿都不用担心他的出轨问题,这么笨的,人家看不上……”

    安落听的“噗嗤”一笑,张天野却怒不可遏,大声道:“你给我说清楚,我哪儿笨了?本人怎么也算是科学家啊,笨人能成科学家?”

    安落嗔道:“行了,让人家小姑娘下了毒还不知道。临了还做了个糊涂鬼,还不嫌丢人,嚷嚷什么?你好意思说游戏是你做的?”

    张天野:“……”

    安落道:“一个能在自己创造的武侠世界里,被原住民玩儿死的笨猪,呵呵……”简直是有些不可思议。

    安落已经找不到什么好的形容词了。

    风尘心中突然一动,挑眉道:“你找个金庸小说里的猪脚扔过来,看看他能活到什么时候!”

    “诶,这个好玩儿。也可以把古龙的角色弄金庸里面。好创意啊……看别人玩儿游戏也蛮有感觉的。”

    于是,为国为民的郭大侠就出现在了《萧十一郎》的世界,正是刚刚从蒙古出来,无缝衔接到了《萧十一郎》内,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六个师傅已经不存在了,还想着和师傅汇合呢,结果走了一段之后没有进入张家口,反倒是去了乱石山——那一个土匪、恶人横行的地方。然后,耿直的郭大侠还没有开启自己的开挂人生,就被一刀劈了。等风四娘洗完澡下来,就看到了一个敦厚、老实,一脸的懵逼的人头滚在路旁……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反应慢真的是硬伤,偏偏郭大侠的反应快不起来……

    囧!

    “这,我能说心理平衡了很多吗?”

    张天野无语无语的。

    郭大侠挂的太快,简直令人措不及防——好歹您老跟着江南七怪学了那么多年,还掌握了全真内功,这时候好歹给力点儿啊。可面对几个武功下三滥的山贼,竟然就那么交代了?能怪山贼们不按套路出牌吗?

    张天野勾勾手指,道:“哥们儿,有本事咱俩比一比,欺负傻子不是本事。”

    风尘道:“你这游戏完善了?”

    张天野哼哼一声,说道:“现在我的《三国战纪》已经满客户了,三百六十多个人的规模,新游戏一发布,肯定火。我还弄了一个竞技场,为了公平起见,就没拉你这个bug入场,你看看……”然后,一个竞技场打开,里面的排行榜的第一名叫张天野,第二名是李铁,第三名王越,第四名……

    除了张天野,中间的所有人都是从无常出来的。因为现在的芯片主要供应的,也就是无常和实验室,总共不到三百七。

    最后垫底的位置风尘还看到了张天野的父母,自己的父母……

    好嘛……这个竞技场开的,合着就故意屏蔽了自己。

    “你大爷!”风尘抬脚一个斯巴达踹。

    张天野早有防备,一闪就躲到了韩莎背后,自来熟的叫“嫂子救命”,这一声“嫂子”是让韩莎很满意的,不过嘛……韩莎让开来,质问道:“你把祂屏蔽了也就算了,怎么我也屏蔽了?”

    张天野心说,我要是单屏蔽一个,和没屏蔽又有什么区别?

    风尘不再理会张天野,问韩莎:“咱俩一起进游戏里试试手?”

    “走走走……”

    张天野放开了权限,风尘、韩莎二人就进入了游戏。

    韩莎道:“现在,我就是风四娘了。”

    风尘道:“那我就是萧十一郎。”

    韩莎道:“咱们先把天宗弄到手里,然后开始玩儿?”二人压根儿就没有按照剧情走的意思,目标直接定位在了逍遥侯、天宗这里。所以,第一个目标,当然就是代表逍遥侯出来行走的……小公子!二人一路尾随萧十一郎,是的,是萧十一郎,而不是风四娘。终于是在距离飞大夫的坟墓大概树立之外,怼住了小公子。小公子刚和萧十一郎照过面,此刻正无比的郁闷。

    几个下属根本不敢说话,只是亦步亦趋,连脚步声都不敢发出。他们想让自己消失,却又不敢消失。

    这位小公子绝对是以为心狠手辣,毒如蛇蝎的美人。

    她的心,她的肠子,从头到尾,从里到外,都是黑的。

    唯一的那一抹干净不过是逍遥侯……

    她爱逍遥侯。

    “站着别动……”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几个人张目四顾,但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小公子一脸的紧张,但却心如止水,慌张的叫:“你是谁?是人是鬼?好吓人啊……”然后竟然真的哭了起来,就真的像是一个受到了惊吓的孩子一样。那声音再次响起:“别哭,再哭可是要死人了……”

    一瞬间雷霆雨露均消散,似乎刚才的一切都不过是一种错觉。小公子的声音恢复了冷漠:“鼠辈藏头露尾,你可知我们是什么人?”

    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你,不是一个女人吗?”

    小公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