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一章 江湖老鸟和江湖菜鸟

    一碗混沌吃的汤都凉了,却依然津津有味儿。萧十一郎伸长了舌头将碗舔了一圈,分外的心满意足。一海碗的混沌不多,不够饱,却刚刚好——吃的太饱,就会影响一个人的行动,使人的精神懈怠、放松,使人不能剧烈、极限的运动,否则人的肚子就会受不了!这是只有真正的老江湖,才会有的经验!名满天下的大盗萧十一郎就是这样的老江湖!

    一个孤儿从小起便浪迹江湖,轻功是整日奔跑,学着狼一样一刻不停的奔跑才练就的,不存在秘籍,也没有捷径……

    刀法、身法,也是这样的野蛮生长,随心所欲练就的,同样没有捷径。

    他的一身武功都没有所谓的秘籍,更没有所谓的内力——但萧十一郎的耐力却分外惊人,看着消瘦的身体中,蕴含了强大的耐力、爆发力,他可以狂奔不止三天三夜而不休息,可以忍饥挨饿,哪怕是生命的最后一刻,都爆发出自己最强的力量……这一个猪脚的武功,无疑继承了风尘的理念、信念。指着萧十一郎,风尘说:“看到没有,这就是区别了。天野的一身武艺并不比萧十一郎差……”

    差的,是江湖经验。张天野本着玩儿游戏的心思,游湖逛街的心思去混江湖,毫无警惕,所以才会被风四娘、萧十一郎耍的团团转——生活于和平时期的人啊,总没有这些江湖人的警惕,发自骨子里的警惕。

    秋风未动蝉先觉——蝉为何能觉?因为那是死亡。

    “便是一个卖混沌的……每一个人,走出来,无论是什么样的手艺。是武功,是用毒,还是其他……这些对他们来说,都是命。萧十一郎的轻功是用命练出来的,萧十一郎的刀法也是用命练出来的,想要活着,还能够活的逍遥,这里面的付出天野没有……”风尘轻轻的搂着韩莎,和安落说道:“古龙的江湖,对他而言,应该是一次难得的历练。你们注意到萧十一郎吃饭的方式了吗?他吃混沌也好,喝汤也好,视线总是注意周围的……就好像是猫儿一样,你看着它趴在那里,眯着眼,懒洋洋的睡觉。但实际上它的眼睛始终打开着一条缝,它的耳朵始终支棱着……”

    这——就是一种敏锐,一种警惕!

    张天野没有这样的敏锐,所以被风四娘轻而易举的戏耍,追的逃无可逃,只能够成为风四娘手下的鹰犬一只。

    张天野没有这样的警惕,所以萧十一郎的出现对他而言是突兀的,风四娘到了他背后,也毫无觉察,更是可悲、可怜的。

    因为这些他本来应该能够觉察,但他却偏偏没有觉察……

    悠然的,风尘却想起了B面,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的苏阮。苏阮每日里必要学的一课,就有这样的敏锐、警惕。好几次,任红梅都会问她一些猝不及防的问题,回答对了没有奖励,但回答错了,却会遭受到惩罚——就比如刚才走过的某一条大街的第三棵树上有几只鸟,刚才又闻到了几种气味,从某处出来之后,一个穿着红色羽绒服的女人是长头发短头发,有什么样的面部特征……这样的功课,其实要训练的,就是苏阮的敏感程度,是发现异常,察觉危险的一种能力。

    就比如一回家,甚至可以根据房门上一些细微的灰尘之类的东西,判断出家里是否有人进去过,甚至于大致判断出,是什么样的人进去过。

    眼力、心机……这其中种种,实际上要比什么武功之类的都可怕。

    风尘想:“这个能力,我也应该多练习一下。正面刚的本事是一回事,真要是遇到了一些其他情况……”要是像张天野这样,被武功不如自己的风四娘戏耍的团团转,那简直可以找豆腐撞死算了。

    安落说道:“我看他是见色眼开!被风四娘S的很爽……”说是这么说,但却也明白张天野缺乏这方面的经验——同样的环境下,安落要是去游戏,肯定要比张天野的境遇好很多,更不会对风四娘站在背后类似的情况无知无觉。她有部队严格训练出来的那一份谨慎,观察入微,也有经历过实战所带来的一些经验加成……有时候,一些情况,就是一些直觉,根本就不需要发现什么不妥的。

    “结账……”

    萧十一郎的动作很潇洒,一双修长的手拍了一下,引来了混沌摊的老板。但给出的钱,却很寒酸——

    一拍三个大子儿,孔方兄一字排开。

    抖落了一下自己的破衣服,很犀利哥的潇洒而去。老板小心翼翼的收了钱,将碗也一收,折叠了桌椅,装进担子里,走进了黑暗。萧十一郎直接进了城里最好的旅店的二楼,然后走了一圈,鼻子一动,就翻进了天字一号房间……

    这是风四娘定下来的客房——风四娘和萧十一郎不一样,她是一个懂得享受的人,总是会在有限的条件下,让自己尽量的好一点。所以住客栈,既然有钱,那就选择好的,没钱,就去找朋友借一些……她的朋友总是乐意给她花钱的,而且绝对不要求她报答。萧十一郎一翻进窗户,就看见了张天野,二人四目相对,萧十一郎问:“风四娘呢?”张天野耸耸肩,说:“她说是去探听消息。”

    萧十一郎点头,说道:“这倒是她的杏格,雷厉风行。”

    “你就是一个混蛋……爷们儿不管了,咱们决斗吧!”张天野很中二的站起来,摆出了一个格斗的准备动作。

    萧十一郎摇摇头,说道:“你的武功不错。但你一定不是我的对手……”

    这是一句断语。

    知道他武功不错,是因为萧十一郎见到过他的武功。就是在风四娘洗澡的时候,实际上当时偷窥洗澡的,还有一个大家都不知道的人,那就是萧十一郎——能够让大家都不知道,这才是最厉害的。也是在那里,萧十一郎看到了张天野的武功,乱石山上那些恶人、强盗被张天野三拳两脚打的没脾气。但也从这三拳两脚中,看出来这是一个菜鸟——简直比初入江湖的菜鸟还要菜。

    萧十一郎说他不是自己的对手,也是事实,萧十一郎看着他,说道:“你的武功或许不错,但你却并不是一个会用武功的人。我也不想跟你打,但或许,你会见到真正的高手,应该是什么样子……”

    是的,也许就在不久。

    “你来做什么?”

    背后突然一脚,无声无息,却凌厉非常。但萧十一郎却未卜先知一般的躲开了,泥鳅一样一闪,就直接贴到了张天野的背后,这一下又快又突然。风四娘一脚扑空,人也跟着跳了进来。

    泼辣无比道:“那个没脸见人的,给老娘滚下来。这么多年没见了,让老姐好好的看一看某人是不是长大了……”

    说着话还一个劲儿的往萧十一郎的裤裆看,语气中却禁不住有一股欢喜的味道。风四娘喜欢萧十一郎,这一点旁观者都清楚……所以,“弟妹这一下不用吃风四娘的飞醋了,人家正主来了。”韩莎戏弄了安落一句。

    风尘“嘿嘿”一笑,说:“也许让天野引诱一下沈碧君,风四娘和萧十一郎就真的成一对儿了……”

    心说:“给你小子下点儿眼药,晚上就直接跪搓板儿吧。”

    名为《萧十一郎》的游戏之中,风四娘试着去抓萧十一郎,萧十一郎则是不停的躲,张天野木头桩子一样成了一个道具,被二人转的一阵眼晕。眼看着风四娘似乎真的生气了,萧十一郎才是“适逢其会”的被抓住。风四娘狠狠的给了他几脚:“你小子不是能吗?躲啊?继续躲啊你?”

    “风女侠饶命……姐,妈,哎哟——”最后狠狠的一脚踩在萧十一郎的脚面上,看萧十一郎原本颓废风、犀利哥版本帅哥的脸上一阵紧急集合,风四娘乐的“哈哈”直笑……

    缓了好几口气,风四娘道:“幸亏不老见你,要是天天见你,早就被气死了。”萧十一郎嬉皮笑脸,说:“可见不着,又想念的紧……”

    张天野巴巴的看这俩……撩吧,有本事你俩直接给我现场直播爱情动作大片,我保证眼睛都不眨一下。

    都结婚了的人了,还害怕你俩个雏儿跟我这儿腻歪?

    但心里却不得不承认萧十一郎这家伙绝对是让风四娘培养出来的一个怪胎,对于妹纸已经到了“心中无撩”,随便一招都是撩的境界。能把一个女人弄得又气又恨,喜欢的同时又恨得牙痒痒,七情六欲直冲脑门儿,想要一平底锅把人拍死,可是又舍不得那种……也难怪武林第一美人沈碧君竟然跟着他跑了呢!这玩意儿怎么说呢,虽然外形比不上连城璧,但有趣的灵魂却是万里挑一的。

    女人,不就是喜欢这种“心跳”的感觉吗?她们喜欢心中忽而感动,忽而生气,忽而恨不得上口咬,下一刻却又爱的死去活来那种感觉。

    张天野心里头暗自得意,心说:“看来咱这游戏做的,不仅仅能够学武功,增长阅历,还能够跟着萧十一郎学泡妞……”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