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章 惨,真惨,惨绝人寰

    我招(惹)你了吗?你找我干吗?我又没犯贱!明明是风四娘光着屁股追下山都不放过我,你冲我发什么狠?你有种你找风四娘啊……一串委屈、懵逼的反问跃然脸上,张天野的眼睛透着巴巴的可怜,似乎都会说话,让人生出一种“于心不忍”。风尘忍不住笑,说:“这货欸,满满的都是戏啊……”

    而后,便学了萝莉音,声情并茂:“我菜怎么了?我是谁打死的?是我自杀的吗?是对面打死的!你冲我凶什么?你凶对面啊!真搞不懂你是哪边的!”

    “对,对,就是这种眼神儿,这个意思……”韩莎像是笑的没了力气一样,整个身体都挂在了风尘的身上,说:“你看,萧十一郎都便秘了。”

    萧十一郎被张天野的眼神儿看的不自在,心里头总有一种自己殴打小朋友的负罪感……心说:“你就不能和快刀花平一样爷们儿一点儿吗?人家可是和我手起刀落手起刀落,丢了一只手都没皱一下眉头,你这是怎么回事儿?”萧十一郎开口了,说道:“喂,咱们能不能爷们儿一点儿?”

    张天野怒了,气愤道:“你是说我像个娘们儿?”

    萧十一郎表示这是你自己说的。

    没有说话,但眼神中就一个字:

    是!

    张天野泄气,说:“喂,我说大哥。我没得罪你吧?你以为我愿意跟着风四娘?我跑不过那老娘们儿啊,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萧十一郎听的噗嗤一笑,诡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一跃而起,手在墙上一扶,就出了厕所,消失的没影儿了。张天野愣了一下,然后突然感觉头上被重击了一下,蹲着的身体像是一根钉子一样,一下子“啪”的一下,就钉了下去……

    再然后,他就一屁股坐在了自己拉的屎上——没错,这个游戏就是这么的“真实”,吃喝拉撒都是真实的。

    “老娘们儿?老娘很老吗?”风四娘坐在墙上,晃着最。这女人闯男厕所却没有一丁点儿的不好意思,也不嫌臭——某个坐在自己拉出来的屎上的人,却是脸都绿了。围观的三个人也是脸绿。

    这操作……还能再恶心一点儿吗?

    张天野已经不想说话了,刚才为什么不能英雄一点儿,让萧十一郎直接利落的把自己一刀劈了呢?怎么也比坐在屎上强吧?

    这个女人……不,是女妖精,竟然还笑的灿烂。但张天野却是保持着坐的姿势:不是他不想起来,实在是他动不了。刚才简单的一下动作,他已经被风四娘点住了穴道!风四娘的内力接管了他身体的控制权……张天野现在悲愤的想死。只剩下一双眼睛可以活动的张天野看风四娘,看了又看,风四娘突然跳下来,漂亮的脸蛋在张天野的眼前迅速的放大,占据了所有的视线……

    “我是不是很美?你知道吗?有一个二货原因倾家荡产来娶我,但被我拒绝了……那个二货第一次的时候,被我一脚踹进了茅房坑里,一身一脸的屎……”

    张天野很想告诉对方自己不是二货儿,作为游戏的设计者,他当然知道这个“二货”实际上就是杨开泰了。

    作为游戏的设计者……他真的、真的直观感受到“女妖怪”这三个字在江湖上是怎么传出来的。可偏偏,这个叫风四娘的女人不仅仅疯,折腾人,而且还朋友遍天下,只要无关利益,逍遥侯都能出来帮她平事儿,靠山硬的惊人——她是唯一一个穿着衣服和逍遥侯交流的女人,算是逍遥侯的朋友。她的身上,就有这样的人格魅力,但是张天野现在只是想要解开穴道啊混蛋!

    屁股上的屎都坐凉了。

    这一不忍直视的画面一直持续了游戏时间一个时辰,整个过程中风四娘一点儿都不感觉无聊,就那么看着张天野,关注他,凝视他,祸祸他,从言语上一直到身体上,全方位的欺负老实人。

    游戏中的“内力”或者说是“内功”这一特殊的东西,乃是风尘的独创。乃是以营气、呼吸之气结合,中气以为本,根据经络、流注,组成的一种内在的力量。

    但没想到这么牛!

    一个时辰后,被放过的张天野在冰冷的河水里洗干净了屁股,上了岸后,就结结实实的打了一个喷嚏。

    然后,他就和风四娘继续上路了……整个路途的感觉并不好,让他有一种想死的感觉。他整个人被捆成了粽子,躯干部分还是正儿八经的龟甲缚,据说是风四娘师从山西富商闫震青,用闫震青的三十八房小妾练手学会的——头朝下,横趴在高速奔跑的马身上,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草也好,石头也罢,泥土路也罢,都变成了简单的或者黄、或者青、或者白的线条,快速的从眼前掠过。片刻功夫,张天野就眼花了,然后想吐——但也要能吐出来才行,嘴里塞着风四娘的袜子,干呕的他直翻白眼。进了张堡,张天野就奄奄一息了,等着风四娘找了一间上房,就直接把他捆在了椅子上。风四娘要了洗澡水,然后就直接脱衣服,但不等张天野看什么,衣服就扔了过去……

    张天野就什么也看不到了,只听见哗哗的水声。

    风四娘躺在浴桶里,烫热的水浸泡了身体,懒洋洋的伸出一只脚,自我欣赏。她简直都被自己的美陶醉了……

    细腻的丝绸帕子轻轻的在光滑、白皙的肌肤上滑过。过了好一阵子,才是心满意足的从水里出来,换了一身衣服。

    张天野也终于重见天日。

    “喂,小子,咱们商量一下!”风四娘大马金刀的坐在张天野的对面,抽出了张天野嘴里的袜子,笑说:“没想到你小子竟然喜欢这一口儿……”张天野不敢说话,心里头全是MMP,谁喜欢这一口了,虽然你脚好看,可老子也不是变态啊,吃袜子。风四娘说:“这里是押送割鹿刀入关的必经之路!估计着那些人进来,也就是这几天了……他们肯定会去马回回的店里落脚,咱们去打声招呼,到时候……”

    风四娘认识马回回,人面儿广,路子野。张天野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就成了马回回店里的小厮。

    马回回的店里迎来送往,从关内来去关外的,或者是从关外来进关的,凡是江湖客,都喜欢来他这里,生意火爆的不行。笑的像是弥勒佛一样的马回回同样也是江湖人,有着一手极为厉害的查拳。张天野了解马回回,了解这里的每一个角色——因为这些角色都是从他的手下出来的。

    所以他很容易的就成了马回回看重的伶俐小厮,这个新面孔也很容易的就被大家接受了。而风四娘,则是隐藏起来,准备着里应外合。

    果然,没过了几天,押送割鹿刀的人就来了。这里是入关之后的第一站,然后就会从这里出发,直接去往山西太原的沈家堡。

    押送割鹿刀的那群人,张天野是一个都不敢小看——独臂鹰王的一只手直接就将一只强壮的活牛肢解,就在张天野的眼前。

    快、准、狠。

    即便是本身的格斗水平已经达到了“势”的层次,一个不小心,也都会栽在这里。这不是一个可以两个人乒乒乓乓打几百招不分胜负的江湖——在这里,往往一招,就要分出生死,在这里,武者几乎是不讲什么招式的:

    能杀人的招数,就是好招。即便是如南海剑派这样的门派,剑招繁复,实际上也就是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情况下,最为利落的杀人手法的一种总结:

    只争生死。

    张天野这个“小厮”在当天夜里就发挥了自己的作用,给独臂鹰王等人下了强力蒙汗药,这些药都是高级货,风四娘亲口说的,是从药王手里抠出来的好东西,别说是一个人了,就是一头大象也要倒。

    于是在这里的时候故事出现了极大的分岔——这一次,独臂鹰王是真的栽了。风四娘得意的拉着张天野跑到了旷野之中,兴奋的给他看刀。

    张天野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因为这把刀是假的。但他还是接过了刀,然后一用力将刀拔出来。

    刀出鞘。

    一抹像是金箔一样妖艳的光芒亮起来。

    是一柄华丽的刀。

    但风四娘的笑容却凝固了——这不是割鹿刀。不需要什么证明,这是一种独属于刀头舔血的江湖人的直觉。风四娘盯着刀,然后一把抢过来,双手一用力,刀就变成了两截。气急败坏的叫:“真他妈晦气,八十岁的老娘倒崩儿……”

    “走,我们去沈家堡!”

    沈家堡。

    那里还有一次机会。

    “那里可是有武林第一美人儿的,你想不想看?”风四娘恢复了嬉笑,这一次张天野终于有了自己的马,也没有淤玩儿什么绳艺。在太原城中,萧十一郎却已经等在那里了。他没有办法不等——总不能看着风四娘去送死。夜半时分,即将打烊的混沌摊上,吃着已经快要凉透的混沌,萧十一郎一边吃,一边等……他提前了一步过来,最好是先吃一口饭。要不然那姐们儿来了,饭也吃不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