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管仲、禹和地狱开局

    风尘故作得意,“哈哈”一笑,也不再卖关子。告诉韩莎,这两条大鱼,分别是管仲、大禹二人——可谓是鼎鼎大名,也当真是算得上“天才”,还是“纯”的那种。“这是多好的运道,瞌睡了送枕头,以管仲之才,让他负责生物芯片生产、制造、销售的一系列管理事物,却是正合适的……”现代人多知管仲在齐改革,是妓院、青楼的祖师爷,听着似还有些上不得台面。却少知道,管学在经济理论、实践上的建树——这是一个被时代困住了的天才,但即便如此,也如墨家一样,提出了跨越时代,超越时代两千多年的理论!若是管仲生于现代,什么索罗斯、扎菲特,什么劈柴什么螺丝的,根本就不够看。绝对是动一动,就可以让全世界的经济抖三抖,玩弄世界经济于鼓掌之间的大牛——

    这是天才,天才是可以跨越时代的!

    “那,管子呢?”

    韩莎问了一个很让风莎燕、风尘尴尬的问题。二人如出一辙的用食指摩擦了一下鼻翼,风莎燕干笑,说:“管子一学会阴神上网,就一头扎进去,去看现代的经济学理论去了。现在谁要打搅他,他跟谁急……”

    韩莎看风尘,又看韩莎,忍俊不禁的挑眉,说道:“有时候你一不小心,两个人的动作是会同步的。”

    风莎燕吐舌头,做出一个可爱的鬼脸,向韩莎卖萌:“人家本来就是一个人嘛。”

    韩莎又问:“大禹呢?”

    “大禹他……”大禹倒是没有去关注经济,却一头扎进了数学的海洋,如饥似渴——数学在他的眼中,如神、如圣,拥有着莫测的力量。风莎燕道:“我一找到他的时候,是犹豫了一下的,后来一想……后世之人,给你一个圆规,一个直角尺,给你三年,给你人,连挖掘机也给你,能把洪水治了吗?不能!他是天才,或者是,在我们的历史上,从女娲开始,一直到大禹这里,乃至包括夏朝……这一段辉煌的历史中,我们一直秉承的是什么?那是一个工程师治国的年代,那是一个数学家治国的年代。为帝王者,一手规,一手矩,是那个时代最杰出、最天才的工程师、数学家,也是科学家。没有什么礼制——谁是这样的天才,谁就是帝王!我想,这样的帝王,他们的智慧,没一个是简单的……他要学习数学也好,我相信大禹对于数学的应用,世上少有人及。”

    韩莎眼睛一亮,说道:“原来如此……你说的对,大禹是天才,伏羲也是天才,那个时代,工程师治国,呵呵……”

    风尘道:“可惜没有找到伏羲。”

    “大禹和特斯拉、图灵这些人一定很有话题,能聊得来!”韩莎一拉风莎燕的手,便将风莎燕拉的坐进了自己的怀里,得意道:“一般人一定不会有我的享受……这世上唯一一个存在的既可以抱在怀里,同时可以躺在怀里的人,哈哈……我问问落落……”韩莎很不见外的给安落发了一个消息,问安落:

    你能在把你家天野抱进怀里的同时,躺在天野的怀里吗?

    安落直接发过来一片懵逼的表情……

    这不是操作难度大不大的问题,而是一个悖论。就好像一个人不能在走路的同时又不走路一样。

    “叫师父,叫师父,我就告诉你怎么做……”韩莎直接发了语音,同时和风尘说:“看着吧,我要把落落折服,然后收为弟子……”

    “我支持你……天野一个人成了真人,要是安落跟不上去,以后一个看起来二八年华,一个人已经两鬓斑白,实在是……”想想那画面,就觉着没法儿看,又想着张天野见了自己,一脸郁闷的叫“师父”的场面,风尘双手双脚的赞成——把安落拿下,成为韩莎的弟子,这是必须的。

    “我是认真的,安落人很好,心里头也干净,我是真的挺喜欢的。”韩莎说完,对面就开始叫师父了。

    “给你看一下……当当当当……”

    韩莎截图、发照片,就将自己抱着风莎燕,躺在风尘怀里的三维立体照片发了过去——对于生物芯片的读、显而言,这根本就是常规操作。这一种优势,却是电子计算机、量子计算机的显示模式、工作模式累死了也赶不上的。安落却是当韩莎弄的假图,一个劲儿的说“师父威武霸气”,然后,自己也照着弄了一个……很机智的一个图:

    张天野抱着安落、安落又抱着张天野……然后无限循环,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尾,充满了一种灵杏。

    “乖徒儿果真厉害,灵杏非凡,可以继承我的衣钵啊!”

    “必须的……”

    “对了,你俩悄悄过来看……”安落忽然想起了什么,给二人发了一个邀请。风尘、韩莎一接受,就置身于一幕古香古色之中。但见的张天野一身古香古色的青布衣服,却跑的狼狈,后面像是跟着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然而那并不是什么恐怖的巨兽,而是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女人。

    女人身材高挑,长得极其漂亮,追着张天野不离不弃,张天野都喘成狗了,对方却是脸不红,心不跳。

    风尘问:“这是?”

    “被风四娘追杀中……哼哼,竟然敢偷看风四娘洗澡,简直活该。”安落看着张天野抱头鼠窜,狼狈不堪的模样,很是解气——这,正是测评游戏的第一幕。却原来风四娘看到了张天野不错的身手,一下子就心动了:虽然内功差了一点儿,但杀人越货靠的又不是内功!于是,就从乱石山一路追了过来,衣服也都是下山才抢的——也就是说,下山之前,风四娘这个女妖怪竟然是光身子追了半路!终于,张天野不跑了,整个人就像是一条死狗一样……“我说大姐,你放过我行不行?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你说我老?”风四娘的重点抓的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你说我丑?”风四娘的眼中,已经闪烁出了危险的光芒……毕竟,她已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了。但她可以知道自己三十多岁,却不能让这小子叫大姐!

    绝逼不能忍……

    银光一闪,一根针朝着张天野的胳膊上就扎了过去。风四娘的银针来的毫无征兆,本人更是喜怒无常,不愧自己“女妖怪”的名头,当真是谁见了谁头疼!

    张天野在一瞬间集中力量,瞬间爆发,瞬息之间就差之毫厘的躲过了银针。

    银针扎进了身后的地面,齐根没入。

    “活该!”

    安落解气不已。

    “我没说你老……”

    “那刚才哪个王八蛋叫老娘大姐的?”

    观战模式的三个人都是无语,这一个自称的“老娘”是什么鬼?果然奔放的没有一丁点儿的矜持吗?但怎么听,怎么都感觉这就是风四娘——是一个活生生的风四娘,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女人。风尘的眼睛一亮,暗道:“这个游戏却做的真好!”突然,现实中就被韩莎在腰间扭了一下,听韩莎质问:“怎么你也想试一试?”

    风尘否认:“你当我是张天野那个口花花的小子呢?本人非常专一的,眼里只有你一个。”然后继续看……

    张天野被女妖怪问的哑口无言,然后更是被气势上碾压,最后被怒摸狗头。风四娘得意的说:“放心吧小子,跟着姐混,好东西多着呢!等拿到了割鹿刀,先让你玩儿上三天,三天诶……”

    风四娘一点儿也不大方,但张天野却没有任何办法。然后,下面的剧情就开始了……感觉上似乎过了好几天——但实际上却只是游戏中的好几天,现实中不过才是十多分钟罢了。光怪的时空错乱的感觉,已经算得上是以假乱真,令人足以迷失其中。这一路的剧情,从一开始,就已经跑偏了!

    更让人绝望的是在自己落单上厕所的时候,张天野遇到了一个自己绝对不想遇到的人。他先是看到了一双露出大拇指的破鞋,然后一抬头,看见了一个身材高挑,胡子拉碴的犀利哥……

    犀利哥的眼睛很亮,黑白分明……

    作为游戏的制作者,张天野自然知道这个人是谁:

    萧十一郎。

    张天野心里满是MMP,这是要GAMEOVER的节奏啊。他的心跳的噗通噗通的,却不敢动——绝对不敢动。努力的扯出了一脸人畜无害的,僵硬的笑容来,说:“这位大哥,那个你也上厕所?”

    “哈哈哈……”风尘、韩莎和安落都要笑死了。实在是张天野现在的表情太过于好笑了一些,让人忍俊不禁。

    萧十一郎居高临下,说:“离开风四娘。”

    没错,就这么简单!

    离开风四娘。

    割鹿刀不是一个好玩儿的淘宝游戏,是要人命的,偏偏风四娘还要凑上去。他不能看着风四娘出事,可也知道风四娘的杏格必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就只能从风四娘的身边人下手了——主动的离开,或者,是不得不离开。这根本就是一个无解的选择,张天野怎么选?张天野没得选。要么,在萧十一郎的刀下变成残废,继续游戏,要么干脆退服算了……果然,古龙的世界,是真地狱难度,风尘诚不欺我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