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墨学试课,含光见晦

    地上写了一大片,其中一位数学老师在乍看之下,也是一头雾水。等着小白快要写完的时候,才终于认清楚了开头的一部分——那本身就是微积分的内容。后面的,他却不认识了,已经超过了他的业务范围。他问:“这、这……又是什么?”不懂就问,也没有什么羞耻的感觉,不懂装懂,都是饭桶。

    小白解释:“这一个变换,用西方的公式表达,实际上就是泰勒变换,只是表达的方式不一样,只要涉及到精度的问题,就离不开这个公式!这个,是傅里叶变换,通常是……搞通讯的常用。其实就现代科学理论水平而言,《墨子》留下的财富,依然遥遥领先,说是盖压世界两千年都毫不为过。无论是政治思想,还是哲学思辨,宇宙观,具体的物理学理论,数学……”

    墨子的确是古往今来少有的全才——可谓之一人顶的上希腊整个时代的哲人,从文史到数理。

    几人大是点头:墨子是好的,如今有许多的年轻人,都对墨家极感兴趣。

    “我们丢掉的东西……”小白蹲在地上,举着自己蒲扇一样的大手,说道:“女娲一手圆规、一手矩尺。这,是最高的神通。大禹也是一手圆规,一手矩尺,并依此宝,把大洪水摁在地上摩擦,同样的西方,大洪水来了,诺亚却只能坐在小木船上苟且。他们拜神,拜父,天威如渊,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念头。我们有硬规,有矩尺,这是一种很伟大的力量……所以,它们是圣人手里的宝……”

    “可终究,我们丢掉了这个东西。现在,我们只是要重新拿起这个东西。它比刀更锋利,比大锤更有力量,比火药更加炸裂,比坚船利炮更加无敌。”

    “可明白这一点的人少,盲目的人多。像是一头被蒙住了眼睛的驴,被抽打了之后就是一路瞎跑……”

    “所以,我们的文字怎么了?我们的先祖,用规矩告诉了我们应该如何屹立于世界,子孙后辈却忘记了这个根本,是不是可笑?拿什么文字来说事,当时的文字岂非更加原始、古老而复杂?”

    “……”

    这便是小白对汉字的看法。

    校长、主任等考核人员沉吟了一会儿,还是云姓的女人开口,说道:“如我中华有此先进之学,便也不必跟在西方的屁股后面,仰人鼻息。我校缺的,正是数理方面的教师,刚听小生言,于墨学应颇多建树,莫不如……”这女人话中透着一股子未尽之意,却是明的算计小白,在场的诸人也都听的出来……墨学是什么?其中包含了墨子的逻辑、哲学、政治、经济、思想、数学、物理等诸多方面的内容。若是让小白教上一门“墨学”,岂非是意味着学校里的骡子啊、马啊的都可以歇着了。数理化政史哲社科一下子就被他一个人承包了白听的好笑,校长等人也分外心动。这年头的学校,开什么课程,学校说了算,学什么,老师说了算,老师不需要资格证这个硬杏门槛儿,有本事的主儿,小学没毕业都能去大学当教授,教的还是一群博士生……

    “要不,试试课?”于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先试一堂课,看看小白的水平如何,然后再看是否真的要开“墨学”这一门课程。

    课就安排在了周一的下午第一节课,班级就随机挑选了一个班级。小白穿了一身灰布的褂子,褂子虽然宽大,但却紧紧的绷在身上,配合着高大的身材,给人一种极为强力的压迫感。他大步走进了教室,看向讲台下的学生。学生们衣着并不统一,但都很干净,很精神,小白道:“上课。”

    一众学生集体起立,叫了一声“老师好”,小白等着他们坐下,才说道:“名字,我就先不说了。我这是第一趟试课。好了,通过了,我就是你们的老师。要是觉着不行,那我就卷铺盖滚蛋了。如果我滚了,你们自然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如果我侥幸留下来,那么你们一定会知道我的名字……我教授的课程,是墨学,是春秋战国时期,由墨翟创立的一个学派,当时是非杨即墨,那些说非儒即墨的,不过是儒家给自己的脸上贴金,当时他们惶惶若丧家之犬,只是凭着孟子这个见谁骂谁,恶心人的找存在感。当时的社会风气,其实和现如今的欧美有些相似,墨家、杨朱之学并行于世。这两家学派,唯一的区别,就是自由的限定。墨家认为,自由是有一个界限的,但杨朱认为,自由是绝对的……这些说来很复杂,以后的课上我们会慢慢讲。今天我们来讲第一课:天志和天鬼的定义……”既没有声嘶力竭,也不是声音小的像是虫子叫——

    小白的声音是温润中透着一股子力量,让人不由就想到“温润如玉”这一个词语。听课的老师坐在后面,不时的点头。

    一堂课听下来,小白上课的特点也被他们捕捉到了:

    不引经据典。

    尽量通俗易懂。

    这一堂课讲“天志”和“天鬼”的定义,是因为这是墨学这一整套学说的基础。而这一堂课,总结起来,便是“天不是天,鬼不是鬼”这八个字。

    于是,这一堂课,也是入门一关,最难的一堂课。当年子墨子给学生讲课,都能引起学生们错误的解读,那些学生可比现在课堂上这些学生厉害的多。不过,小白却是开了作弊的——子墨子就在基地之中,讲课的内容还不是分分钟就准备好的?

    有谁比子墨子更加了解子墨子?

    这一堂课很成功。

    于是,学校就额外的开了一堂“墨学”,学校里也多了一个很受欢迎的“小先生”,课是每天两节,比例很大。原本的数学等理科课程则是相应的减少了……

    日子便这样安安稳稳的过去。

    ……

    风尘的体内,于脏腑之上,一道一道纵横的,极为细的,如同蜘蛛网一般的线包裹住了五脏六腑、第三神经系统的“花”……

    那一条一条的细线比蜘蛛丝更加细微,形成的网格大的、稀疏一些的犹如花生仁儿,小一些的,却犹如芝麻。

    但线的经纬却极其的富有一种几何上曲线的美感,闭合成了完美的立体图案。

    肉质的墙壁上,明媚的阳光肆意的照下来,笼罩了风尘的全身。但风尘的皮肤,却总给人一种“暗淡”的感觉……明明是阳光明媚,但祂却像是置身于阴郁的天气里一样。这一变化日益分明,日积月累,到了如今,却变得清晰。人能够看到物体,是因为“反射”——风尘的身上,分明是光线反射的少了。风尘光着脚,穿着貂裘,那雪白的貂裘和亮度不足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似乎衣服、人是处于截然不同的两个维度的,又像是经过PS的那种令人惊悚的鬼怪的图片。

    祂的表情分外惬意……

    《三国战纪》的最后一幕,短暂的十招之后,曹操轰然倒下。风尘却毫发无伤——标准的普通体质,依然是同步知觉,但在祂不受惯杏左右,更为娴熟的技艺之下,曹操却是越发的不堪……似乎,是要增加难度的时候了。

    然后,又换回了定制版本,再次进入游戏。完全经过魔改的士兵,每一个的实力都不下于风尘,拥有同步知觉……

    小兵更快、关底更快,风尘也同样的发挥着自己此时身体可以发挥出来的,理想状态的速度、力量,将自己的格斗技巧发挥到了极致。第一关空手、第二关用剑、第三关使刀、第四关、第五关……

    这一定制版的过关速度简直比普通版快了三分之二还多,一招之间分生死,动作快到看不清。

    每一关,都是技巧、意志、境界的综合考验。

    这一种感觉,着实是不错。

    韩莎从外面走进来,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光着脚走到风尘身边坐下来,说:“我回来了,七魄进步挺快的。现在的规矩学的很好呢……我教她们的两百个字都背熟了,今天听写全对。”又问风尘:“游戏战绩怎么样?”风尘打一个响指,说道:“很好,我感觉天天闯关,自己的水平提升极快。每一次,都是一次生死搏杀!”

    韩莎问:“这一次用了几招?”

    风尘道:“标准版用了十招,定制版用了八招。虽然用的招更少,但实际上却更加的危险、凌厉。”

    标准版只能算是游戏。

    定制版却是全力发挥,是决定生死,有一种生死一瞬的感觉。

    韩莎听的眸子一亮,说道:“果然,战斗才是最快、最好的推动法。生死之间,总能在压力下有最大程度的突破。”

    风尘摸一下自己的脸,说道:“我要是变成了包黑炭,你会不会嫌弃我?反射的光越来越少了,等到某一天,光照在身上,却不反射……”

    韩莎说:“那样把你扔煤堆里,我肯定是找不着了。到时候一定给你找根链子拴上,小心丢了……”

    说完,就忍俊不禁,吃吃的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