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六章 面试

    也不穿鞋,赤着脚随意而坐。地面、墙壁的肉质恒定了一个比人体的体温略高一些的温度,热乎乎的温暖,接触的皮肤质地,却是要比二八女子还要滑嫩、柔软,极为舒服。利用了室内的阵法,原始的万象因子,以及一些鬼、仙、佛等,变化后的万象因子,一一投影了出来,予韩莎说道:“你猜我发现了什么?一去的时候,我发现的那种多出来的气体粒子……鬼的身上有,仙的身上也有,佛陀、阴神,但凡是以神的状态存在的,都有!它能根据一定条件,变换自己的属杏,这很有趣。我刚才……”便将自己路上遇到的事情,以及之后给御本堂治病,见到了一个兔子精的阴神的稀奇事讲给韩莎听。韩莎听的惊讶,说道:“兔子精,这个倒是少见呢……”顿了一下,才又道:“那个世界,竟然有神仙……”

    风尘道:“什么神啊、仙啊的,还不都是鬼?只是这些鬼,彼此的属杏不同罢了。不怕阳光的竟然怕高浓度的气味,构成这些气味的分子会和产生置换反应,把他们身上的万象因子置换掉——这也就意味着,电影里一些很经典的场景。你比如说用秽物对付鬼差,记得一个电影吗?里面的鬼差人高马大,硬是被人弄成了小人,啧啧……但反之,厉鬼之类的,却又害怕阳光照射,也会发生化学反应……莎莎你看,这个是仙的万象因子,这个是普通的鬼怪的,这个是厉鬼的,这个是佛陀的,这个是西方的死神的,这个是阴差的……”风尘一一的指点,将各个被神束线扫描过的粒子放大,看的分外清晰。这里说的时候,另一边的天鬼则是开足了马力,进行相关的计算、对比,同时这一个新的粒子图像,也交给了研究天团十人众——这对物质公式的研究,有着重大的意义。

    大一统公式,应该算是一个开始,一个起点,而不是一个终点。

    再大一统的基础上,花开两朵:

    物质、空间公式。

    再然后,便是“创造”的盛宴。

    这一个“万象因子”是这个世界所没有的,它可以补充空白、缺失的部分,可以让人更容易的找到元素之间更为准确的、更多的规律。

    韩莎道:“这一趟,简直是开门红,一过去,就有了重要发现。”

    风尘道:“万象因子……或许,对于常人而言,称呼为灵气更加合适。它可以维持神的持续存在,提供类似于肉身的功能。但我不认为这是万象因子的主要功能——如果是这个,那也太无聊了一些。”

    风尘、韩莎说话的时候,小白就已经在玉龙镇的镇子上逛了一圈。这是一个拥有着一千多人的大镇子,更加确切的说,应该叫“城郊”更加合适。

    云城的重点中学就在这里——云城中学,包括了初中、高中两部分。郑择心就是这所学校的高中学生。

    学校的占地面积广阔,距离镇政府不远,治安状况良好。

    他在外面走了一圈,进学校的时候,也没有人拦着。一排排的砖瓦房,白墙黑瓦,窗前的空地上是整整齐齐的长方形的花圃,用砖头砌成了围栏。里面各种各样的花开的有一尺多高,色彩鲜艳的蜜蜂正趴在盛开的花蕊上采蜜……后面是一个操场。煤渣铺成了一条跑道,还有木头制作的跳箱、单杠、双杠等设施。靠着北面,则是一个石头垒起来的主席台,比别处高出了有三尺。

    学校里并没有学生,小白猜测应该是放假时间。实际上也正是如此,今天是周末——新式学校,都是周六半休,周日全休的。便像是旧私塾,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假期,过年休息几天,或者老师有事休息几天,就阿弥陀佛了。

    教室、操场各个地方都转了一圈,小白便离开了。

    中午的时候,他也不吃饭……

    没有遇到绝地一类的环境,这一声夸张的肌肉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是应该消瘦下去,变成正常人的体型的时候了……所以,消化自己的肌肉就好了。下午的时候,就再来了学校——这一次却是御本堂带着他过来的。御本堂此人干净利落,有着一股子刀子一样的锐利劲儿,而“面试官”也同时到场。

    “面试官”就是校长,教务主任和几位资格很老的主课老师。这些人都是上午接到的通知……

    “小白先生你好,鄙人张茂举,添为本校校长,天气正好,那里树荫凉快,比办公室舒服,也比办公室通透,咱们就去那儿聊吧。”大约是四十来岁,一头钢针一样的头发,却消瘦,戴着圆形镜片的近视眼镜的校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小白先生……小这一个姓,我倒是没听过!”一个三十多岁的,略微丰满的女子说了一句。

    又一人道:“云老师你这就不懂了。我之前个儿还不知道有人姓大呢,后来上了一趟京城算是见识了……你说着有姓大的,怎么就没有姓小的呢?”

    小白道:“是……你说,这柴米油盐酱醋茶都有人姓,一个小又有什么奇怪的。油盐酱醋茶大家或许陌生,但这柴和米,却应该是如雷贯耳吧!”

    “哈哈哈,不错……这姓柴的是世家,姓米的是书法家,出名的很……”

    行到了树荫下。

    校长说:“那,咱们就正式开始面试了。虚的咱们也不说,你就说说自己擅长什么,能教什么,然后咱们就相应的考一考……”这一句话,校长竟然是用了德语。小白明白这是考校的意思,便也不藏私,一口地道的外语,从古英语到法语,再到俄语、德语,大语种、小语种,一句一种语言,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能力——简而言之,教什么都行,咱是无一不精,无一不会的。这些老师一听,光是自己能够分辨出来的语言就有十多种,剩下的无法分辨的,多达二十余……

    一世一世的轮回感悟、阅历不是白来的。那冥土之中天南海北、国内国外的人多了去了。别说是这些语言了,就是远古时候早已经消失的埃及语言,还有一些十多个人的小部落的语言他都会。

    “那,来试一试这个问题……”一位数学老师出了一个证明问题,小白随手解了。又有人出了一个物理问题,也被随手解决。然后化学、生物、地理、天文……简直都不带卡壳儿的。

    小白在知识、学问上全面的碾压,和他那魁梧的、强壮的非人的身材,丑陋的脸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

    正是“人不可貌相”……教务主任芹风玉问了小白一个问题:“小先生果然博学,形象倒是和春秋时期的孔夫子有一比。于是,我倒是想要问先生一个问题,孔夫子以德服人,是怎么服的?”

    小白拍一拍蒲扇一般的大手,站起来。芹风玉瘦小的身材和他一比,就像是一个小鸡崽子一样。

    居高临下的看着芹风玉,小白一只手重重的拍在芹风玉的肩膀上,狰狞的脸上更多了一些蛮横,看得人心都突突的跳,“我说太阳是方的,你说是不是?”这一句话,分明就是威胁——但处于被威胁地位的那个人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是“以德服人”——这玩意儿难怪只有孔老夫子可以操作,身高、形象缺一不可啊!

    小白“嘿嘿”一笑,说:“所谓的以德服人,实际上就是以力,以威慑服人。当你看到对方的体量的时候,你不得不服。孔夫子如果是五短身材,长得可笑,如同侏儒一般,他能以德服人?那是服谁谁能笑死。”

    芹风玉紧追不舍,又问:“人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小白道:“你不畏死,但你身边的人畏死,在这些人的裹挟之下,你又能奈何?”

    芹风玉抬头,看向小白的眼睛,问:“那,先生以为儒家若何?”

    小白笑,说道:“儒家啊……原本就是一群操办红白喜事,祭祀庆典的人。放在现在不过就是走街串巷的阴阳先生。它们的一整套东西,都是从这里延伸出来的。其它的我也就不说了,没必要说。各人自有各人的看法,你说好,就有人说坏,有人认为不可以,有人就认为能行……”

    芹风玉道:“那先生对王先生在报纸上提倡的废除汉字,使用拉丁文字这一点,又怎么看呢?”

    小白道:“汉字的优势,毋庸置疑。我也没有具体看过报纸,但他的观点无非就是汉字难写难记,不利于普及,不利于科学发展之类的说辞。这些说辞,我认为是扯淡的……说是不利于数学发展,不利于科学发展,更是扯淡的。你们要知道,缀术,实际上在战国时期,就被墨家人发明了出来……而这一种数学工具,你们当中学数学的应该清楚,这就是求极限问题常用的一种计算方法……”

    小白蹲下来,用手指在地面上写出了一串的数字、符号和变换,整个过程清晰、宛然,却又和西方数学的表达方式截然不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