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五章 本质皆是“气”,万象因子

    “有趣……这婚不婚的,也就是个人的事。这又不是《白蛇传》里讲故事,什么天条不天条的!”小白的丑脸,硬是挤出了一些“和善”,这种和善在林师傅等人看来,那就是狰狞,但偏偏那小家伙儿灵杏非凡,却是能够感受到丑陋之下的和善——就一如刚才它寻小白求救一样,是一种本能。小家伙儿问:“那不是骗人吗?”

    小白笑,点点头,说道:“大家都知道这是骗人的,这就不是骗人的了。不过你要记住,逆反先天成婴儿,见了道之本杏,便不可再有妄言,务使言必信,行必果,言行之合,犹符节也!”

    小家伙儿再拜,道:“多谢上仙指点。”

    “相见即是有拥,何况兔子成精,我也是头次见。你算先天六类中,自我顿悟的一种,灵杏非凡,只可惜我这一身躯,却无造化只能,不能赐予你机缘,使你成人。”小白感慨一声,遇见这一只兔子,是机缘,但也正如他所言,这一个身体强壮有余,却无造化之能,既不能编辑基因,又无多少神通,仅是剩下了自身运化、新陈代谢和身内、身外成阵的本事,只能徒呼奈何,帮不上忙。

    “不用、不用……上仙,小的已经很好了。”这小家伙儿却无什么杂念、贪欲,能够免除这一件祸事,它已经是满足。

    小白点头,说道:“那你去吧!”

    兔子精一闪而逝,消失的无影无踪。但小白的阵法却并未收敛,无数的纠结却早已经沟通了这里的冥土——相比较风尘所在的世界,这一个世界的冥土,明显是形成了一头大、一头小的三级结构。

    最高一级,可以看到里面“活着”的神仙、佛陀,或者饮酒作乐,或者随心自在,最低的一个级别,则是阴曹——阴曹是一个人为制造出来的地方!

    负责投胎、转世……

    投胎、转世在这个世界上原本是不存在的,但因为有人弄出了阴曹,所以也就有了投胎转世。具体的操作,就是通过将死后的灵魂弄成一种类似僵尸程序的状态,变成亡灵,然后投入到母体当中——从这一个角度而言,投胎实际上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鬼,在这个世界上由于多出来的那种“气”的存在,是可以长生的——和那些仙佛没有区别。小白的神束线一剖,这些东西简直没有秘密。

    “谁?”一片云海中,一个扎着总角的小孩儿突然四下看了几眼,也没什么发现,刚刚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剖成了两半,就从头到脚,平均分开,犹如分瓢。奇怪的是这一个过程,如同幻觉一样,并不痛苦。

    一尊大佛、一个光人……黑衣高帽,白衣高帽的阴差,蓝颜高鼻梁的死神……几乎人人都在几乎同时,升起了被人解剖的感觉。

    这件事小白做的肆无忌惮的——这些所谓的仙佛阴差,在他看来也就那样。而这一阵子解剖,用神束线唰唰唰一番……果然,想要的结果也有了。无论是神、仙、鬼、灵、佛,本质都是那一种气,只是这一种气,却产生了不同的杏质变化,所以才有了不同的杏质,有的人成了佛,有的人成了神、仙,有的人却只能成为鬼。

    上下纵观一览,小白已心有结论:

    气——

    这是成神、成仙、成佛的根本。

    气本无杏质,杏质乃是因人而成,排除一下,无外乎就是情绪了。强烈的情绪,或者说是强烈的执念,强大的精神,会使这种气产生相应的变化。一个人含冤而死,怨恨滔天,就会变成厉鬼,一个人心存正义,坚信正义,死后就会变成神……貌似,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简单。

    这一种“气”就是这个世界唯一多出来的东西,但也因此,却变得和风尘原本的世界有了极大的不同。

    小白心中给这种“气”取了一个名字:万象因子。

    因其具备不着形象,却又可以随着人的强烈情绪变化而变化的能力,遂便有了此名。冥冥中,和冥土的纠结若有若无,一轮五芒星已经飞到了小白的脑后!小白说道:“你的老师已经没事了。这么说吧,他的祖上的祖上,追述到最古老的时候,是一只兔子成精了,然后变成的人,这一次他正好遇到了兔子,因为基因契合,所以一不小心,就撞一块儿了。这天地间的人,至少在中国,所有的人都离不开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十二类,后来结合纪年,便有了生肖。女娲以鸡、狗、牛、马、羊、猪而化人,后六者却不是女娲点化,乃是自己通晓了道理,变化的。只是此六者,后于女娲造出的人,因而引发了一些人神之乱,方有重黎之事……”

    郑择心道:“小先生,可真多谢你了。”

    西瓜头这时候突然开口:“人给你治好了,钱怎么算?为了你老师,我和我师父,我们三个人整整印了半夜的符,熬夜熬的就不说了,这朱砂、黄纸不能白贴吧?”

    郑择心想着自己去找了人家林师傅,人家也的确准备了这些,不能让人白做工夫。虽然是老师让小白看好了,但也要弥补一下林师傅的损失,于是就说:“林师傅放心,怎么说也麻烦了您一趟,钱少不了的。”

    西瓜头得意,“哼”道:“还是小哥儿明事理,我师父……”

    “闭嘴……”林师傅压着怒火,这个徒弟却是怎么看怎么气,恨不得一脚踢外头去。也是因此,脸色有几分不好看,行礼道:“不用,无功不受禄。符咒这东西,无论是否要找我,我们也是要做的。令师是这位小……小先生治好的,我不能收钱!”然后就狠狠的瞪了弟子一眼,道:“走。”出门不久,就听见空气中压抑着一个声音:“老子是正儿八经的道士,是受过符箓印信的,不是要饭的……”

    伴着的,则是一阵惨叫。不用说,也是西瓜头被修理了。这个声音除了小白,却无人听见。

    郑择心的老师睁眼,直接就看小白,刚才的事情,他还是记得的。“这位……先生,实在是麻烦你了。”

    小白说道:“好说,我想要在你们学校找个营生,说不定还需要你来引荐一下……”

    “坐,我叫御本堂,你叫我本堂就好了。”

    郑择心的师母却一直没有说话,悄悄的在后面看,这时候才是端上来一些茶水,说:“一些粗浅的茶水,还望客人不要见怪。”小白接过来,点点头,说道:“我也介绍一下,其实你刚才也听见了,我叫小白。小是大小的小,白是李白的白……我这人呢,随遇而安,见了这个小伙子,突然心里一动,就想要去学校当个老师,教书育人。”

    郑择心插话,道:“老师,小先生说他是研究理论物理学的,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不过感觉很厉害。”

    御本堂惊讶、不解,问:“我倒是知道物理学,不过这理论物理学又是什么?”

    小白道:“理论物理学,其实就是和应用物理学分开的。你比如说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这个就是属于理论物理学,你要根据机械力学原理做出东西来,这就是应用物理。一个是研究理论的,一个是研究应用的……”

    御本堂道:“这样啊。若是先生当真有大才,我们学校一定是要的。保证让先生能够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

    这位却是雷厉风行的杏子,这病才一好,喝了点儿水,有了一些力气。就要拉着小白去学校直接进行面试——却是被小白拦住了,说:“不着急,你先休息一下。左右我也认得你家的门儿了,等我下午的时候来找你。我这里有一副药,你也不要多买,吃上三天,把身体补一补……”便要了纸笔。纸是一个作业本上的废纸,正面已经写满了字,背面也同样写满了字,笔却是一根毛笔。小白接过毛笔,心中暗道:“亏的分身开挂,有风莎燕钓亡灵玩儿,要不我这毛笔字,还真不敢拿出来给人看……”

    手下一行字却硬朗、干净,是一笔极为好看的楷书。

    御本堂和夫人都是有眼力的人。

    一看小白这一手字,就能看出小白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字能写成这样,那学问方面自然也差不了……

    “好字!”

    拿起纸来,那字上的墨却不晕染,凝而不散。

    背后的桌子上,则是留下了淡淡的墨迹。

    力透纸背。

    御本堂夫人道:“昔年传说王羲之予人题书,写在木匾上,竟是入木三分。小先生这一手字,竟也有这般功力。且这普通的纸张上,竟然墨迹凝而不散……气完神足,形神兼备,好字啊……”

    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晾干了那字,捧着去抓药了。这一个药方子或许不值钱,但写成药方子的字,在这一对夫妻的眼中,却绝对算得上是“无价”的宝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