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四章 怪病寻道人,小白抢生意

    小白这一句“规劝”是交浅言深,只怕对方一个心胸不够宽广,就会生出怨愤——但对小白而言,怨不怨的,却都无所谓。这不过就像是看到一个在公交车上刚刚给人让了坐的人下车的时候掉了手机,便出声提醒一句一样,没有其它的意思。那道士怒气一闪,朗声道:“那尊驾以为,妖魔害人,不当除去吗?”这一声问,却是堂堂正正,如雷一般——道士极其的认真,一板一眼,言发心声。

    小白看祂,“哎”一声,摇头道:“若说别处,你说有妖魔害人,还说的过去,但这里?”风尘吸了口气,微微抬头,看向已经变成了蔚蓝的天空,说道:“神脱于躯体,可以不死。那它们又何苦来害人?自己在山中自在,才是真的。它们不害人,除非有人去害它们……”

    道士怒道:“谬论!”

    小白“呵呵”笑了一声,正所谓聊天止于“呵呵”,既然规劝了一句,却规劝不得,那自己又何必费力不讨好呢?

    这师、徒三人身上的问题,皆是自己造成的,能听自己提点,往后化解戾气,说不定还能有所成就,但执迷不悟,谁也无法奈何。光是看三人身上的情况,怕是害了先天之灵至少十数以上——说什么“报应”“天道”之类的,那是虚的,三人的毛病,本质上就是“撞邪”,是一种“冲撞”,因为先天之灵,乃是逆反先天,成就婴儿的,其神本就纯粹、强大,可阴神出入幽冥,要杀这样的灵,就要承受这样的灵的反扑……落到头来,不过是“活该”二字,不值得同情!

    西瓜头指着小白,嘲笑道:“不知所谓。”

    汉奸头则道:“师父,咱们走,别理这个垃圾。”

    “不知死活!”小白终于认真的看了二人一眼,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不过却也没有对着两个嘴贱的动手,不值当——这二人虽然看着又贱又欠,但这时候反倒是没那么惹人厌了。这时候,那郑择心便卖力的蹬着车过来,车的后架上夹着一件宽大的衣服,远远的就叫了一声:“林师傅,你们已经来了,我正要去找你们……”自行车一停,他先把衣服给了小白,那西瓜头叫道:“你为什么给他衣服?”郑择心却也不喜欢这西瓜头、汉奸头,说:“我见这位兄台没衣服,就送来一件,怎么了?”

    “你倒是老大方……哼哼,不过这小子得罪了我们师父。你现在要么要回衣服,我们跟你过去,要么我和师父现在就会去,不管你先生的事……”

    “称心,你闭嘴……贫道教徒不严,贫道这里赔罪了。”林师傅恨不得一脚把这个徒弟踢沟里去。

    郑择心问:“林师傅,小白,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林姓倒是“哼”一声,不说话。

    刚被骂了的徒弟大概是被骂的习惯了,早已经皮实不堪,便凑上来,说:“就这丑货,上来就说我师父霉运缠身,你说有这种人吗?”

    小白道:“事实如此,还不让说了?若非看你一行算是好人,我都懒得开口。”又问郑择心:“你老师是怎么了?要请道士看?”

    “事情是这样的……”郑择心提着车子一掉头,又是一个一百八十度,一边推着走,一边给小白讲了事情的经过。他的老师夜里去同学家家访,回来之后就突然生了怪病,白天往往好好的,一到了晚上,就变得疯疯癫癫、力大无穷,闹的人不得安宁。不过请道士在他老师看来,就是封建迷信,是不靠谱的,也一直不许。只是看医生看了许多也没办法,他就和师母也合计,偷偷的请了这位林师傅——今天一大早过去,就是要带着林师傅过来的。没想到林师傅积极,自己就来了。

    小白一听症状,不由一乐,说道:“你老师的问题不大。咱们就去看看吧,要是他们解决不了,我帮你解决。又不是中了阵法,灵魂纠结不堪,不过就是因为属相相合,偶然的一种冲撞……”

    郑择心“啊”了一声,惊讶道:“你也是做这一行的?”

    小白摇头,道:“不是,我是研究理论物理学的。你上学,应该知道什么是物理学吧?”郑择心连连点头,说道:“知道,知道,我还知道牛顿三定律,知道麦克斯韦,知道瓦特,还有……”小白笑,说:“还不赖。你们学校有没有什么营生?我现在缺一份工作……打算在你们这儿暂时的安顿一下。”

    郑择心心中一动,玉龙镇毕竟只是一个镇,老师是很缺的,各种各样的缺。若是这个人真的有本事,那……

    “有的,不过要经过考试。先生们认为你水平够了,才行。”

    “可以。”

    小白一点儿意见都没有。

    离得小镇也不远,只是不到三里路的样子,走着走着就到了。正是早起的时候,可以看到镇上有开门营业的,有准备下地的,已经开始热闹起来。少数的几户人家还冒起了炊烟,显然是大户人家。郑择心说:“那是镇子上的有钱人家,听说三个儿子,一个闺女,都在国外留学,可厉害着呢。”

    西瓜头很有阶级觉悟,骂了一句“狗大户”。郑择心则是带着人进了巷子,进了一个院子,说:“这就是我老师家。”

    然后,便叫“师母”,一个干净质朴的女人便从房里出来,道:“择心,这么快就请来林师傅了?”

    林师傅道:“无量寿福……夫人,咱们还是先看看病人吧!”

    一行人进了屋子,西瓜头又针对小白:“你进来干什么?偷师啊?”小白无语,说:“偷师?我偷你们?”

    “那你别看啊?”

    郑择心的老师坐在炕上,一动不动,整个人就像是木头一样。林师傅进来的时候,没有表情,但最后的小白进来之后,郑择心的老师却突然定定的,僵硬的一扭头,看向风尘,口中发出一声沙哑、艰涩的声音:“救我!”只是这一个动作,一个声音,似乎就用了极大的力气,艰难无比——

    这不是郑择心老师的声音,而是冲撞进他体内的倒霉蛋的声音。它求小白,自因为小白的身上,有一种令人亲和、高高在上的气质。至于对林师傅一行人,却只是一种厌恶,甚至于是仇恨。

    小白看了林师傅一眼,商量道:“它求了我,如果你没有把它平安弄出来的办法,那就由我来吧。”

    “嗤……装什么大尾巴狼?”

    西瓜头嘲讽。

    小白没有理他的嘲讽,一个硕大的五芒星阵已经悄无声息的被布置开来,郑择心老师的神以及冲撞的阴神被一同勾引出来。

    神束线犹如手术刀一般切割过去,将二者分开。然后,小白就听到了那灵体一声惨叫,风尘沉声喝道:“把你身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扔了。它虽然可以让你保持情绪,但也让你惧怕阳光,你肉身未死,散了。”神束线切割的过程中,风尘就有看到了“气”,是和昨天见到的鬼同一种形态——只是昨天是晚上,却不知道这种气居然会在被日光照射之后,产生一些化学反应。但,这种气,在空气中存在,却并不会反应,为什么和鬼、阴神融合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反应呢?

    思想的瞬息,神束线更细,在那灵体散开身上的气的同时,就针对于一个正在反应的气进行了反复的解剖、扫描,终于也弄清楚了“反应”的原因!

    原因,就在于这一个“气”在结合的过程中,产生了杏质变化,这种变化后的结果就会自然而然的畏光、畏火,甚至畏……简简单单的分析,一目了然,但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杏质变化,却是未知。

    显然,针对于灵体、鬼怪之类的东西,这师徒,或者说这个世界上的法师,也都是使用了这种相生相克的手段。

    气一散开,灵体澄澈,于是阳光一下子不再是碰着就能灼伤灵体的东西,反倒是让灵体感觉到一阵舒服。

    五芒星阵上,那灵体作女童模样,扎着冲天辫,向小白行礼。

    小白点点头,说道:“你不用多礼,相见即是有拥。实话说,你们成也此气,败也此气,人鬼皆都沐阳,怎么会害怕阳光呢?此时你再吸收一下那气……万物生长像太阳,尔等亦为万灵之一,切记。心有鬼魅,才怕见阳啊……”却是这些鬼怪受了成见,白日不敢出神,晚上吸纳那气,又心有一些鬼魅,害怕阳光,于是就真的害怕阳光了。原理不知道,但却不妨碍小白这么猜测,并且实验一下:

    果然,那灵体再吸纳那气,竟然真的不再畏惧阳光。原本灵体的一应弱点消失,法师手中针对于它们的法器,也再无丝毫作用。

    于是,她竟然将形象显示在了所有人面前,有了阳神显化的能力。朝着小白拜了又拜,口称“上仙”,更想要陪伴左右伺候,小白连忙摇头,说:“我若是留你,我还不得跪搓板儿?那是绝对不行的,坚决执行一夫一妻,坚决抵制腐败的地主阶级养丫鬟……你好好修行吧,这一方天地,得天独厚。”

    “上仙……上仙也可以结婚的吗?”这一个问题问的,简直萌萌哒!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