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一阵演数法

    “这……他非要上赶着学范大厨,咱们也没辙儿啊……韩莎,你看看这怎么样?”擒龙功、控鹤功、念动力、神行术、瞬息千里、僵尸腾挪身法、背绳滑行、蜘蛛侠身法、泥鳅身法、凌波微步……从一个简简单单的,能够产生强纠结的阵入手,风尘没用了分分钟,就只是一动念头,便将之分出了十多种“武功”,囊括了古、今、中、外之奇——连超级英雄蜘蛛侠都没有放过!这些功法的信息,传给了韩莎,韩莎便浏览了一下,乐的不行,说:“蜘蛛侠身法,背绳滑行……通过纠结的力量,使得纠结点和本人之间,产生强力作用,就像是蜘蛛丝一样,宝宝你这个太搞笑了!这个泥鳅身法和凌波微步,应该是利用了等距吧?对方攻击过来时,距离变化,由此判断进退,如果配合上口诀,的确还是挺有意思的……我再给你增加一种……”

    韩莎便又在此基础上,增加了一个种类,却有五六个名字。却是壁虎游墙功、蝎子倒爬城、梯云纵身法、金雁功、鸟渡术、鲲鹏飞腾术!

    但,不论名字怎么变,“阵”却依然还是那个阵——

    几何成阵。

    “快看、快看,是小火它们……”韩莎突然看见了在山林中飞腾、玩耍的小蓝、小红和小火,明艳的羽毛,修长的尾巴,在飞行的时候很是漂亮,就像是凤凰一样。心中一动,韩莎便叫了一声“过来”,三只山鸡不曾反应,就被一股力量拖拽着,任是拼命的扇动翅膀,“啪啪”的拍打下,羽毛都掉了好几根,却也没有摆脱。

    韩莎抿嘴笑着将三小拖了过来……

    三个小家伙儿对着风尘、韩莎二人叽叽喳喳,韩莎笑着点头,说道:“刚是逗你们玩儿呢,都不知道和我们打招呼?”

    又问三小,“学到什么程度了?等你们通过了我布置的考试,就给你们化形。行了,自己去玩儿吧……”

    三只山鸡的叽叽喳喳,风尘、韩莎二人都是通透之人,透过它们的眼睛、声音就可以窥探到内心中的意思和想法,故而交流起来却不是什么问题!韩莎对风尘说:“以后你要是敢跑,我也用这种手段把你抓回来!”

    风尘捂脸,说:“给人家留点儿面子好不好?”

    “行啊,爱妃,来陪哀家上天去逛一圈……”韩莎“嘿嘿”怪笑,以一种霸道总裁的姿态搂住了风尘的腰,居高临下的俯身凝视风尘,一个阵法无声无息的出现,二人便腾身而起,身体被声、色掩盖,唯看见蓝天、白云。上升到了三千多米的时候,韩莎突然道:“哈,你看,天野果然买了……”韩莎让风尘注意一下淘宝的信息,风尘一看,果然,刚刚才上架的二十多种“武功”,其中的“念动力”已经被买走了……买的那个人,正是张天野!

    “念动力”的价格有些贵,足足要一万多元!风尘道:“买一个不算坑,坑的是他全买了……”

    “他是没全买,不过雪姐全买了。下次让她抓住你,一定会疯的……”迅速刷新的淘宝最新显示,梅雪直接全部买了一遍!

    风尘又捂脸:“这算什么?该坑的没坑到,不该坑的跳坑了?莎莎,你帮我想想要怎么解释好。”

    “哼,让我给你出主意,跟另一个女人解释?”韩莎直接踢了风尘一脚,送祂离开千里之外,只是才飞出去五十多米,就又被抓了回来,韩莎磨牙,鼻孔中故意喷出热气,贴着脸,说:“我傻了?”

    风尘大叫“娘娘饶命”,韩莎这才放过祂。说:“饶你可以,背我,奏乐……”

    风尘……

    套路祂了解,不就是“猪八戒背媳妇”嘛……背起了韩莎,放出喜感的音乐,风尘心道:“老猪要是长我这么帅,半夜都能笑醒来。”话说猪八戒一辈子都在自责的事儿是什么?不就是投了猪胎嘛……要是投了人胎,也就不会被人当妖怪了,高翠兰也不会嫌弃他了,也就没后面取经的事儿了。净坛使者有什么好的?还不是吃素?所以,一切都是投错胎的锅。只是悬浮在半空,左右随风,韩莎懒懒的把脸蛋贴在风尘的脸上,说:“你说,以后要是人人都有了超凡的力量,生产力归于自身。那时候如果有人犯罪了……嘿嘿。”韩莎冒着坏,“只要不是杀人的罪过,咱们就给他们两个选择,一个是在国内坐牢,一个就是做出经济补偿之后,直接贬到国外去,到时候……”

    “狠!”风尘一字以蔽之——尤其是挪威、丹麦这一类国家,那是没有死刑的。而且一个超人,超能力罪犯,面对着一群普通人……啧啧,简直是可以为非作歹,为所欲为了。高喊着“人权”的国家,高喊着“废除死刑”的国家,一定会哭晕在厕所里的!

    韩莎一只手拧着风尘一只耳朵,娇蛮道:“哪儿狠了?哪儿狠了?人家这是慈悲心肠,给犯错的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嗯,所以,谁高举人道主义大旗,就让犯人去谁那里祸祸,没毛病。

    风尘道:“好好,您老慈悲,您老吉祥!”

    “你看,这儿绿着呢……”

    二人飘在天空,就和云一样的快。所以也就不多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豫省上空,见到豫省的山还是绿的,却要比北面灰溜溜、光秃秃的景色好了很多。从天空看下去,可以看到高速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看到大大小小的城市——只是在一个大尺度上看下去,城市却并不漂亮,就像是地球的脸蛋子上长出来的牛皮鲜,东一块西一块的。呆了一阵,二人便是回返!

    韩莎把风尘当座驾,趴的稳当。更感觉这一身貂裘买的正确,趴上去又是软绵绵的,又暖和,那种毛茸茸的柔软、温暖的触感,简直让人陶醉。

    “宝宝你把帽子戴上……”后咧了一下身体,韩莎把貂裘的帽子拉起来,给风尘戴上,然后才舒舒服服的又一搂风尘的脖子——一下子满怀的柔软和温暖,再把脸贴上去,简直舒服的不想松开。

    “哼哼,看我三界第一坐骑。倍儿有面子,那什么观音、三清之类的坐骑,谁有这么厉害的。”

    韩莎一阵歪歪,风尘无语无语的……从道侣降格到坐骑,这掉的貌似有点儿快,地位也太不平等了。

    风尘看了一眼北方的地平线,那里的天地一片苍茫,都是青蒙蒙的。说:“等着明年咱们的婚礼,咱们以四十九道天雷为礼,使天南海北无不闻。凝四方之极光为彩绸,光耀虚空。婚礼,并不重要,嘉宾,也不重要——只是让天地同贺,让人即便过上一万年,也会记得那一年的三月三,天空一连响了四十九道天雷,四方的极光如彩绸汇聚于上空……想一想,是不是挺带感的?”

    韩莎顺着风尘的话想下去……那样的场面,光是想一想,就是震撼呢。韩莎深吸一口气,目光迷离,说道:“我还要有天女散花,仙佛共贺!”

    “嗯,好……就让那一天,真正的成为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吧。明年的三月三啊……真让人有些期待。”

    “那一天,我们穿什么样的礼服比较好?”

    “凤冠霞帔,羽衣霓裳。”

    “嗯……”韩莎的声音轻轻的,几近于无。风尘背着韩莎在基地落下,落去。B面地球的北极,密密麻麻的,巨大的贝壳将北极圈覆盖,贝壳张开了大口,可以看到里面的神族中人……远处有俄罗斯、中国的飞机在天空飞,远远的警戒。终于,神族的贝壳屋子如同被锁链穿起来一样,上升虚空,然后扭了一个弧度,突兀的在天空消失。那一个弧线是那么的优美、简洁……这便是少女苏阮的记忆中,最后的一幕。之后便因为主体的消失,再无其它的记忆存在。

    有关B面的记忆,截止这一刻,再无丝毫。风尘睁开了眼睛,看向北方——同样的北极,但终究有所不同。

    北极星和北斗七星的位置是有些变化的……于是,通向另一个“世界”的轨迹,其实也是不一样的。

    风尘感慨了一句,道:“老同学,一路走好。或许未来,你我还有淤见之日。你可以放心的是,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是的……永远,不会被忘记。

    “记忆”已经是尽头,像是一条线的端点。风尘改变了苏阮记忆的主体,于是这些记忆,便尽数的归在祂的身上。在这最后一次“拔河”之后,风尘良久沉默,对韩莎说:“他们已经走了,咱们什么时候,也去异世界看一看?”另一个世界,一定会有别样的精彩!而且,那个异世界,似乎并不遥远。根据神族提供的公式,北极通向异世界的弧度,风尘是已经计算了出来的……

    只是一个什么时候动身,什么时候能够放下这里的局面的问题。祂想着:“或许,可以先利用化身过去。”

    有了想法,祂便和韩莎交流了一下。

    韩莎道:“好主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