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五章 定军斩夏侯

    定军山,夏侯渊……风尘一路莽来,不论是穿藤甲的、穿轻甲的还是穿铁甲的,不拘是使刀的、使盾的,还是力大用二十四节的打将鞭的,射箭的、提槊使枪的,无一例外,皆是一招过去无生息,一路下来,从第一关一直到现在,无论是小兵,还是大将,无人能承祂一招而不死——全程,都只是让人看到祂的快和硬!

    那种“快”不是一种轻盈、灵动,而是一种如同奔雷一般的瞬息而至,瞬息之间,一步一条直线,遵循着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的根本规则的一种“快”。既然要不留一个活口,杀掉眼前看到的一切敌兵,就无法轻灵。

    那种“硬”于是就相得益彰,因为快速,所以更硬,碰到的、挨着的,触之即亡……

    悬崖顶上一片平阔。

    风尘见到了夏侯渊。

    一条长椅背靠悬崖,后一步就是万丈深渊。军旗插在椅子背后,在山风的吹动下猎猎作响。

    夏侯渊便临渊而坐,大马金刀,一手拄着手里的兵器。

    和游戏中一样的兵器:

    长长的手柄,带着一截长长的刀刃。

    它是刀——陌刀!

    这一种兵刃峪在唐朝时候大放异彩,成为异族人的噩梦。史书记载是一刀下去,人马俱碎。

    夏侯渊的身前,是一排弓箭手,一排刀盾兵。

    风尘看着夏侯渊的做派——临渊而坐而毫无畏惧,这已经是一种“泰盛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境界;再看那刀——祂直觉的相信,这刀可以破了祂的“刀枪不入”,决不能让这刀劈在自己的身上……动念时,祂的速度却不减分毫,人如一条黑影,只是接近了五十米的时候,却突然的稍微停顿了一下,而后再次启动了速度。飞蝗一般的箭矢刚好提前插在了祂的前方三尺开外。

    弓箭手二次拉弓,却已经有所不及……

    当弓拉满后,风尘已朝前突进了二十米,距离夏侯渊的军阵还有三十米的距离。吊射几乎变成了平射,却被风尘又一停顿,一跳一纵避开来。

    下一次,又是二十米,距离军阵十米……

    一矮一扬。

    第三轮箭便贴着头皮、脊背飞出去,风尘则是凶狠的一头扎进了军阵之中。几是瞬息之间,就将军阵捅穿,朝着夏侯渊过去!原本向前狂奔的一步,变成了一脚,如毒龙吐息一般朝着夏侯渊的腹部钻过去,快速狠辣。

    这一整套动作,在张天野、安落和韩莎看来,就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突然蜿蜒劈过,直接落在了夏侯渊的身上。

    “斩——”

    夏侯渊突然大喝一声,双手持刀,简简单单的一刀令人避无可避的横斩,朝着风尘拦腰就斩杀了过去。

    这一刀的速度、时机简直把握的妙到巅峰!

    菜鸟杀手夏侯渊。

    原本横版游戏里它便是极其厉害,令人绝望的一个角色。此时在这里,它同样是那一个所有关卡中,令人闻之变色的一个角色。但这一刀,风尘却硬生生的躲开了——不,更确切的说,用“躲”这个字来形容,很不合适:风尘是将踢出的,如攻城的撞木一般的一脚曲勾起来,以小腿、大腿之间的力量夹住了长长的刀柄,整个人就接着这一股力量改换了位置,避开了这必杀的一刀!

    祂的腰低下去,另一只脚便横着朝夏侯渊的下巴踢上去!

    夏侯渊却将刀打横,用力的将头一撞。

    “咣——”

    头上的钢盔凶狠的撞在风尘的脚面靠上一些,脚踝附近的位置,这一下撞击,竟然让风尘的脚面一阵生疼,可见夏侯渊是用了多大的力气。紧跟着,夏侯渊竟然又是将刀一转,又是一脚,朝着风尘就踢了过去。风尘要是不松腿,这一脚势必是要踢在风尘的脑袋上……这一下围魏救赵,只能说是漂亮!风尘暗吸了一口冷气,心道:“好厉害的夏侯渊!”但夏侯渊如此厉害,却也是意料之中的——

    因为无论小兵,还是总关,都是可以同步的知道祂的动作、意图的!说句粗俗的,祂一撅屁股,夏侯渊就知道祂要拉什么屎!

    到了新人杀手夏侯渊这里……同步知觉的厉害,才终于显露出了冰山一角!

    风尘、夏侯渊交手一招,夏侯渊是动若明镜。

    或许风尘不知道夏侯渊要用什么招。

    但夏侯渊却知道风尘会怎么做。

    夏侯渊手里的陌刀,又有着“人马俱碎”的强悍破防能力,风尘不能如同对付前面的大小关卡一样硬来,于是便僵持了下来。至于夏侯渊之外的小兵……风尘不去理会他们,此时真正的对手,就只有夏侯渊!

    “斩!”

    又是一刀,这一刀却是向着斜上方向反撩的一刀,风尘一退一转,脚下走着直线,但身体却诡异的划出了一条圆润的弧线,走到了夏侯渊的视觉盲点——但盲点却毫无用处,因为夏侯渊知道祂要走到这里,在祂一起脚的时候,更知道这一脚会踢自己的脖子,所以,夏侯渊躲开了,刀一时无法收回,但脖子却可以扭动一下,缩一缩……一来一往的情形,紧张到了极点,到了第三次交锋的时候,风尘却诡异的占据了上风,以一招极为简单的锁喉动作,“咔嚓”一声,结束了夏侯渊的生命!

    剩下的小兵,一一清理,风尘便乘着通关之后的结算,开始恢复自己的状态。和夏侯渊的战斗,终究才是有了那么一点点的难度:

    和孙姬相比,夏侯渊没有什么白蟒鞭法、蛇行狸翻的身法,不会摄魂术,没有百变的招数,仅有的,就是简单、犀利的一劈一撩,一柄陌刀。他更像是古龙笔下的刀客,一刀分生死,没有那么多的说道。

    整场的对峙、博弈,都处于一种“不公平”的状态,每一次都是夏侯渊能够同时知道风尘的动作、意图,提前进行拦截、防备,甚至于乘着机会反杀。但风尘却并不知道夏侯渊的下一步的反应……但,终究还是风尘赢了。法乃势之用——这是一种堂堂正正的手段,堂堂正正的境界,却不是一个“同知”可以抵消的。

    韩莎叫道:“耶,过关了!”

    张天野疑惑道:“为什么夏侯渊这里,和前面的打法不一样?”

    风尘道:“那是陌刀,就算是真的铜头铁臂,一刀下去,也能劈成两半。不信你找一尊铁雕塑试一试,看看是陌刀硬,还是雕塑硬……下一关,孟优用的应该是铣吧?”铣——同样是一种阴狠、毒辣的兵器,一片片的刀刃愈在枪杆上,形状就像是一根长长的,带着树叶的树枝,可要是被戳一下、划一下,那结果可就不妙了。更狠毒的,是这种武器照面过来的时候,是让人只能躲,却不能反击的……

    但,对风尘而言,铣的危险杏要远远小于陌刀。因为力量的原因,铣祂是可以选择硬抗的,即便不硬抗,铣在灵活杏上,也存在着巨大的缺陷:

    这种兵器不灵活,优势和劣势同样突出。虽然还没有见到孟优这个人,但如果他用的的确是铣的话……

    这不是随便儿打吗?

    第三关……黑豹、老虎、兵丁轮番上场,风尘走过了几个场景之后,就见到了孟优。而孟优的兵器,也的确是狼铣!

    “孟优!”一个叫“优”的男人——虽然狼铣可能并不会破防,但风尘却并没有硬抗的意思。

    孟优的身材高大、敦实,裸露在外的肌肉泛着一种红褐色,就像是铁块一样。见了风尘之后,竟然是主动进攻过来,一根狼铣抡的好像是扫把一样,人没好打到,却弄得烟尘滚滚,风尘围着孟优,动作之间如凌波之仙子一般,弄得孟优一阵心烦意乱。终于是瞅见了一个机会,乘着狼铣抡不及时,一膝顶在了孟优抡狼铣的右臂的腋窝位置,用力捏紧的拳头使得右臂膨胀成了碗口粗细,重重的用小臂在孟优的头顶一砸……孟优脑浆迸裂,委顿在地上,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死人了。

    至于孟优带过来的士兵、猛虎,更是死了一地,没有一个活的。再然后,就是下一个人了:

    夏侯惇。

    武器是毒铣——风尘屏息而上,一招就将夏侯惇打成了墙上的画!

    然后就是张辽……貂蝉、吕蒙、沙摩柯、幻境!

    在过了夏侯渊之后,风尘似乎越来越顺手,一路过关斩将如杀鸡。一直到了吕布出场,虽然吕布有瞬移之能,更可以释放雷霆,但风尘却丝毫不惧:雷霆,直接硬接,身体充满了气之后,却是万法不侵的——雷霆落在身上,就像是水滴落在瓷器上,就连瓷器表面的釉都湿不了。

    吕布只是一次闪烁之后,还未曾来得及展示多少的奇异,就被风尘一招窝在心口,护心镜都打的凹下去一大块,死的不能再死了。

    陆逊、左慈、孟获、黄盖、魏延、左慈、曹操……

    风尘一口气莽到了最后的总关处。

    曹操的倚天剑让风尘不敢触其锋芒,一场真正的,有些艰难的战斗,终于开始了。倚天剑和陌刀不一样——首先倚天剑是剑,而不是沉重的陌刀。剑本身就很轻灵,剑在曹操手里,倚天在手,天下莫敢不从。

    曹操……

    最后一关的最后一个大反派。

    无疑是最强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