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 人如白纸,以魂魄名

    “起、起、起……都起来!所以也应该理解一下,她们之前就生在笼子里,养它们的人,只是为了皮和肉。这不怪她们……”韩莎走到近前,轻轻的用脚一个一个的,将她们踢起来,“你说让她们穿衣服,她们会问,为什么要穿衣服,不穿衣服也很好呀。你说要有一个活法,她们会问,什么是活法呀?现在这样子,吃饱了睡,不是很好吗?你说啊,要学会干活儿,可是为什么要干活儿呢?你和小蓝它们说,它们是能明白的。因为在山里,它们也需要自己去找虫子吃,要不然就会挨饿……但她们不一样,她们是被人养在笼子里的,饲料有人喂,交配有人分,你说,生命的意义,对她们而言,又是什么呢?”七个女子毫无形象的爬起来,懒懒的看风尘、看韩莎——

    那是一种和笼子里的黄鼬看饲养它们的主人的时候一样的眼神,空洞、无物,似乎灵魂都也是死去的。

    这……或许就是鲁迅眼中,所见到的那种“麻木”吧?

    也正是如韩莎所言,每当风莎燕劝她们时,她们总会说“为什么要那样,这样也挺好”的,类似的话……风莎燕往往是无言以对的,于是也便稍作管束,便放任自流了。韩莎看着七个人,摇摇头,说:“不能再这样了……你们成了人,就不再是以前笼子里被人养着的小东西了,人,要有人的活法……”

    “要改变,从心里改变……这样吧,我给你们每个人取一个名字。以后不要说名字不重要了,都要记住自己的名字……”

    这一件事上,风尘、风莎燕、天鬼都很民主的征求七个人的意见,七个人说以前自己也不需要名字,为什么非要有名字?于是也就无所谓名字了……但韩莎却是独裁的,乾纲独断的——说要一人有一个名字,却并不是征求七个人的一件。七个人有些怕这位“前辈”,乖乖的站在那里,听训。

    韩莎说:“你们刚刚好,有七个人。咱们就按照化形的迟早,取名字吧。就照着三魂七魄来取,三魂的名字,我留着给小蓝它们三个,等多学一段,学好了,就也让它们化形,好好管教你们一下。你们七个,依次叫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

    却是照着七魄,给了七人一人一个名字。

    然后,便伸出手指,在其中一人身上一点,问:“你叫什么?”

    “非、非毒……”

    “很好,非毒,以后你就是非毒。你呢?”

    “伏矢。”

    “嗯……”

    韩莎的手指一一指点过去,被指点到的,就要自己报名字。韩莎听她们都记住了自己的名字,点点头,说道:“好,记住了就好。好的开始,就从拥有名字起……都有了名字了,那咱们今天就先学第一件事情:衣服必须要穿好,这样随意、凌乱,是不行的……首先,内衣必须穿,不可以脱掉,除非是换洗……内裤只可以在方便的时候脱下来!”说完,就不厌其烦的,给七个人讲什么是“方便”,还让风尘做了示范。

    风尘:……

    这绝对算是躺枪了。

    “然后是衬衫,要平整,扣子要扣好。要把衬衫的下摆塞裙子里面……要穿袜子,鞋不要乱踢乱丢……还有,都戴上手套。”

    一边给七人讲,一边却用生物芯片和风尘解释,说:“她们啊,其实就像是孩子一样,你不能尽跟她们讲道理,由着她们的杏子来。人呢,也是小时候一点点教,养出来的。谁也不能一出生,就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不是?先教给她们穿衣服,要她们学会怎么好好的对待穿衣服这件事,剩下的咱们慢慢来……你不能一下子告诉她们一大堆,也不能说一些她们理解不了的东西。今天学会了穿内衣,知道内衣不可以脱掉,知道怎么穿衬衫,学会按照规矩穿了,咱们再教她们其他的。这会儿,正是一开始学的时候,要严格一些……宁可矫枉过正,也不能放纵、纵容。”

    风尘佩服,道:“厉害、厉害。我三个,都顶不上你一个!”

    韩莎笑,摆摆手,说:“你呀,就是想得太多了。把她们当成小孩子,一点点教养也就是了。你是把她们当大人了,所以才素手无策的……好嘛,问上一个为什么,简直无言以对。其实这种问题,谁也无言以对……”

    风尘问:“她们?”

    韩莎摇摇头,说道:“哪能一步到位?”却是对七人说道:“白天不许睡觉了,只有晚上了才可以睡觉,知道么?”

    “知道了……”七个人老老实实的。

    第二天练完功,韩莎便又和风尘一起,过来“检查”,看七人都老老实实的,将衣服穿的很规整,纽扣扣的一丝不苟,鞋子、手套也是一样不少,韩莎才是点头,说:“嗯,这才像样子,表现的不错。昨天晚上有没有人脱内衣?”问是问,但作为基地的半个主人,洞**发生的事情,她却是一清二楚的:昨天晚上,她故意让风尘将这一间洞穴的温度调高了一些,热的人大汗淋漓,就是要看看是否有受不住的,偷偷脱掉内衣。

    果然是有三个人脱掉了,三个人也不懂得撒谎,老老实实的承认。韩莎表扬了一句她们的诚实,但惩罚却也不会因此就抵消掉:

    三个人被要求在胸罩、内裤之外,穿上了一件包裹住躯干的紧身塑型衣,衣领包裹住了脖子,紧紧的,长袖的款式束住了手臂。除了衬衫之外,还要穿上一件带里衬的西服,将人裹的严严实实的。

    韩莎问三人:“还热不热?”

    三人穿上衣服不久,就满头的汗,像是鹌鹑一样小心的点头。

    韩莎问:“以后还脱不脱了?”

    三人摇头……

    韩莎道:“今天咱们再来学一件事情。早起晚睡要清洁,手脸至少洗三遍……跟着我过来……”

    走到了墙边,意念一动,墙体上就伸出了一个卷起来的狗舌头,舌头里是一滩水。韩莎示范了一下如何洗脸、洗手,然后就让她们自己学。于是,墙体上就又多出了一些肉脸盆出来,洗完之后,就统统的缩了回去。

    “你,给她们示范一下洗澡……”韩莎再指风尘。风尘无辜的看韩莎,用力的眨了几下眼睛……

    话说,能不能换一个人坑?就算是换一个身体坑也好啊!风尘很痛苦的,就卖了自己:“要不,让风莎燕来?”

    韩莎射祂一个眼镖:“有区别吗?”

    “有!”风尘灵机一动,“风莎燕皮肤沾水,脸上还能化妆。这一点是我比不上的,我身上根本不沾水,嗯,对,就是这样……你要是想洗鸳鸯浴,找风莎燕也非常的合适。”

    “那你要是找她算什么呢?自摸?”

    “我还一条龙呢。”

    “一条龙翻几番?”韩莎忍俊不禁,掩口直笑。

    又教了一条规矩之后,二人就离开了。再到了第三天的时候,韩莎便从七人的精神面貌上下手,要求七个人必须打起精神来,不许无精打采的。还很发善心的给她们弄了一套七巧板玩儿——说是开发智力,增强图强思维巴拉巴拉的。就这么着,风尘窝在自己的基地中,不知不觉就到了十一月份。半个月左右的“教育”工程也卓有成效,七个女子或许是畏惧于韩莎,或者是其它,总之作息上也成功的规律起来,着装上,也规范起来。七人无论是从外形、气质上,还是从生活习惯上,都有了天壤之别。每一天,都增加一条微不足道的规矩,韩莎就像是教育幼儿一般,一点一点的规范,一点一点的学习。半个月,七个人学会了一共十三条规矩、规范。

    总归是有了“范儿”了。

    “别窝着了,有时间出来吃个饭!”张天野突然来了一条消息,虽然一直在芯片的网络上联系,但二人却也有两个月没有见面了——在一起吃个饭,也是应有之义。

    “行,你把安落带上,我也把韩莎带上,正式的认识认识……”

    张天野报了一个地址。

    风尘放下了手头,一份关于自己生物芯片的论文——在《指婴录》之后,风尘便着手写了这一份论文。论文中,重点阐述了生物芯片的录入、读取机制,至于详细的结构、功能方面,则是蜻蜓点水一般的一笔带过……构架、结构方面,这应该算是风尘的核心技术,怎么也没有白送的道理。

    反倒是现如今的生物芯片的研究,最大的难度就集中于录入、读取方面,于是风尘便也就讲了一下这些方面的内容。

    这一下,就等于是给生物芯片一下子松绑了。

    一如孙猴子没了紧箍咒一样。

    墙壁上伸出来一个大口,里面是风尘写的各种手稿,风尘将手头的论文放进去。口便缩了回去,像是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风尘和韩莎说:“天野请吃饭,也该去亮亮相了。咱们不能让他一个人秀恩爱,咱们也去秀一个……”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