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 指婴录

    术者,权之变;势者,术之聚;法者,势之用……面对韩莎进如风碾、变似鬼魅、顺势如陀螺一般的快速、诡诈的攻击,竟是防的滴水不漏,犹如心有灵犀一般——似乎韩莎要在什么时候,出怎样的招数,祂都心有灵犀,二人那快速的动作,令人窒息,舞弄出一团影子,激荡的乱风四起——

    进是一块风压来,转是一块风甩去……韩莎全力而动,力量、速度、技巧都运用到了极致,一口气使出拳、肘、膝、脚共计三百七十四次,风尘则是防御了三百七十四次,这样的攻击,如果换一个人,别说是防御三百七十四次了,就算是能够防御住一次,都是“难能可贵”的!

    韩莎停住动作,大口、大口的喘气,对风尘说:“我没气力了。你是海边的石头吗?竟然这么能防?”

    “我不仅能防,我还能打……来吧!”风尘上前了一步,拦腰抱住了韩莎,将人转了一圈,便将韩莎转的背对自己,抱紧了韩莎的腰,打趣道:“我这一招,叫做守株待兔。其奥义就是等某人打的累了之后,一击必杀。”韩莎听的“咯咯”直笑,却是有些离去不足,笑的胃疼,肋部和腹部都是一阵发酸,风尘鼻翼在她耳垂边轻嗅一下,说:“先练几遍夭生功,恢复一下体力,别让身体亏了。好了咱们再说!”说完,就松开了韩莎。刚才的一攻一守,别看只是一分钟左右——可在这一分钟里,韩莎平均一秒钟就出招七次,最高的频率达到了一秒钟九招,是名副其实的***。

    如此密集、如此速度、如此高频率的全力以赴,一分钟下来,铁人也都受不了。韩莎却只是气喘吁吁,其实已经是“不可思议”了——这却也是真人逆反先天,成就了婴儿只有,才能够拥有的身体素质。

    于此,却也衬托出了风尘的身体素质来:

    作为防守的一方,韩莎的攻击被一招不拉的接下来,滴水不漏。但是却并未表现出多少疲惫的样子……

    祂便笑看着韩莎婀娜的走了几步,臀部随着腰肢,扭动出杏感的弧线,走了几步之后,就开始练习夭生功。

    动作一起,恍惚便是遗世而独立的仙子一般,于那清冷的月下,起舞弄清影,不似在人间。

    韩莎的动作很漂亮,风尘看的也很心旷神怡。

    一遍夭生功后,韩莎便恢复了过来,脸不红、心不跳,走到风尘跟前坐下来,说:“宝宝,你这下可以说了吧!”

    风尘“嗯”一声,说啊:“莎莎,你这是谋杀亲夫,下手也太狠了一点儿。不过呢,你也摸着法这一境界的边儿了。而且动作凶狠、凌厉,让我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任红梅、苏阮的对练,毫不留情。但要达到法这一境界,更多的,还是需要你静功的境界上去才行,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的。怎么说呢,算是无可挑剔吧……要是早些日子,还真被你打趴下了。听我这么一说,有没有很得意?”

    “得意你个大头鬼,都没破防……”韩莎撇嘴,显然对自己的战绩并不满意——又不是几十招,而是三百七十四招。

    “你还想上天啊?”风尘刚说完,就被韩莎抓过手,狠狠的咬了一口。韩莎下口不留情,反正也知道风尘的皮肉结实,自己要不破,也咬不出淤青来,下口放心的很。风尘很无语的撤手,虎口的食指靠上的一些位置,则沾染了韩莎的口水。风尘道:“你属狗的啊?”

    韩莎呲牙,做出一脸的凶狠:

    “再笑话我,咬死你。”

    风尘心说:“让你咬。”不过也就是心里头说说,嘴里却是一阵赔礼道歉,说:“我的错,我的错,晚上烧鸡翅赔罪……”

    韩莎“哼”了一声,看在风尘的厨艺的份儿上,放过了祂。还主动的给风尘找了纸和笔,巴巴的说:“你不是要编《指婴录》吗?给你纸、笔。”风尘接过了纸笔,以阵起了一片引力、斥力形成的膜,如同是桌面一般,将纸平放上去,夸赞道:“嗯,莎莎想的真周到,果,真贤内助也。”

    虽然明知道是玩笑话,但韩莎还是听的心花怒放的。

    风尘便沉吟着,不徐不疾的动笔,开始一行一行的书写起来。一个字一个字的,写的很认真——

    这就是手写、电脑录入和直接在大脑里面进行整理的不同。

    手写,限制了写字的速度,却也同时给了人一个思考、思索的过程,于是思维就是连贯的……

    婴儿有诸般异,有生、长之能,为成人之不具。是故修真炼道者,以求婴儿之杏命,或以言曰纯阳……

    何以婴儿者?明白道之生也,德之畜也,知其常也。再细而言……

    ……

    风尘写,韩莎就在一旁安静的陪伴,读祂写出来的字。

    红袖添香莫如是。

    得益于“生物芯片”这一神器,使得祂与自己的同事之间的沟通变得随机,不再拘于某一个地方,于是整个团队也都变得随意了很多……实验室可去可不去,有必要了就过去一趟,没必要就不需要过去。生物芯片构建的群落可以让他们是无忌惮的交流思想、发散灵感,工作不再需要集中于一起——人虽然是分散的,但思想却是集中的。可以说,生物芯片,改变了他们的工作模式:

    更加的自由、随意和高效。

    于是,风尘也才能全心全意的守着韩莎足足四个九天,等着她化形。现在,也可以在这里安安静静的,编撰自己的《指婴录》,阐述修行之妙理!

    时间恍惚之间便过去,写了差不多五页纸,一个上午就过去了。风莎燕做了丰富的午餐,三个身体、两个人吃过了午饭之后,休息了一下之后,下午的时候,风尘便继续写《指婴录》。小蓝、小红和小火三只小精灵则是满山乱跑,每天不亦乐乎,风尘也不去管它们,只是要求每天的功课不能断——而它们的老师,却足以羡慕死围观群众:墨子、高斯、爱因斯坦……十多个人,每一个都是响当当的天才。

    这研究天团的十人众对三个小家伙儿也是很喜欢的……

    练功、编纂《指婴录》、睡觉!

    单调了一星期左右,风尘终于将《指婴录》编纂并修改完成,订下了最终稿。这几天韩莎也哪儿都不去,就跟在风尘身边——风尘写一页,她就看一页,默默的相伴,不离不弃,也不觉着这样的日子很无聊。

    稿子递给韩莎手里,风尘如释重负,说道:“它就交给你了。”韩莎笑出酒窝,说道:“放心吧,交给我,你放心。”

    风尘道:“那是。”

    “哎……咱们去看看那七个女孩子吧……”忙完了正事,难得的闲暇,韩莎倒是想起了为自己化形做出了卓绝贡献的,化形出来的七个女孩子——之前的时候,风尘一帮她化形完就累的睡了两天三夜,这两天三夜她只是守着风尘,却也就去看过七个功臣一两次——实话说,还是有些怠慢了的。

    风尘吐槽:“韩莎你一定会后悔去看她们的。一个一个的,都能把人蠢哭!”这七个功臣风莎燕是做出了安排的——

    一化形之后,手把手的教她们要穿内衣,不能光着身子满基地跑。教她们说话……用芯片也废了一些功夫。

    因为是养殖场出来的黄鼬,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笼子,见识世界的广阔。它们的智商低下,见识低下,根野生的没法比。于是化形之后,就像是一张白纸一样,什么都不懂,连本能都不怎么明白……如果被定期投食是本能的话。怎么说呢?她们的智商,就相当于一个三四岁的孩子!

    韩莎“吃吃”的笑,说:“这是生活环境所致,不是人家脑子有问题。咱们既然化形出来了她们,总是要负责的!”

    风尘问:“怎么负责?”

    韩莎说道:“端茶送水,迎来过往,干什么都行。她们啊,你不觉着就像是西游记里面那些被点化出来的小妖怪吗?咱们做山大王的,总是需要小妖怪伺候的……”

    风尘道:“对,所以小妖怪智商欠费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不是成精,是被点化。她们的脑子还停留在做动物的时候。”

    “交给我吧……”韩莎说着话,便抱着风尘的胳膊去找那七个女子,七个女子还保持着黄鼬的习惯,懒洋洋的睡觉。

    身上的衣服穿的凌乱,有一个胸罩都掉了,也浑不在意——这个东西她们感觉很多余,为什么非要穿衣服呢?

    但,不穿衣服,就又会被那个女人凶,就只能这么勉强的穿着了……即便是过了小半年的时间,她们依然是不能理解的,穿衣服的习惯也只养成了一半。只要风莎燕一走,一个个的就会现出原形……韩莎捂脸,有些气恼道:“喂,你们……大白天的睡觉!要是在山里面,你们早就被吃了!”

    风尘提醒:“她们以前是被养在笼子里的。”

    好吧,一个个衣食无忧,又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不吃了睡,睡了吃,还能干什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