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路遇鬼打墙,对练不留手

    “《指婴录》之后,或者再书一本《阴阳录》述男、**阳之道,使人之一身,可补全男、女之真杏,再书《化生录》,以阐超脱之变化……至于此,再进一步,便是我此时的境界了啊……这虽不是修行法,却是修行之理论、纲要,是因和果:方法或许有千千万万,但涉及根本,只能是这一样!大道之行,始于足下……咦,你看!”正说着,风尘忽而被下方吸引,在空中顿住了身形。

    但见身下,是一片山林,林子是人工种植的核桃树,山势并不算太过于陡峻,一个穿着蓝色的T恤衫,长西裤,黑布鞋的中年人却慌慌张张的,正在林中转圈……兜兜转转,绕来绕去,却都是一个“8”字,却是放倒了的“8”——

    无始无终,无穷无尽。

    韩莎也看了几眼,说道:“鬼打墙?”

    “鬼打墙”的本质和“鬼”没有多大关系,它的本质是和“悬魂梯”一样,是因为特殊的环境、布局和结构,以磁场进行干扰,一定程度上的影响人的感官、判断,并且让人精神紧张,难以集中注意力。从而下意识的,困在一个特定的地形环境中,怎么也走不出去……实际上,只要真正的冷静下来,注意观察,要走出“鬼打墙”的范围,实际上并不困难!

    但——当真陷入到鬼打墙之后,谁又能冷静呢?

    只会越来越紧张……

    韩莎有四下看了看,居高临下,视野开阔。纵然夜色黑黢黢的,却也遮不住她的眼,就在距离中年男人不算远的地方,看到了一只半大的绵羊。韩莎说:“应该是那只羊羔丢了,所以着急,才夜里上山找的。”

    风尘看一眼困住男子的地形,说道:“种核桃的时候不注意一些,这种布局,只要光线一暗,很容易就会被困住。你看,在这一片的这些树,正好组成了一个阵……”

    韩莎掩口,笑道:“别指点江山了。知道你阵法厉害……我们的古之先贤,取法自然,所谓规矩者、五行、八卦者,皆是这么来的。现在人看的风水局,不也是取自然之现象,总结共杏之规律,再认为作用于我们居住的环境的吗?古人在一些特殊的地方,利用这种原理,制造悬魂梯,想要将人困住、困死,制造迷阵,让人走不出去。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这个倒霉蛋弄出来,否则一晚上下来,因为惊吓,出了一身冷汗,等到天明,差不多就要大病一场了!”

    这便是俗话讲的“染了阴气”。

    实则是“惊吓慌张盗汗体虚感冒”的一整套过程——于是,这也是“阳气足”的人,不容易染上这种不干净的东西的原因。

    “阳气足”表现在体不虚,身体不虚,受了一些凉,也就不容易感冒。会紧张,但不会盗汗,出的只是一般的汗,风一吹也是凉快,身体扛得住。

    再一种就是“正气足”或者“胆气壮”——正气足的人,生平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叫门,也正因此,心中无畏惧、无惊吓,自然也不会吓得、慌得浑身盗汗。胆气壮的人则是纯粹胆子大,更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但此时困在困局中的人,显然既不是正气足、也不是胆气壮的那种——

    而现代人因为电气设备的普及,熬夜更是家常便饭,使子午流注不能节律,故而体质也并不很好:

    看着五大三粗的身体却禁不住环境、气候的变化,稍微吹个小风就生病。

    “行,那咱们就引他出来……”

    风尘目光一凝,便是简简单单的三个自旋点凝了出去,第一个点在那中年人的身上,第二个点在羊羔的身上,第三个点则在村口。

    依次以村口强,羊羔中,中年男子弱三种不同程度的力量,产生纠结。那中年男子便仿佛有了冥冥中,命运的指引,一路根据纠结的力量,跌跌撞撞的就找到了自己的羊羔,然后,又跌跌撞撞的,回到了村口。看着一人一羊回去了,风尘又看了一眼困住男子的地方,深吸了一口气,说:“毁了吧,这一次他碰见咱们,算是运气。下一次有人被困住了,可不一定能碰见咱们……”

    风尘在组成“阵”的十多棵树上看了一遍,简简单单的十多个点,一眼就能够看出其中最关键的两个点——

    咔嚓嚓!

    一道耀眼的、湛蓝色的电光劈将下去。两棵核桃树突然变得焦黑、枯死,连火苗都未来得及出现,就已经变成了焦炭。

    为了防止出现火灾这种意外,风尘的这一道雷霆不可谓不激烈。瞬时间巨量的电流,别说是两棵树了,就是二十棵、二百棵也不够看。

    刚被雷劈过的地方,散发出一股有些臭、有些酸的味道。像是某种金属通了电之后发出的味道一样。

    风尘、韩莎并未在此多做驻留,直接就回到了基地当中。

    大片、大片的芭蕉扇一样的叶子在风中安静的起伏,强风吹上去,就变成了微风,微风落在地面,几乎就已经消失了。风尘落下去,和韩莎一起淹没在了叶子中,回到了一号山洞当中。这一号山洞便是风尘、风莎燕的栖身之所,至于天鬼则是拥有自己的,一个属于中枢的地方存身。进了洞穴,风尘就放下了韩莎。

    风莎燕穿着一件金黄色的睡袍,舒服、惬意的侧身躺在地上,睡的香甜。拥有三位一体的好处,便体现的淋漓尽致:

    当风尘晚了的时候,风莎燕、天鬼却会依旧顽固的,执行故有的作息。入静、驻脉一样不少。

    但,作为三位一体的“中枢”,风尘还是决定自己再静一下。

    就在温柔的,肉质的地面上坐下来,洞**的光线受到祂的控制,自行变得黯然。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洞**和洞穴外是一样的,是日出明、日落暗,但那种暗,却不是绝对的暗,而是和外面的光线保持一致的!

    这一套照明系统很智能——本身,它就是生命的一部分。是的,生命,很难用“生物”去定义它,更无法用狭隘的动物、植物去规划它。

    风尘静,韩莎便也跟着一起静。

    二人相对跪坐,一动不动,彼此都变得安静。恍惚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二人不分先后的睁开眼睛,风尘的眸子是平静的,不见什么光彩,但韩莎的眸子却熠熠生辉,明若星辰,她深吸一口气,说:“真好。咱们睡吧……”她一伸胳膊,便环住了风尘的脖子,而后便在地面上一倒……

    洞穴中的光芒恢复了自然,十月中旬的夜晚宁静,终于等着朝阳升起时候,风尘、风莎燕、韩莎便一起起来。

    风尘问韩莎:“夭生功在练吗?”

    韩莎笑,道:“当然。这可是B面女娲一族的镇族功法。我都练了两三天了,照着你之前的法子,用公式反向推演,让它更加的适合我一些,很快呢……”

    风尘道:“那咱们一起练吧……”

    二人便各自练习起来,风莎燕也同样在练习夭生功,三道人影,各有千秋。风尘练习了三遍以为巩固,之后便又练了一遍十二工学,罢了便踢腿、甩臂的活动着,心中一边想着十二工学的下一步,应该怎么弄……身、气、心三协归一,身体百分之百的有序,想要更进一步,如果是单纯的嘴炮,那么很简单……

    让身体发挥百分之二百的力量,百分之三百,百分之一万……

    但,这不是扯淡吗?

    始于一,归于一,怎么可能有百分之几百的情况发生?想了一会儿,也无头绪,风尘便也不多想了,只是回过头来看另一个自己和韩莎练习夭生功……能够明显看得出来,韩莎的夭生功有一些初学者的生涩,许多理论是明白的,但要将理论应用于实践,却需要下一番功夫。倒是风莎燕,却已是另一种程度了——已经是比B面的苏阮更高了几层的境界,再进一步,便是玄之又玄的无上境界。

    这样的“境界”提升,自然是有风尘的经验加成,这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B面的苏阮的记忆、经验,有助于风尘,而风尘的经验,同样有助于修炼夭生功的风莎燕。

    “喘口气……宝宝!”韩莎招呼风尘,却是不知道怎的,就喜欢上了“宝宝”这么一个又萌又可爱,简直让一般男人hold不住的小名儿。她叫的自然,风尘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好的,韩莎喜欢就好了。

    韩莎说:“咱们练一会儿格斗,不过……”韩莎说了一个“不过”,提出一个非常过分的要求——不能还手。

    “行!”

    风尘答应的痛快。

    韩莎上手却是突然,一招凌厉的“九阴白骨爪”呼脸,单这一下动作,就体现出了韩莎的本能中,那种格斗的能力。风尘手臂一挡,另一条手臂一压,却压住了韩莎的一招膝撞,再接着又是一下肘击接踵而来……韩莎的动作快速、招法凌厉,杀伤力更是十成十的没有留手,打风尘,她很放的开,也很放心。但始终,她的攻击,都不曾攻破风尘的防御:

    内格外挡。

    不若守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