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二人世界

    恰是阳历十月中,气温依稀还热,含沙轻呵了一口热气,温吞吞的带着一股温润,落在风尘的耳畔,“这天气还真热呢。以前光看着别人这么穿,却不觉会这样热……都出汗了!”一双带着紫色手套的手,却抱着风尘的胳膊,将头枕在风尘的肩膀上。手套也因为汗湿,变得潮润了几分,风尘伸手,轻拭了一下含沙额头上的,晶莹、细腻的细汗,柔声道:“咱们快走进步,进了里面就好了。一会儿你去前面办,我去后面给你改一下档案……”

    含沙“嗯”了一声,却不想说话。风尘便这般驮着含沙,走进了派出所,含沙正了身体,对风尘说:“那,我先进去了。”

    风尘点点头,说:“我在外面等你。”之后,便寻了僻静之处,照着环境一个投影,走进了档案室中。

    改档案这是一个必须的步骤:

    虽然户籍网中,已经有了信息存留,但更重要的却是要在本地的户籍档案中,存在含沙的个人信息,这才能够“补办”。信息入网,也只是入网,让大家办事方便一些,各地保存的档案才是根本。档案室的门是锁着的,但门是否锁着,又岂能拦住风尘?祂只是走进去,便穿门而入。

    实、虚变化之道,尽在其中。

    一排一排的档案柜,相互的间距极小,只能够通过轨道挪开,才能取出里面的档案。风尘以磁场读取之法,径直找到了含沙应该“存在”的档案,一份档案就飞出来,风尘将档案简单的翻了几页,观察了一下里面的字体、字迹的晕染程度,而后便由指尖生出一只“蚊子”——这只蚊子不吸血,却写字。

    吸血的口器如针头一般,在纸上掠过。于是便晕染开了九十年代最常用的蓝墨水的痕迹,随着口器的注入,墨迹似乎化学反应一般,变得古老,充满了岁月的痕迹。

    然后,又是档案记录……

    该有的“痕迹”一一完成,风尘古怪的想:“我这么一个遵纪守法的人,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情来,有意思……”然后,祂便出了档案室,回到无人的僻静处,再次显示出了自己的身形。又等了一分钟左右,这才是走进了户籍办公室——里面的人不少,大多都是上了一些年纪的老人,手里拿着结婚证、出生证明和户口本,给孙子或者外孙上户口。含沙还在靠后一些的地方排队。

    “等了你一会儿,还没办好?”问了含沙一句,风尘却隐蔽的点点头,意思是该改的东西已经改好了。

    含沙招手让祂过去,说道:“人挺多的。一会儿弄完了咱们去逛街……”

    风尘应道:“行,都依你。”

    “你们也是来上户口的?”一个老头儿提着一个商场送的布袋,问风尘、含沙。风尘说道:“是,她的户口找不到了,过来补一下。要结婚,没户口可不行……”含沙则是做出一脸羞涩的模样,看了风尘一眼,满是幸福。老人“哎呀”道:“这是,这是,小两口什么时候结婚?也是在十一?”

    含沙声音轻柔,说道:“我们才不赶人多的点儿呢。大概要等明年的春季吧!”含沙说是明年春季,倒不是随口的应付。

    而是自己在心里排盘,计算了一下黄道吉日的。今年也没有什么大吉大利的日子,想要一个好日子,也只有明年了。

    虽然以二人的本事,是不需要在意什么黄道吉日不黄道吉日的,但讨一个吉利却不错。风尘也道:“大爷您这是给孩子上户呢?”

    “是,我孙子的户。儿子跟媳妇忙,顾不上,我就跑一跑……”

    风尘、含沙有一句没一句的,跟这老头儿随意闲聊。大概又是等了有四十分钟左右,才轮到了含沙,等着含沙说明了情况之后,工作人员就起身出去,从档案室中将档案取了出来,并且以此为依据,给含沙进行打印。并且记录了含沙这一次补户口的事件……含沙的户口很简单:

    户主:韩莎;

    家庭成员:韩莎

    就只有这两页。

    这一份户口,可谓是含沙、风尘二人精心设计的。没有使用农村户口,因为农村户口的熟人之类的太多,这样一个大家都不认识的人,无疑是很让人怀疑的;城市里,这就正常的多了……诸般的考证、联系,是天衣无缝的。然后,含沙便从自己的小西装的胸兜里取出了证件照。

    这也是她自己准备的。

    “再补一下身份证……”

    工作人员记录了一下,问含沙:“是来取还是邮寄?”

    “邮寄吧!”含沙报了一下风尘工作地址,这一次来大口的任务算是圆满的完成了。出了派出所之后,风尘掰着含沙的肩膀,看着含沙,手轻轻的将含沙的长发送到了背后,左侧的头发别到了耳后,问:“这样是不是凉快了一些?一会儿咱们找个地方,我给你把头发扎起来吧吧,盘成我这样。嗯……以后,就叫韩莎了,莎莎……就像是秋风吹动了树叶的声音,让人安心。”

    含沙,不,因是韩莎,荡漾起了一丝清浅的笑容,说:“你这也太肉麻了。那里有一家咖啡馆,咱们去喝咖啡,你给我扎头发好不好?”

    风尘“嗯”一声,说:“好,咱们过去……”

    咖啡馆就在过了马路不远,进去之后直接随意的点了两杯咖啡。风尘便走到了韩莎的背后,开始动手归拢韩莎的头发,丝丝缕缕的头发,在祂白皙、修长的手指间掠过。祂的手就像是梳子一样,将韩莎的头发梳出了一缕一缕的,在脑后盘结在一起,形成一个下圆上凹的形状,有些像是心形,弄得非常漂亮。风尘道:“要是配上一朵同样的紫色的头花,就是一种魅惑、冷艳;配上一朵暖色的头花,就是知杏、温柔……莎莎,怎么样,好看不好看?”

    韩莎道:“棒极了……”

    风尘一手盘发、化妆、护理的手艺,挑选衣服的艺术眼光和审美都是无可挑剔的,乃是承袭了B面最顶尖、最时尚的的“时尚女魔头”的手艺,是站在了巅峰的!

    咖啡小妹也是看的眼直——本来韩莎的气质就已经极为出众,披散着发的时候,就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现在被风尘一弄,更是“化腐朽为神奇”,不,应该是“化神奇为神圣”,简直让人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光是看风尘的手法,看韩莎的容颜、身条,就让人沉浸其中。

    风尘坐回到对面,看着韩莎,说:“真漂亮。来,这位美丽的女士,请品尝一下这杯咖啡……”

    风尘抿一口咖啡,韩莎也抿了一口,味道也就那样。

    有一股特有的焦糊味和苦味,却因为加了糖,又是苦中带甜的,缠绵的像是融化了的巧克力,口感很细腻。韩莎眼睛一亮,说:“比你的速溶咖啡强多了。”风尘工作的地方,各种的速溶咖啡、茶叶可是不少,韩莎都品尝过,味道的确没有这家咖啡店的味道好……这里面的区别就应该是手擀面和方便面的区别了。

    “肯定,要不咖啡店不关门了……”喝着咖啡,不时的说上一句话,宁静的环境中充满了一种旖旎、温婉。

    这是一种让二人很喜欢的氛围,淡淡的、若有若无,即便是不说话也很好。坐了一个小时左右,二人便出了咖啡店!

    之后,就去了大口的商业街一逛就逛到了天黑。韩莎兴致勃勃的,一家店一家店的逛,这种有趣的事情,以前是无法完成的——只有成为了人之后,才会有这种机会。身边陪伴着风尘,一路走,一路看,遇到了卖冰糖葫芦的,韩莎便直接买了一根,递给了风尘。风尘囧囧的接过冰糖葫芦。

    风尘问:“怎么只买一串?你不要?”

    “熊孩子才吃冰糖葫芦,太幼稚了!”说完,还皱了一下鼻子,甩给风尘一个后脑勺。风尘无语的看看冰糖葫芦,啃了一颗。

    韩莎买的这一串冰糖葫芦用的不是海棠果、不是桔子、苹果,而是正宗的山楂。入口的一层冰糖的脆皮碎了之后,就是一口绵柔的,沙沙的山里红。那种味道酸的人口腔中的口水一下子分泌出来,似乎都要把舌头淹没。但这种酸却不是那种酸桔子、酸苹果一类的酸涩,而是充满了一种甘醇,厚实而回味。风尘和卖冰糖葫芦的随手拿了一个纸袋用来装核,将核吐进去之后,说:“你真不吃?味道还不错。”

    韩莎头一不回,摆手道:“不吃不吃……那儿有抓娃娃诶,跟上,我要抓到他破产!”发现了目标的韩莎拉着风尘就走。

    韩莎直接买了一大把的游戏币开始抓娃娃,第一次亲手玩儿这个,韩莎抓了半天也没有成功抓住。

    风尘一边吃冰糖葫芦,一边在一旁语言指点,韩莎的技术也一点点提高。终于看到了抓到娃娃的希望了。

    “耶……”

    一只小熊成功被抓出来。

    韩莎兴奋的大叫。

    游戏币却已经是被挥霍一空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