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章 断

    之所以告诉父、母二人这些,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为了父母的“安全”着想——因为知道了,面对一些人,一些事,才会有所警惕。总不能恶人登门了,还当是友善的客人,无知无觉的将自己送入虎口!若是被人用来威胁祂倒是小事,若是真的有了生命危险,那才是大事——不知故不觉,不觉就会上套。

    但若是知道,就不一样了:以后父母外出,会尽量避免一些危险的地方,平日里也会尽量呆在军区,不给人可乘之机。对待陌生人会警惕……相信没什么人有本事来军区里面搞事情的!

    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

    譬如是一家人是一家极其有钱的人,但却不告诉自己的孩子。孩子不知道自己家有钱,以为和普通的孩子一样……某一天,一伙儿绑匪在调查之后,就会发现一家人的关系。这孩子无知无觉,不知道自己有钱,也就从未担心自己会有被绑票的那一天,晚上也经常出去玩儿到很晚,那结果是什么?

    结果,就是没有比这更容易到手的肥羊!

    既害了孩子。

    又害了父母。

    至于那并不如何主要的一点,则是因为父母心中,那一份隐忧。这种隐忧祂能看出来,是因为祂的相貌、体型等一系列变化,生出的隐忧:任谁家的儿子变成这样,父母也都会隐忧的。于是,说开了,也就是最好的办法。

    过了好一阵,见父母消化反应的差不多了,风尘才继续说道:“这些事,不要对任何人言,无论是亲朋还是故旧,都不要说……不说,咱们还是一家人,一说,咱们之间的缘分,也就彻底断了。那时,你们不是父母,我也不是儿子!”这是一句很重的话,但却也是必须说的一句话。对自己的父母,祂是不会用术法的手段,让二人记得这一份记忆,却说不出来,写不出来的。风尘一脸正色,看着二人,说:“记住,谁也不行。姨姨舅舅,姑姑婶婶,都不行……”

    祂的父亲没说话,风母倒是气了,提高了声音:“你大姨怎么了?咱们家之前……”一阵子数落,因为激动,风母大口大口的喘息了几下。

    风尘平静的听完,深吸一口气,摇摇头,说道:“看来,咱们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那我就走了,以后别找我……如人问起,就说我们再无干系!我们,再不见面,再不联系,就这样吧……”

    风尘跪下来,给二人磕了三个头,然后对含沙说道:“走吧,咱们走吧……”便穿了衣服,要走。

    “你走,我就死给你看!”

    风母尖叫一声,一头朝着墙撞过去。

    但新植入的芯片却阻止了她,让她撞墙的一下动作变得毫无力量。风父则是一直沉默不语,突然起身将茶几掀翻,“过不过了?”

    “有些事,只能二选一。缘分的事情,强求不来……你们,珍重吧!”风尘的表情平静,但实际上心里却很受伤。祂能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这种不悲不喜,并不是本人没有感情,没有情绪,只是不受到情绪的左右而已。手指尖的胎儿变成了一只没有壳、没有内脏的甲鱼,风尘道:“这只甲鱼,你们留着吧。”风尘说完,一跃而出……原本窗户的玻璃和窗框就像是虚幻的一样,被祂穿行而过!然后,就看着祂的身影在黑色的夜空里突兀的消失,如果不是家里地上还有一只没有壳、没有内脏的甲鱼在爬,几乎都会以为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万米高空之上,风尘迎着狂风,任由狂风吹在身上——只有感受到那冷硬的如同刀子一样的风吹在身上、脸上,才会让祂稍微舒服一点!

    足足过了好几个小时,风尘才道:“终究,比我重要!终究……也罢,断了好,断了好啊。我也可以无拘无束了……”

    含沙出了阴神,轻轻的搂住风尘的肩膀,不知道如何去安慰。

    只是轻轻的,念着祂的名字……

    “风尘……风尘……”

    过了半晌,风尘道:“别担心,含沙,我没事……只是这感情,总是有一个过程的。若是不断,麻烦不断,这麻烦不止是我的,也是他们的;断了,这麻烦也就没有了。就当是没生我这么个儿子吧。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可一人得道,什么时候七大姑八大姨也跟着升天的?自古以来,一个都没有啊……我妈的想法,我不能左右,亦不能够强求,更不会用手段,也只能这样了。”

    含沙道:“嗯,我理解的……你和父母断了,实际上是为了父母的好。不断的话,那些麻烦,对你而言,不是麻烦,相反你父母倒是会左右不是人,原本亲朋反目,本是真心待人,却惹得一身骚……”

    风尘叹了一声,说道:“以后,我也不想回实验室了。我们,就以我们的基地为中心,发展我们自己的吧。”

    “嗯……”含沙轻轻的“嗯”了一声。

    “有了生物芯片作为终端,我们也就可以推行我们的教育了。一个以自身为主导的,伟力归于自身的一整套体系,不同于现在的工业文明,而是一个修炼文明……家里的事,这样是最好的,去一个他们找不到我的地方,就让他们以为我已经是‘白日飞升,位列仙班’了吧!”

    虽是如此说,但心中依然难掩失落——这一趟回家可谓是乘兴来,败兴去。原本祂还设想着以后的美好,想着和含沙结婚时候,拜过高堂,想着……可母亲的选择,却将一切都击的粉碎。

    风尘深吸一口气,对含沙说道:“我现在不想回去,咱们去海上转一转吧!”速度骤然提起……

    含沙被一个阵法保护起来,风尘却将速度提升到了自己的极致!迎面的风如同硬实的墙,但接触到风尘的身体之后,却好像是被钢筋穿插过去的腐土,犹如刀切豆腐一般。祂听不见声音,因为声音已经被祂远远甩在身后,眼前的视线也发生了变化,远处的视点被拉进,万物的光线都归于那一个点——原本笔直的线条,也因此变成了一种略微带有弧度的弧线。风尘还是第一次这样的高速飞行,身上的衣服在瞬间碳化,变成了漆黑,漆黑刹那间从风尘的身上剥离、脱落,只剩下了白皙、光洁的皮肤。

    冷硬的风,让祂的皮肤轻微的波动,但却没有产生变形。含沙好好的被保护在阵法之中,看风尘这样的肆意、任杏,却知道祂是在用这种方式发泄自己心中的情绪……

    含沙就在风尘的背上。

    肚皮紧紧的贴着风尘背部白皙而温柔、细致的肌肉,阵法的作用之下,早已经超音速十多倍的飞行速度却对它没有什么影响……那风,温柔和煦的很,如同春天吹起柳絮的细风一样,轻轻的在金黄色的皮毛上吹过,很是舒服。

    身下是一望无垠的大海……

    有海豚的歌声传来,超声波在风尘的耳中却显得清晰悦耳,听着也有磁杏的、粗犷的、纤柔的,竟然和人的语言相差无几。风尘听在耳中,能分辨出其中的喜悦、争执等简单的信息,风尘讶然的停住了身体,对含沙说:“我听见下面海豚在抬杠,争夺配偶!”含沙用芯片通信,道:“抬杠还有这功能?下去看看……我们下去看看!”

    风尘便降下去,万米距离,于祂而言,不过瞬息。到了海面之上,也就见到了海面的那种浩瀚、波澜。

    汹涌的浪涛随随便便一个就有十多层楼那么高,一起一伏之间,风尘站在海面之上,也跟着起伏。

    人之于海,是如此的渺小。

    有海豚从水中泳起,跳出水面,展示一下自己优美的流线型曲线,看到风尘这一个“怪海豚”之后,就因为重力原因,回到了水里。然后发出一声超声波,告知了自己的同伴——海豚因为超声定位、探查的原因,所以是很容易将拥有着类似的骨骼、脏腑结构的人,当成是海豚的同类的。过了一会儿,一大群的海豚就朝着祂围拢过来,纷纷跃出水面,好奇的看风尘。

    跳起的水花,翻腾、起伏的巨浪,阳光下跃动的海豚,让风尘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祂张开嘴,学着海豚的声音,发出了一声超声波。

    以真言之法,融精神于其中,给了海豚们一个亲切的问候:

    你们好。

    海豚们的叫声此起彼伏,以做回应。

    那声音干净、纯粹、友好,风尘纵上一步,坐在了一只海豚的背上,说:“我还有道友,不能陪你们下水玩儿,咱们就在水面上玩儿吧。我放不下它!”

    如果单单是风尘一人,别说是下水玩儿了。就是大洋捉鳖都是小意思,修行到达了祂如今这种程度,无论是海里还是陆地上,就没有祂不能去的地方。一只小海豚摇着尾巴过来,靠近了风尘之后,直接冲着风尘喷了一口水,然后就叫了一声,一头扎进了水里。风尘“哎呀”一声,哭笑不得,说:“海豚里也有熊孩子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