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九章 摊牌

    “我的这心疼、肝儿疼、肺也疼……”李铁一脸的苦涩,皱的跟橘子皮一样,手捧着心,让人不禁联想到了东施——时代是不同的、杏别是不同的、人也是不同的,只有恶心是相同的。质问风尘:“你还算是咱们的司命吗?太让人伤心了,整个胳膊肘往外拐!”那语气、那表情的幽怨……简直没谁了!

    “你就说,你哪儿不疼吧?”送给李铁一个白眼,风尘问杨志:“我说,你们还打算把我留到什么时候?这天都快黑了。我会去要几点?”

    “放心……天黑之前保准到!”

    杨志“哈哈”一笑,拍着胸脯保证……又待了一会儿,二人才终于带着风尘上了一架小型的直升机。飞机起飞后,就朝着军用机场的方向飞去……风尘无语,问:“你们确定这个方向没错?”

    “你就坐着等着吧……”李铁大声说了一声,然后就不跟风尘说话。等着到了军用机场后就换成了一辆七座越野,平板的挡风玻璃,粗矿的外形,大轮胎,整体都透着一股子“悍勇”的气息,“上车!”三人上车,杨志做了司机,李铁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就留着风尘一个人坐在最后面:

    一个人坐在宽大的座位上左右无人,宽阔的犹如帝王!

    车直接开到了军区的家属院,然后在一栋楼前停下来,李铁、杨志二人一回头,说:“三单元301,我哥俩就不上去了!”

    风尘“嗯”了一声,道:“好。”

    李铁道:“你就不惊讶?哪怕配合我们一下也好啊!”二人本来还想要看一看风尘目瞪狗呆的表情的,奈何风尘淡定的一逼。风尘听了二人的话,很配合的做出一脸的惊讶,睁大了眼睛,嘴唇微张,然后问了一句:“这个表情行不行?”杨志竖大拇指:“行,今儿晚上老李回去肯定睡不着觉了……”

    “滚,老子是那么没定力的人吗?”李铁瞪了杨志一眼。

    风尘下车,扒着窗户挥一挥小手,嗲声道:“两位兵哥哥,谢谢哦,人家走了啦!”

    “滚!”

    这下,是真的睡不着觉了。

    风尘进了单元楼,李铁、杨志二人就开着车走了。也不走电梯,风尘就一步一个转折,两步一层楼,走了四步,就到了301的门口,手在门铃上一按,便听里面传出了一阵“有人来了……有人来了”的门铃声。须臾,门一开,正是自己的母亲,母亲也是惊讶:“小风?”忙让开身,让风尘进屋,说:“我刚正做饭呢,你爸爸一会儿回来,我让他顺便儿再买点儿猪脚,你爱吃那个。”

    母亲是刚从厨房出来的,所以正好穿着围裙。有一年多的日子不见,母亲的身体却是比以前强了不是一星半点儿。

    原本虚胖的身体,以及一些关节上的小毛病看起来也都消失了。此刻却是身体匀称,动作之间,都透着一股子轻盈。这里面分明的十八作的痕迹风尘一眼就能看出来,看来父母应该是用心练习了的。

    “在做什么?我看看?”风尘说着进了厨房,见锅里已经整好了一锅馒头,正在抄一个芹菜炒肉,便道:“妈,我来吧!”

    “我来,我来……你刚进家,坐一会儿。”风母却不让祂进厨房,风尘抚摸一下含沙的脊背,便也不强求,问母亲:“妈,你们是什么时候搬过来的?”

    自己的爸爸、妈妈搬家,自己这个做儿子的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这种荒诞的事情难道不是只应该出现在网络段子里吗?犹记得上学时候,看过一个新闻,说是乌鲁木齐一个大学生回家,结果发现家拆迁了,想要给父母打电话,父母连手机号都换了……那种感觉当真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风母一边炒菜,一边给风尘讲了一下:“我们搬过来有半年多了。家里来了一车当兵的,说是你的兵,军区这儿分了房子,他们连装修都装修完了,就拉着我们过来住……现在我和你爸都闹不明白是咋回子事儿。”

    “没事儿,妈,这的确是我分的房子。我呢,太忙了,一直没顾得上这些事情。没想到他们比我还惦记……”

    这事儿在李铁、杨志送祂过来的时候,祂心里头就知道了个七七八八,听老娘一说,还真的是——

    这群无常的家伙们简直……自己的房子,不仅仅装修的事儿给办了,最后家里俩老人也给弄过来了。

    风尘通过生物芯片,问候了一下杨志、李铁:

    谢谢啊。

    二人分别送给祂一句话:

    这会儿才谢谢?晚了。

    谢谢多廉价啊?给咱们哥们儿来点儿表示。

    风尘问母亲,“我爸呢?”

    风母道:“串门儿去了。你爸的路子野,以前的中学同学正好是个空军的师长,以前一群老同学就微信上聊个不停,现在可好了。住进来才发现他们家也住这里,今儿正好那个谁在,就叫过去坐一坐……”

    厨房中炒菜声“嘶嘶”作响,一盘菜炒出锅,又过了几个呼吸的功夫,房门咔嗒一声轻响,门锁的机关一响,风父就从外面进来。

    同是因为练习了十八作而变得精神,原本发暗的面色,也红润了几分。

    “小风?”

    风父见了风尘也是惊讶。

    “爸,你回来了?”

    风父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风尘道:“刚进来一会儿。”

    “工作挺忙?”

    风父问了一句,将自己的甲克外套脱下来。说:“我听我那老同学说你身兼数职,忙的厉害。忙点儿好……”

    风尘默了一下,说道:“我这次回来,主要是给你俩个东西。这东西是我刚研究出来不久的,你们也别和别人说。目前是小规模试用,这是一个必要的程序,但早用肯定还是有好处的……等会儿吃完饭,我给你们弄。”一年多的离别,中间也不曾通信,当一家人坐在一起的时候,反倒是平淡的。一家人吃过了饭之后,风尘便将芯片给父母二人种了下去,对二人说:“按上了芯片,以后医院啊,药啊什么的,就不要去了。没哪个医生比你儿子厉害……爸、妈,有一些事情,一直没有跟你们说!”

    风尘一脸正色,深吸了一口气,解开了自己衬衫上的纽扣,将衬衫脱下来。然后又将自己的裤子脱下来。

    风尘说道:“用古话说,我已经成了仙了。你们看,能看出我和人的区别么?现在我的身体内,基因和人的相似度只有百分之七十左右,而一只猪和人的基因都有百分之九十……所以,我的体型也相应的,逐渐有所变化。以前变得或许没有现在这么明显,但天人化生,本就如此……我现在,是无杏别的。因为对我而言,长生不老,自然也就不需要哺育后代,一些东西已经消失了。所以,在男和女上,您二老要看开一些,如果真的想要一个孙子,我现在就能送你们。一个、两个、三个,这都是无所谓的……你们看!”青葱一般的手指轻轻的一点,风尘特意让自己悬浮起来,完美的身材展示在父母近前,手指上鼓起了一个包,然后破开,一个米粒就落就迅速的变化,落进了厨房之中。碗碟在风尘的控制下飞出来,在父母近前悬浮。

    就见那米粒迅速的变大,只是不多时间,就变成了花生壳那么大,而后破开之后,里面就出来一条面目狰狞的虫子。

    虫子张开口,贪婪的吞噬餐盘中剩下的残羹剩饭。当饭吃完之后,虫子已经变成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长着口器的胎儿——这样的大小,的确算不上是婴儿,只能是还没有出生,处于肚子里的胎儿。这一幕“造化”就那么展示在二老的眼前,风尘招一招手,胎儿就落在了风尘的手里,说:“你们看,一个孩子,就这么容易。对于仙家而言,创造一个生命,也就是这么容易。”

    “小、小风,你……”

    风尘道:“我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本质上说,我不是人。我是超脱于人的。俗话说的好,一人得道,全家升仙。但这种话,也毕竟只是在演义里,真是的情况我也没办法。有一些境界,是需要自己去求的。爸、妈,我给你们这个芯片,就是确保你们的健康……至少,要活到人的寿命的极限。在这段时间内,我会研究相应的办法,希望您二老,亦可以同我一起长生。”

    祂说:“世间万物,繁衍只是为了自己生命的一种延续。当可以长生,这样的繁衍就是不必的。”

    风尘这一“摊牌”可谓是震撼,二人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神来。风尘便也不说话,也不穿回衣服,就那么坐在那里,给二人一个足够的时间思索、反应。

    含沙也巴巴的,看风尘的父母。然后,又看看风尘,用生物芯片和风尘交流,问风尘:“你怎么就告诉他们了?”

    风尘默然片刻,说:“总归是要告诉的,而且我认为现在的时机,已经成熟了。生物芯片很快就会铺开,这样他们也会注意一些,避免不必要的危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