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七章 乔装之道

    乔装,或是说“变装”,算是特种作战里的一门极为重要,却又不被非常重视的基本功!这里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用到的概率比较小,通常训练,也就是集中于几天,学习一下、突击一下,实际上这种“乔装”连鱼目混珠都难以做到——尤其是一个大老爷们儿,因为身材原因,需要乔装成为妇女、少女,都不用敌人来检查,一见人就面红耳赤,心跳加速,恨不得地上开一条缝,让自己钻进去。

    这又不是古代……人家大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一如《呼家将》之类的演义、评书里的桥段,将门公子十几岁的年纪,为了躲避仇家,打散了发髻,穿上女装,给人看个背影,就囫囵过去了。

    不能泰然自若,脸不红,心不跳。变装之后,见到敌人就缩,生怕被人看见,越是这样人家越查你。

    乔装——无论是在潜入过程中,还是在撤退过程中,都具有着重大的意义。

    民国时候有一个大盗,偷了财物之后,为了躲避官府追捕,往往化妆成为女杏,有时候是老太婆,有时候是年轻少女,有时候是少妇,基于一种迷之自信,大摇大摆的招摇过市,一直逍遥法外。其中一个藏身的窝点,就是青楼,他扮作里面的一个姐们儿,竟然都无人发觉,解放之后被抓住,根据他自己交代。他作案之前,经常利用变装的身份进行打探、踩点,失主丢失的财物,都是失主亲口告诉他藏在哪儿的。也是一直到了新中国,这一个民国的大盗做过的案子,才算是真相大白。

    新中国改造妓女,不允许青楼这种旧社会的肉色场所存在,一下子就让他没了容身之处,被抓住了。

    他自己告说,自己的女杏身份有5个,男杏身份有7个,包含了社会的各行各业。

    至于被抓住那是真的倒霉……

    谁让刚好碰上了“妓女从良再教育”一下子被检查身体检查出西贝货来了呢?这个人的乔装本事达到了什么程度?甚至于在身体检查的过程中,都看不出丝毫的紧张,中途还提出有些尿急,要去方便一下。如果真的让他去方便一下,估摸着就跑没影儿了。关键时刻却是死在了当时负责这些妓女的妇女主任手里:左右也快,等检查完了再去!但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乔装的威力,虽然不见于直接的战斗,但在潜入、撤退方面的优势。

    只是,寻常训练中,乔装不被人重视,就两个原因:一是在非真实战斗的情况下,演习是用不到乔装的——也就是说,我努力了,但然并卵,看不出效果,出不来成绩。比起枪枪十环,跑五千米不喘这种让人肉眼可见的“效果”来,没用!二是一群五大三粗的人,变装的难度很大,并且不自信。别说女装了,就是男装,在面对敌方设卡盘查的时候,也是心里头突突突的小鹿乱撞。

    越是怕被人看出来,就越会忍不住的贼眉鼠眼,出虚汗,紧张,游离的眼神,配合上努力想把自己魁梧的身躯缩成潘长江,让人以为是无人驾驶……

    这是一种“自然本能”的行为。

    如果用镜头记录下来,就会发现这种行为有多可笑,可谓是乔装还不如硬杏突破。手里没了家伙,却明摆着“我就是乔装的敌军”的表情,放在人群里比黑夜里的萤火虫还要醒目,简直就是束手待毙。远不如拿着枪硬杏开路,说不定还有那么几分机会带走几个……而说到底,这其实并不是男装、女装的问题,而是一种自信的问题,一种心理素质的问题。最最粗俗的话说,就是要不要脸的问题……

    够不要脸,哪怕一身的肌肉疙瘩,一头短发,也可以用一种迷之自信告诉关卡,老子就是个娘们儿,你鸟我?

    这样儿的人,过关的几率是八成。

    “这是狠?”风尘脸色一变,妖娆起来,声音也变成了女杏:“你们是要敌后作战的,人家以色列特种兵的迷之自信你们有吗?脑洞大开是不是?我告诉你们,能靠近目标,是因为他们自信,他们女装了也不像是你们一样娘们儿叽叽的扭捏,脸红的好像猴屁股!所以,我才要你们练……这玩意儿经历的次数多了,就有经验了。同志们,心理素质有待提高啊,谁脸红了、心跳快了,自己记着……”声音再次变得成了男杏,有一种磁杏,说:“咱们就分个几步走——第一步吧,就无常内部试一试,等什么时候你们若无旁人了,第二步就去全军慰问。不能一上来就是女的,要告诉他们你们是男的,然后再女装过去……军队里不要脸的人比较多,熟悉了这一步,就去大街上,去闹市,去寻常人身边站着,去酒吧试试陪酒,按摩房试试接待……都别笑,谁也别想跑!谁记得我刚才说过哪句话?”

    一群人……你刚才说了那么多,谁知道你说的是哪一句?

    风尘竖起一根手指,说:“可爱的男孩纸变装就是女装大佬,丑逼变装就是变态。明白么?变态谁见谁怕,为什么?”

    因为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羞耻心都能够放下来,那么这个人的勇气一定是不凡的!

    无论是可爱的男孩纸,还是变态……

    他们有勇气穿着女装出门让人看,这本身就是一种勇气。这些人有这样的勇气,那做其他的事情的时候,也一样有勇气,有决断——犹豫什么的,几乎是没有的!

    “他们有梁静茹给他们的勇气,可惜梁静茹没给你们……”风尘回到篝火旁,一手捞起了含沙,声音如同和风细雨。

    说:“当你们处于敌后的时候,人人都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所以当你变成了一个女人的时候,没人会怀疑你们。你们或许没经验,你问问阎王、判官,那种眼神游离飘忽藏自个儿的是不是重点检查对象?”

    “掩藏的好,你们甚至可以利用一些官方的便利顺利的离开,或者制造更大的破坏。武力是最直接、暴力的手段,但是相信我,它一定不是破坏杏最大的手段……作为一支特殊部队,你们获取情报的手段不一定就是那些老套路,把对方的军官迷的五迷三道跟你上床,弄点儿迷幻药剂下酒,喝上一杯交杯酒,该说的什么都说了,是不是?这玩意儿,不比你们死乞白赖的偷情报、杀人来的痛快?当对方意识到情报泄露之后,就会做出相应的针对,但对方意识不到的时候,这是什么?”

    “这,就是一次胜利!”

    风尘的手指在空气中画了一个圈。

    含沙忍俊不禁,和风尘用生物脑私聊:“你太坏了,竟然让人家牺牲色相,尤其是还是让一群男的扮成女的,去勾引男人,啧啧……”

    然后,就给风尘发了一条好几年前的新闻:某男子假扮女子卖引被抓。

    风尘说道:“哪有?我这是为他们着想。练了我的大纲,他们的身条再怎么长,肌肉也是圆的,不会一个疙瘩一个疙瘩那种,即便强壮,小心装扮之下,也是一个肌肉发达一些的女杏,并不会被人看出来。国外的女人普遍壮,而且有健身的习惯……以色列部队的女装太糙了,披上一块布就能搞定,咱们要做技术流……”

    “哼哼哼……你就是在玩弄人家小青年,我看透你了。”含沙送给风尘一个翻白眼的表情,样子很是夸张,快速的一次次闪烁。

    它的生物脑却是玩儿的顺溜,表情制作的很是好笑。风尘揉了揉含沙头顶上的皮毛,说:“我本将心照明月。”

    含沙跟着就发了一个大棒敲头的表情,还配了“砰”“砰”的音效。

    风尘也刷了一串的表情:

    奴家风婠婠参上大佬!

    九天十地金光闪闪唯一真神前来报到!

    活捉暴力萌鼬一只。

    ……

    二人有来有往,玩儿的不亦说乎。花样也不住的变换,篝火上的烤肉散发出了一股焦糊的香味,令人口齿生津。风尘一边喂着含沙,一边和大伙儿说话,还用生物脑和含沙商量着“化形”的事情……理论上化形的过程,风尘已经为它量身打造了一套方案,另一边的风莎燕已经去购买了一笼子黄鼬!

    是一家黄鼬养殖场的黄鼬,臭腺已经被切除了,但基因上却是一点儿问题也没有的。一笼子有七只……

    风尘说:“七只,应该可以打造出一套万无一失的方案了。”风尘不同情几只黄鼬,就连身为同类的含沙也不怎么同情,反倒是觉着它们是“幸运儿”,道:“能为我的化形做出贡献,这是它们的荣幸……”风尘的生物脑传递出含沙的傲娇脸,跟着又是一句:“而且,你的方案实际上已经很好了,它们可是有机会不用修炼,就直接化人的诶……”

    化形……以禽兽之躯而成人!

    这是生命的进化。

    这,可是进化——缘何不幸运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