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六章 精神交锋

    “呸,你个臭不要脸的!刚才分明是你偷袭……而且,你这胸长得,让我哥俩有点儿不好下手!”李铁满是不服气,刚才这一下事出突然,二人也是真的没准备好,就已经被风尘简单的靠近一步,整只手按在了心口膻中穴的位置,被一股透劲穿透了皮肉,将心肺震了一下,闷的二人眼前一黑,等再一亮,就已经委顿于地了。李铁当然是一千、一万个不服的……于是,便挑衅了一句风尘的“胸”。一般而言,是个男人,在一群人面前被这么挑衅,都不能忍,因为李铁话里的意思,是风尘的胸,长的很女人,所以下不了手,是占了这样的一个便宜。其目的,却是被风尘洞若观火,嗤笑一声:“收了你这些没用的东西吧!我这胸啊,脱了衬衫给你看看,比女人的好看,珠圆玉润,挺拔动人,尤其还不下垂。我都不用戴胸罩,你看看,上面的曲线就和被胸罩托起来的一样,下面的曲线,也是一样的,从侧面看,就是一整道优雅的弧线……”

    李铁、杨志瞬间斯巴达了……

    虽然风尘并未真的脱衬衫给人看,但祂却用手滑了一下,自下而上的划出了一条弧线,勾勒出自己的胸部。这一段堪称“厚颜无耻”的话,让李铁、杨志懵的茫然,感觉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恶意。

    风尘露出一些清浅的笑容,修长的睫毛一颤,继续说道:“我穿裙子也是很好看的,你们没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话?”李铁下意识的接口。

    轻盈的,拢了一下耳畔几丝发丝,风尘吐出了一句话:“女装这种事情,可爱的男孩纸叫大佬,只有丑逼才是变态……”

    风尘说完,轻盈的抬腿、迈步,再进。动作之间充满了一种撩人的风情,纤纤如玉的手轻拂慢捻,如是弹奏一曲东风破,在李铁毫无反应的时候,就一路蔓过了他的整条胳膊。这看似轻巧的,如弹琴、拈花一般的动作无声无息,却让李铁的整条胳膊都变得发胀、发酸、发疼,动都不能够动一下——这种痛的感觉虽然许久没有感受到了,但却并不陌生。这分明是韧带组织挫伤。

    这一下措不及防,让李铁这个硬汉也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豆粒大小的汗珠子密密麻麻的从额头上坟起……

    风尘看看自己的手,是那么的白净、漂亮、自然,又看看李铁,一脸的和煦,说道:“你看,你还是没反应!”

    李铁道:“你这还是偷袭!”

    刚才明明是想要动摇对方的心神,凡人必有七情六欲,动其情欲,必失其智,这种精神上的博弈之法并非只是小说杜撰,放在现实之中,是一样行之有效的。李铁和人争斗,也屡屡尝试,无往不利,不想这一次,却在风尘这里栽了个大跟头——风尘的厚颜无耻犹海岸上的磐石,任由风吹雨打,海浪侵袭,我自怡然不动。反倒是他自己,被风尘几句话雷的动摇了心神,然后一整条胳膊都交代了。

    他一边说话,一边拍打、活络气血,再借助于引导、聚气等功夫恢复。

    风尘说:“我以为你准备好了。”

    李铁、杨志相顾无言……

    这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杨志和李铁说:“看来,咱们的脸皮始终是不如司命来的厚啊……不过我真的倒是好奇了,司命,你这胸是怎么长的?”

    风尘抱起胸,挑了二人一眼,说道:“就自然而然长的。之前又不是没和你二人说过天人化生的妙处,只是你们的境界不足罢了……收起这些没用的吧,你们的话动摇不了我的心智,男女之别,于我而言,无外乎左手右手,身前背后,人于百兽百禽,世间之万物,亦与我同一。我此身若着女装,原因也只能有二,一是好看,二是合身,再无其他含义。我之身,若寸缕不挂,亦无其他含义,唯是合己而已!你们不要寄希望于我有羞耻之心,有动摇之念,此不过凡人之无用浮念罢了……”

    历经无数亡灵之生、老、病、死,见无量之红尘,又历诸多生、诸多死,是浮游也是小虫,是植被也是菌类。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人之区区后天才逐渐出现的杏别之别,又如何能让祂的心,产生哪怕一丝一毫的波澜?

    当然……这在李铁、杨志看来,就是特么的不要脸,还是油盐不进那种。估摸着即便是千夫所指,万人唾骂,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吧?只是……二人看看风尘那脸蛋儿……打死都不相信这个妖孽会被万人唾骂!

    跟祂放对的才会被遗世独立,万人唾骂吧?

    李铁呼出一口气,说道:“我们无常双龙,竟然被你看破了。那咱们也不说废话,你别偷袭,让我俩好好看看你的本事!”

    “不欺负你们!”风尘一笑,摇摇头,转首对三个女医生说:“你们谁有丝巾?”“我有,司命你等一下……”李娜笑嘻嘻的跑回去取了一块丝巾过来。是一块颜色很嫩的紫色的小丝巾,就和空姐脖子上那种款式差不多——这玩意儿只是一种装饰品。李娜将丝巾交给风尘,问:“司命,可以吗?”

    风尘“嗯”道:“可以!”便将丝巾一叠,手法娴熟的用丝巾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冲着二人勾勾手,说:“来!”

    李铁、杨志二人对视一眼,一人口中就开始大喊大叫,声音不停。另一人则是通过声音掩护,蹑手蹑脚的绕行……风尘一动不动,说:“想要用喊叫声掩盖另一个人的移动声音?没用……”

    也是二人太过于小心翼翼,所以风尘才还有工夫说风凉话:好吧,这其实是实话。风尘的听觉范围之广,之宽阔,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

    他们更不会知道,风尘以十二工学至于身体完全的有序,和魄的境界,驻的漏尽透彻结合,获得了一种“细胞的视觉”——祂的身体的一种特殊的感觉,但凡是靠近了祂身体一尺之内,就会被尽知。而一尺的距离,却足够风尘做出许许多多的反应、判断了,蒙着眼也仅仅是试验范围缩小到了皮肤外一尺罢了。于是,李铁的偷袭就变成了明上,风尘屈指一弹,就弹在了他的手腕上。

    整条胳膊都在瞬间一麻,就像是过电了一样。风尘身体向后一靠,肩膀后部就结结实实的撞击在李铁的胸口,李铁整个人腾云驾雾一般的飞了出去,然后以一招屁股向后的平沙落雁式摔到了地上。

    再进一步,一抓一扔,杨志也飞了。

    不蒙眼一招。

    蒙眼还是一招。

    风尘扯下了蒙眼的丝巾,笑问坐在地上赖着不起来的二人:“感觉怎么样?哎,你说你们怎么就不听劝呢?”

    “司命威武,猫和老鼠!”

    篝火旁的一群人欢呼大叫,那些有幸跟着一起乐呵的学员们则是莫名其妙。但风尘在格斗上的厉害,他们算是见识了。

    正所谓“见微知著”,但从这一项上他们能够看到风尘的不凡,再结合这里老兵的崇敬和发自内心的那种尊重——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兵王,那么无常的司命,应该就是兵王之中的神。至少,在无常这里,能够获得尊重的方式,就只有绝对的实力!而现在,无常依然保留着一个无人居住的宿舍,单人单间,还有完备的沐浴设施,每天有人定时去打扫,虔诚的如同朝圣一般……那,便是他们的司命的宿舍!

    他们是时刻准备着,等那个人回来……学员们也曾经幻想过司命,这样一个传奇的男人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是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的大汉?还是施瓦辛格那样的肌肉男?亦或者是浓缩的都是精华的那种五短身材?

    但,想破了脑袋,他们也不会想到司命竟然会是那么的“清秀”,有着一张倾倒众生的脸,有着比女人还要女人的身材,衣着也透着一种中杏的气息,还留着一头军营中独一份的长发盘了发髻……祂的身上的气质,似乎和军营格格不入。但当祂真正走进了无常之后,这些学员们才发现,祂似乎才是这里的灵魂!

    那种灵魂,或许举手投足之间看不到。但刚才动手的几个刹那,却分明让人感受到了一种比西伯利亚的冷空气还要凛冽的东西——

    突然、狠辣、凶戾、狡诈、快速……脑子里似乎很是缺词,感觉是念书的时候没有好好上学的缘故,形容这一个人,竟然让他们词穷了,但依然感觉远远不够!

    这……就是无常的司命,无常的灵魂。

    这里的一切的一切。

    都有祂的烙印。

    “看了你们的阎王这点儿挑衅水平,我感觉你们应该加一个功课。光是糙汉子不行啊。阎王、判官,你俩带头安排,生旦净末丑,我要让他们不知道羞耻。记住,你们出生入死,这世上除了能让你们活着的东西,没有所谓的羞耻……组一个模特队,不是感觉羞耻吗?二次元也好,三次元也罢,给我女装摆上去。什么时候脸不红心不跳,对旁人的指点甘之若素,那就可以了。”

    “狠……”

    李铁磨牙。

    送了风尘一个大拇指。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