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章 子墨子曰,天鬼

    “嗯,子墨子。”她灿烂一笑,清脆的如黄莺叫一般的声音,细碎的传开,却又被阵笼在一个极小的范围……一个播放声音的阵法,以无声掩细语。墨子飘在风莎燕身边,飘出了十多米之后,才是说:“这些日子,和爱因斯坦、特斯拉、高斯他们这些人探讨学术,研究大一统理论之余,我也出去走了走。托了阴神的福,一千的千里、万里,如今不过瞬息。我便也到处去看了看……”

    阴神状态之下,瞬息千里,一念之间。

    他见了林立的高楼、见了高铁、见了此世的鲜活……但同样,他也见了隔壁三哥那种令人糟心的生活环境。亦通过网络,了解了自战国时候一直到现在的历史,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际上的……

    “这个时代很好!我应该谢谢你,让我看到今日。”墨子叹了一声,又说:“历史其实很有趣,欧洲在工业革命起初的时候,实际上无论是从生产力水平还是科学技术方面,都接近于我那个时代。要说不同的地方,也就是没有发明出枪来——但其它的东西,相差无几。社会制度上、贵族文化上、鬼神信仰上……它们却也让我看到了鬼神信仰的不好。它们的人,缺了许多的东西……”墨子一边说话,一边还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子,意思是西方的人,在脑子里缺了一些东西。他说:“他们,我纵观历史,总是希望获得别人的拯救,总是寄希望于出现一个英雄……这真不一样。机器吃人,被吃的人可以等死,但反抗寥寥,你来中国,它机器能把人吃了?”

    风莎燕只是听,却不说话,她知道墨子实际上就是想要找几个人说话……被她唤醒于这个时代,墨子是孤独的。

    没有同时代的人,可以敞开来说话的,却只有风莎燕、风尘、含沙以及那三只略微有些懵懂的小家伙儿。

    和特斯拉、爱因斯坦等人之间,天然的存在着一些隔阂……

    墨子摇头,说道:“吃不了,吃不了的。我们那会儿的故事,留下来的实际不多,公输班的故事也顶多就是一个巧匠……但你知道,他是当时臭名昭著的战争贩子,就和那个美国的什么爱迪生差不多。为了推销自己的一个战争工具,他无所不用其极,我听特斯拉说,爱迪生就是一个小人,一个恶棍,为了诋毁他的高压电验证高压电危险,竟然专门弄了电椅,去电一些死刑犯,将人活生生电死的还好,那些电的半死不活的……作孽啊!公输班也好不了多少,但你知道,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做过和英国狼吃羊一样的事——但结果却是不同的。英国那群羊,真的是羊,而他驱赶的羊,却变成了狼。倘若是一个人穷的只剩下了一条命之后,你说,这世上最大的公平是什么?”

    在这一个问题是,风莎燕和墨子心有灵犀。

    风莎燕道:“命!”

    墨子看她,笑了,说:“我在网络上看了大量的舆论观点,我以为你会和他们一样!”但她却是一朵独一无二的烟火。

    风莎燕道:“这世上可以有富贵、贫穷,可以有权大与小,有地位高低贵贱。但每个人的命都只有一条。你下葬的时候用金丝楠木,他只是草席一裹,但百年后,也都是同样的白骨一堆。命,就是人最后的尊严和本钱……如果到了这一步,那就要拿命去赌了!就看看,谁的命更硬一些……”

    墨子道:“不错,所以公输班的跑马圈地没有成功,工业化也没有成功涅槃。这是因为我们的人,和他们不一样……”

    这一种不一样平时的时候并不能看出来,但一旦当灾难来临,遭遇到危机的时刻,区别一下子就显示出来了:

    同是遭遇大洪水这样的灾难,他们总是祈祷救世主的出现,或者是造出一个方舟,逃离灾难,要么就是等死。当困难足以大到摧毁人的理智的时候,他们就会彻底放弃……但这一种秉杏放在中国这里却不成立:

    同样遮天蔽日的洪水,同样无立锥之地,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家喻户晓——于是他也是墨家认为的,最伟大的圣人之一。

    愚公移山,太行和王屋二山是一个人可以移开的?听着疯狂,好像愚公这个老家伙已经疯了一样……没错,就是疯了!当面对的压力、面对的困难强大的超过了界限,他疯了。但疯了也要把山凿穿,而不是疯了之后坐在地上流口水,就这么爱咋咋地。墨子说:“这,是比什么科技都强大的东西!”

    “是的。”风莎燕点头。

    “丫头……知道我为什么和你说这个吗?”墨子突然问了一句。风莎燕一愣,恭敬道:“还请子墨子指教。”

    墨子道:“你培育那个生物中枢脑,目的之一是超武,让人类,或者是说,让我族走上另一条进化的道路,不同于现在的工业文明;目的之二就是你,希望可以用这一种方式,通过一种自然而然的引导、筛选,让那些坏人越来越少,彻底挤压坏人的生存空间……你设想的未来形态,我来猜测一下。你会以这个中枢为总口,然后各地建设分支脑,最后则是个人携带的终端社会……这一个设备,它代替了现在的手机、电脑,价钱便宜,也许还不如一个创可贴来的贵。它时事监控人体的健康、行为,并且你会尝试将这些行为系统化的评估——合适的人,你会利用基因编辑的方式赋予力量。而那些有天赋的,你会引导、让他们学会创造力量,如果有犯罪行为,你不需要警察,就可以解决。所以,未来的社会,罪恶会彻底消失,这也是我设想中,利用天鬼赏善罚恶的初衷……但,这也正是我想好和你说明的原因,你明白么?”

    墨子先举了国外、国内历史上的例子,又说了自己的明鬼,猜测了一下风尘未来的动作,便是为了这个——

    他的眼光可谓精准,风莎燕的确是有这样的想法——

    由中枢脑、分支脑、终端脑三个部分,编织出一个巨大的网络体系。但这一个体系,却需要那么几步走,第一步是“单机阶段”,是个人化的、单机作用的生物计算机,具有治疗、矫正疾病、身体的功能,可以辅助记忆、计算,提供局部网络通讯能力……目前,仅存在于一个想法,更具体的需要一步、一步的进行实验。

    第二步便是铺设开网络,进行大的生物电脑网络联系。

    ……

    个人终端的大小应该就是一块拇指肚大小的皮肉,可以在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进行剥接。接触人体之后,就会“复活”,联通毛细血管、神经系统,和大脑构建联系。之后的所有控制、沟通,都不需要按键、屏幕,直接意念操控……就,和阴神的交流方式一样。这个终端不会坏,可以自我修复,甚至于运算能力不足,还可以自己复制一些,扩充运算。以人的血液提供的能量为能量……

    说来,似乎很“惊悚”,但如果抛开了它的外形变得更小,计算能力更强,消耗的能量变得更低,不需要电之外,它和手机、电脑有什么不同吗?

    没有……

    这是一种大势所趋……

    风莎燕知道墨子的意思,墨子是怕源自于先人骨质里那种战天斗地的精神消失了,让人变成那种遇到困难吓得尿裤子,而不知道自己争取的那种人。他并不反对人类处于监控之下,也不反对以鬼神赏善罚恶。

    “子墨子,我也仅仅是一个想法,你就看出来了。看来我在你眼里根本就没什么秘密,这就是我和你的差距吗?”

    风莎燕的声音随着风袅袅的散开,透着一股懒洋洋的味道。

    墨子“哈哈”大笑,用力揪了一下自己的胡子,说道:“丫头啊,咱们是同类……至少,思想上算是同类。同类猜测一下同类的思维,当然是准确的!”

    风莎燕道:“不过你担心的事,我认为并不会出现。中枢这一个大脑,我只会允许存储、中转、统筹三种功能存在。还有一个功能,则是监控、报警——对正处于实施犯罪的人进行直接的基因定位,报警,实时跟踪、标记,给警方提供线索、方向。不过事情总有个一二三,第一次、第二次找警察,第三次……”风莎燕的声音冷了一些,眼神中更是透着决然:“三次改不好,那也就无药可救了。你说天鬼总在看着每一个人,为了不让他继续为祸,那就只能借助于天罚,让他死了!”

    “好!”墨子一拍手,说:“理应如此。不过,你还是在事前进行一下沟通,如不可为,再行这一步!”

    言外之意,却是无论风莎燕、风尘的沟通是否顺利,这一步也是必然要走的。同意,固然皆大欢喜,不同意,那咱就自己动手来——这就是墨家学派!他们自有规矩,他们的规矩,就是杀人偿命的道理……一切和这个道理相悖的,拧巴着来的,即便国君已经赦免,墨家依然会追究到底!

    墨子说:“别叫什么智慧尊者了,叫天鬼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