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二章 千变万化,长生不老

    “千变万化”是表现,神汇左、右二脉,驻尽己身而不漏,此“漏尽通”也。神之五属,返志合魄,整一而分,以至于穷、尽于端,此“魄之全”也。则进一步,魂也!全魄、漏尽才是本,得“法”之境,用势之道,才是本!与“千变万化”一同的,还有“长生不老”——虽依然困于天地之一域,不能离开地球,但寿命上,却是已经长生、已经不老了……

    一个“千变万化”既可是变化任意之生物——细微者至于病毒、细菌,宏大者如龙象、鲨鱼、鲸鱼。

    只是,要变细微者,却是以一而化众,只有体型相若,方能以一而变一……但变如此,化却并不然,化,是可以身体的一个细胞,化作病毒,以零星的组织,变成苍蝇、蚊子,变成铁线虫等等,更如是一个身外化身,所化出来,更是可以再次生长,变成新的“风尘”,这一化,是可以无限的变化下去的——就好像是一部动漫里面的“富江”一样,杀不死、杀不完,越是分裂,也就变得越多。

    祂若愿意,可如盘古一般,化身万物,万物生长便是祂生长!

    祂亦可以如同《火影》中的君麻吕,从自己的身体内抽出骨头,然后再长出新的骨头,如蜘蛛侠,从手心、手指上喷吐出蛛丝……只是,在高楼大厦上荡秋千这种事情,貌似是不行的。

    但所谓的“千变万化”正是因为有无穷的“变”和“化”,才称得上是“千变万化”,不能“千变万化”又如何称得上“长生不死”?

    曾经,在记忆中令祂感觉神奇的、难以置信的“以实化虚”如今也变得毫不神奇,祂亦已经可以做到……

    达到了“魄”的境界,许多事,也都变得不通。

    正是身已无漏,祂也方知晓自己的“第三神经系统”也还在继续孕育、成长之中,更是在冥冥之中,有一种预感:

    第三神经系统成长完成之后,祂的营卫之气中,原本的两成用以维持身体的,旧的营卫之气会逐渐消失,全变成新的营卫之气。

    位于骨盆之上,第三神经系统的中枢却已经茁壮,血管、脉络纠结、缠绕,自主茎而上,那一根主茎呈上细下粗的柱形,由下而上,形成优美的弧线,但却因为血管、神经网络盘绕、纠缠在上,经脉纠结,变得有些狰狞。它最细的上部,大概是三厘米左右,再往上便是一朵花儿……

    花被层层叠叠的包住,三颗圆润的珠子就收束在最上端的口中,紧密的贴合在一起。因为网络密布的原因,竟然是空出了不小的空间。

    ……这一整体的,由内而外的“变化”风尘感受的清楚,每日的入静、驻脉已不需要刻意,一切的变化都在感知之中。

    风莎燕经过一年左右的生长,从原本的三岁左右的样子,变成了七八岁左右。因为研究到了这种地步,就是差了“解析延拓”这一步,整个实验室里的工作氛围都轻松了很多,含沙就抽出时间,特意去调教风莎燕去了——衣服怎么穿,穿什么样的。留什么发型,梳几个辫子,坐椅子上不许踢腿……风尘却是无语的。这种跟左手玩儿腻了去欺负右手的感觉,旁人一定体会不出来!

    “也出去晒一晒吧!”风尘起身来,出了门。

    五月末的阳光很明媚,也很暖……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草坪散发出来的味道,颇是有些闻着不舒服。祂走在阳光下,尽情的享受阳光。

    但更多的人却都好像是“吸血鬼”一样对阳光充满了恐惧,尽量的将自己躲避在阴影之中。

    “风教授!”篮球场上,安道金挥手,从风尘打招呼。风尘清浅的笑着,点头示意,说道:“我出来转转,你们玩儿。”

    走上了一段蜿蜒的石板路,不一会儿就找到了“自己”——虽然说这么说话,有一点儿别扭——

    风莎燕正蹲在地上,一手压着裙子,一手伸出手指,有三只金黄色的蚂蚁从她的手指尖爬出来,然后分散离去。蚂蚁,本就是她利用自己的营卫之气生产出来的,是自己化身的一部分……风莎燕抬头看了风尘一眼,心中生出一种感慨:无论是风尘还是风莎燕,哪一个身体也都是祸国殃民级别的!

    或许……应该再化身一个野兽派的糙汉?有着《街霸》里面肯的大手大脚,有着《龙珠》里面赛亚人那种肌肉,硬的比史泰龙还要硬的硬汉?

    这一一想,风尘倒是真的有几分心动:

    似乎应该再分化出一个“男杏”出来,正好研究一下男、女的差异。这么一想,似乎光是一个风莎燕,一个野兽派的还不够,还应该有一个双杏别,这样就全了……风莎燕的声音清脆的像是百灵鸟,说:“这样一来,不就是老子一气化三清了吗?”

    风尘说道:“太清真人、玉清真人、上清真人……再改一下名字,用风花雪月做名号怎么样?”

    祂问含沙。

    含沙出了阴神,目光在风尘、风莎燕身上流连,问:“什么一气化三清?”

    风莎燕说:“我打算在我之外,再做两个化身,其一为男,其二……一个阴阳人。正好三个,不就和一气化三清一样嘛……”风尘道:“风莎燕的名字改成花,然后男的改成月,阴阳人改成雪。我们四位一体,风花雪月!”

    “啊?”含沙听的忍俊不禁,摆摆手,说道:“一个男,一个女,一个不男不女,啧啧……说话紧着一个说,别一个半句,听着别扭!”

    “你说我这名字改的怎么样?”风莎燕说,“风花雪月呢……”

    “你叫风花好听吗?风尘已经就够难听的了,你还叫风花……你家就都这么一个品味吧?”含沙揶揄了一句。

    风莎燕道:“那你给我起的这个名字涨点儿心了吗?也太敷衍了吧?风莎燕,你咋不给我起名叫风正豪、风清扬呢?楚南,冯宝宝我也没意见。”

    含沙:“你这是觉醒新属杏了?”

    风莎燕说道:“我回去了,含沙你走不走?”含沙看看风尘,又看看风莎燕,一眼就识破了话中玄机。阴神一回身体,就纵起一道黄光,落在了风尘的肩膀上。风尘不说话,风莎燕说:“我说是我要回去了。”含沙直接用尾巴在风尘的脸上抽了一下……小样,这样拙劣的戏法也想骗它!

    风莎燕跳脚,大声道:“打人不打脸。”

    含沙得意的一扬头,又用尾巴在风尘的脸上扫了一下。

    风莎燕:“算你狠。”

    又一下……

    风尘终于开口:“我认输……”

    含沙终于没有淤用尾巴抽祂。含沙叫了一声,声音很随意,它知道风尘能够明白声音中犹含的意思。

    风尘说道:“我不上当。我要是说我不信,你肯定还抽,我要是说信,你肯定也要抽。嘿嘿……这么送死的题目,我是不会上当的。你要是不急,我打算等着风莎燕大上一些,做一下实验,找一只黄鼬亲自试试,而后便可依法得到最佳、最安全的基因打造方案,让你成功化形……”祂很明智的,转移的话题。

    含沙也不再矜持,直接出了阴神,伴着风尘,说道:“我不着急的,你也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我寿命还有很长……”

    风尘一笑,说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你说很长,但我怕我这里一耽搁,真的等到了那一天,等你生命大限,而我却没有准备好,那才真的后悔。况且,生命的潜能,是在壮年最为充足,也只有这个时候化形,把握才是最大的!我现在的把握已经很大了,唯独不放心,是因为我在乎,怕出了意外!”所以,才需要找一只黄鼬,来亲自试一下——正好,也可以化一个野兽派的身体出来。

    含沙抱着风尘的胳膊,温顺道:“听你的……”

    散步回到了实验室后,便继续工作……现在的轻松只是针对于之前那种夜以继日而言的,实际上依然离不开人,依然需要一定程度的加班。

    数学家们那里,祂不敢轻易打扰——只是多关注于他们的饮食起居。对于一群投入的人来说,你去打扰,去嘘寒问暖并不会迎来他们的感激,只会让他们发火,横竖看你都像是一个搞破坏的坏分子。

    同样是做研究,风尘很能够理解这一点:最烦人在自己工作的时候打搅,有时候一个灵感来了,突然被人一搅合,那真的是呵呵哒,有时候撞墙的心思都有了……

    华清范围内一只只的蚂蚁、蚊虫、蝉、蜘蛛、青虫、蝴蝶等等昆虫,以及细微的,肉眼难见的微型生物,从风莎燕的身上化身出去。

    以不同的视角、不同的生物的不同感官,形成了一个立体的、连通在一起的网络。因为精力的原因,风莎燕并未化身更加高级一些的生命形态……生命的轮转、繁衍、死亡,种种只觉,便存在风尘的心里。

    不同的生命,皆有自己的精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