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九章 接任和请假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使无花空折枝——风尘的行动极快,打发了同事之后,便拿了自己的证件,换上了少将军装,前往507所。507所同样在京,距离华清并不算远。挤了几站的地铁之后,风尘就按照地址,找到了地方。向门卫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证件,门卫便放行,让祂进去。祂问了句:“人事部在哪儿?所长办公室呢?”

    门卫告祂:“都在三楼,进去就能看见。”

    “麻烦了……”风尘冲门卫点头,而后便去办公楼。直上第三层,便先寻了所长的办公室,听着里面只有一人,便敲了一下门。里面一声“进来”,听着声音中气很足,风尘推门进去,就见着一穿着灰绿色的休闲夹克,一头黑里掺白的,如同刺猬一般的头发的老者,消瘦、精神,他戴着一副平光眼镜,抬起头来,语带疑问:“你是……风尘?”稍一打量,他就认出了风尘。

    毕竟是上了报纸的,且本人也有极高的辨识度。之前的时候,上面也已经通知,说是祂会任第三科的主任。

    风尘道:“是的。王所长您好……我这一次过来,是有两个事情。第一是过来将任命交接一下;第二,是因为目下我实验室的项目到了关键时刻,需要请一个长假,不能分心旁顾!”

    所长沉吟,说道:“这,不太好吧?”

    这么直接了当,还没接任,就已经提前准备好请长假的,还是第一次见。所长的脸色便有几分不好看,他凝视着风尘,语气便有些重了:“如果你不愿意要这一份任职,可以向上级部门反应,你这算什么?”他的手指,用力的在桌子上点了几下,发出“哆”“哆”的声音……

    “王所长……您听我给您解释一下!”风尘苦笑,只得融入了一些真言真意,让自己的话有了一些平心静气的力量,安抚了王所长,然后才做了解释。

    “事出突然,原本我回来之后,是打算先理清楚我实验室现在正在进行的研究项目,然后就过这里展开工作。两边距离也不远,来回跑没多少的问题……不过,昨天我们的项目突然有了突破杏的进展……您也是做研究的,知道灵感这东西来的快去的也快,必须要乘着热乎劲儿搞才行!”

    打铁要趁热,狗吃屎都要趁热……

    灵感、状态在的时候,如有神助;灵感、状态不在的时候,欲哭无泪。

    不止是科研,就是写作、考试、工作也是一样的!

    同样一个问题,有状态一个样,没有状态就是另一个样。如果要举一个大家都经历过,都懂的例子,同样一个类型,一种思维的数学题,你有状态的时候,分分钟就解决了。但当没有了状态之后,却怎么也绕不出那个死弯——即便是之前做过,也有很大的几率重新栽在上面。

    风尘深吸一口气,说道:“我知道这事儿有些混蛋,但这份儿上,我也没办法。如果我一直不来报到,那第三科怎么办?总不能闲下来。我如果来报到,请假,至少第三科还可以有一个主心骨不是?和上级反应,所长,真的拖不起啊……”

    “是你在物质-空间-维理论的基础上,有了新的突破?”王所长的神色缓和下来,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风尘点头,说道:“是的,有些突然……所以,这时候,我不能也不敢分心。要一心钻进去,一门心思的去搞!”

    王所长深吸一口气,对风尘说道:“可以,但有一个条件!”

    风尘道:“您说。”

    王所长道:“做一个全面的体检,留点儿血、尿什么的……”顿了一下,才解释道:“上面让你来,也和我通过气。原因无外乎三点,第一是你在人体科学上的造诣,第二是你本人的身体之出众,这可以说是你独立研究的一种成果,第三……这是对你的补偿,这第三点应该也是最微不足道的一点。要么,你放弃你的理论,来领着大家研究,要么,你提供样本,让大家研究,你说呢?”他一瞬不瞬的看着风尘,颇是有一些趁火打劫的意思。风尘沉吟一下,说:“体检其实不必要,我这里的数据比你们体检出来的更加全面,你们要我可以直接给你们。至于血液……怕是没什么注射器可以取我的血!”言罢,风尘就问王所长,“你这里有没有注射器?”

    王所长拉开抽屉,就扔给了风尘一个空注射器。

    风尘一挽衣袖,示意让王所长试一试。

    王所长一手把住风尘的胳膊,只是感觉风尘的皮肤细腻、柔软、弹杏,但无论他如何努力,却也找不到风尘的血管。用手拍了几下,也是毫无反应——连血管都找不见,怎么抽血呢?

    王所长扶了一下眼睛,继续努力,依然无功。无论他是拍打还是掐,都毫无效果。拍打还好一些,像是拍在果冻上,但掐的时候,却根本掐不住。

    那细腻的肉质无论他怎么使劲儿,都掐不住……

    “这……”

    王所长无奈了。

    风尘示意道:“别找了,您就随便扎一下……”

    “随便扎?”

    然而,一针扎下去,风尘的胳膊屁事儿没有,针却断了。一截一公分左右长度的针头直接崩飞,被风尘另一只手轻轻的夹住。要不是祂的动作够快,针头都崩上王所长的额头了。两根手指一松,针头就“啪”的一声轻响,落在了桌子上。王所长的嗓子似乎被人掐住了一样,张了张嘴,才挤出话来:“扎、扎不动?连皮都没破?”这一幕简直颠覆人的三观,满是不可思议!

    风尘“噗嗤”一笑,说道:“不止是连皮都没破,而且疼都不疼。所以验血这个就不需要想了。”

    王所长正视风尘,问:“你还是人吗?”

    “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风尘很是坦然,对王所长说道:“一个人和一只大猩猩的差距,从基因上看,不过是百分之一。一只普通的哺乳动如,和人的差距,又是多少呢?而我,和人的差距,你知道是多少?”风尘伸出三根手指,告诉王所长:“已经接近了百分之三十。也就是说,我和人的差距,比一个人和一头猪的差距都要大!”三个手指摇晃了一下,风尘说道:“不过,我直接给你们我的身体数据,你们也研究不出来。不如这样,你们还是从基础的开始学吧……”

    “基础的……”所长却并不知道,在他与风尘之前,一条神束线已经联系了彼此。一道作用于他的大脑,用以表达区域的“枷锁”或者说是“箅子”已经形成了。

    这个限制表达的“箅子”的唯一效果,就是让所长不能够将今日风尘告诉他的,有关于风尘身上的信息透露出去。以神束线之能力,传导信息,构建一个过滤用的玩意儿对于几乎将人体理解的透彻、明白大脑工作的细节,身体的信息如何回馈、反复,又精通心理学的风尘而言,让人说不出某些话,实在是很容易。一旦王所长有透露、表达的想法的时候,他就突然会发现自己忘记要说什么了——

    就好像是一些人做了个梦,或者突然想起什么,想要和人说,但一开口,却突然就忘记了一样!

    所以……风尘并不怕告诉旁人自己已经不是一个人的事实!知道却不能表达,法不传六耳,那么知道和不知道,又有多少的区别呢?

    而让王所长知道,却对祂更有利!

    王所长默了一会儿,才说:“你倒是对我很放心!”

    风尘盈盈一笑,竟是有万种风情,说道:“事无不可对人言。修真炼道,不可以妄言,也不可以谎言。出口的话,必然是要实话,不能说的可以不说,但既然说出来的,就必然是实话。言必行,行必果,犹符合节——此修行之道!言谎者,心必存虚;妄言者,心必存妄,故不能得其静,不能守静笃……一得一失啊!”修行第一病,就在言无信,修行第二病,在于言不诚。王所长吸了口气,说:“你去人事那里办手续吧!”

    风尘便去了一趟人事,只是花了不长的功夫,就将手续办好,领取了工作证。有了工作证之后,进出这里就一下子方便了!

    风尘又去了一趟所长的办公室,提交了请假申请,便离开了507所。

    外面的天空一片蔚蓝……

    风尘望了一眼天空,嘴角荡漾起一丝笑容。而后便走进了最近的地铁站入口,买票上车,回到了华清的研究所。

    回了一趟宿舍,将军装换下来,穿上了自己那件苏州买的最贵的衣服,一边让含沙按照地址给王所长那里发送了一些资料。

    这些资料,都是风尘自己研究用剩下的,但却也足够507的人消化一阵子了。

    507的所长办公室,王所长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想着风尘的事,正要下笔,脑子里却突然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应该写什么了……雪白的带着横隔的笔记本上,只是落下一点墨迹,过了许久也想不起来,王所长就只能放弃了。与此同时被“忘记”的,还有他和风尘谈话的大部分内容……

    只是记得风尘来接任、请假,并会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发来一份研究资料……至于那些被遗忘的记忆,或许在他放弃了表达之后,会很偶然的,再回忆起来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