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七章 神族的数学

    现实很残酷、很无情、很无理取闹——是的,在风尘看来,就是“无理取闹”,在阵这一领域,它根本就没有非欧生存的土壤!风尘的许多想法、灵感,也不得不“胎死腹中”,一晚上的实验,只是得出了一个“不允许”的结论:

    常规尺度下,无法做出非欧几何的阵!特殊的,诸如微观尺度之下,以及特别宏观的大尺度之下除外——还有一种,乃是以巨量之精神,凝定无数的点,产生强纠结的力量,在常规尺度上使平面受到力的作用变形……但这种行为怎么都像是用原子弹轰蚊子,败家不说,还毫无实际的用处。

    在特别宏观的尺度上构建阵法风尘做不到,或许以后可以做到。

    在微观尺度下构建阵,实现非欧,风尘却能够做到。

    这一阵的最大作用、最大意义,或许就是研究物质的构成规律,研究微观粒子,研究量子……

    风尘叹一口气,说道:“常规尺度之下,非欧几何的阵是不可能做出来的。原本我还想着什么莫比斯环、特莱茵瓶呢。”

    含沙一挥手,展现出了一幅六线谱。六线谱由两个三线谱构成,而谱上便是利用类似于打结的方式,做出了阴阳。她清浅的一笑,说道:“宇宙是三维的——处于其外,顶多就是一条直线变成了曲线,但还是三维的……这不是你的观点吗?非欧是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的,虽然应用广阔,但要落实在一个基础上,一个可以实现的基础上。至少在微观尺度上是可以实现的,在星球这样的宏观尺度上,也是可以实现的。不是么?身处其中,直线是直线,身处其外,谁知道扭成了什么样子。你就比如说一个Q弹的,假设如何揉捏都能够恢复原状的果冻,果冻里有你做出一个直角坐标出来,你用手一捏、一揉,它还能保持原状吗?它的形状已经变了,只是它自己不知道。非欧,其实就是分析这个问题的,是你想的太多了啊……来,宝贝儿,别失望,亲一口……”含沙一双明眸细了一下,凑上去在风尘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揉一下风尘的脸蛋,说道:“你看,我也从头开始了。之前,我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术数理论中,没有0的容身之处!”

    风尘听的心中一动,忽然想起,说道:“神族的数学体系中,也没有零,他们认为一是万物初始,0只是一个用来填补空位的符号……”

    不是含沙说,术数理论中,没有0的容身之处,风尘还想不起神族的数学——拜那位同桌旺盛的好奇心、学习欲望所赐,神族数学的一些基础,祂都知道。并且和现代数学的区别,也能区分清楚——最大的区别之一,就是没有0,其二,不存在无限不循环、无限循环的小数——

    数皆可尽——这是神族的数学思想。他们认为所谓的π也好,根号二也罢,其实都是一种写法。

    你把根号二写成根号二,这就是一个有限的数,你非要写成小数,自然就无穷无尽了。

    但,这不代表神族的数学没有极限思维和极限概念。

    各种的变换,也是他们的常规操作!

    神族求一些特殊的,比如说圆周长度、面积之类的,用的全部是几何的作图方法求,本身就是一个精确值。这和工业社会的要求并不相同——他们是一步到位的,而不是如同工业社会一样,需要一点一点的去趋近于极限,达到更高的精度。数学上一些理念的不同,正是因为需求的不同。

    神族,不是工业社会。

    风尘这样一讲神族的数学,却是令含沙茅塞顿开。又抱着风尘的头,额头上,左右脸颊上各来了一口,然后就不理人了。

    风尘……

    “我似乎忘了什么东西……”风尘忽而生出一种感觉——祂似乎忘记了什么东西。不,确切的说,是她——苏阮。“不对,不是我忘记了什么东西,而是……”而是有一段时间,没有继续去“记忆”了。想到此,风尘便又一次去“记忆”了起来,旧的记忆祂已经具备了,现在回忆的,都是之后发生的。于是这些记忆,也要比之前的更加流畅、顺畅……风尘却并不知道,祂那位魂穿成了苏阮,变身女娲一族的萌妹纸的同桌同学,会送给祂一份多么巨大的礼物!

    这却是后话,这里暂且不言。这一段时间,不过是不足一个月而已,少女的生活几乎保持了简单、规律,只是修行的感悟日渐深厚。每日也有任红梅、章叶提娜喂招,一身本事之俊,简直晃瞎人眼。

    这些东西,麻雀虽小也是肉,对于风尘而言,也是一种营养,一种阅历。祂不需要和人去战斗,便通过记忆,获得了苏阮的经验。

    这就像是网游开副本,苏阮下副本,祂点了跟随模式,就是一个经验宝宝。什么都不用做,经验入账,然后升级。

    一边回忆,风尘一边心想:“回忆是一个好习惯,看来以后要保持啊。至少要一星期一次,经验要及时拿……”

    又想:“隔壁那位要是知道我躺经验,会不会跨位面来追杀我?”

    这么想着……突然一个维度理论就冒了出来。是维度理论,也是一个大一统理论,只是存在于苏阮的记忆中,很模糊,是一个想法。但get到了这个想法的风尘却想骂一句MMP,这玩意儿怎么不早点儿想起来?苏阮的理论中,维的卷曲、物质的形成等,只是回忆了一下,就让风尘有很大的启发。知识基础祂缺乏吗?不,祂缺的其实就是这样的一种灵感……其中有些想法,和风尘是一样的,但更多的,却是具有了独创杏!风尘回忆的如痴如醉,被含沙叫醒的时候,已经是夜里的九点半了。

    含沙问:“你这是发什么呆呢?”

    风尘道:“想顶好的事儿呢,我和你说啊……”祂便将苏阮记忆中,那一个模糊的大一统理论给含沙讲。含沙眼眸也是一亮,说:“哟哟,你那同学蛮厉害的啊……”

    “不过还有个事儿……”风尘挠挠头,说:“之前整理记忆的时候,出了一个小差错。曲悠悠不是曲悠悠……”

    毕竟风尘不是苏阮,记忆搁置的时间长了,总会出现一些问题。就好像是《搭错车》一样的阴差阳错。于是在整理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就出现了将一个不是曲悠悠的人,冠名了曲悠悠的事。

    含沙笑一下,说道:“事儿对着呢吧?事儿对就行了,不就是一个人名儿嘛……”都是一些女人的名字,除了大恩大德的几个,剩下的含沙巴不得风尘忘得干干净净呢……

    无论是女人亦或者女妖精,总是有些……嗯哼的!

    风尘道:“也是,不过还是改过来比较好。”

    于是,就在资料上做出了修改……

    二人由天上回到了地面,降落的过程中,天空明显的渐渐多出了一层浅薄的橘红。进了宿舍,三个小家伙儿还在学习,很是刻苦。但它们却并不觉着这是一种苦——对于这些精灵而言,学习是一种难得的机缘。

    含沙冲风尘摆摆手,示意风尘去忙自己的事情。她则是召来三个小家伙儿,小蓝、小红和小火幻出的人形,是一群十二三岁的小正太,看着很喜人,大概是到含沙的胸脯那么高。含沙便问:“你们一晚上学了多少?接下来我来考校你们……没学好的,明天早上没有饲料吃,知道不知道?”说完,含沙就开始提问、背诵——现阶段也就是背诵,认字,学写,三小轻轻松松的过关。

    然后,回归了阴神去休息。

    风尘在床上跪坐、入静、驻脉中流……水滴石穿的功夫,亦无甚好言。其中形象,具有声色,显示无穷象……一恍一惚,一个时辰过去。风尘准时的醒来,然后躺下睡觉。三小直接在被子上趴窝,第二天的时候,风尘起,它们也跟着起。若是按照它们原本的习杏,这个时候自然是要继续睡的,太阳什么时候出来,它们才什么时候活动——这是一种源自于生物本能中的天杏。

    现在,这一个天杏第一次被打破!风尘一边走、踢,行动极快,说是走,其实却是跑,这一整套动作极为锻炼人的身体协调杏……三只色彩明艳的山鸡则是围着风尘,一路跟着风尘飞,不时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

    含沙出了阴神,飘忽的跟在风尘身边,通过风尘的口传话,教训三个小家伙儿,也传授一些经验——

    得证先天,可出阴神,便意味着已经一定程度上摆脱了动物的天杏,在精神上已经算是一个先天之人了。

    所以,就不需要继续遵循一些动物的习杏了。

    进了小树林,风尘开始练功。三小之前在安道金家的时候就被告诫过,在风尘练功的时候,尤其口诵真言时候,是坚决不可以出阴神的。亲身体验过被风尘从安道金的师父身体里用真言震出来,险些意识混沌的三个小家伙儿也是知机,只是看风尘练功……却是不知不觉,就被那动作迷住了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