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六章 借假修真

    这一趟回来的“不走寻常路”,也没人知道祂回来,风尘让车停了宿舍门口,悄没声儿的回了宿舍。

    正好是下班,吃完饭的时间,宿舍里非常、非常的安静。推门、进屋,三只山鸡跟着飞进来,翅膀拍打着空气,发出“啪啦啦”的声响,一个滑翔、俯冲,便收拢翅膀,落在了地上……风尘与三个小家伙儿介绍:“这是我住的地方,你们在屋子里不要出去。等到阴神出窍、归窍学好了,阴神稳固之后,才可以出去玩儿。但也不能跑的太远,明白吗?”

    三个小家伙儿连连点头,“叽叽”应是!

    风尘“嗯”一声,说道:“那就这样了。我给你们弄一碗饲料,吃的时候别弄的到处都是。等会儿吃完了呢……”风尘目光一凝,精神一聚,便在墙壁之上构建了一个显影的阵法,以显示图、文……

    只是,其“显示”却是非阴神不可见的!

    风尘嘱咐,“出了阴神,大声诵读墙上的东西,务要心无旁骛。好好的学,别懈怠!”之后才是和含沙一起出了宿舍,去食堂吃饭。

    一进食堂,却是正好遇见了大批同事坐在一起,风尘道:“赶巧,都在这儿吃呢?”

    一群同事也是惊讶,“主管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张天野含糊道:“是飞回来的吧?”

    风尘道:“飞回来的。”

    二人一问一答,其中的意味却也只有二人明白——张天野问祂是不是“飞回来”的,却不是坐飞机回来,而是那一个飞回来。风尘也没有隐瞒,就是自己飞回来的——但听在旁人耳中,意思很显然就南辕北辙,差了十万八千里:他们理解的“飞回来”当然就是坐着飞机回来的,不会也不可能有其他答案!

    张天野招招手,让风尘过他的桌子上坐,还夸张的起身来,做了个“请”的手势:“您老人家坐,小的给您叫菜……”

    风尘笑,用手赶一赶,像是赶苍蝇一样,“快去快去!”

    张天野起身去给风尘打饭,过了一会儿就端着一大餐盘的食物过来,很丰盛,也是很合乎风尘胃口的——二人彼此之间,却很是了解。风尘布置了投影,将张天野笼罩在内,张天野就看着刀锋战士大快朵颐,口器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身上的皮肤更是随着进食的过程,逐渐的变白……那种速度,竟然是肉眼可见的。

    灰绿色的皮肤,绿越来越少,白越来越多,正逐渐的朝着一个正常的、人类婴儿的皮肤色泽蜕变。

    张天野看风尘吃的差不多了,才说道:“你跟我说说,这次事儿办的怎么样?”

    风尘道:“很顺利,还带回了三个小家伙儿,等着给你介绍一下……我么回去的时候正好是下午,我看了安道金他师父的情况。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我都惊了,不敢相信……一个人的身体竟然被十七个灵体给串了。加上他师父本人,就是十八个!你想想,一台电脑,十八个系统同时运行,是什么样的?”

    张天野目瞪狗呆,惊叹道:“这是何等的我屮艸芔茻啊!”他的声调提高,表达着自己的震惊,“别说十八个,能俩系统同时运行,我服毒自尽!”

    “当时他师父就关在房里,浑身脏的不像话,就和叫花子差不多。白天还好,不叫不闹的,一到了晚上就不行了。我当时就喝了口水,看了他师父的情况后,就决定先解决了这个麻烦再说……”

    “我让他们把他师父弄到了后山上,离得村子远了一些。我的那个真言你知道吧?离得村子近,怕一嗓子下去,他师父没事儿,村子里的其他人魂儿都叫跑了。我当时就是要往外勾魂儿的,肯定是要竭尽全力。当时我……”

    风尘讲了一下当时事情的始末,张天野听的大呼过瘾——得知那里竟然镇压了嘉靖的阴神,以及嘉靖皇帝之死的阴暗勾当后,张天野不由的为之唏嘘。

    又感慨一句:“现在又好了多少?各地过来劫访的,都快做成产业了。就在信访对面儿等着,明目张胆,串通一气!”

    默了片刻,摇摇头,说:“这不就和嘉靖皇帝之死一样的吗?信访的渠道要是畅通了,他们就没阴私了。这官儿,古今都一样,就和你说的,古今人杏没有变化,只是现如今科学技术进步了。也许,等到技术更进步的时候,人杏才会被圈在笼子里,不敢释放自己的恶的一面!”

    风尘说:“嗯……等技术进步吧!”

    张天野道:“哥们儿,请教你一个问题。”双手抱拳、作揖,“昨儿晚上我看一本书,里面提到了‘借假修真’这个词,他里面说就是先借助一个假的,然后用这个假设,空手套白狼,弄出一个真的。但我感觉他说的不对,你给我解释一下呗……”两只眼巴巴的看风尘,让风尘感受到了一股子的恶意。抬手挡住了张天野的眼睛:“别这么看着我,我不喜欢男人!”

    张天野的语气变得妖娆:“我这样不萌吗?不是说,男生骚起来,就没女人什么事儿了吗?果然都是骗人的……”

    风尘……

    “你能分清楚萌和恶心吗?”

    张天野:……

    有一种即将友尽的感觉。

    “所谓‘借假修真’,要说这个词,你首先要有一个概念:什么是假,什么是真?假是什么样的假,真又是什么样的真……咱们从基础来说,你看——”风尘说着话,以一个点为中心,向着相反的两个方向射出的圆锥便蔓延开。风尘指着一端,说:“你当这一端是事实A,这一端是A’,处于事实A这里,你看到了太阳、月亮,然后A’就也会相应的出现太阳、月亮……在事实A这里,你发现了树叶会落下来,苹果会落下来,你发现了很多的规律,然后,A’这里,相应的规律就会出现……”

    说到这里,风尘笑眯眯的问张天野:“怎么样,明白什么是道,什么是德,什么又是借假修真了么?”

    张天野的呼吸都粗了几分,目光炯炯,毫无疑惑。他说:“譬如我见了一块被火烧过的胶泥,变得坚硬、坚固,还不会化。我便知道了火灼烧胶泥,会有这样的效果,于是我找到了陶土,捏出了形状,然后烧制成为茶壶、茶杯……”

    风尘道:“道,生之;德,畜之。柔者道之用,反着道之动。所谓的借假修真你的比喻是对的,但我更想听你不用比喻,用最为精确的语言,来描述出来!”

    然而,张天野并不能够描述出来——这样的描述太难!但如果让他再去举一些例子,这却又很容易。

    张天野说不出来,就问风尘,问:“你倒是说说,应该如何描述?”

    风尘道:“我会用两个词语来描述!”

    张天野问:“哪两个词语?”

    风尘竖起一根手指,说:“第一个词语,是创造。就如你刚才说的,陶瓷,天地本无,只是有被烧的坚硬的泥土——我们认识了这一个过程,我们把握了规律,我们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创造。这个创造是在脑子里的,是立足于规律形成的,这是假的。然后,我们通过现实的手段,把它变成了真的。于是,我的第二个词语,就是设计——这世上的人造物,之所以伟大,便在于此。借假修真!”

    “那,你认为我看的那本书上,说的借假修真的概念对不对?”张天野又问了一个问题,他问这一个问题,便是因为他的思想依然不是先天真人,存在着不可逾越的藩篱和鸿沟,容易陷入到不必要的隔阂之中。

    “空手套白狼?”风尘“噗嗤”一笑,问张天野:“你仔细想一想,他的说法,除了范围窄了一些外,和我告诉你的说法有区别吗?”

    风尘的手指在二人之间的圆锥上面指点,说道:“想要空手套白狼,首先计划定然是要符合于我们的认知规则,符合于规律的。然后,利用这个规律,去将设想中的东西,一步一步变成真实的东西……有区别么?”

    张天野道:“好像没有区别。”

    风尘强调了一句,说:“是本来就没有区别。对了,你的假条写好了没有?写好了我明天就给你批。要不过几天我这儿的事情处理好之后,就去507了……”

    张天野道:“你给我盖个空印,什么时候我想请假了自己一填……”

    风尘看了他一阵,送给他一个字:

    “滚。”

    吃过了饭,风尘就回到了宿舍。三只山鸡正在很认真的,磕磕绊绊的学习。基础的识字一关,本就不容易,何况还是用的《墨经》启蒙?看着三个小正太模样的阴神一板一眼的学习读写,风尘看了一会儿,就带着含沙离开,上了天……然后,二人就开始了各自的事情。含沙继续弄自己的电路,风尘则是开始了非欧——无论是双曲面还是球面,风尘对它们的熟悉远远超过了欧式几何。

    毕竟一个常用,一个手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