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五章 经典犹在,道已非传

    观、庙、寺立于深山之中,道险且危,其行也难。无外乎求一个“远世俗”,远了世俗,便远了迎来送往之事,断了红尘俗念,于外部环境上获得一种安静——这便是求“静”之功的地利。只是看武当这些道人,竟和祂在苏州妙真观所见一般无二……游客天天来,师父、弟子天天接待、表演、迎来送往。风尘轻叹一声,和含沙、三小言道:“若要求名利,何苦上山来?上了山,还是名利事,打坐似模似样,轻功耍的漂亮,但终究是一场空……他们祖师若是有灵,嘿嘿……”

    估计,会气的让人“把老子的意大利炮拉出来”吧?

    经、典虽在,道已非传。

    道教文化、旅游业相互结合、促进,加之金庸的武侠小说在海内外的广为流传,张三丰更是名声大噪,这貌似对弘扬道家文化,发展地方经济都有好处,是一种双赢。但实际上赢的,却只有地方经济,输的却是山上的观中人——

    便是连山上,都是人来人往的,各种的表演、各种的名利,原本要通过远离世俗让人心静,现在却满心的红尘。

    看那道长,腾挪跳跃,打坐凝神,不过也是一个演员罢了。

    修为?

    风尘笑,摇头……心道:“我经舒玉曼道长指点,算是先行了顿悟,在村子里离群索居成了真人,在阿姨找我之后,也不得不抽身而去。道观修行,按部就班,红尘滚滚,却又如何能够入得道途?”这些东西,便是祂当初已是先天真人,逆反了婴儿,却也不敢过分的接触的,他们又何德何能?

    古之修士,无名、不出众之人,驻观、庙、寺之中,可一旦为众人知晓,或者有了大名声,必然要云游四方,行踪不定。

    何也?

    还不是为了一个清净?

    找不到。

    自然就不找了。

    含沙也讥讽的“吱吱”叫了两声,大致的意思风尘都可以意会:

    这种环境要能修出个所以然来,必定是几千年不遇的大才!

    事实是:

    几千年不遇的大才或许会心有所悟,自己跑去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搭一个茅屋或者挖一个山洞,却是打死也不会来这人流滚滚,旅游事业做的蒸蒸日上的地方的。便是本身于此,也会离开……这里留不住真人,亦留不住真正的修行者。

    比之祂刚见过的三个坤道,这些人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或许山中是存在真人的?但风尘却已经没了兴趣……

    “走吧,这山上已经没了味道。没什么好看的!”自来此,风尘便没有显出身形,走时也无人察觉。

    天空中的刚硬的、大块大块的风吹在身上,却变得温柔。心头的那一些不爽利也被吹走了许多。

    “饿不饿?”风尘取下背包,从里面取出了一把鸡饲料,三只山鸡就一拥而上,开始在风尘的手上啄。

    喙尖尖的很有力量,啄在风尘的手上,却不发出任何的声音。风尘感觉那种尖尖的刺激感很舒服——对祂而言,也就是舒服了。若是换成一个普通人,被这么啄上一下,红紫一片都是小事,被啄出血、破了皮都有可能。由此倒是能够看出祂那看似白皙、细嫩的肌肤,实质上究竟是有多么的“皮糙肉厚”。风尘的另一只手挑了几颗扔进嘴里,也品尝了一下——味道怎么说呢,除了有些寡淡外,还是不赖的!刀锋战士因为口器的原因,吃东西分不出酸甜苦辣咸,但吃下去之后,却因为风尘驻尽其身,能够知晓食物的一应运转、营养……鸡饲料的营养之丰富是不需要怀疑的。

    风尘挑眉,道:“味道还行啊,含沙你要不要来点儿?”

    含沙出了阴神,掩口笑,问:“你是鸡啊?”

    风尘笑,打趣说:“你看我多好养活?鸡饲料都能打发了……味道还真的行!”风尘很随意的,一颗一颗的往嘴里扔,米粒大小的饲料颗粒不难吃。如果是当做一个零嘴,是相当的不错的。

    “哎呀,还真有人吃鸡饲料,你看这个……”含沙打开了一个网页给风尘看,里面说的是一个研究鸡饲料的专员,因为老婆缺奶,就用鸡饲料弄成糊糊喂孩子。还说这玩意儿无论从营养角度还是什么角度看,都比婴儿奶粉营养丰富——尤其是本身就研究这个,成分更是放心,毕竟是从自己手里出来的。风尘看了一眼,笑,说道:“人家专家都说可以了,还用自己的孩子试验了,你还不放心吃?”

    含沙“哼”了一声,一扬下巴:“行啊,你吃鸡饲料,我吃你。就等你肥的那一天!”一句玩笑话听的三个小家伙怕怕的,都飞到了风尘的背后。

    “肥不了了,这辈子都肥不了了……”风尘摇头,对含沙挑眉:“你就等到天荒地也老的时候吧。”

    一只白鹤由远而近,倘若是从地面朝上看,白鹤的姿态是很美的。但倘若是从上往下看,那姿态气势并不怎么美。

    伸直的脖子修长,双腿向后,像是一个卉字。含沙指着白鹤,指使风尘:“你落它背上吓唬吓唬它……”

    风尘:“……”

    “快点儿,要不白鹤就飞走了……”

    给了含沙一个无辜的眼神儿,风尘小声说:“你不能欺负人家国家保护动物!难怪有个故事说老农看见一只学人的黄鼬封正,直接就给否了。哎,都是祸害啊……你这么玩儿,谁能受得了?”

    “啊,你受不了我了是不是?”含沙张牙舞爪,阴神便在风尘的脸上一阵揉捏。然后又来了一套组合拳,这才罢休,“晚上你小心点儿,我肯定咬死你!”

    风尘问:“我说错了吗?”

    含沙耍着杏子:“我不理你了。”然后就回到了身体当中,用屁股在祂的肚皮上一阵蹭,过了好一会儿才消停下来……

    三只山鸡一阵叽叽喳喳,小蓝、小红、小火虽然涉世未深,但却直觉敏锐,风车和含沙是闹着玩儿还是来真的分的一清二楚,只是搞不懂为什么要这样……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却偏偏要这么来说?风尘摸摸三个小家伙儿的背,说道:“这就是生活的意趣啊……等以后你们慢慢就会明白的。”

    身在虚空,凌空御风,犹随波逐流一般向北而上。一边走,风尘便一边给三个小家伙儿讲一些东西。

    祂选择了《墨经》为三小的启蒙教材,教授它们读书认字,教的办法也分外的原始,就是一遍一遍的念诵。

    是教,也是祂自己在读,从那只鳞片爪的记载之中,总能够让人感受到墨子的厉害……不禁令人心中生出了一些奇异的想法:

    墨子的数学,应该是很厉害的!因为墨子在逻辑上、在物理学上的建树都是不凡,甚至于能够提出很现代的时空观念——这玩意儿不是凭空想出来的!或许,当时他就已经发明了微积分,有了极限的概念?是否发明了微积分这不可知,但有了极限的概念这一点无疑是确信的——

    的确有极限的概念。

    风尘想到此,心中一动,却想到了缀术——祖冲之计算圆周率,就利用了这一方法。所谓“缀”者,累也!

    但这“缀术”究竟是什么,怎么用,却已经无人知晓了。

    似乎很直觉的,风尘感觉,所谓的“缀术”实际上就是中国人自己的微积分,自己的求极限的一种方法,里面所蕴含的计算方法,应该是和现在的微积分相差无几的——只是限于当时一些计算方法的问题,圆周率也好,其他也好,前面几位好算,越往后就越不好算!但风尘又怀疑这种直觉——缀术可能是微积分,还能更加扯一点儿吗?

    但……直觉!风尘深吸了一口气,抬头望天。

    祂的头顶上没有一片云彩。

    云都在脚下。

    天是蔚蓝的,一碧如洗。太阳的光芒无遮无拦的照在身上,说不出的暖,但风吹在身上却又是一种冷。

    风尘心中问自己:“我的直觉会错吗?”

    普通人的直觉会错。

    但……

    祂不是普通人!

    缀术啊……

    但,是或者不是,又有什么要紧的呢?那已经是历史了……历史的真相没那么重要。

    祂飞的不慢也不快,天色将暗的时候,便进了京城。

    风尘在距离二环不远的一处林带中落下。

    然后打了一辆车,回宿舍。

    道旁的树还是枯的,充斥着一种灰褐色。南方地区早已经是“二月春风似剪刀”,北方的二月春风,却是冷硬的钢刀,不允许草绿花红。那一种寒意风尘并不能感受的很真切,但跟随它过来的小蓝、小红和小火分明冻的不行,整个山鸡冻成了鹌鹑。虽是成就了先天的生命,但终归不是人,不能有那寒暑不侵的能力——比之人,它们差的最多的,便是潜能。三个小家伙儿等车的时候,一个劲儿的叽叽喳喳,叫着冷。上了车之后,才是安稳下来……

    至于刀锋战士,那可是一直都在车外面飘着的。也没有所谓的衣服,皮肤就暴露在空气之中,清爽赤裸。

    让人见了,定会认为这是在虐待婴幼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