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三章 求教,讲道解惑

    鸡饲料比虫好吃!这毫无疑问……第一次吃到鸡饲料的小蓝、小红和小火认为,这就是天底下最好吃的东西,没有之一!混合了大豆粉、鱼粉、肉类、油脂等各种食材,营养丰富、均衡的饲料呈颗粒状,放了满满一碗。三个小家伙迫不及待的伸出头去,在碗里一点一点的,什么都顾不上了。

    “别急,一碗呢!”风尘看着三个小家伙,有些好笑。说了一句之后,便在地上跪坐下来,双手置于大腿之上,手心上平放,身体正直,恍惚便已安静下去。神由大脑而至于中脉、分散左右,入了一级又一级,浸着第五级的神脉——或者,说是神经系统。

    相较之前那种“干涸”此时神脉已经有了一些湿润,不复之前那种万里龟裂,空气中都弥漫着焦灼、干旱的感觉……

    许久,风尘睁开了眼睛,看三个小家伙在看自己,碗里的鸡饲料更是吃的丝毫不剩。便问:“吃完了?吃的好吗?”

    三只山鸡叽叽喳喳,一边叫一边点头,很是欢乐。

    虽是“叽叽喳喳”,但所有的情绪,却都在眼睛里,单纯而毫不掩饰,风尘自然能够看明白它们说的是什么——它们是告诉风尘,饲料很好吃,如果以后可以天天吃就好了。还好奇风尘刚才在做什么,刚才风尘修三脉,它们一直就在安静的看着。风尘一笑,在三只山鸡的背上抚摸了一下,说道:“我啊,刚刚是在修行。等我一点一点的教你们,贪多嚼不烂,慢慢来……”

    三只山鸡又是一阵叫……

    “别急,你们呢,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和含沙好好学。首先要认得字,然后要学更多更多的东西,明白么?”

    又是一阵“叽叽喳喳”表示含沙这位老师很凶,它们有些害怕。含沙便从风尘的怀里探出头来,冲它们呲牙。

    风尘无语,对含沙说道:“行了,你别吓唬它们了。”又和三个小家伙儿解释,说道:“她严厉,实际上是对你们好的……”

    含沙送给风尘一个眼神儿,让祂自己体会:我什么时候有这种想法了?你这是假传懿旨,铲屎官你摸摸你的脑袋,还在脖子上不?

    正这时,安道金自屋子里出来,大声道:“风教授,您醒来了?我刚才看您在这儿跪着不知道干什么,也不敢打搅您。”

    打量他一眼,风尘解释道:“这是坐,大腿和小腿呈L的形状,直成九十度,那才是跪。我说你这些都是怎么学的?”

    安道金:“……”

    这种“跪”和“坐”的区别,他还真的分不清楚。其实不止是他,大部分的人都不清楚这里面的区别是什么。

    风尘问:“叫我吃饭呢?”

    安道金道:“是,家里熬了粥,贴了饼子,还有自家腌的菜……清淡了一些,您别嫌弃。”

    风尘道:“口腹之物,饱食即可。”

    风尘便随安道金进去,三只山鸡也蹦蹦跳跳的跟进来,它们两条爪子不会走,只能蹦跶。见着风尘做到了位置上,三个小家伙儿就飞上了风尘的肩头,一个肩头两个,一个肩头一个,看着很是有趣。安道金的师父起身,手掐道诀,行礼,道:“风先生!”这三个字,却充满了一种骨子里的尊敬、尊重。

    风尘坦然受之,说道:“感谢的话,昨天已经说过了。今天就不要说了,咱们吃饭。”

    安道金的师父忙道:“是,是。”

    却是言听计从。

    三只山鸡黑豆一般的眼睛咕噜噜的乱转,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初涉人世,看见什么都感觉好奇。含沙则是毫不避讳的跳上桌子吃饭,由着风尘亲自动手伺候,至于刀锋战士则是隐藏在暗处,在吃鸡饲料:那玩意儿的营养比早餐更丰富,可以让刀锋战士更快的进化,却不会因此而损伤潜能。一只鸡吃上一个月就能宰杀了,纵然是和鸡的品种有关,但饲料的功效也是毋庸置疑的!

    将合适的营养,用于合适的地方——刀锋战士是丝毫不用担心营养过剩这种问题的。甚至于风尘自己都想着换一换食物了……

    用于养殖的猪饲料、鸡饲料等,都是好东西。

    猪吃了“出栏”快,鸡吃了同样“出栏”快,那么自己吃了……貌似也没什么问题!心想:“反正多了三个小家伙儿,饲料吃的毫无心理压力啊。”

    饭后,安道金母亲收拾了桌子,安道金的师父则是犹豫了一下,似乎有话要说。风尘见他如此,便说:“你有什么话,就说罢。”于是,期期艾艾一阵之后,安道金的师父终于才说出口,却原来是想要求风尘指点指点……风尘听后,便默了须臾,才道:“行吧,那就指点指点你……”

    安道金的师父行礼,道:“多谢先生。”

    风尘慢条斯理道:“那我便简单说上一些,就看你能理解多少了。修行的目的,在于逆反先天,成就婴儿,盖因婴儿有诸般神异,其具之潜能不锁,可供人生长、萌发,能够不惧寒暑等……常人也多偶然触发这一状态,却不能持久。真人能葆婴儿之心境,故能百病不生,寒暑不侵,此为基也!入静之法,世有众多,存思法、观想法、数息法、引导法等等,我也不给你一一说道,只给你讲一根本……”

    “静,是为求根,此根为认识之根,生人之本。人见天地万物,此之根本,便是静,是道。”

    “求静之途,无外乎一借天时地利人和,二明其为何物,步步深入,寻求安静。此二法并不孤立,可合也可分。譬如你寻求静,离世俗,便是地利,寻朝阳紫气,体阴阳机变,此为天时,了却身上俗物,心无烦忧烦恼,此为人和。不不求静,一步有一步的功夫,循序渐进,由易而难。”

    “先断外与己之扰——人之内外沟通,无外乎七窍。七窍闭塞,则外不能沟通与内,再专于内,静服心猿意马,亦是同道……”

    “……”

    正所谓“真传一句话,假经传万卷”,这直指根本的修行之法,风尘并未讲述,但如何修行、为何如此,却寥寥数言,就被风尘讲述的清楚。使得安道金的师父生出了一种拨云见日之感,言罢之后,风尘告诫道:“世间道理,知易行难。道理就那么多,其实平心静气想一想,是人人都可以明白的,但却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

    “先生慈悲……”

    安道金的师父跪在地上,结结实实的给风尘磕了一个,五体投地。

    “都愣着干嘛?先生传道,还不值得你们磕个头?”这老道见安道金一家人没有反应,却是生出了怒气。他这一说,一家人才是带着一些不情愿,跪下来给风尘磕头,倒是安道金没有多少心思——其实他也没听懂多少!

    风尘看着一家人如此,却也不曾阻止。一直等人磕完头,才说道:“我在京中还有事情,不能多待。此次前来,问题已经解决,我也应该走了。安道金,你就在家多待几天吧,我正好去武当山上转一转,然后就直接走了!”风尘起身来,对一家人说:“你们不用送我……”风尘说完便走,一家人追出房门,风尘就已经消失在了大门外。等一家人追出了大门,却哪里还有风尘的影子?

    安道金的师父喃道:“真神仙啊……”却又埋怨安道金的父母:“老弟,弟妹呀,这是真神仙,让你们磕个头,还不愿意。心不诚……心不诚,神仙虽然没有怪罪,却也走了!”

    安道金道:“师父,风教授就在华清那里做研究……”

    才说完,头上就被师父拍了一巴掌:“你懂个屁,神仙就是神仙,来无影去无踪。若是人家不想让你见,就是当面,你也见不着……大家都知道咱们武当山上有神仙,你见着了?年年那么多人上山,谁遇见了?”

    且说回风尘,风尘在一走出安道金家的大门时,就已施展了投影,将周围的声色投影出来,掩盖住了自己。

    所以祂走出了院门,却无人看见祂出去。随后便展开力场,腾于虚空,脚下的村庄一会儿功夫就变成了巴掌大小。这却还是风尘头一次在白日里飞天,低头看下面的景色的时候却要比晚上漂亮的多了。可以看到一片一片的田地,还有纵横的水道,从天空看下去,河流就像是人身上的经脉一般。

    “武当山!”风尘看了一眼武当山的方向,极远的地方,山都是白蒙蒙的,似乎是云雾中虚幻的影子。

    但却并不妨碍风尘看到武当山上的情形。

    立于山上的道观,和险峻的山势结合,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美感。那是一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人类的技艺、智慧结合在一起的奇妙景致。在一栋探入了虚空,下面就是万丈深渊的斗角之上,一个坤道单足而立,方寸之间,却如履平地。风尘道:“这坤道心境修为不错,咱们过去看看!”

    含沙在他的衣服下面“吱”了一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