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二章 分魂离魄

    “姐姐”最终选择了妹妹——毕竟进宫就是为了家人而不是皇帝。就当嘉靖皇帝一如平常的时候一般盘膝入静,阴神遁出,去体察他的天下的时候。他最放心、最不防备,留在身边的宫女用一根绳子结束了他的一生:人死,阴神又岂能独活?但最终,“姐姐”如此大逆不道,也不过是让妹妹多活了一个来月罢了。如她泉下有知,或是会找到那个慈眉善目却心如蛇蝎的官员质问一句吧?

    而那官员,是否会是一脸的嘲讽,反驳一句:当官的话,你也信?总归是太过于天真,吃了没文化的亏。

    风尘心有唏嘘,默然无言!

    一个月后,一场宏大的法事开始了。安道金的师父、父亲所去的那一个墓,就是法事的现场。这一场法事,由一位须发皆白的法师主持,女童的记忆中,记得那天遍地纸钱、道路两旁插满了岁头纸,亦有纸扎无数,血画的符箓密密麻麻。法师舞剑、摇铃,包括她在内的一共十四个童男女便做了祭献,被活生生的凿开头,灌入了水银……她的阅历,让她并不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正在发生的,又是什么——

    但风尘却看得懂。

    通过阵法的组合、构架、法师的动作,以及一些易理精要对比,不难发现法师正在做的一件事就是“镇魂”……法师是要将一个灵魂,或者说是阴神、鬼永远的囚禁,让之永世不得超生,不得转世。

    这“镇魂”的作法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便是阴阳、变化,便是天地之间,地气、煞气、罡气的各种变化规律中,变化至于最为合适的那一个时间。这一时间为每日之傍晚。作法需要七七四十九日!再第四十九日时候,更需要七七之数的,同一时刻出生,属于纯阴的童男女牺牲为引,镇压放成。

    既要“镇魂”,镇压的什么,不言而喻:嘉靖皇帝刚好死了一个来月,而宫女的妹妹也刚好活了一个来月。

    这里镇的就是嘉靖皇帝的阴神!

    古人并不知道“阴神”也好,“阳神”也罢,都是不能脱离了肉身独活的,而是认为阴神能够转世,或者去下面当官当差,阳神则是能够直接位列仙班。他们可不敢让嘉靖皇帝的阴神跑了,去地府告黑状!更不敢想如果嘉靖皇帝成了地府里面的头头脑脑,那自己的“积善之家”会不会连根投入畜生道,再也没有然后!

    所以便要让他永无出头之日。

    只是却不知,这一个法师又是何人?

    风尘暗道:“可惜,即便他们不这么做,一个阴神也只会变成一段僵尸程序,存在于天地之间,不被激活,就永远定格在那里,是死的……”

    含沙出了阴神,和风尘并肩而立,说:“你让他们摘了耳塞,应该不会再发真言了吧?”修长的睫毛一闪,看风尘,问道:“怎么了?”风尘不做隐瞒,说道:“他们所去的墓,其实并不是普通的墓室。里面镇压的,是嘉靖皇帝的阴神——简直恶毒之极啊!你知道,古人是相信死后轮回的……”

    “嘉靖皇帝……万历……”

    含沙惊讶。

    风尘便将自己得到的信息说了一次,他的声音轻飘飘的,却听的人浑身都发冷——明朝时候的那群官员、士大夫是如何的丧心病狂!那,可是皇帝啊!而更让他们惊悚的,是风尘——祂在和谁说话?

    刚才一次,这又是一次。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感觉,令人心生寒意。

    含沙说:“现在该怎么把他们分开?”

    “我打算……”风尘略是沉吟,说:“直接剥离他,剩下的童男女之魂魄已然如此,分开了也要缺失,就那样吧。先让小安他师父归位,然后再处理他们……”指了一下那些童男女生,风尘说:“先把戾气、记忆之类的剥离掉,然后是放是收,再说吧!”

    “你还是收了把,你收了,或还有些用处。你不收,他们这种时辰特殊的,总容易撞客一些人,这也算是为了村民着想……”

    “我就开始了,你帮我看着点儿……”风尘的目光注意,便是开工。

    纠结、生长在一起,犹如一颗长满了上半身,手臂、大腿和头的怪树一般的聚合体被一股力量拉伸、摊薄,变得半透明,贴着五芒星上……神束线辅助,勾、拉、切、断,对于神束线的这些本就具备的能力,风尘几乎是无师自通的!

    七男七女被远离,中心处,安道金师父的魂魄逐渐的清晰,风尘的神束线小心翼翼的摄入信息,选择断开,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精神高度的集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安道金一家人、含沙就看着风尘一点、一点的将人分离出来。

    “含沙!”

    风尘忽叫了一声含沙。

    含沙却明白风尘的意思,动念便摄了安道金师父的魂魄,将之朝着肉身一灌!这整个过程里,安道金的师父都是意识清楚的……

    地上,安道金的师父“哎”一声,睁开了眼。安道金一家忙跑了过去,风尘的精力却还在那十四个童男女身上:

    此时的童男女,摊平在巨大的五芒星内形成的面上,一动不动,整体的形状却是一个手、足、头、胸皆向外的,一个由十四个人组成的圈!被切过的地方,已经融合长好,风尘抽空对一家人说道:“你们先回家去,我处理一下首尾……”只是一家人又怎会如此?安道金的师父才一好,自己就拍拍屁股走人?

    安父坚定道:“您救了我的老哥哥,我怎么能撇下您一个人就走了呢?”

    风尘笑一下,摇摇头,说道:“那随意吧……”风尘也不强求,专心开始对付这个怪东西。

    大片大片的斑驳、色彩剥落,只是一会儿功夫,十四个长在一起的童男女就变得透明,消失不见了。

    此时,天空已经黑黢黢的,冷风吹来,让人身上生出一片凉意。

    风尘不下山,安道金一家人就跟着等……

    终于,一阵鸟鸣仄仄,三只身披彩色羽毛的山鸡飞过来,径直落在了风尘身前。风尘对三只山鸡说道:“上我肩头。”那三只山鸡便飞上了风尘的肩膀,安道金一家人啧啧称奇,看向风尘的目光更见敬畏。乘夜下山后,风尘便给三只山鸡要了一些鸡饲料,饱食一顿。一家人也感激着风尘,大晚上的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安道金的父亲非要去买酒,风尘不喝酒,他便和安道金的师父一起,咕咚咕咚的敬了风尘三大杯。

    晚饭吃到了十一点多钟,风尘便提出休息,而祂的卧室也早就准备好了。连同祂带过来的三只山鸡,都得到了极好的照料。

    入静、驻脉……铁打的习惯丝毫不改,两个小时一过,风尘才是睡觉。第二天天不亮便起床来,出门练功。

    含沙跟着一起出去,三只山鸡也跟着一起出去,巴巴的看风尘作道生功。作了一遍,风尘揉一揉含沙的皮毛,说道:“你教教它们,别老看我。”

    含沙出了阴神,掩口一笑,嗔了三只山鸡一眼,斥道:“都显出阴神来,别怕,上一次是意外,这一次不会了。”

    三只山鸡出的阴神还是鸡的样子……含沙便指点它们,根据自己的杏别,幻化出人形。于是三只山鸡,便幻化出了三个俊美的少年模样——都是男杏。

    “不错嘛……以后,你们就是3C组合了。”含沙很是恶趣味的给三个少年组了团,所谓的“3C”不就是“三只小鸡”的意思吗?然后,又让三人取名字,这三个小家伙儿还没有见识过人世繁华,人也不怎么见过,取名字这种事情当然是无能为力的……于是,含沙再次的勉为其难!

    “你,因为背后是蓝色的,所以你叫小蓝,知道么?”

    “你呢,尾巴的眼神又深又漂亮,还是棕色的,就叫小红。”

    “你,就叫小火……”

    小蓝、小红、小伙……这名字要多不用心,就有多不用心。不过三个小家伙儿却是分外的高兴的,含沙分别点名,让他们习惯一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就镇压住了处于兴奋状态的三个小家伙儿,“都别闹了,咱们开始学习。第一天,教你们一些简单的,如何出神、回神,一直要练习到炉火纯青,懂么?”

    然后,三只山鸡就开始不断的出来、进去,不断的练习。含沙就在一旁看着……怎么说呢,感觉笨笨的。

    她教风尘,几乎都没怎么教,风尘就学精了,这三只鸡差太远,还不如吃了省劲儿。

    三只山鸡的内心却是雀跃的……

    大高手位临指导。

    他们感觉自己的进步速度就像是开了挂——就像是十一号儿变成了公交车一样,却不知道教他们的含沙还嫌弃他们的学习速度。

    风尘一直练完功,三个家伙还一直在练习出阴神的功夫。

    风尘问含沙:“怎么样?”

    含沙道:“你看,一早上就学了这么一个样子。”说完,就让三个小正太停了下来,“好了,今天就练到这里……”

    小蓝、小红和小火如逢大赦。

    不断的出阴神、入阴神,已经让它们累的够呛了,现在满脑子就是一个念头:

    吃鸡饲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