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九章 刘邦的约法三章

    怕是能通过的可能甚微……毕竟,这里和B面还是不一样的!一股简单的信息,由神束线传递过去。又传:不过,这一提案,却是应有之义!至于人们如何选择,那便不是我的事了。就好像……嗯,就好像是《三体》中,人们愿意选择程心一样,自己选,就要自己受,我却也不能代替任何人,代替他们选择不是?

    含沙言:B面中国的法,似和现今所知的,所有的法,无论是大陆法系还是海洋法系,都不一样。

    风尘杠了一下:谁说的?汉高祖刘邦以约法三章而定天下,百姓皆服,奠定强汉四百年之基。刘邦之约法,便是异世之法也……

    刘邦这人无赖、流氓、不讲究,但却是一个有本事的无赖、流氓,其见识、眼界都是不凡,更具有智慧。他做过亭长,对秦律、秦法的体系熟悉、透彻,他能审时度势,获取天下,更能够知道秦法麻烦的地方——秦法太细了、太繁琐了,所以就会导致一个现象。即熟读律令的人掌握司法的解释权,但普通人却小心翼翼,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犯法。针对这一个问题,刘邦抓住了本质,所以才约法三章——简单,所以每个人都清楚,知道怎么做,心里有个数,于是天下大定!

    B面的法,或者说是B面的刑法,实际上用的就是这样的“约法三章”,甚至于内容都没有发生变化。

    如果,说现在人熟悉的大陆法系和海洋法系是类似于秦法。

    那么,B面的法就是汉初的刘邦法。

    刘邦约法的好处,就在于法条简单、清晰,不操于人手。不管是七老八十的,男的女的,随便抓出一个来,都能分辨人是否犯了罪。

    这是针对于复杂的法律、条文百姓不能理解、记住,需要专人进行解读,律法操弄于律吏之手的一种手段,是结合了刘邦亲身之经历,获得的经验、教训……在法律的理解上,比之当下的学者、教授来,想来刘邦是更胜一筹的。因为他是一个有本事奠定一个王朝的王者,你可以说他流氓,却不能怀疑他的能力!如果,让刘邦来听如今法律人士的某些说辞,只怕会拔出**尿他们一身吧?

    法律,就是安定、稳定社会的工具。扯什么哲学?扯什么悖论?扯什么伦理?扯什么增加修订?

    如果法律的目的是安定、稳定社会的工具,那么是不用如何修订的。因为不稳定社会的因素就只有那么几个:

    杀、伤、盗、抢、骗。

    再多,又能玩儿出什么花儿来?

    如果,法律是一个阶级统治另一个阶级的工具,那就有的说道了……附加了统治目的,自然就会越来越复杂,增添一些不是那么很让社会安定、稳定的因素!自己作的乱子,再修订补充,越滚越大,这是一;不让人轻易明白条文,这是二,因为你不明白,所以我才好解释,也所以,才有律师的生存空间,才有法律专家的空间……这是饭碗,已经成为了一个产业。

    要复杂、要需要专业人士,所以才会有专业人士。人要吃饭,谁砸饭碗就跟谁急,一脸傲然的看着你,蔑视你,说你不懂。

    所以,你才需要律师,才需要咨询律师,律师才能活。

    所以,法学研究才会越来越玄学,就差一起讨论怎么升天了。

    到底,都是一碗饭。

    略有些复杂的信息,传递给了含沙。含沙默了一会儿,才回应道:约法三章,大道至简。当时天下初定,刘邦约法,只为快速的安定天下局势。而事实上,他的确是成功的。就凭一个约法三章,他也是当世独一无二的人物。项羽输给他,不冤枉……一个人是龙还是虫,扔进大海里,一下就现形了。

    风尘:简单,也同样有一样坏处——没空子钻。就三条,看起来宽泛、简陋,但却又涵盖其中,大道至简啊……

    感慨了一句之后,风尘便不再想这个问题……开始饶有兴致的听女销售人员的贯口!

    一个皮箱放在地上,一手一版纪念钞。

    说是什么什么的纪念钞,有很大的升值空间,非常抢手,已经是最后一套了,过了这村没这店……神特么的最后一套,每一次坐火车都是最后一套。风尘跟含沙互动了一句,含沙干脆发给祂几个笑脸。

    女销售戴着白手套,将纪念钞取出来给大家伙儿看,有几个感兴趣的还花了几百大洋买了一套。

    连号的卖完了卖套装,嗯,是真的有人买……

    这些人的行为风尘不做评判,但女销售虽然是一身列车员的装扮,但实际上不是列车员这一点风尘却是很清楚的。

    这些人,就是花钱买了线路在火车上做销售,但根据铁道规定必须穿列车员的服装,却和乘务人员毫无关系——当然,如果非要较真说认识也是一种关系,那就没法儿说了。至于这些人卖的东西,那是天天绝版,同样的连号同样的东西,一套词儿熟能生巧,说相声的都不一定有这效果。

    等着人走了之后,又过了一个来小时,又来了一个卖皮带的。

    然后是卖发光弹力球、陀螺、遥控小飞机的,一路上就抽着陀螺过去。然后还有卖益智玩具的,像是魔方、华容道、九连环之类的小东西。

    又是剃须刀、墨镜、打火机……

    说、学、逗、唱。

    却真的是解乏。

    一直到了后半夜的时候才终于安静下来,说话的人也少了。大部分的人都开始睡觉,或者仰着头、张着嘴,或者东倒西歪,各有形状。风尘踢了鞋,在自己的座位上盘膝坐下,一呼一吸,便已在静中,一驻中流,时间便在祂的身上失去了意义。火车在行进,祂在静中,这一静便是两个小时,醒来之后,过了一阵,便又开始汇通左右二脉,源源不断的漫灌、浸润,显得疲惫后,才又停下来。掀开窗帘看一眼窗外,依旧还是夜色,于是便干脆又静了一下……

    如此又静、驻一次,汇通一次,再静一次……便已是第二日的八点来钟,外面的天色已经亮了。

    火车已经进入了豫省境内,过了省会,一路疾驰。轨道旁不时的闪过一些用以遮蔽的砖墙,废弃的站台。

    似乎,是在诉说这一段路的“历史”,路过城市时候,可以看到高楼耸立,如同参天之剑。

    “您醒了……”安道金小心的问了一句,说:“我给您买了早餐。”

    “嗯!”风尘点点头,看了一下桌子上摞起来大概有半尺高的一摞早餐套餐,每一盒都是一颗鸡蛋,一些米饭,配了菜。

    祂虽是入静,但安道金买东西什么的祂也都是知道的。毕竟入静,内外也是皆通的。风尘也不客气,摘下了口罩,说道:“那我就吃了。”一个显影、播放的阵法展开,遮蔽了所有人的视线。风尘却并不急着动口,而是先让刀锋战士和含沙去吃。含沙一个就干掉了一盒儿的饭菜,刀锋战士也是吃的迅速,最后给风尘自己留了一盒——饿肚子对身体并不好,所以自己也吃了一盒。

    在安道金等人的视线中,风尘是一个人一盒一盒的吃完的。等待吃完了,播放出来的形象和真实的形象合二为一,投影就散去了。

    对面的女子则看了风尘好几眼,母亲也看风尘。漂亮的美人总能吸引人的视线。风尘不理会二人,重新戴上了口罩。

    含沙已经休息的饱、足,便出了阴神坐在风尘的腿上,开始研究自己的电路。风尘饶有兴致的看她研究,并且不时的辅助一下。

    “记忆”中少女的一位老师做过同样的事,也见过那一个电路设计,风尘就拿出来展示给含沙,但含沙感觉这一设计还不够精巧,还是显得复杂了一些。她说:“我们不着急,既然已经知道了要什么,就剩下怎么实现了。一定可以想到最优的实现办法的……我呢,现在脑子里没别的,就是六条绳子……”

    所谓的“六条绳子”其实就是“结绳记事”的方法,其实,像是一些小故事里说的,结绳记事,在绳子上打结,后面就乱了,根本就是扯——掌握了解释,就像是掌握了计算机刚出来不久的那种打孔编程一样。绳子的语言,是可以最准确的转化为人类可以理解的语言的!这一个语言,就掌握在“巫”的手里。它和计算机的相似杏之大,简直让人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那时候的人都是程序员啊……而且是工程师级别的。”风尘在网络上和含沙感慨了一句。

    结绳记事——很厉害。就和现在人想起计算机刚出现那会儿,人们通过打孔来实现功能一样,那种手法也很厉害。

    时间一个恍惚不觉,就已经过去,火车也在中午的时候抵达了目的地赤口。“教授,咱们到了……”安道金便领着风尘下了火车、出站。和风尘说:“咱们先去吃一些东西,我家在农村,远了一些,过去了都下午了。”而且他没好意思说——因为交通原因,家里实在难以有招待客人的美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