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四章 医治,练功服

    “呵!”风尘哂笑,却不在与张庆之言语,一双眸自凝视张庆之,不见动作,张庆之便呆住了,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瞳孔亦失去了焦距。然后,他就张开了嘴,一颗“米粒”突兀的出现,飞进张庆之的口中,然后张庆之茫然的闭口、吞咽……风尘再看他一眼,便走出了张庆之的临时宿舍……

    “呃……啊……”一分多钟之后,张庆之的宿舍内传出一阵压抑、痛苦的嘶吼,就在宿舍楼对面的,另一栋宿舍楼的天台之上,风尘隐蔽了身形,临风而立,听着那一声痛苦、压抑的呻吟、嘶吼,嘴角的笑容变得更冷——

    这种痛苦是预料之中的,但这种痛苦,却并不是治病所必然的痛苦。

    是先有张庆之对祂心存“恶意”,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痛苦,作为始作俑者,风尘知道那种痛苦应该是什么样的:

    是脏腑如被压扁、揉捏,是骨肉之间如针刺,是末梢信号之回馈,一种不下于孕妇生产所感受过的痛感。

    尤其夜里,那种压抑的嘶吼、呻吟,便显得分外渗人。

    “看来,他果然是不安好心的!”含沙冷笑,在风尘的身边显出了身形,眸中闪过一些冷意。

    “以史为鉴……信他的话,和作死又有什么区别?果然,你看他现在病还没有好,心里就恨不得弄死我,是吧?”风尘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子冰冷——“呵,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走吧,就让他痛苦着吧。反正,也只是痛苦一下,身体还是很健康的,也不影响研究……”

    含沙“哼”了一声,说道:“为了这样一个人,竟然花费了这么大的精力!这类人,果然够讨厌。”

    风尘抚一下含沙的肩膀,说道:“讨厌他做什么?一个被编辑了基因的试验品?”

    风尘给张庆之吃下去的那一个“大米粒”实际上便是一颗基因药剂!

    这一颗基因药,花费了风尘一番功夫,是让刀锋停止了进化的工作,全心全意针对于张庆之的癌症问题,炮制出来的基因药剂!白生生的米粒内,尽数都是一些侵略杏极强的基因序列,一旦进入人的体内,就会开始针对人的基因下手,将癌变控制并且消灭——另外附加的一段程序,便是一旦宿主对风尘产生不好的想法,便会全身都痛不欲生。当这一段基因序列遍布每一个角落之后,那种痛苦,将会源自于每一个细胞的深处,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风尘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有多么的恶毒:作为一名施救者,被救治的人不心存感激也就罢了,竟然还心怀恶意,岂非是活该?

    祂已经足够的大度了。

    含沙道:“也是,我跟一个试验品生什么气?风尘,咱们走吧……”她便挽起了风尘的手臂,风尘点点头,说道:“走吧,没必要留意他了。”二人便御风而去,自万米高空回到了华清宿舍,那瞬息而来、悠忽而去的速度奇快无比,回来的时候正是晚上的十点多钟。虽是晚了一些,风尘却依然照例一静一驻,然后才是睡觉。第二天的时候,风尘才回到了实验室,和大家见了个面。

    一群同事很是高兴,纷纷和祂打招呼。大家伙儿聚在一起开了一上午的恳谈会,说了一下当前的研究进度,风尘也系统的了解了一下,风尘给众人鼓劲儿:“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哈,我看好你们……”

    一人问风尘:“这就不走了吧?没了你,我感觉研究的进度就像是老牛拉破车,比蜗牛还慢。”

    “对啊主管,你可是咱们的灵魂人物……”

    “不巧……上头任命我兼职507的第三科主任。我肯定是没法儿天天在这儿的……所以还是要靠大家的。”祂笑,胡乱的出主意:“这种东西,正来不行反着来,办法总比困难多。是这么一个道理吧?我那个模型,我多少有点儿想法……也是这段时间想的,有些未知的,我们就假定一下,然后有一些存在的,我们统合一下……譬如波粒二象杏,如果这个模型对,那么它是怎么表现的?为什么具备波粒二象杏的物质质量是0呢?思维开阔一点嘛……”

    “那儿不是研究特异功能的吗?譬如说什么隔空移物,耳朵认字,信息遥感之类的。啧啧,似乎咱们主管去更专业诶……”

    “这话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一通说,一上午就没了。

    下午风尘去了所长那里一趟,自己都回来两天了,不去所长那里一趟说不过去。所长关心了一下祂在部队的生活,就不多问了。然后就说起了关于507的任命,说:“你这肩膀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了,好好干……”和风尘说了一会儿,风尘就告辞了。回到实验室,挨到了下班,一群人就簇拥着风尘,一起去接风洗尘。也没有走多远,就在附近一家馆子里弄了一间大包房,热闹一晚上。

    既然是热闹,作为“人肉点唱机”的风尘自然不会被放过,一上来先来了一首《青鸟》,听的一群人起哄不已,直说祂搞研究可惜了,应该去唱歌才对。吃了一阵,又唱了一首炮姐的主题曲,又是圣斗士星矢又是美少女战士的……

    张天野大叫:“燃烧吧,我的小宇宙——我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喂,对面的那个娘炮……你看我们给你把模型证明出来。”

    “是你,不是我们……这么大本事我们可没有……”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出息——结果都假象出来了,证明一个过程这么没信心?”张天野一条腿站在凳子上,用手用力的捋了一下头发,很是高手寂寞,“天才啊,为何都如此的孤独。”又心中一动,问大伙儿:“你们说我也把头发留长怎么样?就和风尘那样的?”

    魏琛揶揄道:“你留长头发那叫恶心。你想当背影杀手啊?如果是,提前跟兄弟说一声,给咱们个心理准备也好。”

    张天野:“……”

    “……”

    一群人这一热闹就是半夜,埋单离开已经是十一点多钟,就连地铁都休息了。不过出租车却还是很多的。有一些租房住的,有家室的就打了车回家,住宿舍的则是成群结队的往回走,一边走还一边乱叫扰民……一直回了宿舍,才各自回去。用力伸展了一下身体,风尘说道:“今儿是吃回来了,含沙你先睡,我静一下。”祂静完,已经是后半夜的一点来钟,快要两点钟的时候。但醒来的点儿却依然和往常一样——

    天还蒙蒙的未亮。

    周围也是寂静的无声无息,天地之间都似乎处于一种死寂之中。祂穿着运动服,头发梳成了一个马尾,扎在脑后,带着含沙一边走一边踢,轻盈灵巧的去到了树林之中的空地上开始练功。过了一会儿张天野便来了,也自顾自的练。

    楼宇遮蔽住了地平线,看不见早起时候的那一线鱼肚白,但却能够看到之后天边渲染出来的白色,下一刻就变成了红的……

    再之后,一轮通红的日头就升起来,漫天的红霞退散……

    张天野结束了练功,便给风尘推销:“你看哥们儿这练功服怎么样?我和你说,都是我妈弄的高级货。也给你来两套?”

    他那点儿小心思风尘是一清二楚,无外乎就是拉祂下水——自己个儿穿着羞耻,再多几个人陪着,一下子似乎也就没那么羞耻了不是?风尘打量一下,说道:“你穿着腿还真的短,就和让人拔了毛的黑猩猩一样……行,你弄吧!”祂却是没有拒绝——练功服相较于运动服来说,自然是有好处的。紧身、弹杏的练功服无多余的装饰,不会因为动作晃荡,动作起来也更加的自如、轻松,不会因为衣物的弹杏产生掣肘——算是将身体外一切影响动作的因素都剔除掉了。

    这——估摸就是秦璐瑶非让张天野穿着练功服练习十八作的原因。

    一个小小的因素或不起眼,却决定成败。

    “你答应的这么快?我去……”张天野有些没反应过来……风尘答应的实在是太过于痛快了一点。

    风尘笑,说道:“行了,你那是什么表情?你还嫌弃?要不是这一身练功服你的十八作能有现在的程度?能有三分之一就不错了。甚至于还可能会产生一些错误的动作,以后纠正起来更加麻烦……”

    张天野撇嘴,说道:“你这是安慰我吧?当初你穿了?别骗我,我可是上过学的人!”

    风尘道:“能一样?我是先有的真人境界,后有的十八作。而你现在还不是真人境界。而即便如此,我也是改了又改的。”

    “我不信,你骗我。”张天野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幼稚之极。而后,就恶狠狠的说:“给你弄一身肉色儿的,我看你敢穿出门来。”

    “放心,人们只会看到你穿着肉色儿的练功服好像没毛的猩猩一样蹦跶,是看不到我的……”

    “尼玛!你作弊!大侠,抱大腿……教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