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二章 一封信

    风尘伸出手,白玉一般的手指在张天野的额头上摸了一下,张天野被摸了一个正着,做出一个防备的动作,一手护胸一手护小腹,大声叫道:“喂,你干嘛?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不搞基。”风尘没好气道:“我就看看你是不是脑子烧糊涂了……啧啧,你傻逼吗?拳皇秘籍你也信……”

    “呵呵……”张天野“呵呵”一声,用手背打开风尘的手,说:“滚犊子,谁傻逼了?你要搞清楚,首先是我基本上、大体上确认了店是你开的,然后凭着我火一般的直觉,相信秘籍是真的才买的。别跟我一起买的那群傻逼放一块!”顿了一下,又挑眉,说道:“不过这倒是正应了一句话啊……傻人有傻福。那些自以为聪明的家伙可是错失了天大的机缘了不是?”

    风尘囧,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再说了,明知道是我的店,你不懂得给所里的人多推荐一下?”

    张天野实话实说:“我怕他们把我当智障……”

    嗯,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来来来……咱们试一试身手怎么样?”张天野搓搓手,很是跃跃欲试。

    “就你?”风尘鄙视了张天野一眼,问:“你确定?”

    “看不起我啊?风尘,我告诉你——拳皇全人物,我是以极限流为主,以其他格斗为辅的。嘿嘿,而且我还和你学了一手,用数学方法构建了模型,计算动作……别的不敢说,我现在去自由搏击,能把什么阿猫阿狗的打的满地找牙!”他很是洋洋自得。还“嘿嘿”的偷偷告诉风尘——安落对他的身手佩服不已,二人经常“贴身肉搏”,安落都不是他的对手——这一个“贴身肉搏”是字面意思!

    还有……安落本人的格斗水平和专业素质是毋庸置疑的。能打过安落,这的确说明张天野的格斗进步之大……

    “好!”风尘听他一说,也来了兴趣,想要看看他究竟到了一种什么程度。二人的脚下一个九芒星陡然出现,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擂台一般。九芒星的九个点为起始,不断的纠结,新的点不断出现,就在二人的脚下形成了一个擂台。风尘看着张天野,说道:“这是阵——是以几何学为根本的……拓展领域也同样广阔。来吧,重力就是正常的地面重力,它可以让你很容易的借用反震的力量,不至于虚不受力!”

    张天野吞一口唾沫,感慨道:“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不管了,看招——”张天野一动,便是一下弹踢——

    动作比较奇怪,是左腿一蹬,斜向上弹出去,右脚朝前一下踢出。这一下踢的正是风尘的上半身,膝、小腿的迎面骨、脚面三处正好直上直下,笼罩了风尘的面门、咽喉、胸腹这一条中线,若是被踢中了,定然不会好过。

    风尘右手张开,掐住了张天野的小腿,张天野的另一条腿则如同刀斧一般朝着风尘的脖子劈了过去。

    这一劈有些别扭——因为正是劈的风尘的左侧!

    这让风尘的左臂抵挡很不受力。

    只不过这一招之后,他的右腿却没有抽出去,左腿迅速的收回之后,就变成了蹬——至于右腿被抓的生疼,甚至于有些痉挛,他却是不管不顾。格斗之中,自然而然的带出了一些凶狠和悍勇。如果他的对手不是风尘,而是另一个人,那么那个人肯定是无法面对如此凶狠而残酷的进攻的!

    这一种搏击方式,对敌人狠,够快、够不留情;对于自己也同样的够狠,一切以你死我活为目标。

    奈何他的力量、技巧却和风尘差的太远!境界上更是有着鸿沟!但对比一下,假如是无常大队的那些人……张天野应该是处于中上游的。

    风尘松开手,点头道:“不用试了,你的进步真的很快。而且,你已经把握住了格斗的精髓,第一要果断、第二要果断、第三还是要果断。除此之外,才是技巧的事情——技巧可以磨练,力量可以锻炼,但唯独这样的果断,是这个!”

    风尘送给张天野一个大拇指……

    张天野也笑,就在九芒星上坐下来,语气中透着一些奇异的韵律,说道:“那,是因为我了解你,就和你了解我一样……你说,要不是这样,我们怎么能够成哥们儿呢?”然后张天野就不说话了,许久才又开口:“有个事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开口和你说,也不知道我说了之后,你会不会不高兴!”

    风尘看他一眼,却看不出他的想法——已经是距离先天真人一步之遥的人了,就差了临门一脚,其思维稳固,情绪又不亦动摇,心如潭水一般幽深沉寂,又怎么能够看出来呢?

    风尘道:“你说吧!”

    “那个人——就是张庆之。他给你寄来一封私信,我看了……”

    张庆之,便是那个移花接木,将他的名字,换成了张天野的那个人。

    风尘皱了一下眉,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天空,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猜猜……他是在解释那件事?”

    “那件事”风尘其实已经明白——当他足够的冷静,然后去思考这件事的时候,实际上就会逐渐的明白。

    张天野咬着牙,说:“是,但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去恨他,恨,却又恨不起来……”

    风尘“嗯”了一声,说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其实我也是最近一段时间才想明白了其中的蹊跷。国家对于量子领域很慎重,尤其是量子计算这一方面……之前我们就应该想到,国家并不想投入太多进去。还是那句老话,穷则变,变则通。国外没有,我们也没必要投入进这种莫能两可的项目中去——相比较而言,登月似乎更有吸引力一些,你说呢?”

    张天野道:“他其实不是针对你,也不是针对我,而是针对于量子计算——他其实就是要绑架!”

    “是绑架……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睡也睡了,再补也是二手货。黄泥烂裤裆里,认也要认,不认也要认。”

    “他不是一个讲究的人,没有什么仁义廉耻。但我们谁也不能否认一点——他爱这个国家,他要给这个国家铸就一个坚固的盾牌,一柄利剑!为此他不惜一切!名声他其实不在乎,只要能让他顺利的弄出量子计算,别说绑架了你爸爸,让他杀人放火,他都敢做——而你,而我,包括你爸爸在内,都是他可以牺牲的东西……很不幸,我是被牺牲的那一个,你也是,他不是要拍马屁,只是要生米煮成熟饭!”

    “是,所有人都以为他这么做是为了巴结我爸爸,但实际上他就是绑架了,就是硬上了,手段糙不是问题——只要我爸爸是顾全大局的,就一定要承受了这一点,他的目标也就达成了。”

    “他在信里写了前因后果?”风尘问了张天野一句,不然他不可能清楚这件事。张天野点点头,说道:“他前段时间去了一趟医院,查出来是癌症,恶杏的。没告诉别人,就给你来了一封信,他希望……”

    风尘扯动一下嘴角,问:“他希望我原谅他?可能么?”

    张天野吸了一口气,摇头说道:“他并没有让你原谅他,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并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他不怕死,但只怕自己死后,这个项目会被搁浅下来。他认为这种项目,私人研究没有问题,但国家一定要抓在手里。如果能够以国家为主导进行研究,那是最好的,但他可能看不到了。他给你写信,是希望你能够接手这个项目……他说,你是他见过的很有天分的年轻人。”

    风尘问:“凭什么?”

    “他说……因为你身上有和他一样的东西,科研人员里你是少数爱国的。这话得罪人,但他就是这么说的。”

    “所以,他相信我会答应接手这一个项目,然后完成它!让中国在量子计算一道上走在前面?可我是研究理论物理的,我不是研究量子的!”

    “他说你恨他可以把他挫骨扬灰、大卸八块。甚至于他死后可以自曝丑闻——但这必须是在这个项目完成之后。”

    风尘不再说话,又是半晌沉默……

    张天野说:“信我还留着,等明天给你!”

    风尘道:“你说呢?”

    张天野道:“我不知道……我,也不能替你决定。但是,我觉着……”

    风尘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二人不再说话,任由万米高空的风吹过身体,那风经过了阵的过滤,已经变得轻飘飘的,透着一股子的清凉。又过了一会儿,风尘道:“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我直接把你送到门口怎么样?”张天野道:“直接去宿舍吧,我家也没人。一个人还不如跟你隔壁,好歹敲敲墙,没睡也能说个悄悄话。”

    “滚,谁跟你说悄悄话?”

    人自云端下去,便落进了宿舍之中。一个隐形的阵法作用下,没有任何的生物可以看到二人的行迹,恍惚便是一夜,时间似乎坍缩进了黑暗,被无限的拉伸又蜷缩回去,一睁眼便是蒙蒙亮的黎明。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