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章 与友摊牌!

    风、张二人吃了一个杯盘狼藉,整一桌子的菜,都被吃的一干二净。张天野并未注意到本应多出一倍的残狱……只是一边吃,一边闲聊。中途又叫了几罐啤酒喝着,等着吃的差不多了这才注意到不对劲儿,看风尘:“你把骨头吃了?”风尘说:“是啊,我把骨头都吃了,牙口好,吃嘛嘛香,没办法……”

    主要是“口器”的形状限制,吐骨头很不方便。而且相比刀锋战士那坚固、有力,堪比粉碎机一般的牙口,原本坚硬的骨头放进去,也就跟麻花儿差不多,一口就碎了。加之骨头本身营养也丰富,风尘也就不挑。

    “你这是……哥们儿再问你一句,我真的没成婴儿?”张天野第三次确定这个问题——他的手摸着自己的脸蛋儿,尼玛脸蛋儿都这么嫩了,又白又细,怎么的就还不是婴儿呢?他说:“我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傲视小白脸了,没想到还差一些……”

    风尘挑眉,说道:“你以前不是最看不上小白脸吗?还说什么鹿晗娘炮之类的!”

    “以前我长得丑……”

    张天野一语就真相了——这一切只和“颜值”有关。

    “现在的我,都能开直播表演女装大佬了。怎么说呢?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又会拒绝长得漂亮呢?”张天野将一整只虾塞进了嘴里,一边咬一边道:“我也试试连皮吃——哦,比剥了皮有嚼头!你也别说什么钢铁直男——那是因为丑,绝对的。这人一丑吧,看谁比自己帅都不顺眼,羡慕嫉妒恨之余不说几句小白脸、娘炮、奶油男鄙视一下,自己这张脸真的真的是很有压力诶……”

    “你的自我剖析倒是蛮精彩的!”风尘忍俊不禁。

    张天野又塞了一只虾,端详了风尘一下,说:“那个,你再让兄弟我羡慕嫉妒恨的鄙视一句行不行?”

    风尘略作沉吟,告诉张天野:“不行。”

    张天野磨牙,狠声道:“你个扳手!一会儿我回去了还要安慰我媳妇,你知道你给我媳妇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创伤?一直以来,她对于自己的颜值都是充满了自信的——然后,一直到今天,看到了你这么一个妖孽,才吃了几口饭就落荒而逃了……做人不能这样啊!就算是我再努力,拍马也跟不上你的颜值怎么办?”

    风尘道:“看着自己长残了的儿子终于被拉回正轨,叔叔阿姨肯定是分外的欣慰的吧?”

    “欣慰……欣慰的我想掐死你……”

    张天野极度郁闷——

    他妈是很欣慰,这媳妇有着落了,长残了的儿子也开始颜值回归,能不欣慰吗?而且风尘教张天野的那些东西,也不是秘密,张天野更是作死的建了一个群,于是自己的苦逼日子就来了:既然每天早上贪图紫气入静管用,那十八作肯定也管用啊!于是,每天早上老娘在的时候跟老娘一起练功,老娘不在的时候电话催促练功的日子就没断过!虽然说十八作的动作是舒展、柔美了一点儿,可单独练习起来也没什么不好的。问题是他妈非让他穿着练功服去练,那场面就……

    这个事儿梅雪知道,有事儿没事儿就拿他穿着练功服的照片发表情图逗他;更令他想要找一个地缝钻进去的,是安落也知道了。

    话说,让一个心爱的姑娘知道自己的男票竟然会穿的这么羞耻,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着这些的时候,张天野叫一个悲愤。

    风尘笑,摇头说道:“你还怕她笑你?这一点你放心,女人和男人不一样。这男人呢,看到一个男人穿裙子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一个变态吧?要是女人呢,第一反应就是这男人穿裙子真丑……”

    张天野卡壳儿了,看怪物一样的看风尘,问:“你怎么知道?”

    风尘不说话,拿眼看着他,一脸的高深莫测!

    “……兄弟你真相了,安落说我腿短,穿着练功服的样子真丑……”张天野终于憋出了这么一句,捂着脸,像是一个小媳妇一样:“她居然说我腿短,说我丑。唯一没说的就是我变态……”

    “所以你想表达什么?”

    “我能表达什么?人家都说我丑了,有这样的吗?古话不是说‘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吗?”化悲愤为食欲,张天野吃的更快了——因为他发现自己不吃快点儿,桌子上的菜都要让风尘给造没了。

    含沙垫着纸巾坐在桌子上,也不避讳张天野,不时的给风尘剥个蟹来个虾的,自己也吃的满嘴流油。

    风尘接过一口虾肉,说道:“你俩这算是冤家对头,哪儿来的情人眼里出西施?我估摸着在安落眼里,你就和二哈差不多……”

    “二哈……”张天野彻底无语,算是被打击的绝望了。

    饭后,二人就出去走了走……

    夜里的街道很安静。

    路灯的光晕照下来,拖出了长长的影子,张天野打一个饱嗝儿,才正儿八经的问风尘:“你丫的老实交代,刚饭吃哪儿了?”他快走一步,面对面的拦住了风尘,这一瞬间仿佛是福尔摩斯和死亡小学生同时附体了一样。捏着下巴,煞有介事的说道:“刚也就是在饭店,怕有些不好说,我才一直憋到了现在……哥,你是我亲哥,兄弟我实在是憋不住了。你快点儿告诉我……”

    他巴巴的看风尘,那纯纯的小眼神儿就好像是灰太狼的儿子一样。

    风尘看着他,顿了一会儿,问:“想知道?”

    张天野点头,道:“想……”

    “想,那就让你知道吧……不过首先,我们换一个地方比较好。”风尘微微一笑,张天野不觉有异,但身边突然向下移动、远离的路灯、树木、楼宇却告诉他——他正在飞,朝着天空飞。在上升的一瞬间,他竟未感受到地心引力,一切都还和站在地上的感觉是一样的,唯独脚下有些空落落……再然后,他就感觉不到上升了。只剩下了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周围,一片漆黑。风尘对他说:“这里是对流层和平流层交界的地方,说不定你运气好还能看见飞机……”

    “平平平流层……对对对对流层……”张天野的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你看,说你还不足真人境界吧?临危不乱,遇险不惊,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这些你还都做不到,所以你不是真人,亦未持住婴儿。”风尘的声音中,似蕴含了某一种力量,让张天野变得安静下来。张天野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怎么会飞?你、你是真的成仙了,还是我在做梦?”

    “我怎么会飞?”风尘笑,说道:“这个现在和你说,你也不一定能够理解,想的多了反倒是不利于修行。”

    “这样……我给你一个长假,假期不定时,什么时候你真的逆反了先天,成就了婴儿,什么时候再恢复上班。到时候,我怎么飞,就可以告诉你了,怎么样?”

    张天野不傻,闻弦知雅意,一下子就听明白了风尘的意思——“你是说,让我重复一下你走过的路。让自己彻底的安静下来、放下,然后去把握住婴儿。等把握住之后,成就了真人,就可以跟你学飞了?”

    风尘点头,说道:“你可以这么理解。但何止是飞呢?其中奇妙神奇之处,一言难尽。你有天赋、有天资,能够走出这一步,与我而言,也是助力……”

    张天野不拒绝,沉声点头,道:“好。”

    风尘道:“这就给你介绍一下另一个我……”

    隐藏刀锋的投影散了,于是刀锋就出现在了张天野的视野之中,就在风尘身前一尺左右悬浮着,这个皮肤灰绿的婴儿如同在母胎之中一般,一动不动。

    张天野道:“这……”

    “我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刀锋战士。它原本是一只螳螂,我偶然捉住,然后寄了一些神在其中,嗯,你可以理解成这只螳螂是被我夺舍了……然后,我以驻法控制它进化,一直到现在这样子。之所以如此做,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想要解析第二类生命的基因……哦,这是我自己取的一个名词,你可以理解为:碳基生命。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只被我基因打造的怪物!”

    略微顿了一下,又继续说:

    “刚的饭菜,大多是它吃的。进化需要足够的能量……至于另外一个目的,则是源于我的道侣……”

    “含沙,你也知道!”风尘说:“之所以告诉你这个,是因为现在你距离真人不过一步,有资格知道。因为我们会成为道友,也必然会成为道友。它需要化形……我们人是如何来的,想必你也清楚。从现有的资料来看,其实都指向了一件事:这个世上,人其实就和孙猴子一样,是突然那么一下就蹦出来的。这一个蹦出来的过程,你认为是什么?”

    张天野已经冷静下来,便不再容易紧张。他的思维也变得冷静了一些,说道:“是物种的基因突变?”

    风尘又问:“那这个物种,又是什么呢?”

    “什么?”

    张天野反问——鬼才知道是什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