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九章 张天野和安落

    风尘不置可否——郝军的杏子滑溜,是极易和人交往的,和谁都熟。但也正因为杏子滑溜,却难有真的交情!就像祂、郝军之间,并无交情、不算朋友,郝军也坐在这里和祂搭话一样,他只是能够搭上话的人多,和谁似乎都很熟,却又和谁也都不是朋友。毕竟朋友,是用心换来的,不是用嘴绕、用钱堆出来的、更不是一起吃个饭,就是朋友了。

    拿嘴绕出来的,顶多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用钱堆出来的,就是一个“狗腿子”或者“大爷”,一起吃个饭的,顶多就是“酒桌朋友”——喝酒可以,下了桌就六亲不认!

    风尘细嚼慢咽,边吃边道:“好消息,是我任务圆满完成了。这一趟外差也算是完美的结束了……”

    祂未去提什么“你杏格太滑”之类的告诫——毕竟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生存方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

    这种喜欢窜、喜欢绕、跟谁都能说两句的杏格,就是他的生存方式……

    “你还不知道吧?张天野有女朋友了……”郝军总算是说到了“主题”,其实他往这儿一坐,风尘看了他一眼,就已经看透了他的想法。他的话还没说,风尘就已经知道了,他那些念头,浮躁的犹如浮萍,比之常人要杂乱的多,要读他的想法简直不要太容易。郝军便绘声绘色的一阵讲,说看到一个漂亮女的来找张天野,还看到张天野跟女的一起逛街……风尘一边听一边“嗯”的点头。

    而风尘更多的,则是在看他脑子里的一些如同浮萍的念头,都是所里一些琐琐碎碎的事情,却正好让祂能够了解一下现在所里的情况。譬如说一些研究状态、人事关系等等,郝军是门儿清……

    郝军一边说一边胡思乱想,总感觉自己有很多的东西要爆料,却不知道这些还未爆料的东西,其实已经被风尘“读”去了。

    司机一直保持着沉默,吃完了饭,就等着风尘吃完,才和风尘说:“首长,我该走了。”

    风尘也起身,说:“一起过去吧……正好顺路,送你一下。”又和郝军点点头,示意了一下,便离开了食堂。一出了食堂,一阵清丽的风就吹在身上,稍有些凉,却很温柔、舒服。不多时就回到了宿舍外,风尘看司机上车离开,这才取出了手机,给张天野打了一个电话:“在哪儿呢?”

    手机的另一端传来张天野的声音,反问:“你在哪儿呢?”

    “刚从部队回来,在食堂吃了一顿饭。把送我的小同志送走了……听你的声音中气很足,看来功夫有长进啊!”

    “肯定的,我感觉自己已经把持住婴儿了。怎么说呢,反正哥们儿现在大冷天抖单(穿单衣服得瑟的意思)一点儿都不感觉冷,这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好了。你要说这皮肤,嘿嘿……知道剥了壳的鸡蛋是什么样的不?保证能把人羡慕的欲仙欲死……”张天野告诉了风尘一个很“了不得”的消息——他,已经逆反先天,成就了婴儿。风尘讶道:“真的假的?”不过,真的假的,到时候一见面,不就清楚了?

    “你等我,我这就过去……你在宿舍吧?”张天野又问了一句!

    “你在哪儿呢?”

    风尘狐疑。

    “我啊,我跟落落一块儿呢。离得不远……星巴克知道吧?”

    “你俩真俗!”

    风尘挂了电话,回了自己的房间。

    将近半年没有住人,房间少了一些人气,虽然通着暖,却依然透着一股阴冷。背囊打包的挺好,风尘也没有重新收拾,便在桌子前坐下来,打开了自己的那个颇有年头的笔记本,随意的在网上浏览起新闻来……什么美军、南海,什么社会伦理、科学前沿,乱七八糟的挨个点开了看。反正也是一个打发时间。过了一会儿,张天野就来了,才靠近了宿舍院子风尘就听见了他和安落的声音——包括了说话声和脚步声。他这一双耳朵,虽算不上是顺风耳,可也相差不远了:

    虽然比起B面世界里,任红梅那种隔着十多层的楼房都可以听清楚脚步声的超级耳力没法儿比。

    但这里不是B面世界不是么?

    二人一上来,风尘也未见动弹,门就“自动”开了,风尘转一下身,面对二人,笑道:“恭喜恭喜,你们这也算是修成正果了吧?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安落脸稍微一红,张天野却厚脸皮——此时的脸皮尤其厚,“落落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我们实行的是民主集中制原则,懂吧?”

    风尘笑,道:“懂,意思就是一切都是安落说了算呗!你已经被代表了!坐……床我刚收拾了……”

    “我还以为你今天不回来呢……少将同志,火箭飞天的速度感觉怎么样?”张天野和安落并排在风尘的床上坐下来,张天野说道:“军报我都看了,啧啧……年轻科学家使命召唤,一声军令掀起浪潮——记和平年代的铸剑师!这标题让你给整的……”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揶揄……

    “别听野子瞎说……”这一个“野子”叫的顺口,风尘送给了张天野一个“哦”的恍然大悟的眼神儿,安落却没注意,说:“军衔儿可没那么容易!”

    “什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风尘也揶揄了张天野一句,正好这首歌叫《野子》,因为风靡过一阵子,风尘倒是记得几句。而恰恰好的,这一句又是恰到好处,听的张天野的身上都有点儿发毛。

    张天野道:“听说,还给了你个507第三科的主任?”

    风尘无语,问:“你们消息这么灵通?”

    张天野用鼻孔哼了一声,说道:“都关心着你呢。我爸妈那里,还有一休哥那里。一休哥姥爷家干嘛的?军旅世家,知道啥概念不?就是人家姥爷姥姥舅舅姨姨有一个算一个,都在军队里干活儿,最没本事的也是一个营长……就你小子那点儿消息,对于旁人而言是秘密,对于人家而言,想知道一些不需要对外保密的内容,还不是小菜一碟?”

    风尘感动,道:“那我还真的是受宠若惊了。”

    张天野道:“算你小子还有良心,一休哥可是说了,你从部队回来之后,有机会聚一起咱们搓一顿……不过这一次,必须是你这一颗冉冉升起的将星请客。”

    “行啊……”

    “咱们出去走走……”

    三人就出了门,风尘也没把刀锋留下来,就悬浮隐形着也不费多少的力。

    走在华清的柏油路上,树荫森森,春日里的气温也日益回暖。三个人一边走一边聊,不知不觉的,时间竟都不早了。眼看着天色将晚,三人就找了一家不大的餐馆,包了一个雅间坐下来,因为晚上安落有值班任务,所以先上了一些填肚子的饭菜。安落吃过之后,和二人坐了一会儿,时间差不多了,就起身离开。风尘“啧”了一声,送给风尘一个大拇指,道:“行啊,你这个媳妇蛮厉害的。气息练的很稳……”

    “那是……你不看是谁媳妇?”张天野“嘿嘿”的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婆家喜欢,打得过流氓。你知道我妈最喜欢她哪点儿?”

    “能收拾的了你?”

    “好吧,这是事实……”张天野泄气。

    以前没确定关系之前,他都被吃的死死的,等到现在确定了关系,就啥也不说了。张天野表示这是一种“幸福的烦恼”。而后,才问风尘:“现在就咱们俩了,你给我看看,我是不是到了婴儿境界了?”

    “还没呢……”风尘泼冷水,说道:“你火候还不到。真要是成了真人,我一下子就能感觉到。不过你这状态也快了,别着急,你知道什么是‘求不得’吧?越是去求,就越是远,你不求,反倒是得了。这本身就是一个放空的过程,把后天的见识、阅历全部放下,才能回到婴儿,你现在嘛……我给你定义一下吧……”

    “什么?”张天野问。

    怪笑着看张天野,风尘说道:“你现在的境界,应该是算熊孩子,正是人憎鬼厌连狗都嫌弃的时候……”

    张天野怒,提高了声音:“你给我说清楚,我怎么就熊孩子了?”

    “比喻,比喻你懂不懂?”

    “我不懂,我就当你是认真的……”

    “……”

    二人说笑了几句,就又陆续有菜上了桌。都是北方菜,分量十足,就连螃蟹大虾也都是分量十足的,足够二人造。风尘现在的饭量不大,反倒是张天野的饭量在朝着风尘之前那种吃货状态靠拢,二人一边吃一边说,张天野成了造的主力,跟前儿一会儿就堆起了一座由骨头、虾皮、蟹壳组成的小山头。至于风尘……祂本人吃了几口,剩下的则是全部被刀锋在暗地里笑纳了。

    就连骨头都没剩下:充分的体现出了刀锋口器的威力,让风尘感觉自己没有把口器变成人嘴是对的。

    丫的简直就是粉碎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