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七章 养移体,居其气

    本是有些压抑,充斥了离愁的“送别会”现场,却是被风尘一句话弄得哄笑起来,才烘托出的煽情气氛,也都消散了几分。见着大家笑了,风尘才道:“我呢,现在有三个职务,第一个是华清大学物理研究所的实验室主管;第二个呢,是你们的司命,第三个,也是刚下来的通知,507研究所第三科主任……所以,你们不用担心说,哟,司命一走就不回来了,我还会回来的!”

    李铁大声道:“你能不能按常理出牌?”抱怨了一句,紧跟着一句“哪次欢送会像你这样的?无组织无纪律,不哭一个稀里哗啦,能叫革命友谊?能叫战友情深?咱们一般的套路不都是铁汉柔情么?”却是逗笑了一群人……

    “这逗比哪儿来的?搞事情啊?”风尘不理李铁,问了杨志一句。

    杨志张开巴掌捂住脸——这绝对不是因为脸小,而是因为手大,一张脸都捂没了。说:“我不认识他。”

    风尘问:“你们也不认识?”

    “不认识……”

    一群人起哄,李铁感觉自己想死。

    心里编排着:这群小兔崽子,等看老子不好好修理你们……

    “尼采认为,人的一生有三个境界,分别是骆驼、雄狮和婴儿,普通的人,为了生活而奔波,是骆驼,负重前行;而有一些人不甘于此,他们有追求、有雄心,有行动力,这些人就是狮子……但,唯有婴儿,才是真正无拘无束的。当水流过,不会在鹅卵石上留下痕迹,水过无痕,婴儿,是一种理想的精神状态!时间也不算早了,大家早点儿休息……明天也不要早起,我不会偷偷溜走!”

    “如果你们发现我的宿舍里没人,那是我在山上练功,而不是已经走了。我不会和你们不告而别……”

    “如果,你们有的人不喜欢离别,可以自己躲在屋子里不出来。”

    “行了……就到这里吧!”

    散了送别会——李铁所期待的,百试不灵的飙泪场景并没有重现,风尘回到了宿舍中,开始入静、驻脉,虽是有感动,但这种感动,却犹如浮动在湖面的水草一样,波澜只在于水面之上,水下却是平静的。这一种“静”竟然是在“静”达到了极致之后,又有所进展——不,应该用一个更加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这种变化:

    浸染!

    这一种“静”伴随着刀锋的生长,开始浸染祂的精神,成为一种纯粹的核心。以前的静是需要练功时候才有,现在的静,其实已经并不需要刻意。

    但风尘还是习惯于晚上的时候跪坐下来,静一次,驻一次,这一种静、和驻并非无意义的,习惯的本身,就是意义所在——这其实是一种对待生活的态度。一个人对待生活的态度,其实就反应、作用于他的精神!

    这正是“戒”“定”“慧”中的“戒”,长持可改变一个人的精神面貌,进而影响一个人表现在外的气质。

    一如“记忆”之中苏婉对苏阮的严格一样,从衣着、穿戴的规范,到言语、谈吐、坐时的样子,站时的状态,行走的步伐,如何蹲下如何起来,精致到了细节的要求,才能培育出独一无二的优雅、从容和高贵,以及那种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的热忱,以及对自然的敬畏,对自我的尊重、自律等等。

    正是一点、一滴的行为堆砌,行为规范,才逐渐影响了一个人的精神面貌,价值观念,所谓“养移体,居其气”正是此理!

    祂虽不刻意,却也逐渐的自我形成了一些习惯,譬如早起时候练功,晚上的时候和含沙一起论道、研究、学习,睡前要入静等等。目前所差了一些的,似乎也就是对于自身细节上的考究、衡量了。却也是因为含沙的原因,风尘有了一个耳边的督促,却也不显得如以前一般的随意、邋遢——穿衣也干净、整洁了很多。祂静下去,便连表面的涟漪也都消散的一空,只余下一种无法言喻、玄之又玄的静!

    三尺灵台内、外的边界,已不明晰,却更加通透。内外沟通,风尘见诸般形象,变化无穷,其本为一,其外亦然,超脱于形骸,距离、形状、颜色、大小似乎只是在一个特定的变化具有意义,其他的变化,却是抽象的,不能言语形容的。

    已驻到了第四级一半的精神,把握住了身体大部分的变化,来往的信息、沟通、处理,都在风尘的心中。

    再过上一段时间,第四级就可以汇通,然后开始第五级、第六级、第七级……对于身体的信息沟通、掌握的力度,也会更大。

    或不能做到“控制”,但“知情”却亦重要。

    就如一国家,其政治,视听通明,能够知道官员在做什么,能够知道政策在地方上的效果,能够不被蒙蔽视听,堵塞上下,中断言路——或许不能直接改善基层,改善国家的状况,却可以根据这一情况,进行宏观上的控制、调控。知道,和不知道,天壤之别——你以为四海升平,和真的四海升平是不一样的。倘若按照你以为的施展手腕、权术,制定政策,那么结果会是什么?

    故而“知”才能“治”,不知道,不错就已经很好了,又何谈更好?

    夜,静怡如水!

    安静了足足两个小时的时间,风尘便准时的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靠着枕头、盖了半个被子的含沙,风尘笑一下,就躺下来。安安静静的一夜之后就到了第二日天明之前,风尘起床来上了山。一路施以走、踢之法,姿态飘忽,犹如仙人,飘渺而去。于山顶之上,作道生功一次又一次,共是六次,一轮红彤彤的太阳才从冰冷的地平线上跳跃了出来。漫天的红霞也在这一刻开始消散。

    漫天的红霞退散之后,空气中也开始多出了一些温度,气温开始上升。阳光照在风尘的身体上,透着一股子暖意……

    风尘则是不禁联想起来……“彩霞施展小异化之后,究竟又是什么样子?记忆里章叶提娜说很漂亮,似乎还是年轻一辈里面最厉害的一个?”只是想来想去,也终究想不明白那种漂亮是什么样子,那一种厉害,又是如何的厉害……毕竟,都是一群没事儿去北极圈放极光玩儿的神啊……

    北极圈里放极光,似乎倒是极浪漫的……想到此,风尘心中一动,说道:“含沙,等你化形之后,咱们结婚时候,我们就在天空放出极光,作为我们的结婚礼炮怎么样?”

    含沙听的眼睛都弯了,满是憧憬:“好啊,好啊。到时候你一定要放给我看,不然我就不要你了……”

    “呵……谁持彩练当空舞?”

    “什么时候,我们能亲身抵达B面的世界呢?那个世界,倒是真的挺令人向往的……那里的大学,和我们的大学一比,令人不禁心生一种激情和感动。如果,不是你得到了苏阮的记忆,谁又能够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存在这样一个国家……一群大学生,竟然比我们的高中生还要辛苦,废寝忘食的。而且不是一年、两年,而是四年之久!他们有的态度,我们没有,他们的热忱、激情、我们也没有。或许……”含沙唏嘘一声,说道:“这就是他们的时间处于07年左右,但科技上,却要比我们先进了至少十年不止,甚至于一些黑科技,领先30年也有可能!”

    “他们的精神面貌和我们不一样!”风尘也是感慨:“他们有无数的任红梅,面对罪恶的时候不要命。他们从孩子,到大人,都充满了一种激扬向上的奋发,都努力过、拼搏过,他们的社会精英,是真正的精英……”

    “那是一种使命感,责任感!风尘……你说,为什么他们一直以来都能保持那种使命感,责任感呢?”

    “因为……”风尘说了一个“因为”,却说不上因为什么……或许,是那个世界上拥有无数的,像是任红梅这样的人?或者,是因为一年又一年,那升旗仪式上,始终不忘雪耻的口号?不,那不是一种口号儿,而是始终在传递一种思想、一种延续!曾经的辉煌可以模糊,但曾经的苦难、耻辱,却不能忘!

    “卧薪藏胆”对他们而言,似乎就是一种习惯:一辈人又一辈人,爷爷传承给儿子,儿子传承给孙子,一代又一代,如同奥运会的火炬一样传递。

    一个善忘的民族是可悲的。

    一个记仇的民族却是可怕的。

    “所以,想去看看啊……”含沙看向了天空,似乎透过了无穷的蔚蓝,看到了B面的中国的大街小巷,车水马龙。

    风尘一拉含沙的手,声音不大,却坚定:“今天我们能够找到信息漏斗,未来,我们就能通过这一个漏斗过去。”

    含沙看着祂,眸中如水,点点头,说道:“我也相信你。到时候,就我们两个人,携手诸天万界,见识不一样的风采……”

    这一种执手,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