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五章 让两只手

    “你爷爷我小的时候,常在这里玩耍啊啊啊……”杨志起了腔调,拿腔作调的拍了李铁一下——和刚李铁的话遥相呼应,才羡慕了一句“没这么牛逼的爷爷”,一个“便宜爷爷”就来了,这位“便宜爷爷”乘着李铁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踱着四方步,走远了几步。慢了半拍的李铁一下醒悟:“操你大爷的!”

    窜了一步,朝着杨志的屁股蛋子就是一下飞踹,那架势就和芭蕾舞剧《天鹅湖》里面舞者跳叉一样,姿势叫一个辣眼睛。

    杨志早防着他这一手呢,才听他“操”了一句,立刻就从四方步变成了撒丫子跑,差点儿闪的李铁扯了蛋。

    俩人一个跑、一个追……已经解散了的队员们嘻嘻哈哈,指指点点,给俩人加油,什么“判官判官你别怕,阎王是个瘪犊子(乍)”“阎王阎王加点儿油,别让判官跑没影儿”之类的,很是热闹!风尘跟着士兵一起,看俩人鸡飞狗跳……在这一追一逃的过程中,二人展现出了扎实无比的军事素质。

    腾、挪、躲、闪,摸、爬、滚、打,逃的人是滑不留手,追的人是死咬着不放。绕着训练场足足兜了十来个圈子,爬高跳低,更是随机应变,多不胜数……

    “还跑……呼哧——呼哧——”

    李铁一边追一边喘。

    杨志不说话,无辜的对着他眨巴了一下眼睛……这一个眼神就像是一点油,一下子就溅到了李铁这一腔火气之中,爆燃起来。李铁一咬牙,加快了速度,再追,终于一下子扑住了杨志,朝后一拉,就是大九天式中的一招,这一招队员们给它起了一个很粗俗、形象的名字:“扯腿踢蛋”。

    这一招的后续是“泰式按摩”,直接凌空用膝盖、小腿结合一身之力,重重的砸在对方背上,然后一手揪住脑袋,用力朝地上磕一下、两下、三下……具体多少下,就看身底下的人命有多硬了。

    当然,如果手头是有匕首之类的,直接后勃颈从骨头缝里一刀插进去,就解决战斗了!

    杨志的反应却快,双手在地上稍微一支撑,减缓了一下被拖拽的速度,迅速的就以脊柱发力,转身,一条腿就跨过去,夹住了李铁的胳膊用力一掰一顶,另一条腿也往上一顶,用膝盖去顶李铁的那一张老脸。

    李铁“哼”一身,身体朝前一趴,使得对方这一顶变得无力,就把杨志主动砸在了地上,一下子变得被动。

    李铁抽出手脚,终于是在杨志的屁股蛋子上狠狠的来了两脚:“妈蛋,让你给老子当爷爷……有你这么损的吗?”而后又冲着杨志勾了勾手指头,嘲讽道:“就你这两下子格斗还跟我玩儿?多学着点儿吧……”

    杨志:“……”

    “司命!”李铁刚活动了一下筋骨,却是发了兴致,冲风尘邀战:“这损货太菜了,一点儿也不尽兴,咱们打一场……不过说好了,你让我两只手!”

    风尘点头,说道:“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让你先动手!”风尘背了双手,让李铁先动手——这一先一后,却是有着极大的不同。如果风尘先动,哪怕是不用手,李铁也不会有任何的机会,一下子就被撂倒了。李铁只有先动手,才会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机会……这一点,见惯了风尘、李铁二人水平的众人都清楚。

    杨志坐在地上,扯着嗓子说:“我看再让你一条腿算了。两条腿你丫的肯定赢不了,大九天式是司命教的,降龙十八掌你也是从司命那儿买的,你还想赢?”

    李铁:……这厮如此打击他,绝对是故意报复。

    走到距离风尘大概三米左右的时候,李铁说了一个“我”字,然后突然就来了一下突袭,用的却是风尘版本的降龙十八掌中,威力最大的一招:神龙摆尾!

    这一招,运作起来,周身动作无先后,进步摇肩似画圆,进步坐马,拧腰摆臂,一掌打出去,却是刚猛异常。

    这一招突然、突兀,更是偷袭。风尘却不急不躁,右腿微微屈膝,以脚尖点地,左脚朝着右侧斜上屈膝一顶,正就和李铁这一掌接触在一起,但刻意避开了自己的膝盖骨,用自己的大腿骨以及硬邦邦的肌肉顶在了李铁的手臂上,让这一掌偏移了方向,一落步即刻就变成走,走出一步,就走出了李铁的视线……

    在李铁的眼中,风尘是动了一下子,然后就消失了。但在观战之人看来,却并非如此——风尘走了一步,似乎平淡无奇。

    风尘只是一步走到了李铁的侧后方,然后他们就看到了风尘勾出来的,犹如羚羊挂角一般的一脚:

    祂的身体转了半个身,正借助于惯杏抬起右脚,如折叠刀一般弹起了刀刃,将小腿弹直,然后这一条腿就在李铁的脖子上一夹,一勾,左腿则是做出了一个滑铲的动作,别了一下李铁的腿——这一个动作看起来似乎很反直觉、很不科学。但实际上,这一个动作是科学的,要不然风尘也不能稳如泰山,早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李铁直接被放倒在地……

    风尘夸了李铁一句,说道:“刚才的一招神龙摆尾用的不错,没想到你还是一位武学奇才,可惜就是时间短了一点儿,不够熟练……”

    李铁郁闷,道:“简直没法儿活了,不用手都这么厉害。你还想真的变成聂风啊?”风尘怪怪的看他一眼,心说:“我手脚都不用,你也打不过我!”口中道:“哎,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感觉跟你们这一群废柴呆久了,我这一身的本事都会退化……”风尘说完,就做出了一副独孤求败的架势。

    穿着一身军礼服,大盖帽、白手套,倒是特别的有意境。

    一群人都是无语……

    如果他们算是“废柴”,那比他们还不如的应该是什么?风尘装了一会儿独孤求败,就拍拍手,对众人说道:“你们该干嘛干嘛,我先走了……”然后就回到宿舍中,把刀锋放出来,让刀锋继续“进化”,那寄神于刀锋中的精神,时刻都保持着驻脉和静的状态,实事监控每一个细节变化、每一个过程,以及宏观上的变化。那一种驻已是尽法,是处于了每一个触的最小单位,是神经的末梢——风尘的驻,无漏、尽通。风尘的静,却犹天空一般高远不可及,已经无上,能见一应变化,却不受其影响。但这一种静和这一种驻,却在影响着风尘的精神、意志。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难以言喻的感觉:刀锋是祂新生的一部分,那本就是祂自己。同时处于驻和静两种状态,却又有一部分是清醒的、清晰的……似乎,是被割裂开了,却又是完美的一体的。

    安置好了刀锋,风尘便拉了椅子坐下来。含沙出了阴神,道:“一个少将,还有两套房,一个主任……升官发财,红包拿来!”

    含沙笑嘻嘻的,对着风尘伸出白生生的,修长纤细,如玉一般的手。

    风尘拍了一下她的手,说道:“红包没有,不过还有一份大礼包你要不要?”

    含沙盈盈看祂,问:“什么?”

    “这里有一枚绝世的美人,有神仙之姿,送你给当一个压寨丈夫怎么样?”风尘挑眉,含沙忍俊不禁,笑了一下,断言道:“不要。如果你说的是铲屎官的话,我不介意收几个,什么夫君啊丈夫之类的,才不要呢。你不见网上说么?”风尘问:“说什么?”含沙道:“你们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我是男人吗?”风尘叫屈,说:“所以,你这种说法,是对我的污蔑……”

    “那你连大猪蹄子都不是,还好意思?”

    “那,那我还是做你的铲屎官吧。应聘铲屎官有什么条件?”风尘问。

    含沙的鼻梁上突然多出了一架金丝边的眼镜,头发也变成了干练的发髻,在脑后盘成了圆形,箍了一个白色、嫩黄和嫩绿三色点缀的头花,身上的衣服也变成了电视中那种“职场丽人”的装扮,煞有介事的幻化出一张桌子,坐在了风尘的对面,开始面试。推一推眼镜,含沙一本正经……

    “你来我这里面试竟然都不知道我要什么条件?不过,也就你一个面试者,我就勉为其难的跟你说一下吧……”

    “首先,你必须要具备大学以上的学问,记住,不是文凭,是学问。这一点我会对你进行一对一的单独考试;第二点,本人必须英俊帅气,还要足够的听话,要时刻以主子的喜怒哀乐为喜怒哀乐,不许跟主子对着来,第三……”

    也不知道含沙从哪儿淘出来的“一二三四”,一口气就给风尘说了四十多条,风尘弱弱的问:“那个,我不应聘了行不行?”

    含沙呲牙,亮了一下自己可爱的小虎牙,凶巴巴道:“不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哼,你以为一般人想当本座的铲屎官,本座就要的吗?我看你这么不乐意,那就你吧……”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