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四章 谈话

    风尘双手接过军礼服,便进宿舍换了一下。量体裁衣的礼服,阔挺、英武、修身合体,随意的一站,都像是一根标枪一般,戳在那里。再配上了白手套,戴上军帽,风尘便走出了宿舍,那首长扫了一眼,极是满意,道:“好、好……正看有刀兵之锋锐之气,英武不凡,如古之常山赵子龙,三千白袍的陈庆之;侧看来,也没有那种标兵花里胡哨的单薄,予人一种铁打钢铸的厚实,随意一站,便是风采!”却是看着风尘,怎么看,怎么满意……又是常山赵子龙、又是白袍陈庆之,这一比喻,可是极好的了……

    “那是,还是您这眼光毒辣。要我说啊,就是常山赵子龙和白袍陈庆之来了,也不定真的就能比得上司命的!”李铁“嘿嘿”一笑,如是说道。

    “那,就只能是兰陵王喽……”

    风尘:……

    这位首长揶揄了风尘一句,道:“怎么,不请我去你房间里坐一坐?”

    “您请……”风尘亲自去开了门,请首长进去,杨志、李铁也跟了进去。跟随首长一起过来的警卫员则把守住了门口。

    就在这一进屋的过程中,所有人的视觉、听觉都只见到了假象,隐藏于假象之外的真实则是风尘的一番动作——在开门之后,一个风尘被投影出来,另一个风尘则隐形了。他抱着刀锋,暂时将刀锋安置进了衣柜内,又简单收拾了一下,这个过程隐蔽的无人发现,而后真身、投影便合在了一起,所有的投影都散了:

    一切似乎都未曾变化……但实际上,却已经变得不一样了。“坐。”风尘让这位首长在自己的床上坐下来。

    首长坐下后,却是注意到了祂的被子,讶道:“风尘同志这内务水平真不错!”说着话,就用手去捏了一下被子——并没有那种因为被反复的压、捏弄出来的一种触感,反倒是一捏,有一种松软,风尘的被子也明显要比一般的士兵的被子厚。这自不是因为风尘在被子上搞了特殊,这只是因为风尘并没有如一般士兵一般,去用力压被子,去使用盘外招——其实无常也没有要求祂必须豆腐块。

    “被子很松软,这样的被子才保暖嘛……那些个新兵连内务,净是整一些花里胡哨的糊弄人,被子喷水了能盖?一个个还以为自己多机灵,这被子能不能盖,简简单单用手一捏,就全知道了!”

    “你这被子,说我见过叠的最好的。坐,都坐,咱们随便谈一谈……我这儿一次过来,就是要跟你们仨谈一下……”

    三人就从床底下取出了马扎,在首长对面坐下来。

    首长说道:“都放松,说了是随便谈一谈,不要那么拘谨……你们仨没去打听消息,一直都踏实做事,不去攀关系、瞎打听,不去运动、乱搞。这一点很好!这才是我尖刀部队官兵应有的风采!不过想来,该知道的,你们也都知道了。这一趟军委拍桌子瞪眼睛的吵了一整天,吃饭都没挪窝。就是为了你们的事……第一个,是风尘同志的事,我们原意是打算授予中将军衔,毕竟从贡献度上,从以往的前例上而言,这是合适的。但经过商讨,一下子就授予中将军衔,这一下破格破的太大了,于是争论来,争论去,就决定了个少将的军衔。作为一定程度的补偿,军区会……”

    首长说了一下军区的补偿:授衔的是军委,补偿的是军区,二者是要区分开来看待的,却又是一体的。

    一套军区房,一套研究所的房。

    首长说:“这一个情况,是一定要说明的。不能让同志们闹情绪,说啊,我本来应该一个中将,你们怎么给变成少将了?”首长说了一句,又对李铁、杨志二人说道:“另外,你们二人也会授予少将军衔。军礼服你们自己有,就不给你们单独做了!你俩也别有情绪,明白不明白?”

    “明白!”二人坐的笔直,挺着腰杆喊了一声。

    “当然,也不要有心理负担……做的好,就是做的好。风尘同志啊,你姥爷和你爷爷,分别是44年和47年的党员,算是解放前的一批人了。你爸爸曾经在陶一场做过,还多次被评为优秀员工,后来下岗,也都是本本分分的人。你妈妈也在石棉厂获得过三八红旗手等荣誉——一家人,都是劳动人,都最光荣!”这些,却是因为授衔一事,军队调查出来的有关风尘一家人的关系——

    虽然清贫,但却是根正苗红。解放前、解放后的党员,那是绝对不一样的!何况,祂的爷爷还是参加过抗美,雄赳赳气昂昂的跨过鸭绿江的。流过血、负过伤,退伍之后也坚决不给组织找麻烦,回乡务农了——

    也是因为战场上的旧伤一直在,存着两颗子弹也一直没有取出来,在祂高三时候最要紧的时候去了,奶奶也因为伤心过度,几个月后跟着一起去了。

    姥姥则是五年前去的,姥爷多了一年,也去了。

    拍了一下风尘的肩膀,首长唏嘘了一声,说道:“说起来,当年那个张风大耳朵当年还是跟我一起……要不是不识字,选择了退伍,有着军队里面的医疗条件在,说不定现在也和我一样,我们老哥俩……不说这个了。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要说道说道的,我那老哥哥可是一直没见着钱啊!”

    听首长这么一说,风尘心中也是一叹……钱,哪儿见着钱了啊?弄了一个养老还费心费力,求这个告那个才弄下来的。

    就这样,村里、乡里还认为老人年龄不够,不能够享有这样的待遇。

    至于说是针对于解放前入党的党员的特殊补助、针对于像祂爷爷那样的抗美老兵的生活补助,更是看不到。几次生病就医,家里都是借着钱看病的,塌了许多的窟窿……现在祂倒是有所成就了,但老人却在祂还上学的时候就去了,徒呼奈何!但凡是时间拖一拖,延后一些,也都不会这样。

    但,这就是命……且老人认为已经很好了,毕竟逢年过节,乡里也会来领导探望一下啥的,送一些东西。

    不值什么钱,但却有一些情谊……

    ……

    风尘明白,既然首长这么说,那有些人,有些做过的事,就要开始被清算,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了!

    军队不得干涉地方政务,可一旦涉及到了军队的问题,那就不是干涉了……

    “老了啊,就是容易多愁善感……说了正事,咱们说一说不是正事的正事,风尘同志有没有女朋友啊?”

    “有……”这时候是绝对不能说没有的,祂敢说没有,估摸着首长就敢给祂介绍一个。何况祂本来就有的。

    含沙晃一下尾巴,在祂的胸膛上扫了一下,轻轻的痒痒的。

    “这样啊……那就算了。原本知道了你是大耳朵的孙子,还想着给你介绍一下我外孙女认识认识的,那就算喽。”

    风尘:“……”

    “首长,这也不妨碍认识啊。我觉着吧,老一辈的革命友谊,也可以在年轻人中延续,也许投缘,做不成夫妻,做朋友也不错。有个什么事儿,就咱司命的本事,照应一下还不是轻轻松松的?”李铁却是有心给风尘拉上一些关系,嬉皮笑脸的说了一句。首长也不生气,说:“有你什么事儿?”

    “这不出谋划策呢吗?”

    “行了,我也该走了……”谈完了话,首长就起身,三人跟着一起朝外走。临上车的时候,首长又拍了一下风尘的肩膀:“去了507好好干,弄出个样子来,我们这些老家伙再给你升一升,趁着有能力帮你的时候帮你一把。对了,这个给你……以后到了地方上,或许也能用得着……”

    首长给祂的是一把手枪,经典的侦查用的小手枪,威力不错。和枪一起的,是枪套、弹夹以及一本证书。

    证书就是一本持枪证,拥有持枪证,就可以合理合法的持有枪支,且在乘坐交通工具的时候不受约束——军队的持枪证,也同样代表了一种权力:

    开枪的权力!

    在遭遇突发事件,遇到歹徒、遇到了抢劫、偷盗等犯罪活动的时候,是可以当场拔出枪把犯罪分子击毙的!

    军队的哨兵站岗时候遇到了犯罪活动,可以直接将正在进行犯罪的人击毙;军中的持枪人员在遇到犯罪活动的时候,同样拥有击毙的权力——这和警察是不一样的!警察是以抓捕为主,要击毙人,除非是情况达到了那种程度。但军队不会顾及你这种“程度”——所有的一切都是主观判断——

    所以,如果是在全副武装的士兵附近玩儿心跳,是很危险的。夫妻吵架都有可能被理解为色胆包天的流氓要进行某些活动。

    一枪下去都是无责的!

    风尘拿着枪、证,敬礼。目送着首长的车子离开。李铁、杨志二人一左一右,拍一拍风尘的肩膀,说道:“原来你小子是根正苗红啊……我和你说,有了这一层关系,你只要不脱离了军队,哪儿都能混得开。我怎么就没这么牛逼的爷爷呢?”李铁开了一句玩笑,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