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二章 知道了和学会了

    李铁抱着胳膊,碰了风尘一下,说道:“我今儿才知道,所谓的‘突破极限’是什么了。他们能遇见你,是幸运!”瞄了无常的队员一眼,李铁唏嘘!杨志亦深以为然,点头说道:“如果按照传统的方法进行训练,许多人都要废了……许多兵,从特种部队出去后,就只有转业一条路。现在看来,无非就是拉极限上的不科学!”

    风尘道:“你们以为自己是倪萍呢?煽起情来一套一套的!你们呢,把心放肚子里,把肚子装背心里,背心套外衣里面——我为何对你们的煽情无动于衷?”

    李铁、杨志二人顺着话头问:

    “为什么?”

    风尘来了一个面无表情脸,声音也变得毫无波动,玩笑道:“因为,我是真的打内心里无动于衷。”

    李铁无语,过了几秒才道:“铁石心肠,真的铁石心肠!刚才我说的我自己都感动了,你看看我这眼角……是什么湿润了我的眼角?是他妈感动的泪水啊……”李铁用手指掰开自己的眼皮让风尘看——看根本就不存在的泪水。倒是眼白的边缘位置有一些红血丝,掰开的眼皮内部也是又湿润又红。

    杨志跟着道:“就是……我刚才嗓子都沙哑了。”

    风尘无语,道:“好吧,我已经感受到了你们的拳拳之心。”

    等着过了一阵子,听着大家讨论的也差不多了。风尘便让大伙儿安静,于是一群队员就肃然的坐直了腰板儿,等待风尘说话。

    “二排二列,你来回答……”风尘叫了二排二列,等人站起来之后,才是提出了自己的问题:“你认为筑基这一步骤,对于成就婴儿这一境界,是必须的吗?为什么?”

    “报告!筑基对于成就婴儿境界并不是必须的,筑基的作用,更多在于弥补身体亏空,让身体达到健康状态,它有助于达成婴儿的境界,但不筑基,一样可以通过读书、持戒的方法达到目的。还可以通过身体力行,远离世俗,通过外部环境的安静让自己逐渐放下后天的种种,体会到道的存在……回答完毕!”

    “好,坐下。下一个问题……在达成婴儿境界之后,要如何长保这一境界。这个问题,由最右边最后一排回答……”

    “报告!保持婴儿的境界在于习惯,在于精神上,要时时去探求婴儿的境界,不使成见驻留……”

    “你的答案很标准……”风尘点点头,说道:“话,是说出来的,事,是做出来的。这个世界上不缺乏讲道理的人,全世界有六十多亿的人,这六十亿人无论是非洲的黑叔叔还是超市里排队领鸡蛋的大爷大妈,还是一个刚刚断奶的孩子……他们每一个人,都能够讲出很正确的道理。但我要说的是,这六十亿人中,至少有六十亿,做不到自己说的道理。我希望你们不包含在这‘至少’的一部分里面!”

    “一个道理,你能够讲出来。这是你知道了一个道理。一个道理,你能照着这个道理去践行,这是你学会了一个道理……”

    “譬如说,你很小的时候,你的母亲教你说见了人要问好,如果你照着做,并且坚持做,那么你学会了一样:见了人,要问好。如果你只是几天的兴头,那么你只是知道了这个道理,但你没有学会……”

    “你在幼儿园的时候,就学过红灯停、绿灯行,黄灯亮了等一等。然而你一直到了二三十岁,还要去闯红灯,这个道理你学会了吗?”

    显然:没有!

    风尘道:“学会它!道理、道理,在道与理。如果你学不会道理,就不要去学,仅仅学一个知道,是浪费光阴,浪费你自己。如果你们能够真正的懂得学会,那么你们距离婴儿,其实就只有一步之遥了……”顿了一下,风尘拿自己举例子,说:“无需怀疑,这就是我个人的经验!我能从一所农村的学校开始,一直考上华清,这说明我的学习不错,是吧?”他说是“不错”——但能考上华清,又何止是“不错”?

    那是千军万马之中杀出来的……只是,风尘却告诉在场的所有人:“只是,当我回过头来去审视过去的自己,却发现我学会了什么?我其实没学会,从小学开始一直到大学结束,我只是囫囵吞枣,我只是为了考试去学,为了工作和饭碗去努力……其实我没学会,所有的东西我也都是浮光掠影的那么一下……”

    “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不是吗?在之后的一些事情其实就简单了,我重新的拿起来,重新的去学习,重新的去学会,真正的学会。”

    “于是,就有了今日的我。”

    讲完,风尘就拍一拍手,说道:“就说这么多吧,东西收拾了就解散吧……”于是便起身、整队,收拾黑板。队员们动作利索,只是几下就将现场收拾的干净,杨志竖起大拇指,对风尘说:“没说的,你是这个……咱们晚上今儿吃什么?”

    “咱们晚上今儿吃什么”这句话似乎是一个病句,其实却在口语里很常见,听着并不很奇怪。

    李铁说道:“食堂做什么你吃什么,还能挑咋滴?”

    杨志道:“青椒炒肉和芹菜炒肉总能挑一下的。”

    “你这话让老王听了还不追你俩山头?”

    李铁“嘿嘿”的坏笑,似乎是想到了炊事班长追着杨志满山跑的画面,怎么都感觉到好笑,越是笑,越发的忍不住。杨志白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是不是有病?司命你给他看一看,别传染了。”

    风尘笑,说:“我给你看看……保证就一下,欸……”风尘伸手一抓,就正好卡住了李铁的脖子,只一用劲,再一抖,李铁的笑声立刻就止住了,整个人就像是被人兜头浇下来一瓢凉水一样,就连笑的发酸的两肋也不酸了。风尘问二人:“你们看我这手艺怎么样?开个专治疑难杂症的小诊所也饿不死吧?”

    杨志惊讶,道:“真的就不笑了?咗咗咗,来再笑一个……”在李铁眼跟前搓着手指,像是点钱一样,那表情分明是逗狗。

    李铁黑着一张脸,无语道:“老子笑不出来……我特么的都不知道我怎么一下子就笑不出来了!”

    刚才还是笑的越来越厉害,现在就是想笑也笑不出来,似乎自己的腮帮子的肌肉都不听自己的使唤了——

    其实不是“似乎”而是“确实”——李铁现在的腮帮子的确是不听自己使唤了的,因为风尘已经抓住了他的后颈:

    依了高明的运劲手法,尝试着以苏阮记忆中,任红梅针对她的军训教官时候的那种手段一样,抓住了人的后颈,便如同控制了一个人的力量中枢,只要劲道运用玄妙,能够深入肌理之中,便能以自己的意志,操弄一个人的行为。而被抓住了后颈的人,其实就和一个提线木偶没有什么不同。

    在记忆中,任红梅抓住一个昏迷之人的后颈,竟然可以让人一路自己走,看着毫不费力的样子。

    风尘做不到那种程度,但单纯的控制一下李铁的腮帮子,还是可以的。说控制有些言过其实,其实就是用劲震散了李铁腮帮子的肌肉内蕴含的力量,让他两腮的肌肉彻底的放松了下来,一时间不能用力罢了。

    当然……说话的力气还是有的!

    风尘心头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有如同任红梅那般厉害的手法呢?当真是被人一抓,就成了行尸走肉了,神乎其技。

    “哈哈……你知道你现在像是什么?”杨志嘲笑道:“就和猫、狗的小崽子似的。司命我没说你,咱们分开的……”

    “……”李铁郁闷。

    风尘松开李铁,说道:“看来判官也病了。”

    杨志立刻闭嘴,止笑。

    李铁指着杨志,表情中满是嘲笑。

    三人便这般进了食堂,李铁、杨志也不再嬉闹。三人各自打了饭菜,便开始吃饭。风尘吃饭很是精细,细嚼慢咽,每一口,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无论是抬手还是咀嚼,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律、美感。若是看祂吃饭,不自觉的就会让人沉迷其中,一只看着祂吃完,才会发现自己的饭竟然还没动……然后都凉了。吃过两三次凉透了的饭菜的二人很明智的不去注意风尘,将精力都投入到了食物当中。

    队员们随后进来,食堂就一下子变得热闹了起来。杨志说道:“对了,倒是忘了说,明儿上午会有人过来……是给你弄军礼服的。”

    风尘讶,道:“呵,量身打造?”

    李铁也是一脸惊讶,问杨志:“真的假的?这消息我怎么不知道?”

    杨志道:“我亲耳听的。刚不是说了嘛,一下子忘了和司命说了。不过这也没咱俩啥事儿,人家是特意给司命做的……”说话还冲着风尘挤眉弄眼——这种定制的军礼服,还真不是一般的荣誉。简单来说,级别不够是享受不了这种“定制”的,只能领取批量生产的礼服。这其中,似乎透着一些其他的深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