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章 为你吟诗,致橡树

    “恒温”的能力,和一个个体的体型大小有着直接的关系——体型小,恒温的能力就差;体型大,恒温的能力就好。刀锋的体型,已如婴儿一般,又处在不断的进化、生长这一过程中,体内生机勃发,却是更要比普通的人类婴儿更加的抗寒也抗暑热。作为自己的“一部分”,对于自己的情况,风尘自然很清楚!

    刀锋于祂而言,便是并不相连的,自身的一部分。就和自己的手、脚、耳朵之类的毫无区别……

    “咗咗……”含沙跳上床,轻轻的用尾巴在刀锋的身上扫一扫,便靠着叠成了豆腐块的被褥蜷缩了身体,团成一团,复出了阴神,说道:“你这样整天半个睡觉、半个清醒,会不会感觉怪怪的?”

    风尘囧,说道:“我没在睡觉,是在专心驻在里面观察进化过程中的每一丝变化好不好?很消耗精力的……要不是为了防止遗漏,刻意控制了速度,这会儿刀锋都成大姑娘了,哪儿还保持着婴儿的样子?”祂的语气中透着一些“委屈”,明明自己很努力,竟然被含沙说是“睡觉”,搞的好像是自己偷懒了一样……事实也的确是如风尘所言,刀锋的进化速度是被祂刻意的控制了的,务求把握住从宏观层面,到微观层面,以及基因的表现上一切的一切,都不遗漏。含沙“吃吃”的一笑,问风尘:“你下午的时候,打算给他们讲什么?”

    风尘答道:“讲一讲‘逆反先天’之道。我也是突然心中一动,才有了这样的想法,比起社会上的人而言,他们实际上更加简单。”

    含沙道:“也更容易感触婴儿,从而成就真人?”

    风尘道:“不错。”

    含沙笑的弯了眼睛,就像是月牙一般,鼓励道:“那,你加油哦!以后我门的发扬光大,就交给你了。是时候,让天下人知晓我风宗的名号了——经由本人含沙研究、探讨决定,兹任命……”含沙一本正经的念白,风尘也很配合的稍息、立正、敬礼。含沙念道:“任命风尘,为风宗第一代宗主,括弧,盖章或者签字,含沙章……”

    “你这也太……”风尘忍俊不禁。

    “喂喂喂,认真点儿……你应该敬礼、大声说‘是’,不许笑,把笑憋着……”明眸荡了风尘一眼,含沙故作凶巴巴的呵斥。风尘顺着话头,也一本正经的敬礼,按照含沙说的念了一声“是”。

    含沙“嗯”了一声,说道:“这才像样子嘛!这个是奖励你的……”含沙打开了风尘的空间,风尘的空间中,莫名的就多出来一个相册!

    风尘疑惑,问:“这是什么?”

    “当然是咱俩的照片了……”含沙洋洋得意,点开了相册,里面的照片足有上百张,时间从三年前开始,一直持续到了最近——含沙很细致的,将最近的一年多的照片变成了自己的单人照。风尘目瞪狗呆,心说:“这是亚洲第五大邪术了吧?这玩意儿不是ps,可却比ps真多了……”

    虽然祂、含沙二人并没有一起合照过,但却不能否认,这些照片都是“真的”,照片中的风尘各种各样,含沙也各种各样,但都脱离不了“男帅女靓”的套路……

    还有个别一些的艺术照则是二人的“反串”:风尘穿着女装,含沙则穿着白色的西装,精神干练,还有那么三两张,竟然是风尘穿着婚纱扮作新娘,含沙扮作新郎的。

    这些照片很有说服力……尤其是上传时间这个做的绝对漂亮。

    风尘一一欣赏了一下,“啧啧”道:“原来咱俩还拍过这么多照片,我竟然都不知道。不过可以看得出来,里面的男的真的很帅……有了这个,家里面倒是更容易交代一些了。等着什么时候,你一化形,咱们就让你回国,然后一完婚,人生圆满!”又道:“这么多的照片,一定费了不少的力气吧?”

    含沙道:“说的是呢……拍了一千多张,就选择了这一百来张看过眼的。这个奖励满意不满意?”

    “满意……你说,相册里配上一首诗怎么样?”风尘建议。

    “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含沙的眼眸亮晶晶的,看着风尘,深情款款的念了一句……如果要给相册配上一首诗,那么这一首《致橡树》应该就是分外动人的,而更动人的,岂不是她和祂,一人一句,共吟这一首诗?

    这,或许就是一种感***漫!

    风尘看着含沙的期待,便也念了一句:“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风尘盈盈的伸出一只手,优雅而风度,手心向内,微微的上挑,等着含沙将手搁在祂的手上。

    含沙伸出手,带着阴神特有的感触,和风尘的手握在一起。

    她吟道:“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二人一人一句,吟着舒婷的《致橡树》,整个宿舍里都充满了一种特别令人沉醉、陶醉的气息……

    含沙看着风尘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吟诵:“甚至日光,甚至春雨。不,这些都不够!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她的心中,却想:“我必须是你身边的妻子,以一个人的形象和你在一起!”她的语气中,充满了一种坚定、执着:“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

    她说:“每一阵风吹过,我们都相互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语言。你有你的铜枝铁干,像刀、像剑、也像戟;我有我红硕的花朵,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风尘道:“仿佛永远分开,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

    彼此的心中,没有任何杂、冗的念头,含沙的阴神所知,便是风尘,风尘的目光所及,便是含沙……原来,在不知不觉之间,彼此都走进了对方的心里。风尘看着含沙,含沙看着风尘,想起了彼此第一次相识时候的场景,都觉着是那么的美好……那一种关系、那一种感情,却比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更加的纯粹!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交往,会想的多,会动许多的脑筋,会很复杂——但风尘、含沙之间,却并不是这样的复杂!

    那一天,一只黄鼬跑过来,问祂可否结为道侣,一起探索。似乎是玩笑一般,一人一鼬就成了道侣。

    不需要什么心机、不需要什么心眼、不需要什么算计……

    纯粹种,便诞生了情愫。

    先天真人并非泥胎木偶,没有感情。只不过是先天真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存天理而灭人欲”,喜怒哀乐只是喜怒哀乐,却不能影响心灵的纯粹,不会因恼而气,也不会因喜而狂——但,喜怒并没有消失,还是存在的。

    “真好……”含沙有些陶醉,过了好一阵子,才将声音收录了进去。并没有配任何的音乐,只是二人的朗诵,让相册自动播放了一遍。说:“以后你的爸爸妈妈要照片的时候,就可以把这个给他们了。”

    “不也是你的了吗?”风尘笑了一下,感慨一句:“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中有假,假中有真……”

    照片是假的,但感情却是真的。

    含沙眨眨眼,说:“你今儿中午没工夫睡觉了。不如学着苏阮,把你的道生功练一遍。然后也该给小伙子们上课了。”

    “好!”风尘从善如流,便在房间里作了一遍道生功,四十五个动作完成了一次,气也巡行了一周,二十四条正经和奇经八脉、十五络皆依次序巡行,同时运作……祂脑后收敛的如脸盆大小的五芒星也在力场生出之后,随之缓缓的运转了一周——是以一种顺时针的方向转动,不多也不少。

    练过一次之后,风尘只觉自己的精力很是充沛,精神饱满,神完气足。效果确实要比往常练功还要好一些……

    “走了,让这傻孩子继续睡,咱们去讲课了。”风尘自嘲了一句刀锋,就把含沙一揣,出了宿舍。

    队员们已经准备了两块小黑板,还有一人一个小马扎,刚好集合了队伍,风尘就过来了。

    一番整队、报数的口令之后,所有人就坐下来。

    李铁、杨志二人则是坐在了两侧……

    风尘点一下头,先不说话。抓起了一支粉笔,一笔一划的在黑板上写下来“纯阳”“婴儿”“童真”“青少年”“成年”五个词语,然后就在“童真”“青少年”之间划出一条竖线,将五个词语分隔。风尘写完之后,才转过身,开口道:“大道至简,殊途同归,这几个词语就是我要给你们讲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