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九章 五芒星和冥土

    并未由“平面”进入“立体”,在“五边形”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很奇妙的、不可言喻的现象——构造出五边形的五个点彼此纠结,纠结构成的线相交,产生新的点,新的点再纠结,如此纠结之下,竟似是无穷的,由稀疏而致密,像是归纳、收缩一样,向着中点以及中点-角点的线趋近——但对于五边形而言,这一条线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一个点是有限的;两个点、一条线也是有限的;三个点、三条线还是有限的;四个点构成长方形,纠结出一个中心点,一共五个点,四个三角形,也是有限的……

    但……从五边形开始,“有限”就变成了“无限”!

    点依次由外而内,一层一层的,趋于中心,纠结也一点一点,趋于中心和角点之间的那一条并不存在的线。

    “当五个定点被生成,点于点之间相互纠结,这一条线会不断的和其他的纠结线相交,生出新的点,新的点,则再次纠结,如此往复——在这一图形的范围内,一切的平面图形都要被纠结到成为最简单的三角形结构,而这一三角形结构,最终会达到每一个三角形的任意一条边都和直线重合,并且无法再细分……”当然,单纯的从数学上来说——这样的分割,可以无限次的进行下去,永远也不会有尽头。

    但——那只是“数学意义”上,在现实的物质世界中,微观世界是拥有最小尺度存在的,那么,它必然就会纠结至于微观尺度,触摸那一个极限……

    空气一阵静默,风尘的声音微微的散开。

    游离于空气中的电离子被无形的力量吸附,朝着五芒星堆砌过去,然后电荷被剥离,剥离的电荷融入到了五芒星中,不需要风尘再主动的提供额外的心力、精神,五芒星开始自己吸收浮游的能量,不断的补充自身。风尘专注的、观察着这个五芒星,神束线竟然无法切过那种“纠结”,只能切过外围。祂心念一动,被祂虚空凝点,创造而出的五芒星便或者扩大、或者收缩,旋转、变化——但根本,却始终是五芒星。一些隐约的信息,以五芒星作为媒介,传递给了风尘……天地之间,无数隐约的、死寂的动物、植物、人的虚影,安静的固定在一个无法描述的地方——

    无法描述,是因为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是空间杏的!

    是冥土?是地狱?还是阴间?

    风尘心中一动,一下就想到了国外神话中关于“五芒星”的一些记载……五芒星似乎在埃及的神话中,是冥界子宫的符号!

    在古巴比伦则被视为冥界女神尼非提丝的象征!

    而在希腊神话中,五芒星则是大地女神盖亚的象征符号。毕德哥拉斯学派的神秘主义者称之为“五回交错的诞生”,它代表着“生命”和“健康”,也代表着“凋零”和“死亡”……因为就像是风尘感知到的一样……能够看到死亡之后的亡灵!或许,这么称呼那些僵尸程序,应该是对的吧?

    “可惜……”风尘摇摇头,暗道了一声“可惜”。B面世界的苏阮的记忆中并没有章族之中,关于大地女神盖亚的记忆,于是祂也便只能从神话的角度开始寻找蛛丝马迹,就像是人们利用投影想象高维一样!风尘问含沙:“含沙,你猜我看到了什么?”含沙看了一眼五芒星,又看了一眼风尘,问:“什么?”

    风尘说道:“我看到无边的死寂,死者的灵飘荡其中,无知无觉。我看到其中有普通人,亦有道者、佛陀、神祗,天下万灵……”

    含沙道:“亡者之地,安息之所?”

    “是。”

    “和我们在阴神状态,看到这些亡者,有什么不同?”含沙问了一个问题。毕竟,阴神状态,也是可以看到死者的亡灵的,也即是鬼。

    “不一样……阴神所见,是存在意识、思维,还活着的鬼、神;但已经无法运行的那种,我们能看见吗?看不见!但是含沙,我现在看见了……它们,无处不在,重重叠叠,它们是从生命诞生那一刻,就已经存在的,并且随着生命的繁衍,越来越多。它们是死寂的,笼罩了我们……”

    “这比阴阳眼还可怕——阴阳眼毕竟只能见鬼,是少数。你这样,天天见这么多的亡灵,又该怎么办?”

    含沙更关心、更担心的,却是风尘的这种状态——光是想一想,就知道这样的场面有多可怕,多渗人了。

    说一句不好听的:一个阴阳眼天天蹲火葬场里见鬼都比这强!

    风尘笑着摇头,安慰含沙,道:“无妨……世界其实本来如此,只是以前的我看不见,现在的我看见了。仅此而已。而那么多的亡灵之中,却也有我喜欢的先贤,譬如墨子,能想一个办法,把它激活,论道一番,岂不快哉?”风尘不再控制五芒星,五芒星就自动转了一下,到了风尘的脑后,缩成了脸盆大小!

    而那一种“冥土”的感知,也变得虚幻,恍惚。风尘又道:“我还发现,这五芒星甚至可以逆转能量,补充精神。”

    “这倒是好事……幸亏的这个普通人看不见,要不然你都没法儿出门了……”含沙也松了一口气,打趣了一句。

    风尘能够不受这种“冥土”的影响,自然是最好的……

    “不怕不怕,别人看见了,咱们也能隐藏不是?”风尘的语气很是俏皮,“走,咱们下山!”风尘将含沙的肉身从自己的帽子里抱出来,然后放进怀里,戴了帽子,正一正,就纵身而下,空中似乎有一条无形的索道一般,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滑”到了山下——虽然有了五芒星,但之前的点、线的功课,却也不能落下。“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这才是一个修行者应有的态度!

    风尘直接就降在了假楼顶上,从一群人的头顶飞过。但一群人却并不会注意这里……这,就是几何的奇妙。

    点于点的纠结,是收敛的,人与人,或者人与动物之间的“注意力”也会受到相应的影响……

    注意力无法集中,分散的注意力又被纠结的力量引导,然后自然是什么也看不见的——不,是看见了,却不会注意,转眼即忘。

    当然,也可以让人注意你这里,他不想注意都不行!

    虽只是简单的两个点、一条线,却既可以是“嘲讽”进行拉仇恨,让人身不由己,也可以是“潜行”,明明没有隐身,却能够让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也正是魔法的神奇之处,于平淡之中见真谛。

    下面的训练场上,队员们正在进行训练。正训练的是气息,风尘从假楼顶上下来,走到了一群人近前,这群人才觉察到风尘过来了……至于怎么过来的,不知道。

    似乎是本应如此,似乎是恍惚的,人就来了。却并不让人感觉到突兀的那种加塞一样的怪诞。

    “练着呢?”风尘看了一眼众人,这一群极有活力的年轻人仿佛不知道疲倦,见了祂更是起劲。

    “来了?”李铁问祂:“是不是有些舍不得?”

    风尘“噗嗤”一笑,说道:“看你说的,好像是生离死别一样!上级要是让我退伍,我跟你姓。我军职肯定还在无常这里挂着,定期来收拾收拾、调教调教什么的……不过,以后的主体工作肯定是在研究上了。来这里的时间也不会固定……这样!”风尘忽而心中一动,有了一个想法,说道:“阎王,下午我给大家讲一堂课。这一堂课,听懂的就听懂,听不懂的就听不懂,但我希望你们之中,有真正可以走出这一步的……怎么样?”李铁好奇,问:“是什么课?走出一步?什么意思?”

    风尘卖了个关子,说道:“等到下午的时候一听不就知道了?”

    被风尘卖了这么一个“关子”,一群人发现原本短暂的一个上午,竟然变得漫长、难熬了起来。杨志砸吧着嘴,十分肯定的认为风尘是在不经意间,用了心理学的手段操弄人心,中午吃饭的时候一个劲儿的夸风尘“手段高妙”,向风尘请教其中的关窍。风尘无语,说道:“我哪儿用什么手段了?我要是用手段,你们这群人瞬间就能全愣了你信不信?”风尘说的是实话——但实话,从来都是没人相信的。

    李铁、杨志看着风尘,一脸“我们看着你装逼”的表情。风尘不再搭理二人,将一份美容养颜的南瓜银耳汤吃了,又吃完了一个白面馒头和一小碟咸菜,一份青椒炒肉,然后就收拾了吃饭的家伙。

    “记得准备黑板、粉笔……”

    扔了一句话,风尘就回到了宿舍。已经变得如同婴儿一样的刀锋一天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睡觉”,身体一天一天的成长,那一种生长的速度却要比人类的正常婴儿快的多,几乎是一天一个样,皮肤的颜色也在一天天的,朝着婴儿的粉嫩蜕变……当然,现在还掺杂了大量的灰绿色,再蓝一点儿,都能去当阿凡达了。风尘看着刀锋,心道:“这么大了,应该不怎么怕冷了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